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谢雨婷最近被M国LAMER化妆品公司看中了,请她拍摄一个长达十秒的广告,报酬突破5000万美元,这又创下了明星拍摄广告片酬劳最高的纪录。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谢雨婷虽然在国内拍广告时一向收费较低,但对于M国和法国这些欧洲国家,她一向是舍得开价的,不过也正因为她的人气无与伦比,所以就算她开再高的价格,想要找她拍广告或做代言的公司还是排成了长龙。

    LAMER拥有着“谜一样的美丽神话”,1965年至今,这“一瓶小小的奇迹”所创造的护肤神话,因许多显赫人物的忠实追随而更增添了传奇色彩:前惠普总裁卡莉-费奥瑞纳、朱丽娅-罗伯茨、小甜甜布兰妮、布莱德-彼特、珍妮佛-洛佩兹……为它倾倒的钻石级拥护者不在少数。

    LAMER拥有世界上最昂贵的面霜——500毫升装的LAMER海蓝之谜面霜,价值人民币14000元。这种特别容量的面霜不定期在各个市场限量发售。2004年,才进入中国市场两个月的LAMER首次限量发售60瓶500毫升装面霜,没想到在2天内就被订购一空。

    所以LAMER公司的化妆品效果虽然好,但价格也是出奇的高,更让世人郁闷的是这LAMER公司并不是你有钱就卖给你,他们卖的是品牌,主要是给各个国家的贵族和有钱有势的人卖的。

    人们如此狂热的追随,让LAMER公司赚足了钞票,所以也就显得有点财大气粗了,对于谢雨婷要的4000万美元的价格,他们不但没有拒绝,而且为了让谢雨婷能将LAMER公司的广告计划提前,LAMER公司主动又加了1000万美元的片酬。

    这次的广告LAMER公司请到了M国最好的广告公司来拍摄,而在拍摄前LAMER公司更是不遗余力的宣传,光是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报纸或媒体造势LAMER公司就花去了近亿美元,也就是说这前期的造势的成本就远远高于谢雨婷的片酬了。LAMER公司舍得花钱,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借谢雨婷的超级人气将LAMER这个品牌推广到世界上任何一个有人用得起这种化妆品的地方。

    其实按谢雨婷的人气,根本不用LAMER为她作多少广告,一出了纽约飞机场,谢雨婷立即遭到了近万粉丝的包围,而M国稍微有点名气的媒体全都来了,从下飞机到坐进汽车,谢雨婷硬是被疯狂的粉丝缠住两个小时为他们签名,如果不是她自称身体不好,估计还不知道要签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而这个过程中,媒体记者的摄像机和照相机就一直没有停过,闪光灯叭叭的响个不停。

    说好第三天拍摄的,第二天LAMER公司的执行总裁韦纳尔和行销总监斯诺夫就提前到希尔顿酒店来拜访谢雨婷,别看两人在商界鼎鼎大名,却一样是谢雨婷最忠实的粉丝。他们看过谢雨婷这几年在纽约举行的每一场演唱会,收藏了谢雨婷的每一张专辑,对于谢雨婷拍摄过的电影他们也都是如数家珍,也正因为他们都是谢雨婷最忠实的粉丝,所以两人跟谢雨婷的聊天也就显得特别的融洽。

    可正当韦纳尔和斯诺夫两人第二天在拍摄片场欣然等候谢雨婷这个超级大牌到来的时候,他们却与在场的无数谢雨婷的粉丝一样收到了一个令他们郁闷无比的消息:谢雨婷临时有事可能要拒绝这次的广告拍摄了。

    韦纳尔和斯诺夫两人急了,花了这么多的钱,现在临时却被谢雨婷这么一搞,这让他们很难向股东们交待,就算股东中基本上也全是谢雨婷的粉丝,但上亿的资金可不是小数目啊,就算是他们财大气粗也不可以这么乱砸乱扔啊,而且关键是谢雨婷如果不给媒体朋友一个合理的理由,那LAMER公司的声誉就要受到谢雨婷众多粉丝的怀疑了,对于粉丝们来说,他们是绝对不会指责自己的偶像的,出事了,那都全是LAMER公司的错。

    “谢小姐,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临时毁约呢?”斯诺夫一脸焦急的问道,两人手上虽然端着茶杯,而且这茶也是谢雨婷亲自泡的,但他们却一点味口也没有。

    谢雨婷微微一笑道:“两位先生,实在很抱歉,因为过几天我朋友公司有个开业庆典,已经打电话让我参加了,所以我必须马上回国参加,这次的拍摄计划因为我的原因让LAMER公司受到的损失,我愿意按合同约定一次性支付给贵公司全额违约金,希望我们还有下一次合作的机会!”

    按合同的约定,如果谢雨婷违约,她需要向LAMER赔偿近亿美元的损失,不过她不在乎,比起杜峰的开业庆典,这不算什么,而且她现在对于金钱基本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因为早在两年前她就不向经纪人戚曼打听自己的存款了,记得最后一次查帐的时候是近五十亿美金,加上这两年的收入估计最少也过百亿了吧。

    看到谢雨婷一副很高兴的样子,韦纳尔急道:“谢小姐,请原谅我朋友的措辞吧,我从不认为谢小姐会毁约,但我有点不明白,难道你朋友的开业庆典比我们的广告拍摄计划更重要吗?要知道这次的广告拍摄可是有全世界的人一起关注和期待呢!”

    谢雨婷笑着摇了摇头,道:“I'msorry!”

    韦纳尔想了一下道:“我不知道你出席你朋友的开业庆典会有多少报酬,但我们愿意出他双倍的报酬可以吗?如果可以我们现在就可以修改一下合同,合同我都带来了!”

    “非常抱歉,我参加我朋友的开业庆典一分钱的报酬也没有,而且我估计我还得贴钱买花蓝,呵呵!按我们Z国人的习惯,可能我还得包个大大的红包给他庆祝一下!”谢雨婷笑道。

    睁大了双眼,韦纳尔与斯诺夫对望了一眼:“OH,MYGOD!谢小姐你没搞错吧,你居然为了免费参加你朋友的开业庆典而宁可付近亿美金的赔偿?难道你朋友就这么小气,一分钱报酬也不愿意付给你?天啦,你们Z国人真是太奇怪了!”韦纳尔实在不能明白谢雨婷为什么现在还笑得那么开心,白白赔偿一亿美金她反而笑得还那么灿烂。

    谢雨婷脸色变了:“韦纳尔先生,我现在对你的话已经有点生气了,因为你说了我朋友的坏话,在我心里没有什么比朋友之间的感情更贵重的,而且这个朋友是我最最重要的朋友,他能叫人打电话给我,我已经非常高兴和满足了!既然韦纳尔先生已经带来合同了,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解除这份合同了,我马上就可以给你开支票,拿了支票你们就快点离开吧!”

    谢雨婷说翻脸就翻脸,马上向戚曼打了个眼色,后者也很配合的递过这次的合作协议,然后将一本支票交给谢雨婷。

    眼看谢雨婷就要动手给自己开支票了,这次韦纳尔跟斯诺夫是真的急了,一方面他们可不想就这么终止合同,要是这合同一终止,他们回去铁定是要被董事会给解雇的了,而且TAMER公司的业绩也将受到巨大的打击,另一方面,作为谢雨婷的忠实粉丝,看到偶像生气了,他们自然是惴惴不安了。

    “OH,谢小姐,非常对不起,我对我们刚才的话向你道歉!”两人还真给谢雨婷鞠了个躬,而且是垂直90度的。

    “谢小姐,我们再谈谈好吗?我想事情还没有闹到一定要解除合同的地步吧!”韦纳尔态度非常好,小心的问道。

    谢雨婷现在心里好受了许多,优雅的一笑:“呵呵,那韦纳尔先生准备怎么跟我谈呢?不管怎么样,可能我是无法按约定的时间来拍摄你们的广告了,对于我而言,我朋友的事情比我自己的事情更重要,当然,我是指这次打电话给我的这位朋友!”

    看到谢雨婷这一笑,韦纳尔跟斯诺尔都暗吞了吞口水,脸都差点红了,韦纳尔想了一下才道:“谢小姐,要不我们将合同的约定时间延长好吗?我们给你两个月时间,只要你在两个月之内帮我们拍摄这个广告,我们原来的协议一样生效,而且我们愿意再多出2000万美金的报酬,而且这个报酬我们可以提前支付,当成这次合同的订金。”

    谢雨婷跟戚曼对视了一眼,后者暗暗点头,谢雨婷一想,这可太搞笑了,自己违约对方不但不让自己赔偿反而要多加钱,哈哈,对于这些外国佬,特别是M国佬,谢雨婷既然有机会,断然不会这么便宜了对方,故意为难的皱着眉头道:“这个——”

    韦纳尔一看谢雨婷有松口的迹象,马上道:“谢小姐,如果你还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我们都可以商量的,希望谢小姐千万别这么快解除合同!”

    谢雨婷看看戏也做得差不多了,喝了两口茶,最后才道:“要不这样吧,两位先生先回去等我消息,这个事情我还得打电话跟我朋友和我的经纪人一起商量一下,最迟明天给你电话,怎么样?”

    戚曼将韦纳尔和斯诺夫送出酒店,一回来谢雨婷正好挂了电话,笑得那个甜啊,让戚曼都有点羡慕了。

    “喂,我说婷婷,你这是搞什么啊?怎么好好的突然要回国了?这可是需要付1亿美金的违约金啊,不过还好,TAMER公司好像还不想找你麻烦,看来你的名气还真是挺大的,连世界第一化妆品公司的总裁都要这么好好的求你拍广告,呵呵!”戚曼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又道:“哦,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啊,笑得这么开心!不会是杜峰打来的吧?”

    “曼姐,你还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怎么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啊!?每次我有什么事,你都一猜一个准儿!”谢雨婷笑道。

    “这还用猜?你刚才都说了,这个朋友可是你最重要的朋友,我想除了杜峰还有谁?难道是最近已经很久没有找你麻烦的如冰?这杜峰还真是厉害嘛,居然已经开公司了,呵呵,就是不知道开什么公司,记得上次他可还是个小保镖啊!”

    谢雨婷嘴巴一瘪:“曼姐,你可别这么小看了峰哥,我相信他将来一定可以干一番大事业!”

    戚曼笑着拍拍谢雨婷的肩膀道:“好了好了,算是曼姐不对,不过我也挺想回SH一趟了,正好这次跟你一起回去看看!哦,那TAMER公司的事情怎么处理?难道真要打电话问问杜峰?我看不必了吧?”

    谢雨婷笑道:“这种事情怎么能打扰阿峰呢,我不就找个借口嘛,呵呵,你一会儿打个电话给TAMER公司,就说合同期延长半年,如果他们同意将合同期延长,那就再将片酬翻倍,他们不是已经加到8000万美金了吗?直接开价1亿6000万,他们爱拍不拍吧!”

    “高,实在是高!哈哈,咱们婷婷现在可比曼姐我强多了,我看啊,以后你也不用经纪人了,你这只小狐狸!”大拇指一伸,戚曼笑道。

    “曼姐又笑我了,不过我要是小狐狸,那也是你这只老狐狸调教出来的,呵呵!”

    “什么时候回SH啊?你有给杜峰约好吗?”曼姐现在真有点想回去了,别看经纪人似乎天天陪着名星风光无限,实际上也是件很辛苦的工作,特别是跟上谢雨婷这种超级明星,那自然是天天世界各地的飞来飞去,而真正的家可就回得太少了,所以每一次回家的机会,戚曼都异常的珍惜,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那是老虎啊。

    谢雨婷神秘的道:“这件事情阿峰还不知道呢,是珍姐跟我联系的,我都跟珍姐商量好了,我明天就回SH,给阿峰来个惊喜,早一点回SH,我也想好好休息几天呢!”——

    传说中的分割线——

    叶梦今天一整天都在发呆,很久没有出现扎针不准的她今天已经犯了三次这种小错误了,为此他也受到了院长大人的好几次传唤,没办法,病人投诉得厉害啊。

    院长对叶梦一向比较好,特别是上次因为杜峰的伤之后,他更是对叶梦的印象直线上升,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无意间知道杜峰已经认了叶梦做干姐姐的事情,杜峰是什么人?那可是市委大员,甚至连何爱国这种军方大佬都亲自来看望的人物啊,别看年纪轻轻,那来历和出身必定不凡。

    对于院长的苦口婆心,叶梦一点也没放在心上,现在刚刚偷尝禁果的她满脑子都是杜峰的影子,所以对于院长的教导她除了偶尔机械的点头答应之外,真正听进耳朵里面的话倒是非常的少。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叶梦又陷入了痴迷,坐在办公桌前,望着墙上的挂钟发呆,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道绝佳的风景,成功吸引了众多从窗前经过的男病员的眼光。

    太美了!不仅仅是这些病员,连杜峰悄悄推开房门也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叹,这还真是奇怪了,以前叶梦给杜峰的感觉像是大姐姐一般的懂得呵护人,而且性格乐观大方,可现在看起来叶梦却是那样的忧郁和多愁善感,双手撑脸的坐在那里徒增了一种诗的意境。

    “小丫头想什么呢?”杜峰点燃一根烟,倚靠在门口,他现在的样子有点流里流气的,不过却也有一点酷,外带一点帅气。

    叶梦没有反应,一点反应也没有,脸上的神色也是时而欢喜时而忧愁,让杜峰捉摸不透。

    “护士小姐,我要看病!”杜峰吆喝起来。

    “向右二十米再向左十米就是门诊部,这里是住院部,谢谢!”叶梦依然没有将头转过来,连姿势都没变,只是像是报口令一样,说出一句话。

    杜峰正巨汗,叶梦突然像是惊醒过来一样,转过头惊喜的叫道:“杜——老公,你来啦!”

    嗯,不错,还记得自己教过的东西,知道要叫老公,杜峰有点高兴。搂住扑过来的叶梦,杜峰在后者的额头亲了一口,叶梦也回敬了一吻。

    “咣铛”一声,叶梦的一名同事刚刚抱着一叠文件走到门口,看到平时一副大姐姐形象的叶梦今天却破例娇嗲的叫一个帅气男孩子为老公,一惊之下一叠文件全掉在地上了。

    叶梦这才赶紧从杜峰的怀里挣脱开来,满脸通红,还没说话,同事已经捡起地上的文件往桌上一放,赶紧摆摆手呵呵道:“没事没事,我全当没看到,你们继续!”说着闪到门口,还好心的把门都拉上了。

    “卟哧”一声,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叶梦跑过去将窗帘拉起来,跑回杜峰面前,一板栗敲在杜峰的额头嗔道:“都怪你!”

    “你,你,你居然打我?”杜峰左手捂着额头,右手指着叶梦,似乎还不相信刚才还亲热的叫着自己老公的叶梦还会像以前那样敲自己,心里更是郁闷不已,看来征服的程度还不够啊,这叶梦的改变还不够彻底啊,不过这样好像感觉也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