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并没跟封承天聊太久,他受不了,看来天才也是人,唠叨起来一样是没完没了,这正是杜峰害怕的。

    主动让封承天招呼公司的高层一起开了个会,杜峰这个甩手老板当然成为大会的主持人,首先向大家问候了一阵,这客套话杜峰还是会说的。

    接着就是听取各个部门的工作汇报了,这个议程可花了不少时间,基本上成了大家的歌功诵德会,不过杜峰却一点也不觉得累,一直是笑呵呵的,他可不是故意做作,而是真正的高兴。

    会后封承天又与杜峰讨论了一些开业典礼的细节,对这个事情杜峰虽然也是非常积极的支持,但却打死也不答应封承天让他也一起出席开业典礼的建议,开玩笑,杜峰还不想这样抛头露面呢,他的身份还是保密点的好。俗话说得好,会叫的狗不咬人,会咬人的狗不叫,呸呸呸,杜峰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虽然不愿意一起出席开业典礼,但杜峰对后面的庆功酒会却推托不掉,不过这个他不在乎,想想到时候还可以跟谢雨婷一起跳跳舞啥的,也挺好,所以爽快的答应了。

    正好下班,杜峰坐珍姐的车直接回家,露过小区的门口杜峰跟珍姐一起到超市买了一大包吃的,早就给几个丫头打过电话了,明天杜峰准备去家具市场订家具,说不定明天晚上就可以搬到新家去住了。

    珍姐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开心的,一直是微笑着陪在杜峰身边,推着手推车,她觉得这样陪着杜峰一起买菜的感觉很好,真像是夫妻。

    开门的是小雪,这丫头看到杜峰瞪了一眼,一声不吭的坐到沙发上,继续跟小百合打屁聊天,这让杜峰疑惑不已,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惹了这个小祖宗了。还是燕子跟肖婉婷懂事,看到杜峰大包小包的,赶紧过来帮忙,这菜似乎买多了一点,冰箱都快塞不下了。

    “叔叔,你回来啦?”小百合看到杜峰还是像以前那样兴高采烈,杜峰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将她搂在怀里又亲又抱,有人说男孩子长大的标准是梦遗,那按这个标准来说,女孩子月事来了也就代表变成女人了,现在小百合可不再是小孩了,杜峰得避嫌,这让小百合有点难过,眼泪汪汪的样子让杜峰心痛,狠心假装没看到,杜峰跟着表妹进了厨房。

    “百合,过来,别理那个没良心的家伙,哼!”要不是小雪过来拉走小百合,后者的眼泪肯定要掉下来,这无形之中帮了杜峰一个大忙,他可最怕女人哭了,特别是漂亮女人,所以杜峰这次没有回过头来与小雪斗嘴。

    “小雪,你说什么呢?”珍姐将车开进车库,正好走进来,一边换鞋一边不满的盯了小雪一眼。

    “我啥也没说。”

    龙一和珍姐也进了厨房,四个女人围着一个男人,本来宽敞的厨房现在立马变得有点拥挤了,两次与身边的人撞个满怀,杜峰急了,将几个女人全撵出去,只留下龙一。杜峰准备今天要大显身手,龙一自然要打下手,高手做菜,当然要高手协助,哈哈。

    肖婉婷跟燕子嘟着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无精打采。珍姐凑过来,坐到两人中间,搂着两女的肩膀笑道:“怎么?这就受打击啦?”

    “珍姐,你说什么啊?”肖婉婷笑道,看起来真像没事的人一样,珍姐是过来人,当然知道她的心思,其实不仅是肖婉婷和燕子,连珍姐心里也难免有点酸溜溜的,女人,有时候吃起醋来是没完没了,还一点道理都不讲。

    “妈妈,你把我们都叫回来干嘛啊?看情形是不是有好消息要宣布啊,否则杜——杜老师怎么会亲自下厨啊?”小雪第一个提问,其实她巴不得天天晚上都回来,至少可以看到杜峰,尽管她现在对杜峰是满脑子怨恨,可她还是忍不住想看到杜峰。

    “这个问题一会儿会有人给你们回答的,别问我!”珍姐笑道,突然看到小百合又开始扭扭捏捏起来,珍姐想起昨天晚上跟这个小丫头一起偷窥杜峰的糗事,脸不禁一红,这让大家突然有点怀疑,难道真有好消息?而且这个好消息还是关于珍姐的?那与杜峰有关吗?

    大家在外面看电视,眼睛全盯着闭幕却没有一个人真正的看进去,因为她们的表情一直没什么变化,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开饭咯!”杜峰跟龙一将做好的菜陆陆续续的端上餐桌,几女跑去帮忙,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众人跑堂速度也快,二十多个菜,没跑几趟就全上齐了,本来还相当大的一个餐桌给挤得满满的。

    拿出两瓶82年的红酒,这东西是上次刘天明托人带来的,身为主管经济的市长,他虽然从来不买酒,可他也从不缺酒喝,不过这种酒他可收得不多,也舍不得乱喝了,一般都是用来送人。

    给每人斟了一杯酒,杜峰端起酒杯,笑呵呵的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两天你们就可以住进新房了,哈哈,所以啊,我今天特意买了些菜回来给你们烧一桌好吃的,大家庆祝一下!”

    现场除了小雪母女之外其余的人都有点兴奋和激动,包括杜峰自己。珍姐对大家虽然好,但总不能一辈子住在她家,谁不想有个家啊。

    “哼,小气鬼,都舍不得到大酒店去庆祝!”珍姐是真的心里有点难过,可小雪却是假的,但她今天似乎真是冲着杜峰来的,处处与杜峰作对。

    “喂,我说小雪,你可要搞清楚啊,我做的这些菜,有好几样估计你走遍全国也吃不到这种菜哦,再说就是其它这些普通的菜,难道你以为比外面大酒店的味道差?”杜峰开始吹牛了。

    小雪不吭声,只管吃饭,几杯酒下肚,大家的脸蛋都变得有点红起来,看来这些女人酒量都不太好啊,不过这样也好,便宜了自己,大家喝吧,多喝点,全喝罪,我好真的来个大被同眠。

    杜峰色眯眯的盯着众女,看着这群毫无吃相的美女,杜峰现在明白什么叫秀色可餐了,因为他现在就已经饱了。

    “表哥,我们什么时候搬过去啊?”肖婉婷有些迫不及待的问。

    “是啊,是啊,哥哥,什么时候带我们去看看啊,听珍姐说,那边装修得好漂亮好漂亮的!”燕子也兴奋的道。

    杜峰挟了口嘴在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快了快了,还有半个月就要开业典礼了,明天我就去订家具,估计明天晚上我们就可以住进去了。”

    做饭是件辛苦的事情,涮碗也一样不轻松,不过好在现在不用杜峰涮碗了,看到几个女人争先恐后的往厨房跑,杜峰有点好奇,难道涮碗能美容?要不怎么大家都这么想去干这个事情。

    抽出根烟刚刚准备点上,却看到小百合,正准备将烟收起来,杜峰突然发现小百合今天有点不一样,不但没有责怪自己抽烟,反而是红着脸低下了头,怪了,又不是相亲,咋就这么害羞呢?以前没发现她有这个习惯啊!

    呸,瞧我这嘴,这才多大啊,就相亲,相你个大头鬼!杜峰在心里暗暗BS自己一番,一想起小百合将来要和另外一个阳生男人相亲,杜峰就心里挺不是滋味,这小百合就像一张白纸,纯洁得杜峰舍不得下手,但却一样不愿意让别人染指,从这一点来说,杜峰觉得自己特不是个玩意儿,太自私了。

    没了小百合的管束,杜峰的觉悟可不高,就当着小雪和百合的面吞云吐雾,龙一则站在他背后帮他揉肩。小百合一看,眼中闪过一丝异光,一屁股坐到杜峰身边,杜峰还以为这丫头是来劝自己不抽烟,没想到她却将杜峰的一只腿拉到自己的小小的膝盖上放好,小手挥挥,扇开眼前的烟雾,开始哒哒哒的帮杜峰敲起腿来。

    杜峰也不阻拦,他了解小百合的脾气,她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而且这样拒绝了她,她肯定会伤心的,杜峰不想让小百合生气或伤心,那样他也会难过。

    闭着眼睛,杜峰终于还是将烟屁股掐熄了,仰躺在那里,他现在相当享受,原来生活这么美,这感觉比抽烟更爽,不,应该是比抽大烟更爽啊,哈哈,这鬼丫头,不会在RB学过吧,一双小手力气没多大,怎么敲在腿上感觉这么爽,都快赶上会穴位按摩的龙一了。

    “哼!”小雪不高兴了,哼了一声。

    杜峰没吭声,连眼睛都没眨巴一下,好久没跟小雪斗过嘴了,杜峰决定今天就要好好跟小魔女过过招。

    “哼!咳咳!”小雪这一声可重多了,而且故意咳嗽提醒杜峰。

    杜峰睁开眼,懒洋洋的问道:“小雪,你是不是感冒了?如果感冒了可别忘了上医院啊,哦,我朋友开了家医院,前几天听他说现在感冒都不用吃药了!治疗起来方法简单,而且整个治疗过程只需要半分钟,绝对一会儿就见效!”

    小雪果然上当,嘴巴一瘪:“吹牛!”

    杜峰眼睛一瞪,认真的道:“你不信?”

    “哼,你就别吹了,要骗你就去骗她们吧,骗我?我看你还是省省吧!”

    “那你要不要听听这种治疗方法?”杜峰继续诱惑道:“我上次感冒了,过去治疗,只用了半分钟不到,很快就好了,那效果可真是好!”

    “那你说说!”小雪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连小百合都睁大了眼睛。

    “打针!哇,这么粗一只针筒啊,满满的一筒药,就这样嗨的一声扎到屁股里,再用力那么一压,虽然痛是痛了一点,但效果啊,那可真叫好!”杜峰嘿嘿笑道。

    一听说打针,小雪的脸色都变了:“停,别说了!”

    杜峰嘴里奇怪的问:“你怎么啦?”其实心里却笑开了花,看来这小雪还真如珍姐说的那样最怕打针了,只要一提打针的事情她都受不了要抖几下,哈哈,以后有治你的办法了!

    小雪不再理杜峰,蹬蹬蹬的跑到厨房,帮不了忙,但她可以躲过杜峰这张嘴,他是真的害怕打针,就连提提打针她也受不了。

    几个女人很快将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一起出来坐在沙发上。杜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龙一和小百合分坐在他的两边,两人早就将电视关上了,屋里好静。

    “起床啦!”小雪嘿嘿一笑,跑到杜峰旁边,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她已经将嘴唇放到杜峰的耳朵边发出了河东狮吼功。

    “哇!”看到杜峰果然如自己预料中那样跳将起来,小雪终于解了点气,坐到肖婉婷旁边,嘿嘿的冷笑个不停。

    “小雪,你这样搞是要出人命的知道吗?”杜峰一边用指头掏着被小雪震得有点微微发痒的耳朵,一边抱怨道。

    小雪头一甩:“谁叫你对我不好,哼,哦,还有婉婷阿姨,还有燕子阿姨,还有妈妈,你对我们都不够好,活该被吓死!”

    果然是女人,太单纯了,这样就把我吓死了?那谁还敢上街啊,SH虽然是国际化都市,楼房高,噪音也一样大。

    杜峰苦恼的摇了摇头,这小雪依然那么调皮,看来这是她的性格了,想要改变她实在是一件不太容易的工作。

    “我哪里对你们不好了?你可不要挑拔我们的关系啊!”杜峰看看其它三女,完了,听了小雪的话,三女的脸色果然有点变化。

    “真要我说吗?”小雪伸出脖子,像只小鸭子,不过如果她真是只小鸭子,那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和可爱的小鸭子。

    “说吧说吧,我又没做啥亏心事,我才不怕你挑拔!”杜峰理直气壮的道。

    “哼,以为我们眼睛不好使是吧,你看小雪脖子上挂的是什么?”说完还不忘望了一眼龙一的耳朵,那对耳环真漂亮,特别是戴在龙一的耳垂上,那可真叫相得益彰。

    小雪的眼光转到哪杜峰自然看到了,脸色一变,甚至有点脸红起来,这事他似乎还真做得有点问题,不过看到几女的脸色果然大变,特别是第一个成为自己女人的肖婉婷,眼泪都在眼眶里开始打转了,而燕子跟珍姐也是沉着个脸,她们在等杜峰的解释。

    杜峰的脑子果然转得飞快,脸色刚变就一下子恢复了正色,轻松笑道:“哦,你是说她们脖子上挂的和耳朵上戴的啊,这是我在英国给她们买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其它三女没说话,小雪已经醋味十足的道:“那你为什么不给我们也每人买一样?这叫偏心,哼!”

    “我确实没给你们买!”杜峰坦白。“不过——”

    “不过什么?没买就是没买,你还有什么说的!?”

    没等小雪再说下去,杜峰已经开始解释起来,他不敢再这么开玩笑了,否则一会儿可真不好收场了。

    “哈哈,我只说没买,那是因为我早就给你们定做好了啊!好东西哪能那么容易买得到啊!”杜峰笑道。

    小雪的眼睛一亮,跳到杜峰面前,手一伸道:“那好,拿来我看看!”

    杜峰从怀里摸出三只一模一样的盒子,站起来分别递给珍姐,肖婉婷和燕子,坐回原位置,不理小雪气得通红的脸蛋,笑道:“小雪,你先别急,我暂时还没找到合适你戴的,等过几天我再补给你!”

    小雪都快哭了:“那婉婷阿姨们怎么有?”

    “哇,好漂亮啊!”肖婉婷第一个打开盒子,惊喜的大叫。

    小雪顾不得杜峰这边,赶紧转过去看,天啦,几个女人都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张大了嘴巴,惊喜的神情溢于言表。

    除了每个戒指上面被雕刻了一个比米粒还小的“爱”字之外,三只戒指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其实这戒指也并不是特别的贵重,只是杜峰从石洞的宝藏中找了几件铂金首饰,因为款式不太好,杜峰就干脆叫周春平找了英国最好的工匠重新打造了几十只戒指,款式一模一样,杜峰分别在里面输入了精神力,以便于戴上这戒指的人在三公里之内可以被杜峰感应到。

    戒指本身的价值是不贵,但因为上面刻有“爱”字,所以事实上已经成了杜峰送给诸女的定情之物,换句话说,谁能戴上这枚戒指,也就等于被杜峰公开承认彼此的关系了,所以对于诸女来说,这戒指可真是太珍贵了。

    看到上面那个“爱”字以后,三女的脸上都是狂喜之中夹着满足,再望向杜峰的时候已经是双目含情,杜峰真想现在就搂着三女来个大被同眠,虽然时间还早了一点,但杜峰相信现在这个时候,只要自己肯开口,她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扑过来。

    小雪不高兴了,转过脸,眼眶里居然有眼泪在转动,就那么幽怨的盯着杜峰,她现在觉得有点没面子,自己闹得最欢,但大家都有礼物了,就自己没有,而且她已经看中那枚戒指了,她现在就想要这个,别的啥也不再感兴趣。

    眼看着小雪就要哭出来了,杜峰受不了,变戏法般从怀里掏出个手镯,递给小雪,笑道:“小雪,要不这个送给你,你可别小看这手镯啊,这对手镯最少也要值1千万人民币啊,你可别随便卖了啊,否则我可要——喂,你,你干嘛,你别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