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从来没有想到小百合会将自己月经来了的消息告诉自己,而且自己好像还是第一个知道的人,这让杜峰多少有点尴尬,可再是尴尬杜峰还是要问问小百合有没有处理好一些必须要处理的事情。

    还好,小百合好像在这一方面还是挺聪明的,也许这也是女性天生就会的事情。看到小百合居然拉开裙子让自己看她内裤里面那厚厚的一层护垫,杜峰差点没有吐血,本来还准备偏过头去的,但最终他还是忍不住盯了一眼,不错,好像真是垫得很好,而且更让杜峰受不了的是,小百合的下面居然开始长出几根稀稀拉拉的毛毛了。

    杜峰将小百合放开,小百合又爬到他怀里,杜峰再放开,她再挨近,像是一块扔不掉的牛皮糖,这小百合似乎是粘定杜峰了。

    惹急了,小百合不高兴的道:“叔叔,你怎么了?是不是不爱百合了?”注意,小百合这次可不是说喜欢了,说的是爱。

    杜峰可没注意这些,他现在拼命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想让已经蓬起的某个部位降降火软下去,可惜这是枉然。

    “没有啊!”杜峰大呼冤枉。

    “那你为什么老是把我推开啊,以前睡觉你都是搂着我睡的。”小百合的眼睛里开始噙满泪水了,杜峰急了,这丫头,咋也会这一招呢。

    将小百合微微拉近了一点,离下面的某个部位的距离绝对不超过两厘米,杜峰终于停下来,讪讪的道:“百合乖,快点睡觉吧,你现在是大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天天搂着叔叔睡了,否则阿姨她们该笑话你了!”

    小百合不高兴的道:“叔叔骗人,前天晚上你都是搂着我睡的,怎么今天就骗我说百合长大了,就不能在一起睡了,百合才不管这些,百合要一辈子都陪着叔叔睡。”百合的脸破天荒有点发红,可惜杜峰没有注意到。

    杜峰现在无暇他顾,他被百合这句话吓了一跳,本来就硬绑绑的某个部位现在膨涨得更加厉害,苦笑道:“百合,前天我是陪你睡了,那个时候你还是小孩子嘛,可现在,现在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我们就不能再睡在一起了,今天晚上就算了,明晚开始,你得跟阿姨们一起去睡了。”

    小百合装糊涂道:“怎么前天我还是小孩子,今天就成大姑娘了?”

    杜峰吞吞吐吐的道:“这个,这个,这个事情我也说不清楚,你去问你珍阿姨或是梦阿姨就明白了。”

    小百合还不放过杜峰:“叔叔骗人!叔叔一定知道!”

    “我,我,我是知道,可我咋说啊!”杜峰哭笑不得。

    两人一番讨价还价,终于还是达成一致的协议,小百合最终还是同意从明天晚上开始单独睡觉了,而杜峰答应她的条件就是不可以不爱她不喜欢她,这个条件杜峰很喜欢,反正他本来就不讨厌百合,哈哈。

    看到百合睡着了,杜峰可怎么也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珍姐从浴室出来那喷血的一幕,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看到熟睡了的小百合是那么的甜美和安详,漂亮得像个精灵一般的小百合现在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不仅仅胸前已经微微凸起了,还有两颗小小的笋尖将睡袍高高的顶起。

    这睡裙真透啊!好像自己身边这些女人怎么不管大小似乎都喜欢穿那种薄的,透明的睡衣啊?不知道这样对自己是一种考验和诱惑吗?杜峰头痛,受不了,下面憋得难受。

    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转过头望了一眼,小丫头睡得挺熟,一闪身出门,刚刚将门拉上,小百合就睁开眼睛,现在看起来她哪里还有半分睡意,也不再有先前那样单纯了,看来是真是被小雪教坏了,现在她一脸的奸诈,嘿嘿的笑了几声,也悄悄的起床摸到门口跟了出去。

    杜峰隔壁住的是珍姐,杜峰记得很清楚,到门口听了一下,里面果然有个女人的鼻音,好像睡得挺睡。

    嘎嘎,老婆,我来啦!杜峰在心里大叫一身,一闪身就进了房间,这门都给我留着,看来珍姐是太了解自己啦。

    屋子里面黑洞洞的,没关系,杜峰的视力好,因为开着空调,现在也已经是初夏了,床上的美女居然挂着空档,啥也没穿,光溜溜屁股正对着杜峰,被子只从肚脐眼横盖到胸口的部位。

    珍姐看起来睡得真不是一般的熟,微微还咋巴咋巴嘴唇。杜峰偷偷摸摸的关上房门,却并没锁上,摸到床边,杜峰三下五去二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武装,一下子就钻进被窝,两手轻轻的摸到了珍姐的胸部。

    嗯,珍姐今天的觉睡得都是有点太死了,杜峰的手爬上她的胸口,居然还没有醒来,只是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杜峰没有发现这个小小的动作。

    继续揉动,哎呀,几天没摸,珍姐的胸脯似乎变小了一点,不过可尖挺了不少,嘿嘿。杜峰的小弟弟就那么直挺挺的挨着珍姐下面的神秘部位,杜峰到现在也没有将珍姐拉过来,只是手仍然在不断的搓动,而下面已经紧紧的顶到了关键的部位。

    “啊!不要!”珍姐终于叫了出声,杜峰哪里会听她的,已经非常凶猛的进入了珍姐的身体。

    啊,不对,珍姐的下面怎么这么紧了,天啦,刚才那声音怎么这么像叶梦的?杜峰急了,一把拉过背对着自己的美人,完了,完了,真是叶梦。

    只见叶梦眼睛紧闭,有两滴泪水正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不过嘴巴却是裂得开开的,手更是紧紧的按在杜峰的手上,让杜峰本来就紧握着她玉峰的手没办法抽开。

    杜峰愣住了,天啦,这是怎么啦?这叶梦怎么跑到这个房间来了?刚才不是看到她跟珍姐各自进了房间睡觉的吗?怎么突然换了房间了?杜峰的头脑里是一片的空白,虽然她对叶梦还是有些好感的,甚至说是真的有点喜欢和疼爱的,但更多的却是那种姐弟之间的爱,虽然两人早就意识到彼此早晚会将关系再更进一步,但现在就这么睡在一起,这让杜峰有点傻眼了,他还有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更有点恐怖的是,按叶梦的脾气,这次自己绝对会死得很惨,杜峰相信这一点。

    可今天这叶梦也有点怪,怎么这么久还不睁开眼睛?怎么也不敲自己板栗了?连叫人求救也不会了吗?还是她也被吓傻了?杜峰现在可没有想到更多的事情,也许这正是叶梦巴不得发生的事情呢。

    杜峰的小弟弟已经退出来了,不过双手却并没有拿开,叶梦终于睁开眼睛,有一丝羞涩,有一丝甜蜜,也有一丝怨幽,盯了杜峰一眼,看到杜峰还愣在那里傻傻的盯着自己,轻声道:“好痛!”

    “啊!”杜峰以为是自己的手将叶梦按痛了,赶紧将手缩了回来,这次力气用得大,终于挣脱了叶梦的手。

    “梦姐,你,你怎么在这里啊?”杜峰讪讪的道,脸色可不太好,现在他有点搞不明白了,这叶梦的态度也太好了吧,按理说现在她就算不敲自己板栗也应该会责骂和报怨自己啊!难道?难道她这是有心如此?杜峰的心头狂跳,越想越有可能,后来终于脸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丝笑容。

    叶梦的脸色突然变了,瞪了杜峰一眼,嗔道:“还问我,我还没问你呢,怎么就突然钻进来了,而且还,还这么对梦姐!你,你,你,现在看你怎么办!”

    杜峰心道:哼,要不是你故意给我留门,我能钻进来吗?

    不过杜峰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嘴上却还是特别乖巧的道:“我,我,我这不是来找珍姐嘛!”

    叶梦瞪眼道:“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来找珍姐干嘛?”

    杜峰赶紧道:“我这不是很久没到公司了嘛,我想听听她给我介绍一下公司的事情,你也知道我现在可是老板了,老是当甩手掌柜总不太好吧。”

    叶梦当然也知道杜峰创办盛华集团的事情,怒嗔道:“谈公事?你平时跟珍姐也就是这么谈公事的?”叶梦说到后面自己倒是笑起来了。

    杜峰也嘿嘿笑了起来:“梦姐,你好漂亮!”没办法,现在杜峰只能用这种古老的办法来讨好叶梦了。

    还好,这办法真不错,叶梦的脸竟然微微一红,却扳起脸道:“哦,漂亮你就可以随便欺负啦?现在我不管,事情都这个样子了,你可要负责!”

    这种责任杜峰当然愿意负起来了,他现在已经不只要对叶梦一个人负责了,反正一份责任也是负,两份责任也是负,他可不在乎再多这么一份责任,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嘛。

    “我负责,我当然负责了,梦姐这么漂亮,我是求之不得呢,今天正好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哈哈。”杜峰嘿嘿笑道,又不老实的将手捂上了叶梦的玉峰,却被叶梦一巴拔开,拉过被子将自己盖上,这才对杜峰道:“你负责?你怎么负责?难道你要放弃她们,只娶我一个人?还是准备娶我们所有的人?难道你还想做个皇帝不成,你要知道,现在可是社会主义社会,不是封建社会,现在实行的可是一夫一妻制。”

    杜峰脸色一变道:“难道你希望我抛弃她们只和你一个人好?”

    叶梦嗔道:“我问你呢!你倒是反问起我来了!”

    “我说过了,我不可能抛弃她们任何一个人,我蛮以为你知道我的态度,所以,哎,现在你要是真要我放弃她们任何一个人,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晚上也是个误会,如果你要什么补偿你就尽管提,我想我们都可以把今天这件事情忘了,以后你依然是我姐,我依然是你弟弟,你看怎么样?”杜峰这话说得可有点生硬了。

    叶梦的脸色一变,突然哭了起来:“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你这个混蛋,骗骗我也不可以吗?”叶梦一板栗敲在杜峰头上。

    真痛!不过杜峰却一点也没有躲闪,看到开始哭了,他开始头痛起来,但他知道,现在可要忍住了,这种关键的时候,他可不能没了立场,狠心道:“梦姐,我不想骗你,特别是这种事情,我更不可能骗你!”

    “你,你怎么不躲开?痛不痛?”叶梦刚才这一板栗可真是出手重了点,看到杜峰额头居然有点红肿起来,一个小包开始冒头,叶梦赶紧将杜峰的头捧住,向杜峰的额头轻轻的吹了几口,完全顾不得自己胸前的被子又落了下去,而一对高耸的玉峰已经直接在杜峰的眼前晃悠了。

    “不痛,不痛!”杜峰吞了吞口水,真坚挺。

    叶梦继续帮杜峰揉额头,嘴里已经停止了哭声,但眼泪却还是唰唰的往下掉,她现在是为杜峰这额头的小包而哭,她开始恨自己了,干嘛出手这么重呢。

    “梦姐,你,你能不能把被子往上拉一点啊,我受不了!”杜峰憋得难受,提出抗议。

    叶梦低头一看,红着脸又准备给杜峰一下子,不过手举了起来又放下,擦了擦眼泪嗔道:“**就**,你刚才还没看够啊,哼,你个小色狼!”

    看到叶梦居然一点也没有将被子往上拉,杜峰心里欣喜起来,试探道:“梦姐,你不生气啦?你愿意让我负责啦?”

    叶梦狠狠的瞪了杜峰一眼,气道:“那还能怎么办?谁叫你这个色狼居然敢这么对我,我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你是我弟弟,我又不能去公安局告发你,再说告发了你,我可怎么嫁人啊?所以,只好便宜你了,哼,到现在还叫我梦姐,你个没良心的家伙。”叶梦一指头点在杜峰的鼻子上,本来准备点到杜峰额头的,但看到杜峰额头的那颗有些大了点的“美人痣”,叶梦还是转移了一下。

    “那我叫你什么?你是比我大一点嘛,那我叫你梦儿?阿梦?小梦?总是有点别扭不是?嘿嘿!”杜峰色眯眯的瞪着叶梦的胸脯。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叫我梦姐,叫得我好老似的,别人一听就知道我比你大!这样我不舒服!”叶梦娇嗔道。

    “哦,有了,我还是叫你老婆吧,以后我们要是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叫你老婆,如果几个老婆都在一起,我就叫你梦儿老婆,倒是希望你们团结一点,不要彼此产生矛盾才好!”杜峰终于想出个好办法了。

    “别说了,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醋罐子吗?阿峰,今天不要提她们好不好?我想单独跟你过一晚,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夜晚,因为,今天晚上对我来说,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晚!”叶梦有点忧郁的道。

    杜峰没有回答她,直接一口含住了叶梦一边的樱桃,疯狂的吞吐咬了起来,手更是一把将被子掀到床尾,叶梦洁白无暇的身子再次展现在杜峰的面前。

    “哎呀,轻点,你这个色狼,别咬!”叶梦娇啼一声,遮不住的春意从她嘴里散发了出来,连出气也变得粗了不少。

    杜峰将头抬起来,盯着叶梦的眼睛,笑道:“老婆,现在才知道我是色狼啊,可惜来不及了!嘿嘿!”杜峰的话一说完,立即大嘴一张盖住了叶梦已经张口欲叫的小嘴,哎,都怪自己这手太厉害了,才摸了几下而己,叶梦已经爽得这个样子了,要是不给你堵上,你还不把隔壁的小百合给惊醒了啊!

    双手将已经爬上自己身体的杜峰拦腰抱住,一双**不停的伸缩,叶梦的舌头被杜峰吸啜得兴起,直接开始反攻起来,一时两根舌头开始互相追逐戏嬉起来,而叶梦更是鼻音越来越重,身子也颤抖得愈加的厉害了。

    “老公,老公——”杜峰的嘴才刚刚脱离开叶梦,后者已经闭着眼睛开始喃喃的叫了起来,而舌头伸出嘴外的叶梦看起来淫荡无比,跟平时那高贵的气质完全就是两样,不过杜峰很喜欢。

    “老婆,今天可是我们的新婚洞房夜,这么晚了,我们准备睡觉了吧,老公会很温柔的!”杜峰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魔力,叶梦果然乖乖的点头答应,而且闭着眼睛像是着了魔一般,将胸脯往杜峰的嘴巴凑了过来,而且脸上完全是一副兴奋的微笑。

    杜峰不再客气,躲过叶梦的嘴,直接将进攻的战场选在了后者的脖子,再顺着往下舔去,叶梦的身子颤得更加厉害,而屁股则开始往上顶起,一首诱人的乐曲开始顺着她性感的小嘴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