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坐在出租车上,杜峰抽出根烟点上,心里尽可能的将小欣的事情放到一边,却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刚才柳生剑狂已经告诉他了,那个逆龙道的神秘高手安倍松尾现在正在研习一门新的武功,最迟半年后可能会到Z国来一趟了,而目标就是上次在RB闹过一次的杜峰。

    据柳生剑狂所述,这安倍松尾绝对是RB千年难遇的天才,仅仅才三十二岁,居然已经将全RB流行的各种武功学了个干干净净,这还不算厉害,厉害的每一种武功他都精通无比,所以前几天遇到刚刚从死亡森林出来的柳生剑狂,两人就切磋了一场。

    两人的那场比武吸引了逆龙道仅有的几十名成员的观看,同时在场的还有RB各大武林世家的家主,两人都是不世出的武学天才,所以这场比武绝对可以称得上是RB历史上少见的巅峰对决了。

    比武的结果是柳生剑狂胜,不过那也只是在五百招后才险胜了半招。可柳生剑狂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伤到安倍松尾,等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两人又单独找了个地方再比试了一场,这场比武的结果又不相同,结果居然是安倍松尾狂胜,仅仅十招不到就将柳生剑狂打倒在地。

    柳生剑狂后来告诉杜峰,这个安倍松尾其实真正要命的还不是他武技方面的成就,而是他天生有着一种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在比试前只用眼睛一瞪敌人,对方马上就会陷入近三秒钟的“盲区”,这里的盲区说白了跟传奇游戏中的麻痹效果差不多,反正看你一眼,可以让你三秒钟之内没有任何的反应和思考,不但没有思想更无法行动。三秒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安倍松尾这种本身武技就超群的高手来说,三秒钟的时间足够他将任何对手杀死十次以上了,所以说安倍松尾的这个特殊能力对于任何人,甚至是杜峰都是相当具有威胁力的。

    杜峰当然知道这就是精神力的作用,因为他自己也就有着类似的特殊能力,不过杜峰到目前为止除了透视,就只有让时间停顿,也就是让对手的动作在自己眼中变慢的能力了,至于能挡子弹这一条,杜峰后来知道,那全是神龙诀内力的功劳。

    看来原先计划等这件事情过了以后让龙二带人再去RB折腾的计划要取消了,因为要是运气不好遇到这个安倍松尾,那龙二等人那就基本等于去送死了,就算龙一去也不一定能安全的返回。不过也不能让安倍松尾跑到Z国来闹,因为那样等于把战火烧到了自己的国土上,这不是杜峰想要看到的事情,所以柳生剑狂这次回RB也同时带去了杜峰的战书,杜峰已经约定一年之后到RB去会一会这个安倍松尾。

    为什么要拖到一年之后呢,杜峰也是有自己的道理的,他算过了,现在公司正处在发展的初期,就算自己有发财的好点子,又有封承天这和周不道这种天才帮着自己,可自己身为公司的老板,总不能天天在外面跑而做个甩手掌柜,而且这样也不利于控制住下面一群人。另外杜峰现在根本就没有打败这个安倍松尾的方法,他一点也不怀疑柳生剑狂的话,如果不是精神力超过对方一倍不至,绝对会中了安倍松尾的招,这是安倍松尾亲口告诉柳生剑狂的。

    可安倍松尾的精神力倒底有多厉害?自己的精神力虽然已经比较强大了,但真的可以抵抗得住对方的精神力攻击吗?杜峰没有把握,所以杜峰希望用这一年的时间一边发展公司,另外也努力的修炼精神力,到时候就算无法击败对方想来也可以自保无忧,因为一般的人就算会一点特异能力,那也是天生的,无法修炼的,而杜峰却是个特殊,他的精神力是可以修炼的。

    所以虽然一年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杜峰觉得也只能如此了,因为如果定个两年,三年,那安倍松尾也不一定那么听话的乖乖在家修练武功等杜峰赴约,他完全可以找个时间到Z国来,搞点什么事情。

    将这些事情放开,杜峰开始准备着手黑道的事情了,现在胡总理既然已经认他为干孙子,又有何爱国一家作后盾,再加上胡总理已经隐隐约约代表政府同意了杜峰整顿和统一黑道的计划,他自然想要大开手脚干一场了。

    以前杜峰不止一次的跟黑道打过交道,SH的东星帮,青帮,广元的菜刀帮,巴中的七匹狼都多多少少跟杜峰发生过一些事情,就算在伦敦都有大大小小好多个帮派,RB也有黑龙会等,可以说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地下势力,这真的跟胡总理说的那样,这黑道势力就跟国家一样,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

    杜峰不笨,他也知道黑道生意倒底能给自己带来多少直接或间接的巨大收入,所以在华威英父子的建议下,杜峰终于下定决心好好进攻黑道了,杜峰对此有着极大的信心,他手上可是有着一批武功高绝的手下,像龙二这种人反正平时没什么事情可做,必要的时候拉去灭灭啥小黑帮那绝对是好使啊,不过一般情况下杜峰还是不会让他去的,这家伙手太狠,天天闹出人命,如果闹大了可不好在胡总理那边交待。

    杜峰统一黑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黑道作为地下势力,不但可以带来巨大的利润,还可以帮杜峰解决很多明面上不方便处理的事情,还可以保护自己身边的人,更可以为自己在全国都布下眼线,任何地方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让自己及时的知道,这简直是好处多多啊。

    杜峰在半路下车,找了家酒吧喝酒,慢慢才将小欣的事情忘了,其实不忘也不可能,因为在他故意的放纵下,他已经喝得有七、八分醉意了,当然这代价也不小,仅啤酒就搬了好几件,红酒也是好几瓶,白酒就不多了,只喝了一瓶。

    不过杜峰这纪录也已经让大堂经理及一众服务员吃惊得张大了嘴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喝酒厉害的,但还真没见过这么能喝的。

    酒店的经理心里还有点忐忑,不知道杜峰能不能买得起单,因为那红酒的价格可都是不菲的啊,加在一起今天晚上杜峰就得付出五万多的银子了。可不给杜峰拿酒又不行,因为刚才一个服务生拿酒拿慢了都被杜峰一脚踢得飞了出去,虽然没有受多重的伤,但却真将这酒店的大堂经理给震住了,在他想来这杜峰十有**是混黑社会的,所以看到一旁的服务生居然准备打电话报警,他赶紧止住了。

    开玩笑,报警?黑社会怕警察吗?以前肯定怕,但现在反过来了。

    可杜峰喝下的这么多酒谁来买单?没办法了,这大堂经理开始拔东星帮的电话,因为这酒店每个月可是要给东星帮交几万块钱保护费的,现在出了事情了他们理所当然要帮着解决才是。

    东星的人来了,三个家伙居然是杜峰曾经揍过的,经理那么一指,将三个人吓了一大跳,妈呀,咋又遇到这煞神了,二话没说,摇摇头,一脸怜惜的望了经理几眼就那么拍拍屁股走人了。

    经理也是老油条了,一看这情形明白了,敢情这客人还真是混黑社会的啊,而且看三个小混混的脸色也知道,这杜峰的来头一定不小啊。

    看来今天晚上是只能让他吃白食了,哎!经理正郁闷,杜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离开,来到柜台二话不说,直接将信用卡扔了过来,买单走人,搞得经理在后面傻了眼,这客人咋不吃白食呢?

    这经理有点贱!他开始不懂这个社会了,黑社会咋一下子变得这么善良了?摇摇头,经理的嘴角还是有一丝笑意的,管他呢,就算他不是黑社会的,如果真叫东星帮的解决,今天少不得又要让那三个家伙免费喝酒,更重要的是这三个家伙晚上八成还要在二楼的包间住下,那小姐嘛自然是要店里面免费了。

    出了酒吧凉风一吹,杜峰清醒了几分,至少不再像刚才那样摇摇晃晃了。回到珍姐家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开门的不是珍姐,居然是叶梦。

    电视机里面正在播着韩剧,沙发上的百合已经睡着了,叶梦看到杜峰的时候,有点愣神,再揉揉眼睛,看清楚了,真是杜峰。

    “我让你回来不给我电话,我让你不理我!”

    杜峰开始怀疑叶梦也八成喝酒了,要不干嘛见了面就是几个板栗敲下来,不只是痛,杜峰还没法还手,其实好男不与女斗,应该改成清醒的好男不与发飙的女人斗,而杜峰虽然喝了不少酒,但幸好还没醉,而叶梦的样子,真是在发飙。

    好不容易躲到沙发上将百合吵醒了,这丫头还真不赖,关键时候竟然站到杜峰前面来帮着杜峰求情,而叶梦也是很卖小百合的面子,就这么放过了杜峰,不过坐在杜峰的对面,叶梦仍然是气鼓鼓的盯着杜峰,搞得杜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哪里惹到了这位美女姐姐。

    叶梦不卖小百合的面子也不行,因为先前珍姐已经给她说过小百合的事了,所以一听到小百合现在是杜峰的心头肉,她哪里还敢得罪,不过看到小百合亲热的倚靠在杜峰的怀里,叶梦倒是信了珍姐的那些话,看起来,杜峰跟小百合还真不是一般的亲热,因为小百合虽然看起来确实是小孩子,也真的只有十二岁左右,但那胸前已经开始发育了。

    “叔叔,你又喝酒了!”小百合皱着鼻子,小手在鼻子前面煽了煽,但嘴巴离杜峰依然那么近,也一点也没有要将嘴巴移开或是从杜峰的怀里坐下来的意思。

    “你这丫头,管了叔叔抽烟,现在居然还管起叔叔喝酒啦?快点睡觉去吧!”杜峰现在是真有几分醉意了,脸上红得好看,而呼出的酒气也让对面的叶梦皱起眉头。

    “我才不睡,叔叔不睡我也不睡,而且我晚上要跟叔叔一起睡!”小百合开始缠着杜峰了。

    杜峰不理她,反而是转过来向叶梦笑道:“梦姐,你怎么来了?”

    叶梦眼一瞪,心道,死没良心的,还不是想来看你了!不过嘴上却嘴硬的道:“你管我干嘛,我,我,我来看百合了不行啊?”

    杜峰当然不会相信叶梦的鬼话,开玩笑,好像小百合跟叶梦并不是非常熟吧,自从过了春节,叶梦到珍姐家来的次数可少得多了,而见到杜峰的次数就更少了。其实杜峰是知道叶梦的心思的,只是他还不想捅破这层纸而己,而且他到现在还是非常怀念曾经在医院里被叶梦照顾时的那种甜甜的感觉,不过他知道两人之间再也不可能回到那种纯洁如水的关系了。

    “行,当然行了,呵呵!”杜峰这么一笑,反而把叶梦搞了个大红脸,跟杜峰适适相反,她老早就想捅破这层纸了,可惜作为了一个女孩子,就算比杜峰略略大了一点,她却一样的没办法开这种口。

    “你,你再用这种眼光看我,信不信我再过来修理你?别以为有小百合保护你我就治不了你了!”在杜峰面前,叶梦从来都没有一个乖巧女孩子的样子,从来都是以一副大姐姐的形象出现,可就是这种感觉反而让杜峰觉得多了几丝温馨和甜蜜。

    杜峰摆摆手:“算我怕了你了,我投降,我交待!”

    叶梦也被杜峰逗得一笑:“好,那你就老实交待,最近又骗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哈哈!一定要老实交待,现在的政策是坦白从宽!”

    杜峰笑着嘀咕道:“哼,忽悠我吧,现在的政策我可是知道的,那叫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你嘀咕什么?大声点!”叶梦没听清杜峰说什么,不过看杜峰的样子她也知道,杜峰绝对不是说的什么好话,否则不会那么低声。

    “啥也没说,呵呵,哦梦姐,珍姐呢?”杜峰笑着撇开叶梦的话题,叶梦自然也不好意思在这个话题上深究下去,虽然她真的想知道杜峰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艳遇了,但她明白,现在她的身份还不适合问这个问题,笑着开开玩笑还行,杜峰要不想回答,她就没折了。

    “洗澡!”叶梦闷声道。

    杜峰这才注意到,浴室里隐隐约约有水声传出来,这让已经喝得已经有几分醉意的杜峰一下子感觉到下面的东西开始抬头了,妈的,酒后乱性估计就是这么来的,这一喝酒再听到这种声音,要不犯点事,还真不像是男人,不过杜峰现在可不敢去做真正的男人。

    憋着吧,忍忍就过去了,总不会死人的!杜峰现在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小百合突然有点扭扭捏捏起来,而且脸也有点红了,杜峰以为是自己下面的东西碰到她小翘的屁股了,因为小百合的睡衣可不是太厚啊。赶紧把小百合放到一边坐下,却没有想到小百合依然没有停止骚动,这让杜峰有点奇怪。

    珍姐终于出来了,可能不知道杜峰回来了,披着浴巾的她相当随意的就那么出来了,下面的内裤居然是有点适明的性感黑色,而上面的胸罩根本就没戴,所以杜峰不但从上面浴巾旁边看到了那饱满的一团嫩肉,更是透过下面黑色的内裤直接看到了里面那一弯阴影。

    杜峰摸了摸鼻子,还好,没有出血,妈的,真好。

    好久没这么刺激过了,而且还是当着叶梦跟小百合的面。

    杜峰这丫的有点色,而且有点变态。

    看到杜峰居然坐在沙发上,珍姐虽然并不介意让杜峰吃豆腐,反正自己都已经是杜峰的人了,她巴不得杜峰经常吃吃她豆腐,就怕杜峰嫌自己的豆腐太老,现在看到自己依然可以让杜峰的双目发光,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兴奋的,特别是当着小百合和叶梦的面,她的下面似乎都有点液体渗了出来。

    赶紧跑回去披了件浴袍出来,可惜上面依然没穿乳罩,坐下以后杜峰还是可以从浴袍的领口处看到一片春光。

    珍姐是故意的,嘿嘿,杜峰心里明白,很明显,现在是换汤不换药嘛,遮住了下面而露出了上面,而且真正的一坐下来,只要下面稍为不注意,再弯腰下去整理一下有点短小的浴袍,那就上下全**了。

    “你回来啦。”珍姐没话找话,满脸通红。

    “嗯。”从珍姐一出来,杜峰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珍姐的身体,现在犹自没有回过神来,这让叶梦在一边几乎双目喷火了。

    最后还是小雪解救了杜峰。晚上睡觉,因为其余人都在学校,房间够用,叶梦和珍姐都单独睡,只有小百合硬是要与杜峰一起睡。

    刚刚躺下,杜峰正睡得迷迷糊糊,被小百合叫醒了,挣着醉眼朦胧的双眼,杜峰奇怪的道:“小百合,你怎么还不睡啊?”

    “叔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小百合有点兴奋的道。

    “哦。”杜峰没在意,头一偏眼睛已经闭上了。

    再次把杜峰揉醒,小百合将嘴巴凑到杜峰耳边道:“叔叔,我那个来了。”

    杜峰这次清醒了一点点,奇怪的道:“谁来了?”

    “我月经来了!”小百合的声音里掩不住喜悦和兴奋。

    “啊!”这次杜峰听清楚了,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天啦,小百合成真正的女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