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柳生剑狂的确很讲信用,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了杜峰,走的时候还跟杜峰约定三年后再来与龙一一决高下。杜峰自然是诺诺称是,对于这个柳生剑狂,杜峰是真的颇有好感的,就算他穿的是一身和服,依然给了他不错的印象。

    杜峰也劝柳生剑狂不要再到死亡森林隐居了,干脆多到世间走走逛逛,这样不但对于他心境的修为有所和助,同样也可以提升他的武技方面的修为,对此柳生剑狂也点头称好。

    柳生剑狂走的时候已经看不出来一丝失败和受伤的样子,对于杜峰也是由衷的感谢,因为今日一战,若不是杜峰后来出言点化,可能他回去就会一蹶不振,甚至剖腹自杀,但杜峰几句话不但将他的死志消除,更是让他对于武功修为方面又领悟了不少,想来回去修炼一番又会精进不少吧。

    看到柳生剑狂走了,杜峰心里暗笑,三年后再会?三年后都不知道你还在不在世呢,都九十好几的人了,哈哈!其实这才是杜峰让柳生剑狂多到世间走一走的根本原因,人生在世,有几个人能活到近百岁高龄?而像柳生剑狂这样还这样能打的更是少之又少,这容易吗?

    既然柳生剑狂也走了,杜峰索性将龙一跟龙二也打发走了,不过杜峰心里清楚,就算现在看不到他们,他们依然会暗暗跟在自己身边保护,杜峰笑着与欧阳雄一起回到车上。

    这么一耽误,按原定的时间飞机肯定是起飞不了了,不过杜峰并不着急,胡总理坐的是专机,并不怕晚点,倒是胡总理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杜峰能够理解,没有按原定的计划赶到机场,这说明胡总理遇到麻烦了,所以SH市的几位头头们难免心急如焚,不要说他们了,就是在机场负责安保工作的朱连长也是忐忑不安,作为特种兵中的娇娇者,手下掌管着一个连的中南海保镖,朱连长并不怕死,也不怕负责任,但他却是打心眼里敬服胡总理,所以他不愿意胡总理有一丁点闪失。

    接电话太烦了,胡总理干脆将手机关机,车里面一下子就清静了许多。杜峰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中看大家的表情,心里暗暗有点不爽。为什么不爽?因为三人现在偷偷看杜峰时的表情有些夸张,明明有些敬畏,但脸上却还硬是挤出一丝微笑,好勉强,这让杜峰很不舒服,不自在。

    欧阳雄坐在杜峰的旁边,也是一动也不敢动,刚才杜峰虽然并没有出手,但那一手轻功却是将大家震住了,而且事实很明显证明杜峰比龙一的武功还要高了不少,所以对于先前还有点看不起杜峰,欧阳雄恨不得挖了自己的眼珠,这还真叫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胡佳刚开始的时候看向杜峰还有些敬畏,像是看到鬼一样,有些好奇又有点害怕,更有一丝惊喜,每每在后视镜中看到杜峰的眼睛盯向自己,赶紧将头低下去。后来,胡佳终于慢慢的稳定下来,再看向杜峰的时候,眼中再也没有一丝惧意,而有的只是更热烈的爱意,这吓得杜峰再也不敢盯向她看了。

    胡总理不愧是老成精的人物了,最早恢复正常的就算他了,看到现场居然没有人聊天说话,气氛一点也没有刚才出门时那么轻松,而且他也注意到杜峰的表情并不怎么开心,所以他决定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

    “小峰啊,爷爷今天可是大开眼界了啊,没想到收个孙子居然还捡了个宝啊,哈哈,以后爷爷的安全可算是有保障了!这简直比朱连长带一个连的人还管用嘛!”

    胡总理这句话是实话,杜峰一听,心头也是一热,看来还是胡总理理解自己的心思啊,赶紧笑道:“爷爷,你现在才知道小峰的厉害啊,小峰会的可不止这么一点哦,改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你就明白了,不过不管我有多厉害,我这不还是你的孙子,还是Z国人嘛,这一点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杜峰这话胡总理可是真爱听,这不明显是在向自己和国家宣誓效忠嘛,胡总理惊喜的道:“小峰这话爷爷最爱听了,你放心,爷爷是不会亏待你的,你既然一心为国家,相信国家也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放心干吧,有什么事情爷爷给你兜着,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到时候你就直接联系叶局长,他会将你的事及时转告给我的!”

    胡总理平生第一次公开承诺为某人撑腰,杜峰自然知道这也是刚才自己露的那一手的结果,心里也是暗暗窃喜,看来自己同意让龙一与柳生剑狂比武这一步棋还是走对了。

    “爷爷,这可是你说的哦,那我就先求你一件事行不?”杜峰笑道。

    胡总理微微皱眉,他没想到前面刚刚承诺,后面杜峰就开始提出来了,这让他有点吃惊,但他说过的话怎么可以不算数呢,只得勉强笑道:“你说吧!”

    看到胡总理勉强的样子,杜峰也颇为理解,不过心里也暗暗好笑,轻松的道:“爷爷你就别皱眉头了,我不过是想让你们对今天的事情保密一下而己,我想爷爷你不用这副表情吧?”

    胡总理笑道:“小峰啊,你这可就太小看爷爷了,虽然爷爷确实对你们这些奇人异士非常感兴趣,但爷爷还知道轻重,也知道小峰的心思,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将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的!”

    胡总理承诺了,也就等于将欧阳雄跟胡佳的嘴封住了,杜峰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刚刚准备加速快一点,胡佳却开始问起来:“嗯,那个杜峰——”

    “小佳,你叫他什么?”胡总理微微皱起眉头,认真的提醒道。胡总理当然是开玩笑故意这副样子的,但却将胡佳搞得挺难为情的,扭捏几下终于还是红着脸改口道:“那个,那个峰,峰哥,你怎么这么高的功夫啊?能不能改天教教我啊!”越到后来,胡佳的话越是顺溜,因为她确实对杜峰的武功相当的好奇,可以说她现在的身手也是相当厉害的,不过却是结合了咏春拳和军体拳在一起练出来的,跟龙一,甚至是龙二比起来,她都深感差距太大了,根本就是两个档次啊,如果自己要与欧阳雄对敌,估计还能坚持个百十招不败,但要与龙二为敌,估计十招都难。

    胡佳说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嗲过,杜峰听得肉麻不己,不过他却不敢不回答啊,赶紧牵强的笑道:“小佳啊,你要学,哥,哥哥自然是可以教你的!不知道你想学什么拳呢?你跟欧阳师傅练的是咏春,相信一定练得非常好了,我想这门拳法你要是真的练好了,那威力也是真的非常强的,别的不说,今天那个小RB你就可以跟他对上百八十招也没有问题的。”

    杜峰这句话可是不小心将旁边的欧阳雄搞得脸色是青一阵的红一阵,不过几次张嘴他却不知道如何反驳杜峰,要说起来哪门拳法要是练好了都是相当强悍的,关键是练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练好了?这个可不好说。

    “真的吗?咏春拳真的这么厉害?”胡佳有点怀疑起来。

    杜峰认真道:“那是当然了。”其实杜峰的话本来也确实没有错,如果让他跟柳生剑狂对敌,他是真的可以仅用咏春拳就可以取胜的,但他现在的武学修为已经多高了啊?坦白的说,就算随便给杜峰一套少林长拳,从他手上发挥出来的威力也一样是惊世骇俗,可谁有他那种悟性和内力呢?

    胡佳突然笑道:“好吧,那我就再好好练咏春拳,不过峰哥,你可不可以再另外教我一套武功啊?”胡佳这次叫峰哥已经通畅多了。

    杜峰笑道:“当然可以了,你说吧,你要学什么?”

    “我想学你刚才飞到树顶上那套武功,你可不可以现在就教我?”胡佳兴奋的道,两眼都开始冒光了,女孩子都喜欢这种很漂亮好看的武功,想想穿一身长袖古衫,再到空中转几个圈,跳一支舞,那该是多美的事啊!胡佳独自在那YY,她却没有想到自己丫根儿就没跳过舞,也不会跳舞。

    杜峰为难的道:“能不能换个?这个,这个好像有点难度!”

    丫头,这轻功要是没有雄浑的的内力作基础,又有独特的吸气吐气法门,又如何会得了?这可是需要长时间修练才能学会的,又怎么可能在这车上三言两句就能讲得清楚的,你又怎么可能学得会,关键是这其中的道理连我都觉得给你讲不清楚,杜峰心头苦笑。

    好不容易劝住胡佳不再缠着自己,不过杜峰却不得不答应胡佳随时可以来SH找他的要求,最后还是主动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胡佳,他受不了女人这缠人的功夫,别看胡佳平时没有个女孩儿的样,武功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可这缠人的功夫可还真不是盖的。

    虹桥机场的人看到杜峰跟胡总理一起下车,这才一起松了一口气,看到媒体朋友们一涌而上,杜峰暗暗将保安的工作移交给朱连长和纪少秋,正准备悄悄离开,却看到送行的人群中居然还有何富民父女。

    两人也是早就看到了杜峰,这小欣更是早就知道杜峰今天也要护送胡总理这才特意过来的,看到杜峰想要开溜,小欣却一下子拦在杜峰的面前。

    “小欣,最近过得好吗?”看到小欣那一双看不出任何表情的眼睛,杜峰的心又开始痛了,情绪也是急转直下。

    “请你不要这么叫我!我只想给你说一句话,上次谢谢你救了我!”小欣看到杜峰痛苦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喂,小欣,怎么你也认识峰哥吗?”既然刚才已经这么叫过杜峰了,胡佳索性一直这么称呼了,她一直在注意杜峰,看到他竟然悄悄想要离开,正准备叫住他,没想到却被自己的好朋友小欣给叫住了。

    “佳姐,你怎么跟他这么亲热啊?”小欣一下子笑了起来,不过笑得却有点勉强,当然现在已经正低头无语的杜峰没有发觉,正沉浸在甜蜜中的胡佳也没有发现。

    “没有啊,有吗?”胡佳的脸一下子红了,偷眼看杜峰正低头无语,这才稍微好了一点。

    “还说没有,都叫上哥了!”这次小欣很明显的有一丝酸味,可惜面前的两人依然没有注意到。

    “哦,他被爷爷认作了干孙子,我当然要叫他哥了啊,谁叫他比我大一点呢,哎,真是倒霉,你说我要是大一点该多好啊,那样我就可以叫他峰弟弟了,呵呵!”胡佳的脸色恢复正常,不过那一双眼睛里却依然是热情似火的盯着一边的杜峰,可惜杜峰虽然抬起头,却只是将眼光放在小欣的身上,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胡佳。

    看到杜峰终于又开始盯着自己看了,小欣似乎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她现在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对杜峰有一点感觉了,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心里其实一直还是被当年那个大哥哥占据着绝大多数地方,但眼看着自己认识的谢雨婷,冷如冰,现在又有胡佳,还有上次那个被杜峰搂着的美丽女孩子都跟杜峰有着很亲密的关系,她心里居然会觉得有点不舒服。

    “哦,原来是这样!”小欣似乎现在才恍然大悟。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胡佳这才想起自己过来的真正目的,开始盘问杜峰与小欣的关系,虽然杜峰跟小欣现在没说什么,但从杜峰瞧向小欣的那种疼惜的眼光中,她不难明白杜峰似乎对自己这个好朋友小欣有着不一般的感觉,而且两人似乎还发生过一些故事。

    看到胡佳的脸色变得不怎么自然了,小欣的心里好受多了,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终于扳回来一局似的。

    “哦,跟你一样,还不是我爷爷老糊涂了,也收他当干孙子了。”小欣看起来像是在抱怨。

    “你们慢聊吧,我先走了!”杜峰想逃避,每次想到小欣他都会心痛,更不要说如今又面对着她了。

    “等等!”小欣突然手一伸,将杜峰拦住。

    “小欣,你还有什么事吗?”杜峰心里微微一动,难道小欣能想起以前跟自己发生的那些事情了?不太可能啊。

    小欣的话让杜峰否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想:“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希望你能老实回答!”

    看到小欣依然冷冰冰的脸,杜峰的心再一次沉了下去,叹了口气道:“你问吧,我一定不会骗你的!就算我骗天下人,也不会骗你!”

    小欣的脸破例一红,看了胡佳一眼,后者嘴一瘪,脸色有点难看。

    “别说得那么好听!”小欣故意瞪了杜峰一眼,不过这一眼却没有任何的责怪,道:“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来SH的?确切一点说,五年以前,你在不在SH?”

    杜峰一愣:“你什么意思?”

    小欣瞪眼道:“你别管,你只管认真老实的回答就可以了!”

    杜峰回忆了一下,认真的道:“我来SH好像已经好多年了,大概是六年以前吧!”时间这么久,杜峰还真不太容易想起来这些旧事。

    小欣的脸色一变,又道:“那你当时住在哪里?在哪里上班?”

    杜峰奇怪的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胡佳也道:“是啊,小欣,你问峰哥这些事情干嘛?那个时候你好像还只是个初中生吧?”

    小欣手一挥打断胡佳的话,依然盯着杜峰急道:“你别管,你只管认真的回答就可以了!”

    杜峰无奈的点了点头,开始低头回忆,而胡佳却在旁边气得欲言又止,小欣可管不了这么多,只是紧张的盯着杜峰。

    “哎,我想起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真的差一点就想不起来了!”杜峰终于抬起了头,叹了口气。

    “那你快说啊!”小欣急着上前一步。

    杜峰虽然很奇怪小欣今天的反常表现,不过还是老实的道:“我记得我当年住在吴中路吧!”

    “吴中路?你没记错吗?”小欣有点失望的问道。

    “是的,没有记错,我记得我那个时候住在号上村,对,就是号上村,我记得很清楚。”杜峰肯定的道。

    “哦,我知道了!你走吧!”小欣失望的朝杜峰挥挥手,自顾转头往回走,一边还不住的摇头。

    杜峰没再管胡佳的罗嗦,很不耐烦的交待了几句就径直走了。

    其实,小欣是想问杜峰当年是不是要经常露过她当年上学的那所中学,因为她开始怀疑杜峰就是几年前的那个大哥哥了,虽然长得有些不一样了,但那声音和上次那句口头禅真的太像大哥哥了,而且出自她内心,她还真希望杜峰就是那个大哥哥。

    可惜,小欣没再容杜峰将自己上班的地方说出来,其实杜峰以前上班的地方就是与她学校仅一街之隔的一幢大厦,而杜峰为了省钱,每天都要步行两个公交站再坐车回家,所以杜峰每天都几乎要露过她学校门口那条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