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柳生剑狂就那么从树上飘然而下,要不是杜峰给分配了保护胡总理的任务,胡佳都忍不住想要出去凑个热闹了。柳生剑狂这一手轻功在杜峰等人眼中固然算不得什么,但除了偶尔在电视银屏上看到过这种轻功,在现实中胡佳哪里会遇到这样的高人,不禁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欧阳雄在胡总理跟胡佳这种平常人的眼中绝对是他们见过的最厉害的高手了,特别是胡佳,一身所学倒是大半是欧阳雄所授,现在看到自己一直崇拜的高手却被柳生剑狂如此轻松的打败,连身子都没有晃动一下,说实话对于胡佳来说确实是一种不小的打击,所以对这个柳生剑狂,她是真的是恨之如骨,因为他不仅仅打伤了她师傅,最终的目标还是她爷爷。

    “爷爷,他们怎么还客套起来了,你看他们聊得好像还挺开心呢,这杜峰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对小RB还这么客气!”

    虽然听不清楚杜峰等人与柳生剑狂都说了些什么,但看情形两人倒是真的聊得比较开心,所以胡佳就有点不高兴了,一边说话一边将车窗悄悄打开,以便听得更加清楚。在内心深处胡佳又有点替杜峰着急,因为杜峰的身手她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但柳生剑狂刚才却是真正的露了一手,而且仅仅这一手就将胡佳给震住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胡总理眉头皱起,刚才还从容不迫的他现在却没有办法不担心杜峰等人的安危,跟胡佳一样,他对于欧阳雄的武功可是相当推崇的,所以欧阳雄的惨败也多多少少打击了他刚才的自信。

    看到爷爷的脸色也不好看,胡佳有点担心的道:“爷爷,你看杜峰能不能打得过这个小RB啊?我有点担心,要不我们现在打电话让叶叔叔派人过来增援吧!?”

    胡总理摇了摇头道:“太晚了,而且你也不要这样没有信心,我们要相信小峰嘛,你看他现在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说明他心里还是有把握的,而且你难道看不出来这新来的两个人也是高人吗?”

    胡佳这才注意到一边的龙一跟龙二两人,可她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两人有如何高绝的本领,其实这只是隔得远的原因,如果她现在站到龙一5米以内,一定会被现场的那种紧张的气氛所惊,特别是龙一浑身散发出来的浓烈的杀气,绝对可以让她全身冰凉。

    龙二话一出口就一纵身跳到杜峰的身边,向前跨出一步站到杜峰前面,面对着柳生剑狂,龙二的表情从来没有今天这么认真和凝重过,其实他刚才一听到对面站的居然就是朱志辉常常给他们提起过的“剑痴”柳生剑狂他就知道自己打不过对面这个背插长剑的柳生剑狂,不过在这个时候,作为龙卫的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替杜峰挡下柳生剑狂,因为柳生剑狂现在给他的压力太大,他虽然有信心杜峰能赢得了对方,但他还是愿意先替杜峰接下对方,一是圆一圆自己想要一会这个传说中的武学天才的梦想,另外也可以为杜峰赢得观察和了解对方的机会和时间。

    杜峰猜到了龙二的第一个想法,却不知道龙二更想要的是帮他试探对手,所以杜峰并没有阻拦龙二。在杜峰看来,像龙二这样的身手现在想要提高自己的修为,再苦练其实已经不太起作用了,练不了第三卷神龙诀的他们更多的其实应该是在实践中感悟和锻炼,现在有这个机会杜峰自然会成全龙二,而且杜峰也有把握在龙二的生命受到威胁的那一瞬那将他救下来。

    “你跟我打?算了吧,虽然你的确很强,不过你打不过我!”柳生剑狂深望了龙二一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好在看向龙二的时候,他更多的是欣赏,不再像刚才看欧阳雄那样,满眼尽是不屑。

    “打都没打过,如何知道结果,而且就算打不过你,但要与少主比武,你首先也要先打败我再说!废话少说,接招吧!”

    龙二的声音刚落已经右脚在地上一踏,砰的一声,水泥路面硬是给他一脚踩出了两寸深的一个脚印,整个人如飞出炮膛的炮弹一样,直接朝柳生剑狂弹射而去,在场的都不是弱者,都看出了龙二的右手已经捏紧了拳头,呼的一声向柳生剑狂的脸上击去。

    杜峰点了点头,看来这个龙二平时还真没怎么出过全力啊,现在虽然还只是试探性的攻出这第一招,实力也还有所保留,但整个人的状态已经与平时大不一样了。

    柳生剑狂也是微皱眉头,不过面对龙二如此霸道的一击,他却是一点也没有退,左手不动,右手闪电般挥出。龙二的拳头眼看就要落入柳生剑狂伸开的手掌,龙二突然变拳为掌,平平堆出,他天生力大无穷,又练了多年的神龙诀,力量一直是他的长项,所以现在他也一样是潜意识中将手掌竖起,想要与柳生剑狂硬拼一招。

    “啪”的一声,龙二一个倒纵退了回来,整个人仿佛是被劈飞的皮球在空中连续五个后空翻才完全卸去了柳生剑狂这一招的力道,双脚落地又连连退后三步方才站稳脚步。再望向柳生剑狂却只是退了一大步,不过仅仅是这一步,已经让柳生剑狂感到颇为难堪和没面子,老脸微红的他踏前一步,这才开口道:“好强的内力!”

    龙二不敢吭声,连运十个周天才将刚才还砰砰直跳的心脏安抚下来,那一口热血也被他硬压制了回去,这才微吐一口气叹道:“老前辈果然厉害,不过晚辈这下可要用武器了!”说着,龙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把匕首,摸着这一柄很久就没有使用过的匕首,龙二像是看待一个久未见面的情人,眼中尽是热切,浑身的气质也是突然间变了,刚才还兴奋莫明的他现在突然变得异常的冷静,不过整个人也如同那柄已经被他竖在身里的匕首一样,发出冷冷的杀气。

    其实龙二刚刚与柳生剑狂斗力就已经注定要失败得很快了,因为柳生剑狂现在可是90岁高龄,一生追求武道极限的他没有哪一天松懈过修炼,其内力自然又比龙二高出不少,因为神龙诀虽然神奇精妙,但因为龙二不是九阳绝脉,虽然也练了二十多年,但哪里可能敌得过柳生剑狂。

    虽然龙二现在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似乎变得比刚才更强了,但柳生剑狂却未拔出背后的长剑,从他的外号也可以猜出,他最擅长的其实还是剑法,基本上一剑在手,那可真是天下虽大皆可去得的,但面对龙二这样的一流高手,他觉得根本不用拔剑就可以轻松解决。

    “好,那你也接老夫一掌试试!”

    柳生剑狂话一说完,左脚也学着龙二那样往地上一踏,水泥地板足足陷下五寸深的脚印,更夸张的是以他脚掌为中心,咔的一声,向四周裂开足足有两米长的裂缝,数十条裂缝一直漫延到杜峰的脚下,杜峰暗赞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跟龙二刚才的动作是如此的相似,但柳生剑狂这一掌却又比龙二那一掌快得多,而且所蕴含的力量也似乎更大了,因为随着手掌的飞速递进,有呼呼的风声传入龙二的耳中。龙二不敢大意,身体一晃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在柳生剑狂的旁边,匕首闪电般刺出,其角度之刁钻,力量之巧妙让柳生剑狂大吃一惊,身子跟着一晃,这柳生剑狂可以说是精通天下武学,自然也会小RB的忍术了,再显身时已经在龙二的背后,闪电般递出一掌,掌风依然凌利异常。

    龙二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虽然已经飞速的转身,但右手的匕首已经没有办法这么快回转了,只得左掌积起全身的功力,全力劈了出去。

    轰的一声,龙二直接给柳生剑狂劈飞了出去,依然是几个后空翻,但这次落地时,他却再也没有办法站稳了,蹬蹬蹬的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自己连续几步在水泥路上踩下的几个浅浅的脚印,龙二喉咙一甜,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龙一早就站在龙二的身边,手指在龙二身上连点数下,再一掌拍在龙二的头顶,仅仅半刻,龙二的头顶已经开始冒着丝丝白气,龙一松开手时,龙二从原地站起,已经恢复如常的他只是朝龙一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在他心目中,龙一一直都是他最佩服和最害怕的大姐头。

    龙二虽然败了,但比起刚才的欧阳雄,他已经算好过太多了,站在一边的欧阳雄心里有几分惭愧,刚才还对杜峰不服的他现在是彻底的服了,虽然杜峰还没有出手,但仅仅随便拉来一个手下就已经如此厉害,那杜峰本人的武功肯定不会比龙二差,而且看起来杜峰现在如此的信心十足,说不定还比龙二的身手高出很多,也许真能打败对面这个小RB也说不定。

    “现在我们可以比过了吧?”柳生剑狂对龙一点了点头,这才转过头对杜峰道。

    “不行,要跟少主比,你还不配!”龙一可不管柳生剑狂是否受得了,现在看到柳生剑狂居然想跟杜峰比,她自然要站出来替杜峰挡下,平时对普通小角色还好,但现在对着柳生剑狂这种超级高手,如果她还没有躺下就让杜峰上场,龙一觉得那简直是在对她这个侍卫的最大的羞辱了。

    杜峰张嘴欲说话,但看到龙一满脸冰冷,一身杀气漫延开来,眼中更是充满了兴奋和激动,知道龙一也是跟自己一样未曾遇到过敌手,今天遇到柳生剑狂这种高手自然想要比斗一番,所以杜峰干脆任她出头。

    “你们什么意思?车**战吗?”柳生剑狂微微有点发怒。

    “前辈说笑了,不是晚辈自大,其实对上你,我们还不用车**战的,而且用车**战不仅是对你这种真正的武士的一种污辱,也是对龙贺云祖师爷的污辱,你放心,她虽然只是我的贴身侍卫,不过武功已经跟我相差不是很多了,她完全可以代表我,只要你打败她,今天我们立即就不再管你的事,你要做什么我们也全当看不见,你看如何?”杜峰其实心里还真没将柳生剑狂放在眼里,他尊敬柳生剑狂完全是因为后者的名气和人品。

    柳生剑狂的脸色非常难看,不过杜峰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便反对,不过语气有点冷的对龙一道:“你真有把握赢我?你真的可以代表他?”

    龙一并没有稳赢的把握,只好转过头盯向杜峰,没想到杜峰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看到杜峰那信任的目光,龙一的信心一下子变得特别足了,转过头盯着柳生剑狂坚定的道:“我一定可以打败你!”

    “好,很好,非常好,老夫也有几十年未曾动过手了,虽然前几天在RB遇过一个高手,但却依然未曾打得尽兴,既然今天有你们两个高手在这里,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希望你可以让我尽兴,也希望你真的可以打败我!”柳生剑狂这句话说得非常自傲,但却说得异常的诚恳,到了他这把年龄,一心追求武道的他并不在乎什么政治和国家,在乎的也不再是武道的精进,从他出山以后,特别是刚才听到龙贺云都已经去世多年,他的心情慢慢的竟然也变得有几分失落,他在这个世界上很少再有认识的朋友了,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其实就是找到一个武学上的对手来打败自己,然后让自己有信心再研究武道以图将来再比,他实在舍不得自己追求多年的武道。

    “放心吧,前辈,我保证今天就能如你所愿,不过一会儿如果你败了,可不准耍赖哦,你刚才可是答应了要将那个家伙的情况告诉我的。”杜峰嘿嘿笑道,他念念不忘的还是这件事情。

    柳生剑狂一阵狂笑:“我柳生剑狂一生从不轻易许诺,不过一旦许诺就一定会去实现,又如何会来骗你们两个小娃娃,哈哈,闲话少说,小姑娘,我们先来好好打一场再说!”

    柳生剑狂整个人突然拔地而起,一纵身已经跳到二十多米高的树顶,站在树技顶上,连下面的树叶似乎都没有抖动一下。龙一回头朝杜峰点了点头再一扭身子,整个人也是袅袅升起,像是一只黑色的大鸟,转眼间就站到了柳生剑狂的对面。

    “爷爷,杜峰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手下啊,而且看样子他还比这女孩子厉害,那他该有多厉害啊?人怎么可以飞这么高呢?”刚才已经打开窗户偷听外面人对话的胡佳看到柳生剑狂跟龙一双双飞到树梢,赶紧拉着爷爷的胳膊兴奋得直叫。

    从来都是镇静平和的胡总理今天也是异常的兴奋和激动,他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么多的奇人异士,心里一时对先前拉拢杜峰的策略感到庆幸不已,要是杜峰真要对国家不利,估计还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单论个人能力,有谁能打得过杜峰?而且他还有如此厉害的手下,这样高来高去的,如果要是想刺杀某人,胡总理不敢再想下去。

    “先接我一掌!”柳生剑狂首先攻出一掌,这么多年以来,早就对Z国的拳法研究得异常透彻的他虽然只是平平常常的攻出如此普通的一招,但看在杜峰和龙一的眼中却深觉厉害,暗暗感叹这柳生剑狂确实是位武学天才,居然已经练到化繁为简的境界了。

    看到柳生剑狂脚踏树枝向自己攻了过来,龙一也不敢大意,虽然对自己有信心,但对方可是60年前就天下闻名的“剑痴”,现在虽然还没有用上他的成名兵器,但几十年的淫侵武道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而且自己要是真的不小心落败,那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难道真能眼看着对方取了胡总理的性命?

    神龙诀练到7层以上就不再讲究什么招式了,重在意境上的突破,所以龙一现在也是轻飘飘的攻了一招,这一招柳生剑狂叫不出什么名字,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名字,只是龙一信手拈来的一招,但柳生剑狂却深感这一招的厉害,一个扭手,两人手掌相接,正式拼斗现在才开始。

    龙一的动作以快又狠,而且因为九阴绝脉之体,她的神龙诀已经练到8层,在内力上自然已经跟柳生剑狂差不多,所以进攻起来那是相当的凌利,这也与她世界第一杀手的头衔正好相配,她完全没有女性出招时应有的那种飘逸,有的只是彪悍的进攻,进攻,再进攻,而且伴随着她进攻的还有内力带起的呼呼风声。

    其实龙一胜在一个勇字,但柳生剑狂却胜在经验丰富,深谙ZR两国武学的他原本就已经算是一代宗师了,所以攻防之间都颇显老道,不过现在他直到现在才算真正明白了龙一的厉害了,也明白了杜峰为何那么大方的让龙一代他比武了。

    突然,本来已经短兵相接许久,下面人看起来上面已经成了两团不断幻变的人影一下子分开了,各自双手平举,双脚在树梢轻点,一路往后退了开来。

    “铛”的一声,柳生剑狂抽出了背后的长剑,而龙一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小巧的匕首,这匕首又比一般的匕首短了几分,仔细一看居然是杜峰在石洞中看中的那一把,双方手握武器就那么各自注视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