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刚才一番打斗都是以快止快,现场除了杜峰能看得清楚外,在其它人看来柳生剑狂跟龙一打成一团根本就是一团幻影,哪里还能分得清谁是谁。特别是胡总理祖孙二人,如果不是前面亲眼见到两人飞到树顶,估计现在都快以为遇到灵异事件了。

    柳生剑狂的心狂跳个不止,龙一现在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不过这种压力却并没有将他压制住,反而是压力越大动力越大,经过跟龙一这么一番打斗似乎现在才将他的潜力打出来,也才将他的豪气打了出来。

    仰天一阵长笑,柳生剑狂豪气尽显,大声道:“痛快,痛快啊,老夫今天不论是输是赢都值了,阁下的武功老夫都是由衷的佩服。老实说,在我看来,你早就超越了当年的龙贺云太多,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不知道现在阁下可否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如此武功修为,想来在江湖上一定也是名声响亮了,我虽然一直居住在死亡森林,但出山后却是对现在的江湖状况有所了解,好像根本就没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啊!”

    龙一冷冷的道:“我只是少主的一名侍女!”

    柳生剑狂脸色一变,冷笑道:“难道阁下看不起老夫?居然连名号都不肯说?”

    经过这么一阵打斗,龙一对柳生剑狂也没有刚开始的仇视了,特别是后者的武功,龙一也是由衷的佩服,现在经柳生剑狂这么一说,她倒是不好意思了。

    “我本来就只是少主的一名侍女,如果我说出我的名字,你肯定没有听说过,我没有骗你!”龙一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柳生剑狂从她的眼中看到的只是诚意,所以有点疑惑的道:“你倒是说说看,也许我听说过也不一定。”

    龙一往杜峰这边盯了一眼,她不知道杜峰是否同意将她的名字告诉柳生剑狂,杜峰呵呵一笑,身影突然原地拔起,向柳生剑狂跟龙一所站的位置纵了过去,杜峰的动作很慢,几乎像是在爬楼梯一样一步一步的在空中往上攀爬,可这一手可将在场的所有的人都震住了,要知道轻功可不是越快越好,反而是越慢越难,特别是像杜峰这样一步一步的犹如爬楼梯一样的往树顶走上去,这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但就是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却硬是被杜峰做出来了,在场的都是练家子,就算是胡总理虽然不会武功,但见识过的高人也是不少,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所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睁大了眼睛,除了龙一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像是见了鬼一样。

    “爷爷,快看,快看,杜峰这是什么武功啊,怎么可以在空中停这么久而不落下来啊?他还是不是人啊?”胡佳几乎是颤着声音拉住胡总理惊讶的指着杜峰。

    “别拉我,小峰太厉害了,啊,哈哈,我次我可捡到宝了!”胡总理也没有平静到哪里去。

    杜峰之所以这么做其实也是故意做给大家看的,老虎不发威大家可别把自己当病猫啊,如果有人把自己当成靠女人在前面遮风挡雨的小白脸那可就不好了,谁叫自己长得这么帅,这么像小白脸呢?哈哈。

    “龙儿,你就告诉他吧!”杜峰站在距柳生剑狂与龙一两丈远的距离笑道,对于自己刚才这一手,他现在还是很满意的,因为瞟眼一看,下面的几个人都还直瞪着眼像是见了鬼似的,杜峰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是,少主!”龙一这才转过头对柳生剑狂道:“我叫龙一!”

    柳生剑狂本来也被杜峰刚才那一手震住了,正愣神呢,被龙一叫醒以外这才醒悟过来,仔细一想,怎么也记不起龙一这个名字,于是疑惑的自言自语的道:“不对啊,这个名字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按理说,据逆龙道那些小子们讲的,好像当今世界最厉害的女高手是一个叫黑玫瑰的女人,可她都好久没有出来活动过了——”

    “不错,她就是你嘴里说的那个黑玫瑰!嘿嘿!”杜峰打断柳生剑狂的话,其实对于龙一跟柳生剑狂的这场比武杜峰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因为一个是60年前的一代高手,另一个却是当今世界杀手排行榜的杀手之王,两人都是绝顶高手,所以两人这场比武绝对算得上是巅峰对决了!

    柳生剑狂眼睛一瞪,惊讶的道:“啊,什么,她就是当今世上杀手排行榜的第一名,杀手之王黑玖瑰?”

    杜峰笑道:“如假包换!”他就喜欢看柳生剑狂这样惊讶的样子,他觉得这样自己就特别的有成就感。

    “看来外界传言说“宁惹阎王莫惹玫瑰”还真不是故意夸大,今日一战看来你的确是有这种实力的,哈哈,接招吧!”柳生剑狂心头狂震,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今天来的目的是不可能达到了,这龙一只是杜峰的一名侍女武功就这么高,不仅是内力与自己不相上下,连拳脚功夫也是如此的厉害,自己险些就落了下风,那身为主子的杜峰该有多么厉害啊,那绝对是比龙一只高不低的啊,这一点刚才杜峰那一手轻功已经证明过了。

    柳生剑狂并不在意杜峰就在自己的身边不远,因为他知道杜峰不会来偷袭自己,他相信杜峰的人品。话一说完长剑一挥,柳生剑狂已经当先向龙一纵了过去,这一剑挥得很随意,隐隐居然有Z国太极剑法的精髓,非常圆润天成的一剑到了龙一眼前却是威风十足,特别是那剑招后面的变化,让龙一居然连退两丈,匕首五次连点才将柳生剑狂这一招化解掉。

    其实龙一本不想退后的,但为了更清楚柳生剑狂的底细,她还是选择了后退,后退不等于败退,后退只是为了更好的前进。柳生剑狂的身子刚刚站定,还没等他再次挥剑,龙一已经闪电般欺身过来,围着他转起了***,而且手中的匕首虽然没有什么招式,却总是在柳生剑狂的各处要害出现,而且每一招都是那么稳准狠。

    柳生剑狂之所以叫剑痴,这剑上的功夫的确不是盖的,整整一百招过了,两人依然斗得是旗鼓相当,柳生剑狂就那么站在原地,手中长剑很是随意的指东划西,削南挑北,却让龙一无数的杀着都一一落空。在下面大家的眼中,龙一几乎成了一团黑色的影子就那么围着柳生剑狂飞速的转动,而柳生剑狂反而像是一得道的高人,独自练剑一般东挥一剑,西划一招。

    一百招开外,龙一的身子没有丝毫停顿,柳生剑狂的身子也是轻松自然,没有一丝破绽。

    两百招开外,龙一的身子依然没有丝毫停顿,柳生剑狂的身子依然是轻松自然,依然没有一丝破绽。

    三百招过后,龙一的身子还是没有丝毫停顿,柳生剑狂的身子却不复刚才的轻松,额头已经现汗,虽然还勉强能够坚持,也没有任何破绽出现,但柳生剑狂却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迟早要败,因为龙一的内功跟他修为差不多,但龙一毕竟年轻,体力也比他好了许多,所以柳生剑狂准备变招了。

    柳生剑狂终于变招了,嗨的一声,猛的轮起长剑居然像是耍大刀的一般来了个横扫千军,还真别小看了这一招看似笨拙而普通的一招,平时是人都会耍的这一招在柳生剑狂的手里使出来那威力可非同小可,而且是相当的有效,龙一不得不退,否则就算他可以用匕首轻易的划破柳生剑狂的喉咙,可她自己也会被柳生剑狂一剑斩成两段,龙一不是怕死的人,但明明自己有办法打败对方,她肯定不会如此傻傻的去搞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龙一的身子非常轻盈的向后飞退,可她的身子才刚刚退出三丈不到,柳生剑狂的剑叭的一声被他自己折断了,手握着半截断剑,他的神色却没有一丝的失落,反而更加兴奋,断剑一挥,一招力劈华山直接朝龙一的落身处砍来。

    依然是如此简单的一招,但效果仍然是那么的变态,仓促间举起手中的匕着,龙一硬是接住了柳生剑狂这一招,匕首非常准确的点在断剑的一面,却无法挡住柳生剑狂由上而下经全身力气使出的这一招,因为这一招已经隐隐含有剑气袭来。

    龙一的身子飞速往下坠落,众多的树枝还没有碰到龙一的脚就自动折断,非常干净利落,龙一的双脚才刚刚着地,柳生剑狂的断剑就跟了下来。龙一身子一晃,突然从原地消失,柳生剑狂一愣,长剑正待再来一招横扫千军将藏在身侧的龙一逼出来,但刚刚挥起剑,他就一招非常精妙的剑指天南往背后轮去,适时而巧妙的将突然从身后出现的龙一这一招杀着化解,两人再一次战在一起。

    这一次柳生剑狂可不是刚才那样乱舞了,他将剑折断自然有他的道理,现在他就用断剑施展开RB的一刀流刀法,这种刀法看似简单却非常注重招式的狠劲,往往每一招都似乎是倾尽了全力,不留一丝余地,看起来这种招式也笨拙无比,当然,这只是表面现现象,实际上这种刀法更讲究的是出刀的角度和速度。

    柳生剑狂的招式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规范,龙一却正好相反,她的招术反而没有刚才那么快了,不过却没有一点招式可言,完全是信手拈来自成一招,但每一招又是那么的有效和杀意十足,让柳生剑狂往往杀招还没递近龙一身边就自动回招自救。

    突然,两人同时向后飞退,刚刚退了没多远又同时向对方冲去,两人的速度非常快,转眼间两人就正式接触,一番叮叮铛铛的响声过后,龙一站在柳生剑狂刚才所站的位置,柳生剑狂却站在了龙一刚才所站的位置,两人就那么冷冷的盯着对方,眼中都是战意十足。柳生剑狂的银发根根竖起,虽然胳膊已经被龙的匕首划了一道口子,却依然那么彪悍,龙一的黑色风衣也是无风自起的飘起来,皮裤的腿腰处有一道小小的割痕,这是柳生剑狂的剑气割破的,不过好在没有真正伤到她的肌肉。

    刚才两人不约而同的拼了一招,事实证明龙一略胜了一筹,至少她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不过已经受了一点轻伤的柳生剑狂可不会如此轻易的认输,六十年来他虽然杀了不下一百位前往死亡森林寻找他的人,那些人当中也有武功不错的好手,但他还从来没有受到过一丁点伤害,但今天在龙一的手上,他却受伤了。右手执剑,左手在右手胳膊的伤口处抹了一把,放在舌头上舔了一口,他的瞳孔猛的收缩,举起手中的剑再一次向龙一冲了过去。

    龙一与人对敌从来没有退过,今天也一样,看到柳生剑狂不要命的冲了过来,龙一的眼睛突然一下子变得血红,很久没有发过狂的她现在终于暴走了,娇喝一声,龙一抡起手中的匕首毫不畏惧的冲了上去。

    两人再一次战成一团,身子猛的一个旋转,像两股龙卷风一般,两人一起再次冲到半空,这个过程中两人一直没有停止过手上的攻击,杀招迭出,毒辣而又狠绝。

    站在树顶上的两人一次碰撞过后,再次同时向后飞退,这次足足退了有五丈远,两人才停了下来,龙一依然没有受一点伤,而柳生剑狂的左臂却再一次挂彩,虽然只是小小的伤口,但却是真的已经挂彩了。

    虽然自知已经落败,但就算是柳生剑狂这样的高人也一样无法免俗,现在他如何忍得了这口气,也哪里还有面子主动认输,轮起手中的剑就待再次冲上去,他是准备不死不休了。杜峰看在眼中,微微皱起眉头,正准备开口说话,没想到现在已经暴走的龙一却已经先一步冲了过来,看到龙一眼中的那一丝红光,杜峰吓了一跳,他可是听龙二等人讲过龙一的这个暴走的习惯的,没想到今天真的见到了,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龙一的匕首再一次挥出,现在的他刺出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而且力量也比刚才狠了不少,这给柳生剑狂的压力也同时增加了一倍有余。尽管柳生剑狂已经抵挡不住,但他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就这么认输,于是拼命的抵挡,可惜本来就比他的武功高了一筹的龙一现在陷入暴走状态更是将功力提升了不少,又哪里是柳生剑狂能够挡得住的。

    叭的一声,柳生剑狂被龙一一脚踢飞,连续几个空翻这才站稳脚,但脚下的树枝却左右晃动起来,一口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柳生剑狂出指如电在自己的胸口连点几次,可因为身上的伤口太多,虽然都没有致命的伤处,但血却依然没有停止往外流。

    龙一正要挥起匕首向柳生剑狂冲去,却被杜峰一声喝醒了,一愣之下终于清醒过来,杜峰不再理她,一个纵身跳到柳生剑狂的身后,一掌拍在柳生剑狂的后背,一股浑厚无比的内力从后背传入柳生剑狂的经脉之中,帮助已经自行运功的柳生剑狂运行了一个周天,周身的伤口终于没再流血,柳生剑狂这才睁开久闭的眼睛,叹了口气这才道:“好厉害!”

    杜峰转到柳生剑狂前面,微微行礼道:“我那侍女就有这个发狂的毛病,一旦发狂别说你,连我也要害怕三分啊,而且一旦发了狂她可就只知道杀杀杀了,呵呵,我代她向前辈说声对不起了!”

    柳生剑狂摇了摇头,悠悠吐出一口气,弱弱的道:“我输了!”

    看到柳生剑狂如此落魄的样子,杜峰当然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不过眼看着一代高人现在竟然如此失魂落魄,也不免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悲哀。

    “前辈,身为武者就应该有输的心理准备,要知道胜败不过兵家常事罢了,世上本来就没有长胜将军,不是说只有更好没有最好吗?前辈一生追求武道的极致,到现在可否达到武道的顶峰呢?我想就算是前辈如此的武学天才,又这么努力,一定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因为武道根本就没有顶峰,只有更强,没有最强!所以,遇到失败,我希望前辈不要放在心上,因为没有人是永远无敌的!就算是无敌,也早晚会死,而百年之后,不过一堆枯骨,你是,我是,大家都是!”杜峰的话暗暗含了精神力在内,在如此情况下,本就没有防备的柳生剑狂如何能够抵挡,喃喃道:“百年之后,一堆枯骨,百年之后,一堆枯骨。”

    略想了片刻,柳生剑狂的气色好了不少,脸上也是激动不已,兴奋的道:“你说得对,没有谁是无敌的,百年之后,不过一堆枯骨而己,哎,想我柳生剑狂一生醉于武道,没想到临到老时方才明白其中的道理,惭愧惭愧。”

    对于这个没有一丝RB气息的柳生剑狂,杜峰也是好感倍生,笑道:“前辈既然认输了,不会忘了刚才答应过我的事吧?”

    柳生剑狂笑道:“哈哈,当然不会,我柳生剑狂可是说话算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