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话还没说完,小雪直接对手镯无视了,扑到杜峰身上,手已经伸进杜峰口袋里,再抽出来,手上已经攥了一个跟杜峰刚才送给其它几女一样的盒子,跳到一边,打开,果然是戒指,小雪试着戴上,没想从小指到食指都细了一点,还好,大拇指正好合适,将盒子扔还给杜峰,顿时高兴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屋子人都那么怪怪的盯着她。

    大家虽然早就对小雪的心思知根知底,但却没有料到这个小魔女居然敢明着抢,而且在几个阿姨面前一点也不害羞,所以顿时全被雷到,都盯着小雪眨巴眨巴眼睛,无语了。

    “喂,有没有稍微小一号的?!”小雪将戒指在自己眼前晃了两晃,戒指确实稍微大了一点,大拇指虽然能勉强戴上,但她总觉得这样不够完美,要是能戴在中指上就漂亮多了。

    “小雪,咳咳,那个,这个不是给你准备的,你还是要这个手镯吧,你看,反正你戴也不合适。”杜峰偷偷望了望众女的脸色,更是特别关注了一下珍姐的表情,确信大家没有生气,杜峰才试着跟小雪商量。

    “你别管,我是问你还没有小一号的?”小雪好不容易抢到手的东西当然不会再还给杜峰,一边还把手往回缩了一下,好像生怕杜峰真的从她手上将戒指抢回去。

    “没有!”杜峰干脆利落的道。

    “没有就算了,这样也挺好,哦,你们看漂亮吗——?!”小雪的声音嘎然而止,看到大家盯着自己的表情,小丫头的脸马上变得绯红。

    “哦,我先睡了,你们慢慢聊!”小雪一溜烟跑回楼上,咚的一声将门关上,大家这才反应过来,互相望了一眼。

    “现在几点?”杜峰奇怪的道,这小雪是怎么了?以前不是天天说吃完饭要多走动走动否则容易变胖的吗?

    “少主,现在八点四十。”龙一刚才确实有点脸红,大家盯着她的时候她就马上想到杜峰在拍卖会上为她戴上项链的情形,她心里有点甜,对大家手上的戒指虽然也想要,但自从有了耳环,她就不再奢望任何东西了,她已经满足。

    “哦,龙儿,你也有一份!”杜峰从怀里再摸出一个盒子递给后面的龙一,后者看了其它几女一眼,见大家都故意低着头把戒指往自己手上戴,她才犹豫着接了下来。

    “谢谢少主!”龙一低声道。

    “叔叔,我呢?”小百合像是一只被人抛弃的流浪猫,蜷在沙发上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小祖宗,你就别来捣乱了行不?刚才走了一个小魔女,你又来凑哪门子热闹啊。

    杜峰一把将小百合抱在怀里,又是好一阵安慰才将已经瘪着嘴巴准备哭出声的小百合逗笑,虽然也是极想要杜峰怀里的戒指,不过小百合可没有小雪那种脾气,再说现在杜峰已经有了防备,再想抢也不一定能抢到手,所以干脆顺着杜峰,免得将杜峰惹生气了,其实小百合还是挺聪明的。

    杜峰吩咐龙一回效区别墅去,明天一早带着冬儿等八姐妹一起到新别墅等自己,杜峰记性不错,还挂念着那个冬儿。

    看看时间不早,珍姐主动抱着小百合去房间睡觉,她现在不好意思跟到小雪的房间,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小雪,母女见面现在总觉得有点别扭。

    小百合很乖,只是一再嘱托杜峰早上一定要早点叫醒她,她也要与杜峰还有几位阿姨一起去看新房,然后再去买家具,大家都商量好了,到时候自己负责自己所睡房间的布置,比如被套要什么颜色,床要哪种款式等等都得让大家各自去家具城挑选,各人有各人的喜好,杜峰现在提倡民主。

    客厅里就剩下肖婉婷、燕子跟杜峰三人,刚才珍姐走的时候跟杜峰挤了几下眼,杜峰当然明白珍姐是什么意思,如此好的机会,他也不愿意放弃了,盯着肖婉婷跟燕子两人,杜峰嘿嘿的笑了起来。

    两女也明白杜峰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上次可是说好了要来个双飞的,结果却因为杜峰临时有事出去办,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误了,虽然后来对肖婉婷有过补偿,但燕子却还一直没被宠幸,嘿嘿,杜峰当然想今天晚上把上次未完成的任务补出来,特别是燕子,杜峰是打定主意要好好跟她“交流”一下了,记得上次在四川老家的那场野战可是异常的刺激啊。

    看到杜峰那色迷迷的目光,两女都有点羞涩的低下了头,这种事情杜峰还是非常主动的,一手一个将两女抱起来直接往房间冲去,那速度绝对是快得出奇,吓得两女失声叫出来,又马上同时用手捂住嘴,珍姐刚刚进房间不久,指不定现在就在隔壁听着呢。

    躺在床上的肖婉婷转过头与燕子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红着脸将头转到另一边,心里都有点惴惴不安,可又有点兴奋和期待,两颗芳心也一样卟通卟通的跳个不停。见杜峰就那么色眯眯的盯着自己两人,两女都不禁闭上双眼,却又忍不住偷偷眯着眼睛偷瞧一边的杜峰。

    “要不,我们先去洗澡?”杜峰趴在两人中间,笑嘻嘻的道,睡觉前先来个鸳鸯浴,不,应该是三人浴,那感觉应该更好。

    “嗯。”两女都轻声答应,不过却互相谦让起来,杜峰不耐烦了,直接在两人的惊叫声中一手一个全抱到浴室里面,他有的是力气。

    卧房里面这个浴缸本来一个人用是绰绰有余,两个人也不挤,但三个人一起躺在里面马上就感觉活动不开了,好在杜峰本来也没准备好好洗澡,这样挤在一起更方便他吃两女的豆腐。

    不得不说,杜峰确实是个天才,虽然从来没有玩过双飞,但现在玩起来那真叫一个专家啊,直搞得两女是嗯啊连连。

    “表,表哥,你怎么老是帮我们洗啊!”

    “你看表哥对你多好,宁可自己不洗也帮你搓背!”

    “可你怎么搓着搓着就搓到前面来了啊。”

    “我怕你搓不到位嘛,嘿嘿。”杜峰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哥,你轻点搓好不好,都弄痛人家了。”燕子开始抱怨。

    “是吗?现在呢,还痛不痛?”杜峰这丫的真不要脸,居然在燕子胸前乱摸,还美其名曰是在帮她“搓背”,现在更过份,居然还用上了神龙诀来**了。

    “哥,现在不痛了,不过好痒,啊!”燕子把头一仰,脑袋顶到了肖婉婷的屁股上。

    “啊!”

    “哎呀!”

    两女同时叫出声来。

    这女人其实和男人一样,一旦被刺激到一定的程度,那可真是相当的疯狂,现在杜峰算是了解到这一点了,先在浴室疯狂了两次,杜峰强有力的冲击让肖婉婷跟燕子接二连三的被送到快乐的顶峰,杜峰却没有一点要惫软的迹象。

    看两女有点受不了了,杜峰先让她们老实的洗了人澡,两女听话可杜峰却不老实,肖婉婷跟燕子不但要帮自己洗,还要帮他洗,他倒好,一双魔手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两女的身体,这样一来,杜峰的某个部位也就只好一直耸立着没能软下来。

    回到床上,杜峰又是一番勤劳的耕耘,直到分别再让肖婉婷跟燕子两次达到**,杜峰才在燕子身体内喷射出来,因为前几天欠了燕子的,这样杜峰就觉得公平多了。

    抱着两个美女躺在床上,杜峰的心是无比满足的,老天爷可以作证,杜峰是从来没有尝到过这种滋味,看到两种不同性格的女人在自己的刺激下,在床上发出相同的呻吟,是个男人都会觉得满足和骄傲,谁受得了这份刺激啊。

    看来,以后还要经常搞搞这种事情,真是太刺激了,不行,以后不但要2P,还要3P,4P,5P,6P……哈哈。

    杜峰早上起床的时候,身边两女都一边一个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胳膊,脑袋也都放到自己腋下,两人的脸上是满足而幸福的微笑。

    一夜辛劳,两女现在都睡得正香,杜峰本不想吵醒她们,可两女的一只腿都毫不例外的压在杜峰的大腿上,这么一晚上下来,尽管杜峰体力好,也感觉脚有点麻,才稍微动了一下,两女就先后醒了。

    想想昨夜的疯狂,两女都觉得异常的刺激和怀念,可不管昨天夜里两女是如何的同心协力,现在一觉睡醒再看到对方的时候,都又恢复了害羞的样子,特别是天生就害羞的肖婉婷更是一张小脸红得过份。

    珍姐早早的熬了银耳枸杞汤,据说这汤很补。三十岁以上的女人就是懂事和体贴,知道杜峰辛苦,所以要给他补补肾,珍姐认为这其实也不仅仅是为了杜峰,更是为了珍姐自己的性福,现在杜峰的女人可不少了,如果不把他的身体补好,那将是个相当严重的问题,自己已经守了十几年活寡,哦,不对,应该是二十多年了,以前的丈夫可是个性无能,珍姐可不再想尝那种独守空闺或是自己解决生理需求的日子了,很多事情没有尝试之前可以克服,但尝试以后就无法再克服了。

    虽然杜峰折腾了半夜,但有了阴阳互补术的滋养,肖婉婷跟燕子的精神非常好,甚至脸色都似乎比昨天还要娇艳,每每看到杜峰的时候,两女眉梢的那股春意都好像要浓得多。两女睡得好,可其余人睡得可不怎么样,小雪跟珍姐都带着个黑眼圈,像动物园跑出来的熊猫,连小百合都是呵欠连天。

    小百合毕竟年龄还小,一个晚上都害怕睡过了头担误了去看房,所以早早的就起来了,看到杜峰的时候,这才松了口气。小雪看到杜峰的时候虽然眉头微皱,脸上有些不高兴,但至少在没再跟杜峰斗嘴,可能也是因为昨天晚上抢了杜峰的戒指的原因,所谓吃了人的嘴软,拿了人的手软。

    早餐的时候,杜峰发现一个现象,除了百合之外,大家的手上都戴着一个款式一模一样的铂金戒指,虽然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但体积似乎还是太大了一点,不知道小雪想了什么办法,反正现在戒指被她戴在中指已经一点也不显得宽松了,非常合适,就像是为她贴身订做的一样。

    昨晚消耗了不少力气,可杜峰倒底还不是头猪,所以只喝了五碗半,第六碗无论珍姐如何的劝,他都实在喝不下了,不再陪大家,自己一溜烟跑到阳台练了一会儿太极拳,感觉肚子舒服多了,杜峰现在看到桌上的汤就恶心得想吐,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吃东西而苦恼了。

    龙一打来电话,冬儿八女都被带到别墅了,杜峰抽了两根烟,几女才准备好,女人不但吃饭慢,打扮起来一样需要时间,杜峰就搞不明白,今天不过是去看一下新房然后去家具城走一圈,用得着这么费心劳力的化妆打扮?

    杜峰坐第一辆车带着小百合跟小雪,珍姐与肖婉婷和燕子开车跟在后面,路上杜峰又接到周不道的电话,知道她现在也已经到别墅了,杜峰开始踩油门加速。

    别墅门口只有龙一跟周不道两人,两个美女站在那里挺漂亮,像两尊门神,不过这门神可吓不到人,反而会招人,特别是男人,杜峰心道。

    “哇,你们挺早啊,哦,龙儿,冬儿她们呢?”杜峰将车停下,打开车门笑道。

    向杜峰行了个礼,龙一恭敬的道:“她们已经在里面打扫和整理房间了。”

    周不道对杜峰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但现在看到杜峰带了这么多美女一起过来,也不禁有点惊奇,不过对于杜峰的花心她倒是没有什么感到奇怪的,天才往往是疯子,天才的思想也常常与普通人不一样,周不道无疑就是个天才。

    与珍姐打了个招呼,周不道带着大家往里面走,刚进大门,旁边门卫室居然钻出两个男人,原来是装修公司的老板跟一位工人,杜峰连忙上前打招呼。虽然房子装修好了,但因为杜峰当初多给了他们50万装修费,所以这老板就专门派了个工人在这边帮忙看守着别墅,等杜峰搬过来他们再离开,正好今天装修老板过来看看,就遇到杜峰了。

    虽然明知道装修公司如此做仅仅是看在钱的份上,杜峰还是好一阵感谢,建筑老板走的时候杜峰又给了他一张10万块的支票当红包,那建筑老板乐呵呵的接下,给了杜峰一张名片,让杜峰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打电话给他,杜峰笑着答应。

    整个别墅的装修工作非常到位,几乎让杜峰没有什么挑剔的机会,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还真是有几分道理,当然这些装修工人之所以这么尽心尽力,估计还有周不道的功劳。

    特别是那地板和墙壁,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是刚刚装修的,地上基本就没有一粒灰尘,简直是窗明机净,某些墙上还挂上了一些名画字迹,让那些房间显得有些书香气息。

    虽然房间已经非常干净了,但冬儿和七名美艳丫头还是在卖力的拖地,看到杜峰,八个俏丫头一起跑过来给杜峰行礼请安,这让杜峰既满足,又有点不好意思。

    周不道陪杜峰在别墅转,偶尔指指点点,杜峰满意的连连点头,一行女人更是赞不绝口,不过杜峰还是注意到周不道今天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有心提醒她要注意身体,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话烂在肚子里也没说出来。

    三楼的游泳池非常漂亮,蓝汪汪的,水非常干净,而且是每一个小时自动换一次水以保证水质的卫生安全,24小时废水处理回收系统一直开着,这让杜峰忍不住想入非非,要是现在跟大家一起来个裸游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龙一又从郊外开了辆车,看起来不是什么好车,只是个奥迪A6,不过经过龙三这个变态的汽车改装专家一改装,这车实际上已经一点也不比外面几百万的跑车稍差了,甚至还加上了防弹功能。

    三部车带着大家直奔九星家具城,这是SH最大的家具城,杜峰听过名字,没去过,只知道那边的家具质量款式好,但价格也不菲。

    家具城的家具真的挺好,价格也异常的贵,不过杜峰现在不在乎这点钱了,别墅都买得起,还在乎这点小钱就怪了。

    刚才来的时候,杜峰本来是要带着八凤(杜峰为冬儿等八个丫头取的名字)一起过来挑家具的,因为八个丫头虽然住在一楼的佣人房间,但杜峰可不愿意亏待了她们,所以要八凤过来随便挑自己喜欢的家具等,不过杜峰的心意八凤领了,人却无论如何也不来,只让杜峰随便挑就好。她们现在忙着打扫卫生,别墅这么大,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打扫完的。

    杜峰对挑东西从来都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为八凤挑家具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燕子身上,因为杜峰觉得燕子应该跟八凤属于一个类型的女孩子,她喜欢的,八凤有可能会喜欢。

    杜峰不在乎钱,可众女却不然,非要货比三家,价格也是压了又压,可能对于她们来说也不在乎这些钱,但平时就喜欢逛商场试衣服玩的她们早就已经养成了讨价还价的习惯,这是每一个女人都喜欢干的事情。

    最后杜峰干脆将自己那一份任务也放给大家,偷偷溜到一家卖床具的专卖店,他要特别订做一架大床,能并排躺下十人而不挤,要同时躺下二十人不会将床压坏,杜峰这样那样的要求一大堆,老板苦着脸连连摇头。

    杜峰也不多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扎钞票往桌上一砸,老板的脸色马上就转好了,笑着答应第二天就跟杜峰订的其它家具一起送过来。

    家具城门外的行人还真多,其中美女也不少,杜峰一边抽烟一边看美女,感觉比在家具城里挑来挑去爽多了。第五支烟才刚刚点上,电话就来了,肖婉婷让杜峰快去收银台交款,这家具城大,但管理还算有序,至少没让杜峰一家一家的付款,那样就真的比较恼火了。

    正好要吃午饭,杜峰提议一起在外面找个地方吃饭,大家自然不会有意见,一个上午挑下来,还真有些饿了。这次杜峰只带着小雪跟周不道了,刚刚发动车子,周不道突然脸色大变叫杜峰停车。

    看到周不道满脸悲愤的盯着窗外,杜峰禁不住也将目光跟了过去,外面一个男子,长得有点俊俏,却似乎缺乏阳刚之气,一身名贵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总让人有种别扭的感觉,这男人陪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要钻进旁边的本田。

    周不道下车,杜几心里有点怀疑了,难道这个男人就是周不道的男朋友?难道这又像书上写的那样,这男人变心当小白脸傍上富婆了?看起来还真像。

    “王皓——”周不道叫了一声。

    那男人转头一看,本来还笑呵呵的脸马上就变阴沉了。

    “这个女人是谁?”那浓妆艳抹的女人本来已经打开车门了,这时又关上,侧过身不怀好意的盯着周不道,女人善妒,看到比自己漂亮的女人,难免有些敌意。

    “哦,小雯,你,你别生气,这是我以前的女朋友,我们别理她,走吧!”男人真是个变色龙,本来阴沉的脸色马上又开始阴转晴了,讨好的对一边的女人道。

    小雯?这叫得有点恶心,看样子这女人的年龄少说也有三十多岁了,可能脸上的粉掉下来了一些,有些老年斑都显露了出来,真有点难看,杜峰想吐,你说人与人咋就这么大差距呢,同样是女人,珍姐的年龄也不小了,怎么看起来还像二十多岁的女人,而这个小雯就这么老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