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几个漂亮的烟圈飞了起来,居然围成一个圆圈转了几周这才慢慢消散,这一手可把大象几人搞得眼睛眨巴了半天,愣没看懂杜峰怎么做到的,两个小太妹更是有点两眼放光,像她们这样在外面混的女孩子,喜欢的就是杜峰现在这种痞子样。

    “好,我跟你赌,不过我要单挑你们所有人,而且我只用刀,你们随意,要玩就玩次大的,如果我十局中死一次,就算我输,我输了给你们十万,否则就算你们输,如果你们输了,我也只要你们十万,你们敢不敢赌?”杜烟轻松的道。

    大象一行九人看来真是一起来的,听了杜峰如此狂妄的话,他们几乎要笑晕了,这不是自动送钱来了嘛,妈的,十局中我们九个人难道还伤不了你一滴血,还他妈用刀,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小李飞刀?这CS可没有飞刀这一说。

    “好,我们答应你!”大象估计在这伙人当中地位高一点,所以只是对黄毛点了点头,就直接代大家答应下来。他心里可是打定主意今天要找杜峰的麻烦了,既然杜峰主动赌十万,那说起来杜峰肯定是拿得出来这十万块钱了,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口气要与自己一行人赌?

    杜峰将已经掐熄的烟屁股弹飞,非常准确的落到一边的垃圾筒里,坐回原位嘿嘿笑道:“好啊,来吧!”

    小样,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一伙人互相望了一眼一起坐下来,由大象建图再战。

    刚刚建好图,杜峰已经先进来,选了土匪,杜峰手握着匕首立即就有了以前那种比赛时才有的兴奋感觉。要知道杜峰好多年前曾经在战网上跟几个同学组队赢得过亚洲区的冠军,当时的“雷影战队”可是唯一一支在当年的亚州赛区从未败过的传奇战队,如果不是后来杜峰觉得没意思退出了比赛,当年就一起参加全球的决赛了。而身为队长的杜峰当时更有一个非常酷的名字,叫“影杀队长”,因为当时杜峰最爱使的就是匕首,而因为行动诡秘,动作飞快,又是队长所以他才得了这么一个名号。

    那个时候杜峰才读大二,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雷影战队的威名可一点也没有消退,因为雷影战队已经成为CS中最为传奇的存在了,而身为队长的杜峰,自然也因此名声大躁。

    如果你某个朋友也玩CS,你只要提起雷影战队或是影杀队长,那基本上是没有谁不伸起大拇指赞一声,当然偶尔你也能遇到两个不知道的,那也是因为这些家伙打CS的时间一共也绝不会超过一个月。

    挥舞了几下匕首,杜峰觉得自己好像完全不用练习就可以直接去猎杀对方九人了,一个闪身在地图中上下穿梭起来,巧妙的利用对地图的熟悉,杜峰直到割破最后一名敌人的脖子,对方也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不知道他倒底是从什么地方跳出来的。

    第一局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输了,大象跟黄毛互相望了一眼,又开始第二局比赛,才输了一局而己,他们不是很急,后面的机会还多。可连续五局过去,比赛的情况没有一点点改变,虽然其中有人看到过杜峰了,可惜看到的时候也就是自己的血被放干的时候。

    大象终于有点急了,旁边有人开始叫骂,有人又开始摔鼠标,不过比赛没有结束,他们还是觉得后面还有些机会,虽然现在对于杜峰的技术他们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可他们不会认输。

    第八局开始,在大象的招呼下,所有的人站成两排背抵着背,这样的方法果然有效,不但把输的时间减慢了足足十秒,连杜峰的身影他们都看到了,可惜其结果实质上却没有什么不一样,失败了,又失败了。

    第九局结束,黄毛一拍桌子:“不玩了!”正要起身离开,却被大象拦住了,出来混的可以输钱,但不可以输面子,大象将黄毛叫住,比,怎么不比?比下去,比完。

    十局比赛终于打完,杜峰的成绩相当强悍,杀敌数99人,而死亡数却是0,这种结果最后两盘已经成了大象等人的意料中的事情,但却实在有点打击这几个家伙的信心。可他们现在除了盯着大象等他决定之外,也没有一点办法找回失去的面子,难道在现实中拿把M4A1把杜峰给突了?

    看到一伙人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到大象身上,杜峰知道这大象可能就是这些人的头头了吧,笑道:“你是叫大象是吧?嘿嘿,现在怎么说?”杜峰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抽出根烟点上,非常轻松的靠在背椅上。

    “大象是你叫的吗?叫大象哥!”其中一个小混混向杜峰叫嚣,赌输了,他现在正火大。杜峰看都不看他一眼,就那么盯着大象,妈的,骂吧,现在骂得越欢,一会儿也就哭得越欢,杜峰暗暗好笑,为了使一会儿的剧情精彩一点,他忍了。

    “你说咋办?输就输了,老子说话算数,你可以走了,不过下次可别让老子碰到了,要不是咱威哥有吩咐,你小子今天肯定是别想轻轻松松的走出这个网吧,不过既然你赢了,你就走吧!”大象眼一瞪,不过总还是觉得自己面子上过意不去,脸微微红了一下。

    杜峰笑道:“认输就好,认输就好,那行,十万块钱拿来吧,愿赌服输!”

    “你小子看来是脑子坏了吧?谁他妈跟你赌钱了?信不信我今天抽你?”一个小弟又开始叫嚣道。杜峰对此只是笑,不过笑起来却让对方好像缩了缩脖子。

    “大象,哦,不不不,大象哥,你说,刚才你是不是跟我赌了10万块?”杜峰若无其事的道。

    大象一点也没把杜峰看在眼里,暗想现在自己一行可是九个人,而且这网吧里面还有好几个帮派里面的兄弟在玩,真要闹翻了,杜峰肯定是讨不了好,于是有点张狂的道:“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你他妈还真想要我给你十万块啊?”

    大象从座位上站起来,带着一行人将杜峰围了起来,大象的声音有点大,果然稀稀拉拉的站起了五六个人,也一起围了过来。

    杜峰笑道:“那你这意思是不给我了?”

    “笑话,你打听打听,天威帮大象什么时候给谁赔过钱?别人给我赔钱的机会倒是很多!我看你真的有点脑子绣逗了,居然到现在还敢问我要钱!”大象轻蔑的道,一边还和一众兄弟哈哈笑了起来。

    “帅哥,咱们大象哥好心好意让你离开,没想到你还不识好歹,现在是想走也走不掉了。”一个小太妹非常蛮横的道,杜峰一看,明白了,这丫的好像是个鸡,虽然不是在发廊坐台那样在卖,不过看样子也没少被人搞,比大街上站街妹好不了多少。

    “可以,那你就留下一根指头吧!”杜峰一把将大象拉了过来,手按到一边的电脑桌上,手起刀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小巧的匕首,就那么一刀硬是将大象的小指给切了下来,后者立即坐在地上大叫起来。

    杜峰的这个动作非常快而突兀,将其它几人搞蒙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也不管杜峰手里还握着小小的匕首就那么一起围了上来,其中两个家伙已经用手抓住了一把椅子,准备砸将过来。

    “呀哟!”

    “天啦,我的骨头断了,完了我要残废了!”

    杜峰将匕首装进口袋里,右手一握椅子,直接将两个家伙敲得晕了过去,另外几个男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去,就算没晕的都被杜峰如此狠辣的手段给吓得微微有些发颤,杜峰一愣,这就是黑社会?这么不经打?这不对啊!

    一伙人开始求情,男的开始叫爷爷,而女的甚至已经开口要以身体来换得杜峰的原谅,这让杜峰哭笑不得,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提起断了的椅子在已经倒地的几个男人的身上再敲了几下,这感觉真好,杜峰心里有点爽,他找到了多年前在大学时候打架的感觉,那个时候他就是这么纯洁,打架的时候就是随手提张板凳或是椅子啥的,这样打起来虽然没啥威力,不过也不会敲死人,很安全。

    “你们是叫天威帮对吧?”杜峰向一个看起来神经比较正常一点的男人问道。

    看到对方点了点头,杜峰让他们都别吵了,这才要大象打电话叫他老大过来取人,当然同时还得让对方准备十万块钱,这可是自己辛苦赢来的,怎么说也要赚到手才行。

    “大哥,我们私了吧,你放了吧,我去给你凑钱去,你放心,我一定把钱给你!”大象只差没有磕头了,看起来他对老大有着相当的畏惧,并不想将老大叫来,这似乎跟一般的黑社会的做法不太一样,这让杜峰有点好奇。

    杜峰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坚持要这样,刀子在大象的眼前晃荡了几下,没有办法这大象只好乖乖的给老大打电话。刚才经过一番考问,杜峰已经知道这天威帮才兴起两年不到,而天威帮老大的名字就叫杨天威。

    看到四周上网的人都被惊得跑过来看热闹,杜峰怒道:“妈的,你们是不是想替他们还债?”杜峰的气势一下子散发开来,让本来就被天威帮吓住了的上网的男男女女一哄而散,该打游戏的打游戏,该聊天的聊天,没有人再敢过来看稀奇,而网吧的管理员则是在杜峰的招呼下开始过来收始这个烂摊子,那穿一身套裙的管理员估计也是学校刚出来不久的,一边收拾地上的垃圾一边还不忘将裙子拔弄两下,似乎真怕自己**让别人占了便宜似的。

    杜峰这一块打坏的东西还不是太多,就是破了几把椅子而己,电脑一点没坏,连屏幕上都还是CS的画面没动,而坏椅子的数量那是绝对没有完椅子多的,否则就真不正常了。虽然心里抱怨个不停,不过这小姑娘却不敢骂出口,更不敢打电话报警,因为这网吧实际上就是天威帮罩着的,每个月还得给天威帮交几千块钱。

    杨天威来得很快,只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带了三十多个人,大半都很年轻,估计要么在读,要么就是退学回来或是刚刚从学校毕业。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大象,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谁,谁?站出来!”杨天威看起来才三十多岁,脸上有条长长的刀疤,看起来满脸正气,这让杜峰觉得有点奇怪,这杨天威看起来该去当警察,不知道怎么却站错队伍跑来当黑道大哥了,实在好笑。

    大象跟一众人同时将眼光盯向一边悠闲抽烟的杜峰,那意思很明显,杨天威也不是傻子,转过来一望,杜峰给他打了个招呼,笑了笑。

    杨天威皱起眉头道:“是你打我兄弟的?你为什么打他们?”

    杜峰笑道:“他跟我打赌输了十万块钱,又不肯付我钱,所以我就只好让他叫你这个老大来买单了,事儿是他们惹的,我想你多多少少是该要负责任的吧?”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杨天威沉着脸向一边的大象问,后者心虚的把头低下,对这个杨天威,他们可是由衷的佩服和害怕,佩服是因为杨天威从来都比较关心手下的兄弟,而害怕就是因为他对手下的人管束比较严格,不准他们随便乱欺负人,只要他们没事帮着收收保护费就行了,而收保护费似乎是所有黑帮的最基本的谋身的手段。

    大象不吭声,杨天威将头转到黄毛身上,后者默默点了点头,他可是知道杨天威的性格的,知道自己绝对无法骗得过这位看起来粗旷,实际却心细无比的老大,干脆老实承认杜峰说的有道理。

    杨天威转头对大象怒道:“老子天天让你们不要乱惹事欺负人,教你们做事要讲信义,没想到你们不但给我惹事,还言而无信,记得我们天威帮的帮规吗?第一条怎么说的?”

    大象身子一振,哭丧着脸道:“知道。”他的声音好低。

    “那你给我说说看,帮规第一条说的啥?”杨天威的脸色很难看。

    “不讲信义者,逐出帮会。”大象弱弱的道。

    “那好,现在你自由了!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我们天威帮的人了!”杨天威的话才刚刚落角,旁边的八个家伙都一起跪下帮大象求情,而大象本人更是开始痛哭着拉住杨天威的裤管求情了。

    杜峰开始看不懂杨天威这是演的那一出了,难道是想将自己的关系撇开?可看他样子不像是这种人啊,如果真是这种人,那他都可以去好莱坞当最佳男主角去了,演得太真。

    “喂喂,我说杨帮主,你看我这个事儿怎么处理?你可别以为你将他逐出帮会就算了,这个钱我肯定要找你要的了!你也说了,输了钱要讲信用,所以今天这十万块,无论如何我都要拿到手。”杜峰一边抽烟一边坐在那里看戏。

    杨天威叹了口气,没有理会杜峰倒是对脚边的大象道:“今天看在大家给你求情的份上,就先给你记下了,不过回去以后还是要按帮规处罚的,记住了,下次再有这种事,你也别给我打电话,省得丢我的脸,自己卷起被子滚蛋,别看我们天威帮小,但我们个个都是讲信义的好兄弟!”

    不再理大象的谢天谢地,杨天威转过头狠狠的瞪了杜峰一眼,道:“我就直说,要钱是没有的,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们天威帮是没有多少钱的,这债我认下了,给你三个选择,一:我一共只有五万不到,我全给你,其余给我一段时间准备,我一定还你;二:我给你五万,跟你扯平,我不再为我兄弟报仇;三:估计你也挺能打,我现在向你挑战,跟你单挑一局,如果我赢了今天的帐一笔勾销——”

    “你要是输了呢怎么办?”对于第三种方案,杜峰还是有几分兴趣的。

    “我输了?我要是输了我一共给你20万,或者我直接跟你混!不过如果你真要钱,那也只能先给你五万,余下的慢慢还你。”杨天威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给杜峰。

    杜峰笑道:“我要是赢了,你就得当我小弟,好,这个方案不错!”杜峰挽起袖子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

    杨天威也将袖子挽了起来,向外面一指道:“这里施不开手脚,我们出去试试?”

    两人刚刚站好,杨天威又突然正经的道:“不管怎么说,你要是真能赢了我,我是可以当你小弟没错,但我这些兄弟我却不希望他们跟我一起过来跟你,他们大多还是学生,还没有坏透顶,哎,这黑道其实不适合他们混的。”

    “老大,我们要跟你!”

    “老大,你不会输的,我们相信你!”

    “老大,你不要扔下我们不管啊!”

    ……

    这杨天威的这些小弟开始在一旁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