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周不道住的地方还真是有点偏僻,不过也正因为偏僻房租才会便宜,这一点杜峰是非常清楚的,因为他当年跟曹灵也就是住在郊区的农村,而上班却在市中心。

    每天蹬着破自行车带着曹灵要骑近两个小时,但房租还是可以省下不少钱的,处在热恋中的人有时候潜力还真是无穷,那个时候杜峰就从来没感觉到辛苦。

    现在周不道住的地方正好附合她保姆的身份,可惜为了爱情她如此辛苦的掩饰到了最后却偏偏裁在这上面,杜峰挺替周不道感觉不值,有时候他甚至不能理解周不道的某些想法,最后只好将一切都归结到她是天才这个理由上来,天才一向是这么特别,杜峰现在就这么认为。

    经过这么一次打击,估计周不道不会再住在这里了吧,希望他能够明白爱情有时候并不是刻意去追求平衡,只有双方全都发自内心的爱上对方才可能得以圆满,而这次的事情正好证明了这么一。

    也幸亏周不道没有告诉过王皓自己的真实情况,否则可能也就无法检验出王皓的人品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多年的感情居然经不住金钱的诱惑,杜峰觉得王皓真是个垃圾,另一方面又觉得这家伙真是个大傻蛋,自己女朋友如此有本事,他居然一点也没察觉到,哈哈。

    我这是怎么了?杜峰抽出根烟点上,把车子停在路边,自己心里怎么隐隐有些高兴,难道自己还真爱上周不道了?可以前怎么没有感觉到呢?

    过镇上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人卖烤红薯,杜峰停下车凑了上去,附近几个菜农和卖烧烤的小贩有点好奇的盯着杜峰,几个人一边指着杜峰的宝马车,一边小声嘀咕,估计他们没想见过开着宝马车的人居然来吃路边的烤红薯。

    杜峰不理他们,先买了两根剥皮吃了起来,蹲在地上的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老板,倒像个农民,实实在在的农民,当然,那要忽略他身上那套价格不菲的衣服,还有路边停下的宝马车。

    这烤红薯的味道还真不错,杜峰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里穷,那个时候吃不饱肚子(可能一些读者会不相信有这种事情,但像鱼儿这种八零初期出生的人,还真有过那么一段经历,也许不是吃不饱,而是小孩子运动量太大,饿得太快,肚子经常唱空城记,特别是每晚睡觉前这似乎成了规律),晚上就在火堆里烤红薯,味道也是一样的香甜。

    “慢慢吃,小伙子,这还多,包你吃饱!”烤红薯的老大娘看到杜峰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感觉自己的“产品”如此受欢迎,心下高兴,又给杜峰挑了两根送过来,眼光中有些疼爱,她想起自己家儿子现在就跟杜峰差不多大,不过他可没有杜峰这么有本事,年纪轻轻就开上宝马,她儿子现在还在工厂做普工。

    “谢谢,谢谢!”刚刚接过来,杜峰就见路边的其它小贩推上车呼啦啦就跑了个干干净净,像是遇到了山贼洗劫一般,这些人大半都是年轻人,跑得那个速度可真叫快,反应力不错,看来平时没少干这种事情。

    老大娘的脸色也立即就变了,钱都没有收杜峰的就准备推车离开,杜峰转过头一看,乖乖,原来是城管的来了,一伙穿着制服的男人,开了几部搬运车悄悄的已经逼到了杜峰的身后,***,还真有小鬼子进穿的感觉,咋就无声无息呢,以前城管不是走哪都带个大喇叭吗?

    “站住,不准跑,老太婆!”老大娘刚刚收拾好东西,才跑出两步就被冲上来的几个城管拦了下来,后面一伙人也从车上走了下来,路过杜峰的宝马时,盯了几眼,也没说杜峰违规停车的事儿,直接就对着老大娘吼道:“我说老太婆,上次就抓过你一次了,没想到这才几天不见你又来了,看来这次得多罚你点钱了!”

    这人估计是队长,长得一脸的福相,可现在却像是个土匪头子,裂着嘴笑起来露出两颗金灿灿的门牙。

    “李队长,你就行行好吧,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你知道我老伴五年前就瘫痪了,我得挣钱养家糊口啊!你就当做点善事,放过我老太婆这一次吧!”老大娘眼见两个城管就要把她的小推车往车上抬,哪里肯松手,这可是她吃饭的家伙,上次被拉走了还是东拼西凑交了两百块罚款才取了出来,今天这金牙可是说了,准备要多罚点钱呢。

    金牙眼一瞪:“老太婆,你有你的难处我是知道的,不过我们这也是职责所在,你知道这个地方是不能停车设摊和乱卖东西的,上次把你车没收了最后看你可怜才还给你,当时是给你做过一番思想教育的,哪想到你居然知错不改,现在又来了,我们工作也难做啊,你还是松手,不要阻碍我们执法了,这可是违法的哟,你还是早点回去准备交罚款吧!”

    ***金牙!杜峰心里暗骂了一句,不准停车我这宝马车你咋不来管?天天抓,抓了罚款再还东西,再抓再罚款再还东西,这城管还真懂得生财之道啊,估计到了最后这些罚款都落进了他们的口袋里面,据说现在城管每个月也有指标的,完成罚款指标的部分是算作奖励分发给他们的,也难怪这些人这么认真的“执法”了,而且来的时候都是效率惊人,无声无息就到身边了,看来这些人都适合当警察,现在警察的效率是万万赶不上他们的。

    老大娘一听金牙说她这么做是违法的,想松手可又舍不得自己这一套吃饭的家伙,这套家什可是值几百块呢,她刚刚交完罚款没几天,哪来的钱再来添置这些东西啊,老大娘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她现在真后悔,早知道就不做杜峰这生意了,或许那样还能跑得掉,哎!

    趁老大娘一愣神的功夫,两个城管已经顺利的将小推车从老大娘手上抢了过去,等老大娘回过神想再抢回来,已经被另外上来的两个城管拉住了。

    “李队长,我求求你了,放了老太婆这一次吧,我给你跪下了!”这老大娘看来是真急了,眼泪都流了出来,真要给这金牙跪下,旁边两个城管哪里肯让她跪下去,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还真受不了这老大娘这一跪,这不是折他们的寿嘛。

    “老太婆,你就不要跟我们为难了,你这可是跟政府作对,跟GC党作对啊,你要考虑清楚了!”金牙还真能忽悠,妈的,都搬出党和政府来了。

    杜峰实在受不了了,本来他还准备等他们执法的走了再给这老大娘送点钱算了,看她也蛮可怜的,他可不想跟这些政府的“代言人”废话,因为他知道凭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根本就无法改变这种社会现状,至少现在还不能。可这金牙也太过份了,居然硬是将老大娘逼得要下跪,尽管城管是打着执法的幌子,但杜峰觉得这也触犯了自己的道德底线了,如果自己不在也就罢了,但自己现在可是就站在这些人的旁边,他又如何受得了。

    “喂喂喂,我说这位同志!”杜峰叼着烟,邪笑着走到金牙面前,在“同志”这两个字上他咬得特别重。

    上下看了杜峰一眼,金牙皱着眉头道:“这位先生有什么事情吗?”金牙对杜峰的态度跟对老大娘的态度完全是两样,从称呼就听得出来。

    “来来来,我们借一步说话!”杜峰拖着金牙就往一边走,完全不顾金牙到底愿不愿意跟着过来。

    “喂,你干嘛?!”看到杜峰的态度不怎么好,旁边几个城管围了上来,现在看起来他们哪像是城管啊,难怪网上说城管是土匪,现在看来还真跟土匪没什么两样。

    等他们围上来杜峰已经拉着金牙退出好几米外了,停下来,杜峰皱着眉头道:“可否放过刚才那老大娘一马?”

    “这位同志,你这说得可就不对了,我们可是正规执法,你不知道这些小商小贩天天来这里乱摆摊设点,搞得我们也是头痛得很,上头抓得紧,这城市环保人人有责嘛,这是我们的工作,并不是故意要为难谁,你明白吧?”金牙又给杜峰打官腔。

    “真的没商量了?”杜峰面无表情的道。

    一个城管人员走过来,挡在金牙前面,轻视的看了杜峰一眼,道:“你谁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干扰我们正常执法?”

    “我去你妈的执法!”杜峰一巴掌将这家伙打倒在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们这叫执法,你们这叫土匪,妈的,今天抓明天放,你们这是便相的喝老百姓的血汗,你们摸着良心说说,你们真是为了城市环保?**,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啊?”杜峰又是两脚踢了上去。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搞不清楚杜峰怎么就这么突然发火了,按道理城管没有找杜峰乱停车的麻烦就算不错了,杜峰不但不领情反而来多管闲事,这实在让他们摸不着头脑,要说起来杜峰能开着宝马,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他犯不着为一个卖烤红薯的老太婆出头啊。

    “你,你,你殴打执法人员,你说这事怎么办?”看到身边的城管都想冲上来,再看了看周围已经围了不少路人看热闹,金牙眼珠子一转,赶紧让手下的队员停下来并吩咐他们四处去将围上来的群众和路人驱散,一边却找起杜峰的麻烦来了,这么多人看到杜峰打人了,反正杜峰有钱,这次非得敲杜峰点钱不可,躺在地上那家伙现在得到金牙的眼色也装腔着势的呼痛叫唤起来。

    “打得好!”

    “说得好,这就是土匪嘛!”

    “支持你,兄弟有性格!”

    旁边的路人都开始给杜峰声援了,这年头老百姓的素质都提高了,特别是法律意识,以前看热闹的人是“漠视”,现在可不同了,都知道在旁边起哄叫骂几句了,反正这也违不了啥法。

    杜峰将烟屁股一口吐到地上,嘿嘿一笑道:“怎么,李队长是想敲我竹杠了?”

    “你可别瞎说,你打伤执法这是真的吧?你说怎么办?要我报警还是怎么做?”金牙现在也豁出去了,正好这家伙有个叔叔在市委工作,虽然级别不高,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在市政府上班,多多少少还是能给他撑一下腰的。

    “好啊,那你报警吧,我这正好有纪少秋的电话号码,要不要我拔通你直接跟他说?”杜峰拿出手机,找出纪少秋的电话号码,直接拔通再按了免提。

    “杜老弟吗?哎呀呀,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喝茶吧!”

    “什么?我忙不忙?哎呀,要说起来我还真有点忙,最近市委谢书记又找我谈话了,说要在近期展开一场打击黑势力的活动,不过请你喝茶的时间还是有的嘛,再忙我也得抽时间啊!”

    “好好好,有什么事要我帮忙,一句话,随时打我电话!”

    杜峰挂了电话,刚才跟纪少秋这段通话的声音正好能让对面的金牙和地上的城管人员听清楚,两人现在脸色有点变了,看来杜峰还是真有来头的。

    “李兵,起来吧!”金牙对这个倒在地上的侄子狠声道,李兵这才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捂了把脸,有点肿,杜峰刚才这一巴掌还真是有点重。

    “李队长,还要报警吗?”杜峰认真的道,“要不用我的电话直接给纪局长打吧,这样效率高得多,保证三分钟警察就可以到了!”

    哪里敢接杜峰递过来的手机,不过金牙还有点嘴硬的道:“兄弟,我说我们河水不犯井水,你不用跟我们为难吧,就算你有朋友,可也不能干扰我们正常执法吧?哼,别以为就你才有朋友,我叔叔还在市委呢!”

    杜峰好像是大吃了一惊似的:“啊哟,原来你是有后台撑腰的啊,怪不得这么牛逼呢,你还真像个土匪头子!嘿嘿!”

    “你——你——”金牙指着杜峰,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你不是说你叔叔是市委的吗?那不知道是不是谢书记或是刘市长呢?要是他们俩我还真不好意思了,他们跟我关系都还不错呢,要不我给他们打个电话你直接跟他们汇报一下工作,你就说我现在干涉你抢劫,哦,错了,干涉你执行,我叫杜峰,你打吧,这是电话!”杜峰还真的将刘天明的电话拔通了,将手机送到金牙面前,一点也不顾金牙已经气得面红耳赤。

    “喂,哪位?”

    “喂,说话啊,是哪位?”

    杜峰见金牙不接,这才道:“哦,刘市长对吧?”

    “我就是!”

    “我是杜峰啊。”

    “哎呀呀,是杜老弟啊,你可是大忙人啊,这么久都不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又要我帮忙了,说吧,杜老弟的事情我是能办的办,不能办的想着法子也要办啊!哈哈!”

    “没事没事,我就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哦我还有事先忙了,改天请你喝茶!”杜峰怕刘天明不小心说错什么话,直接挂掉电话。

    金牙这次是真的脸色都变白了,知道今天是真的遇到高人了,一声不吭,手一挥往回就走,招呼了一声手下的人灰溜溜的准备开路走人,没想到杜峰却又将他叫住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金牙的语气不冷不热,不敢得罪杜峰,又不愿意服输,心里却是将杜峰恨得咬牙切齿。

    “让你手下将老大娘的东西留下,另外,希望李队长卖我个面子,大家就当是交个朋友,以后不要为难她,看她也挺不容易的!”杜峰已经玩够了,心情好了不少,递了根烟过去,这次的语气好得多了,他一会儿就要离开,这个地方还是金牙作主,所以他还真不想得罪了这个地头蛇,杜峰倒不怕他,可老大娘估计就要受牵连了,可以预料的是自己走了金牙的气百分之两百会撒到老大娘身上。

    金牙看杜峰都语气突然变得这么好,赶紧一副笑脸凑上来道:“好,看杜兄弟这么豪爽,以后我们尽量不会找她麻烦,哎,其实我们这工作也难啊,做得好了下面要骂,做不好上面要骂!”金牙这话有点虚伪。

    杜峰跟金牙又客套了几句,后者让手下将老大娘的东西留下,又往新的地方赶过去,就跟以前打游击的一样,这里放了一枪就准备换个地方了。

    老大娘过来就要给杜峰磕头,一再感谢杜峰救了她,杜峰哪里会让她真跪下去,赶紧挽住老大娘的双手又是好一阵安慰。

    杜峰掏钱,刚才吃了几个烤红薯还没给钱,这种钱要是不给,杜峰一辈子心里都不安。老大娘怎么可能会收杜峰这钱,跟杜峰想的一样,要是真收了这钱,她一辈子都不安,杜峰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呢,而且因为杜峰,那李队长已经答应以后不找她的麻烦了,这可是帮了她好大的忙啊。

    杜峰真会忽悠,道理一套是一套的,将老大娘都绕得晕头转向,杜峰又问老大娘拿了几个烤好的红薯,然后扔下几千块钱转身就走,他口袋里面只有这么多现金了。

    等杜峰的车子开得没了影,老大娘才回过神来,看到手上的一扎钞票,她擦了擦眼睛,并不是做梦。

    “好人啦,不会是神仙吧?看来以后初一和十五还是得上香啊,肯定是我的诚意感动了上苍了!”老大娘嘀嘀咕咕,推着车就回家。

    今天不做生意了,去买点肉给老伴炖上,今晚要加餐,哦,晚上叫儿子也回来一起吃饭,他天天住在工厂宿舍,吃食堂也真是没啥营养。

    老大娘边走边笑,已经高兴的计划晚上吃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