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错上了叶梦的床,两人在里面尽情的疯狂,珍姐也从房间偷偷的准备溜出来,从跟叶梦换了房间以后她就一直在注意隔壁的声音,后来真的听到杜峰进去了,事情也正如自己所预料的那样,于是珍姐笑了笑,笑得有些苦涩,又有些无奈,她实在没有想到为了杜峰,她居然真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情,她甚至有点佩服起自己来,这叶梦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情敌,但自己却能帮着杜峰来泡她,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珍姐这房间的隔音效果说好不好,说差也不差,现在杜峰与叶梦的声音正好让她听得很模糊,所以她受不了,她要跑到叶梦的房间外面去偷听,说不定运气好,还能看到一些她想要看到的画面也说不定,当然,这要杜峰将灯打开才行。

    刚刚将脑袋伸出门外,一个人影一步三回头的蹲到叶梦的房间外面,透过外面客厅昏暗的灯光,珍姐看清楚了,那人就是小百合,将头缩了一半回去,珍姐有点好奇的盯着小百合。

    小百合将头伸到叶梦的房间门口,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的床头灯早就被杜峰打开了,而此时映入小百合眼帘的,正是两具光溜溜的**互相纠缠在一起,小百合的视力真不错,居然透过杜峰不断起伏的身子看到了两丛黑色的毛发。

    上帝可以作证,小百合这辈子绝对没有看到过如此刺激的场面,突然身体的某个地方像是泄闸的洪水,一下子涌出来好多,吓了小百合一跳,生理卫生的知识她还是懂的,不再敢看了,赶紧缩到自己房间。

    小百合想上厕所,却不料她睡的那个房间马桶却在下午的时候突然坏了,没办法,现在的物业效率都不高,电话倒是打了不少,物业却到现在也没派人来修,小百合无奈只好跑到客厅的厕所里面去,出来的时候,她还隐隐约约听到叶梦忍不住偶尔发出来的高分贝欢叫声音,不过现在小百合却顾不得这边的诱惑了,蹬蹬蹬的跑到客厅的厕所。

    珍姐从楼梯的柱子旁边闪出来,暗呼好险,她万万没想到百合居然回到房间又跑出来上厕所,要不是她反应得够快,小百合又急着上厕所,她差点就被小百合发现了。这么晚了,一个人躲在叶梦所睡的房间门口偷偷观赏里面两人诱人春光,这可比一个人看A片来得刺激得多。

    看到小百合进了厕所,珍姐赶紧退到自己房间的门口,她料定一会儿小百合还会来叶梦的门外偷看。虽然她也的确很想去看,不过她可不想被小百合发现了,那多羞人啊!所以她就只有忍,忍得全身骚痒不止,没办法,幸好还可以自己摸摸安慰一下自己,可怎么也没有杜峰安慰得爽。

    小百合果然没有出乎珍姐的意料之外,刚刚从厕所出来就又迫不急待的躲到叶梦的房间门口,里面的春戏还在继续,小百合看得也格外起劲,感觉到周身有点发痒,她也学着珍姐那样,撩起睡裙的下摆,手一抚上才刚刚发育不久的胸脯,她就感觉浑身一震,却又舍不得闭上眼睛享受,微微眯起双眼,一刻也不愿意放弃观看房间里面杜峰跟叶梦的现场直播。

    现在叶梦已经早就感觉不到痛苦了,已经来了三次**的她,在杜峰的最后冲刺时刻,一双手紧紧的将杜峰的腰身牢牢箍紧,似乎怕杜峰突然抽身而去似的,一点也舍不得松开。这无形之中给杜峰造成了压力,他使不上劲啊!还好,杜峰的体力和身体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虽然压力大,他却似乎已经将压力变成了动力,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卖力的上下起伏,两人像是在给小百合做现场指导似的,而小百合也是非常认真的在观摩,现在都已经懂得在自己身上实验了。

    没等杜峰完事,小百合又受不了了,下面某处又像是漏了的水库,让她再一次回房间拿起卫生巾就向厕所跑去,她现在开始有点烦这月事了,咋一次就来这么多呢?看到小百合再一次进入厕所,珍姐可不敢再凑过去偷看了,而且现在躲在门口的她已经能够很清楚的听到隔壁两人呼呼喘气的声音,她有经验,知道两人就快完事了,于是也加紧了自己的工作,她得赶在两人完事的时候,也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好。

    三人终于完事,小百合再凑到门口的时候,屋里除了窃窃私语外,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了,因为里面两人已经将床头灯给关上了,这让小百合气得不行,她虽然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自己才算是爽过了,但她却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是书上说的那种经历过**了。

    小百合郁闷的回房,知道杜峰晚上肯定是不会再回来,蒙上被子睡觉,小孩子嘛,瞌睡多一点,正常现象。

    珍姐的身影慢慢从房间闪出来,先到叶梦的房间外面听了一会儿,实在听不清楚,正要回房,却突然对小百合跑上跑下有点好奇起来,悄悄的来到厕所,她看到的是垃圾筒里面赫然放着两块刚刚被人换下来的卫生巾。

    珍姐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小百合刚才换下的,她愣了半天,又忍不住卟哧一声笑了起来,看来,小百合已经长大了。

    “完了,这床单怎么办?”叶梦皱起眉头,倚靠在床头,她现在全身还没有从**中回过神来,盯着床单中央的那几朵红色的桃花,已经开始犯起愁来,这可是在珍姐家,明天珍姐看到了该多不好意思呀。

    “怕什么,咱们是夫妻嘛,夫妻**这是再所难免的了,哈哈,大不了明天帮着洗了就好!”杜峰从厕所出来,将床单收起来,准备拿到浴室放进洗衣机。

    “回来!”叶梦赶紧道。

    杜峰转过身,奇怪的道:“干嘛?我拿去放进洗衣机啊,你难道还要带走不成?”

    “拿来!”叶梦手一伸,杜峰愣着没动。

    “快点给我啦!”一把从杜峰手上抢过床单,叶梦拿过床头的包,将床单放进包里面,还好,包虽然鼓了一点,还真够大,正好装下。

    “你还真带走啊!?”杜峰巨汗,这女人咋都有这个爱好啊,都爱收藏这个东西,那自己要是也去收藏,估计将来都得准备一个大箱子才行了,而且还得准备一支毛笔。什么?你问用笔干嘛?笨,拿来编号标上名字啊,否则多了就混了。

    “你懂什么,这可是我的第一次,我当然要留着了,以防止你将来变了心不要我了,这可是你**我的罪证!到时候你要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叫上姐妹们一起带上证据去告你,让你坐牢,将牢底坐穿!卟哧,哎哟!”叶梦正笑,没想到却将下面扯痛了,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杜峰赶紧爬到床上将叶梦抱在怀里,关切的问。

    将头伸到杜峰的怀里,叶梦嗔道:“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刚才使那么大劲儿!搞得我现在还痛死了!”现在叶梦这么躺着,感觉特别的温馨和甜蜜。

    “老婆,你可不能老怪我一个人啊,刚才我可是严格按照你的要求来办事的,你让重就重,你让轻就轻,嘿嘿,我是一切行动听老婆指挥啊,我是任劳任怨甘当牛马啊,哈哈!”杜峰咧开嘴笑,吃了个**,他现在有点得意。

    “你还说,你还说!”叶梦的粉拳在杜峰的胸膛上拍个不停,却像是在帮杜峰按摩一样不带一点力气,这个时候她看起来特别具有小女人味道,而杜峰喜欢的也就是这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叶梦一大早就走了,幸亏现在杜峰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都忍不住用上阴阳互补之术,完事了又用内力修复了叶梦下面的伤口,所以叶梦才能安然离去,否则按杜峰的本事,平常女孩子跟她睡一晚上,事后要不躺个十天半个月,那还真不正常。

    当然,按杜峰的意思是要叶梦请两天假在家好好休息一下的,这种事情过后最好还是好好休息一下,至少自己可以陪她两天,让她心情舒畅一点嘛。可叶梦却无论如何也要走,这倒不是说她对工作如何的负责任,一个护士,说白了,不要说一天不去,就算你一年不去上班,基本上对于病人的生死来说,也没啥关系。叶梦要走是因为她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如何面对珍姐跟小百合,珍姐成全了自己,叶梦是心生感激的,可她也知道珍姐其实也是杜峰的女人之一,现在就算珍姐不在乎她的加入,可她心里多多少少还觉得有点亏欠了珍姐。

    杜峰将叶梦送到医院,回到家里,小百合跟珍姐都起来了,本来还想了好几套说词来安慰小百合的,因为自己昨天晚上可是半夜溜走的,杜峰相信小百合肯定会发现。

    但出乎杜峰意料的是,不只是小百合什么也没有问,连珍姐也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吃早饭的时候,杜峰觉得气氛总是有些不太对,可他又想不出来究竟问题出在哪,也不敢乱问,只得跟珍姐谈了点公司的事情。

    封承天真是个天才,这才半个月的时间,公司在他的领导下居然已经步上了正轨,更让杜峰惊奇的是,他给封承天的两个药方现在居然已经进入临床实验阶段了,而且据说效果还比较好,当然这都是秘密进行的,外界没有人知道。

    按封承天的意思,要在不久的将来给盛华集团补一个开业典礼,到时候请上一些名星和政界的人一起来剪彩为公司造势,再请一些媒体到时候来个新闻发布会,在会上将两种新药的情况给媒体透露一下,接下来就是跟一些大公司谈代理了,因为药厂封承天都已经收购了好几家,只要临床实验这一关一通过,他就可以马上投入生产了,至于一些手续,有张得明这个市长为杜峰作后台,早就申批下来了。

    珍姐去上班,杜峰现在突然觉得跟小百合在家里面有点别扭,好像一夜之间小百合就长大了,特别是今天,杜峰居然发现小百合一直都在偷偷的笑,杜峰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知道肯定与自己有关。

    杜峰打电话叫来龙一,让她陪小百合在家,小百合月事来了,需要静养,这是杜峰对想要与自己一起出去的小百合的一个理由。

    走出小区的时候才上午十点,本来准备到公司去看看的,没想到走到小区外面,杜峰却发现这马路旁边又新开了一家网吧,杜峰突然心血来潮想要进去玩玩游戏了,好久没玩过CS了,酷爱爆头的他现在忍不住想要重温一下以往的辉煌,他可是CS高手中的高手。其实他本来可以在珍姐家上网打游戏的,可他觉得在家打CS没啥气氛,这种游戏要在网吧里面,一大群人一起玩,那才够刺激。

    CS流行了这么多年,现在风采依然,这从网吧里那一群正在战网上一起对战的CS迷身上就不难看出这一点。看起来这是两群人在对战,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时不时的有人摔摔鼠标和键盘,不是自家东西,五块钱一个小时的网费可不低,不摔摔划不来。

    本来两伙人的技术还差不多,结果其中一方的某个高手临时走了,战局马上就变得不怎么平衡了,老是被爆头的一个家伙开始抱怨人数不公平。在一边看了一会儿的杜峰坐到那个空位,抽出根烟点上,笑道:“我可不可以参加?”

    一个黄毛,穿着体恤,一点也不怕冷着了,杜峰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鸟,将嘴里的烟抽出来,看了眼杜峰,黄毛怀疑的道:“你行不行啊?我们这可都是高手对决,如果你技术太烂,就别来丢人现眼了。”

    杜峰笑道:“还凑和吧,要不,让我试试?”

    黄毛像对面的一个穿着大大鼻环的家伙道:“大象哥,你们怎么说?”

    那个叫大象的家伙只是轻蔑的看了一眼杜峰,笑道:“随便啦,让他加吧,反正加不加人,你们也从来就是被我们虐待的命,哈哈!”

    “大象哥,说不定他还真是个高手,我们再比过!”黄毛告诉杜峰的密码,杜峰顺利联网。

    杜峰发誓自己不是轻看对手,而是因为龙七用的是沙漠之鹰,所以他才一时心动的选了这个武器,其实他最善长的还是甩狙,当然用刀子捅人这种事情从他练成神龙诀以后也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了。

    第一盘,杜峰连续爆了对方四个头,结果第五个不小心居然打偏了,虽然打中了对方脖子,对方也应手倒地,但却没有刚才那种爆头的效果了,杜峰摇了摇头,哎,看来还是没有匕首用起方便啊。

    第二盘,杜峰这次调整了一下,连爆对方五个头,自己一方四个战友全都一滴血都没有掉就胜利了。

    “***!”大象恨恨的盯了杜峰一眼,跟自己的几个同伴互相望了望,有点不相信的再开战,不过开战之前他还是抱怨了一句。

    而杜峰这边的几个家伙也有点郁闷,好像看起来新来的杜峰还真是个高手啊,可也太高了吧,自己四人可也是高手中的高手,怎么跟他组队自己居然连一个人也杀不了了?

    第三局,第四局,第五局……连续十局,杜峰一共杀敌49人,死亡一次,原因就是杜峰“不小心”从梯子上连续摔下来三次,挂了。

    杜峰退了出来,这种玩法,跟和机器人玩没啥两样,杜峰觉得玩得没什么意思。可他现在不玩了,对方几人还不愿意了,白白被杜峰虐待了这么久,现在杜峰居然拍拍屁股就走人,不要说大象这一方,就是黄毛这一方的几个人都受不了了。

    “站住!”大象看到杜峰要走,立即站起来叫道,跟着其余八人也一起站了起来,包括其中的两个将妆化得特别浓,头发特别短,衣服特别少的小太妹。

    “干嘛?”杜峰嘿嘿笑了起来,正玩得没劲,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还真惹自己了,所以杜峰有点兴奋,虽然事情没多大,但看起来这些家伙也没有几个好东西,踩踩也无伤大雅。

    “我们再比10局!我跟你单挑!”其实大象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脸红,刚才基本上等于是五对一都伤不了别人一滴血,现在居然还要跟杜峰单挑,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像是天方夜谭,不过他这种混社会的人,可是最要面子的。

    杜峰再掏出根烟点上,嘿嘿笑道:“跟你单挑?哈哈,什么赌注?”

    大象怒道:“还没人敢跟老子谈赌注,今天你先不用问别的,反正不跟我单挑,你就别想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