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新家新感觉,躺在崭新的被褥上,不只是杜峰一个人睡不着觉,众女也是一样的辗转反眠,终于有了新家了,现在每个人都分得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她们现在感觉就像自己是刚刚嫁到杜峰家的新媳妇一样,在杜峰的家里占得一席之地,让他们多多少少增加了些安全感。

    杜峰睡不着可不是因为这些,他又不是女人,自然没有这么多愁善感,他现在想的是冬儿那熟透诱人的身体。睡觉前冬儿已经答应给他留门了,他自然不会怀疑冬儿的话,可关键是现在其它人都还没有入睡,自己就这么潜到一楼去,要是一会儿冬儿疯狂起来叫唤得太厉害了,可别吵醒了大家啊,还没跟冬儿睡过觉,杜峰不知道冬儿有些什么习惯。

    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有时候你会觉得它跑得比什么都快,可现在杜峰却觉得是度日如年。

    练功吧,不但可以提高修为,还可以打发时间,真是一举两得,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这床真大。盘膝坐好,杜峰没有再练习神龙诀了,因为神龙诀他已经达到了九层的至高境界,先不要说这功夫不用他练,就算吃饭睡觉身体内部都会自行运功修炼,就算是他天天修炼这神龙诀,想要再进步?不是不可能,而是进步得太微小,太慢了,至少量是不会增加了,最多就是让内力变得更加精纯而己。

    将精神力集中成一条直线,杜峰对准窗口的方向放了出去,仿佛是一瞬间,杜峰就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尽管闭着眼睛,杜峰仍然能够清楚的“看到”几公里以外的所有一切。

    一辆卡车撞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一溜烟的开走了,幸亏只是擦了一下,没撞出什么大问题,车子里走出一对男女,女的的衣服还没穿好,男人的皮带也是松开的,杜峰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家伙没做什么好事,不过要说起来这对男女还真是有情调啊,这么晚了居然在马路上野合,也不怕被人抢了。

    男人骂骂咧咧的搂着女人开车走了,现在被人破坏了兴致,估计是找酒店开房去了,杜峰坚信这对男女一定不是夫妻,最多是二奶或是情人,甚至这女人还有可能是个鸡,开玩笑,野外**虽然有点刺激,可车上那么窄哪有家里面宽大的床上来得舒服啊,要是正常夫妻绝对不会来来这郊区的路上苟合,除非这对夫妻都是变态。

    杜峰继续往前“看”,哇,还真有人被抢了,一个妇女坐在一个胡同口低声哭,挣扎着站起来,却又晃了几晃,从她衣服被撕扯的痕迹,杜峰猜测这女人绝对遭遇到了传说中的色狼,果然,在前方几百米外,杜峰找到了罪魁祸首,三个男人一手提着啤酒,一边还在眉飞色舞的回味刚才的风流快活的滋味。

    这种事情,杜峰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才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但他现在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杜峰了,他明白社会是现实的,自己毕竟不是救世主,就算他有些能力和本事,他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去管,天下不平的事情多了,像上次在火车站遇到的事情杜峰有时候都觉得有点好笑,他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老是控制不住自己去管这些闲事。他知道现在自己最该做的其实是拼命的去提升自己的力量和财富,只有掌握了足够的力量和财富,他才能改变一下这个世界,尽管可能改变得并不多,但能改一点是一点。

    这次杜峰的修炼足足花了两个小时,一路上看到了好几起大白天不会看到的事情,比如抢劫,比如**,比如敲诈,甚至还有两伙黑帮的人在火拼,这简直像是一趟奇妙的旅行,杜峰醒来的时候不只是感觉精神力又进步了不少,更是对精神力的奇妙感到欣喜,看来以后还真是可以用精神力去做一些旅游啊,想想坐在家里就可以出去看看走走,而且可以往四个方向任何一面看去,杜峰就觉得这实在一件不错的事情,可惜现在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所以就算拼尽了全力他也只能看到五公里多的距离,也许将来精神力提高以后,可以看得更远一些吧。

    从床上爬起来,摸出门口,侧耳听了一下,二楼的人除了龙一之外全都睡着了,杜峰嘿嘿一笑,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落地时一点声音也没有。在游泳池的时候她就被众女惹得欲火乱冒了,早就忍不住的他现在急需要发泄,而且他现在担心的是冬儿一个人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住自己的疯狂,难道将冬儿摆平以后还要到楼上再去找龙一,那样不太好吧?

    别墅区外面的草坪上或是墙上都装有各种迷幻灯,现在发出的五颜六色的光让整幢别墅显得异常漂亮,灯光从窗户照到屋子里,让冬儿的房间微微有些光亮,杜峰推开虚掩着的门,冬儿的侗体就那么躺在在床上,直接让杜峰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冬儿似乎是睡着了,眼睛紧紧的闭着,可凭着杜峰的眼力,很快就发现问题了,冬儿的眼睛虽然紧闭,但脸上却异常的绯红,睫毛也偶尔抖动一下,一看就知道这是装出来的。

    杜峰也不点破,三下五去二解除掉自己身上的睡衣,一下子扑了上去,虽然看起来凶猛,事实上躺在冬儿身边的杜峰动作却是异常的轻缓,不管怎么说,这是冬儿的第一次,杜峰断然不会让冬儿终身遗憾,女人对于第一次的感觉的在乎,完全不亚于对贞洁的重视,甚至对于一些风尘中的女子来说,是否在第一次得到满足,绝对比她们的第一次到底是给了谁重要得多。

    在杜峰的刻意**下,冬儿终于没办法再伪装下去了,先是双腿来回的搓动,后面就是双臂也悄悄的搂上了杜峰的腰身,嘴里发出的喘气声也是越来越重。

    杜峰上下其手,一双魔手在冬儿未被男人触摸和开垦过的身躯到处摸索,指尖更是暗含了神龙诀的内力,他希望仅仅凭借一双手就可以让冬儿获得与生以来的第一次**。杜峰的嘴也没有闲着,他倒没有急着去跟冬儿接吻,而是顺着冬儿的脖子往下,含住冬儿的胸脯用力的吸吮起来。

    “啊”冬儿终于叫出了声,处子之身的她如何受得了杜峰这个花丛老手如此的**,只感觉大腿根部突然之间潮湿异常,娇羞异常的她爽快得张开了一直紧闭的眼睛,可又紧紧的再次闭上,因为杜峰将战场转移到了下面,冬儿也随着把手慢慢的捧到了杜峰的头上。

    “哦”的一声,二峰终于将嘴移到了神秘的部位,冬儿这一声娇啼吓了杜峰一跳,看来这小妮子是真受不了刺激了,杜峰不敢再继续挑逗下去了,而且从冬儿浑身抽筋的样子来看,她已经第一次得到了满足。杜峰放弃了下面的攻伐,而是将嘴移到冬儿的脸上。

    本来还自己舔着嘴唇的冬儿,一见杜峰的舌头在自己脸上慢慢的蠕动,像是青蛙捕食一样,头一偏,将杜峰的舌头叼进嘴里,杜峰也顺势含住冬儿的小嘴,两人的舌头互相打着圈,叼住对方又是吸又是咬,直到冬儿又从**的余温中再次兴起,杜峰这才慢慢将身体覆上了冬儿的身上。

    “嗯!”轻微的刺痛,让冬儿眉头紧皱,但因为小嘴被杜峰堵住,她却只是来得及轻微的哼了一声,身子本来还本能的想要逃离,可杜峰接下来的疯狂立即让她停止了挣扎,一股**和快感再次通过下面传到她的大脑,她豁出去了,眉头舒展开来,跟着杜峰的频率,冬儿也开始了大反攻,她觉得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像今天晚上这么疯狂和快活过。

    冬儿的体质本来是不错的,可惜在杜峰的肆意征伐下,在第四次攀上**的高峰时,她只来得及在床头轻敲三下就马上晕了过去。

    杜峰疯了,憋了一个晚上的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交货,到了后来他除了喘着粗气机械的运动之外,他已经逐渐失去了意识,他心里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发泄出来,一定要发泄出来。实际上杜峰现在已经陷入了走火入魔的危险之中,当然依杜峰现在的武功修为,就算是走火入魔,对武功和修为也所损有限,只不过如果得不到发泄,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性能力。

    可话又拿回来说,如此的下去,杜峰又不可能不发泄出来啊,只不过等他发泄出来,还不知道冬儿还有没有命可以活下来,基本上活下来的机率不会超过5%,所以杜峰虽然意识模糊,也有可能陷入走火入魔的境地,但事实上却没有多少危险可言,倒是冬儿,现在才真的万分危急,老实讲,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半个小时以后杜峰要是再没发泄出来,那冬儿可能就真的会一命呜呼了。

    冬儿再次被杜峰折磨得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几个姐妹都一起光着身子站在床前,她只能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姐姐,救我!”就再一次休克过去。

    春、夏、秋、梅、竹、菊、兰七女都光着身子站在床边,她们的皮肤是一样的白嫩光滑,长相也是一样的漂亮非凡,可现在七女的神色却异常的严肃,龙春娇声道:“快点,我们快点帮忙,否则冬儿就没救了。”

    杜峰的意识还处在模糊之中,他还是不断的在进行着机械运动,其实到了现在他已经多多少少有几分清醒的,可惜他却无法控制自己,早就没有过多快感可言的他现在还不得不在冬儿的身上不断的耸动。突然,身边多出一群美女,还个个光着身子在自己身上磨擦,杜峰哪里受得了这份诱惑,“哦”的一声,杜峰猛的从冬儿身上离开,一下子就将其中一女扑在床上,没有任何前戏,杜峰已经开始在这名美女身上驰骋起来,完全不顾身下女子的婉转娇啼。

    杜峰像是做了一场春梦,梦里他连续抱着八个美女做那些疯狂的事情,最后直到每一个美女都被自己完全征服,全都瘫成一团时他才真正满足的泄去。

    慢慢的睁开双眼,天还没亮,但杜峰却清楚的看到床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女人,因为床不够大,所以有两个已经被掀到床下去了,还好,地上有上等的地毯,而且又是夏天,倒不怕她们感冒了。

    杜峰没有动,稍稍一回忆他就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很明显这是自己刚才的杰作,看到床上那一滩又一滩的血迹,杜峰完全能够想象昨晚的战况是多么的激烈,而自己又是多么的勇猛和残忍,心下微微有些面愧。

    可能感觉心里有点内疚吧,杜峰分别用手掌给八女输送了一些内力,助她们修复了受损的经脉和身体,在这人过程中,杜峰很奇怪的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和内力似乎都有所进步,对此他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也就没有深究下去。

    “少主!”冬儿第一个醒过来,虽然她昨天晚上最惨,但因为杜峰后面就没有再找她的麻烦,所以她才有暇看到整个战斗的全过程,修复得也就自然快得多了。现在看到杜峰的时候,冬儿露出怕怕的神情,她完全不能想像杜峰怎么会这么厉害,这可是一龙八凤的战斗啊,别人说一夜八次郎算厉害,可哪有杜峰这么厉害啊!当然对于杜峰的厉害,冬儿心里也还是有点欣喜的,女人,谁不喜欢男人厉害一点啊,哈哈!

    杜峰已经穿好内裤了,将冬儿拉过来搂在怀里,杜峰笑着摸了摸后者的头,他不知道现在是该怪她还是该谢她。出于杜峰来讲女人是越多越好,所以这八个丫头长得这么漂亮,杜峰打心眼里还是不排斥的。可他得为其它几个女人考虑,除了冬儿以外,杜峰虽然对其余七个丫头喜欢,但那可不是爱,而不是爱那就对其它几女是一种无言的伤害了,而且对这几个丫头也是不公平的。

    冬儿将头倚靠在杜峰怀里,她现在最能理解杜峰的心思,不过就算今天晚上是她设计让杜峰吃了其它七女,她也一点都不后悔,因为白天她亲眼看到了杜峰看向其它几女的那种眼光,再说杜峰也是七女命中注定的男人,她相信自己的推断,她以为杜峰一定是喜欢七女的。

    “冬儿,你可是害苦我了!”杜峰在冬儿的额头亲了一口,苦笑道。

    七个丫头也纷纷醒了过来,听到杜峰的话,七女全都站在床前,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你,你们——哎!”面对这样的状况杜峰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难道,难道也要对她们负责?可自己昨天晚上明明是无意识的啊!可心里又突然响起另外一个声音:难道你不该负责吗?难道昨天晚上你真的是一点意识都没有吗?你是个男人,既然接授了别人的身体,又怎么可以不负责任?

    “少主,难道,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们吗?”冬儿也挣脱杜峰的怀抱,站到七女身边。

    杜峰双手举起,想拉冬儿回来,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看到八个丫头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八具活色生香的诱人身子就那么吸引着杜峰的眼球,让他已经发泄过的某处又有了抬头的倾向。可杜峰现在可不敢再乱想什么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处理与这八个丫头的关系啊,难道让她们也住进二楼去?那其它几女会怎么想?

    “当然不是了,我是喜欢你们,可除了冬儿你,我现在还根本就没有爱上她们啊!你们要知道,喜欢和爱不是一回事的!”杜峰为难的道。

    “少主,请不要自责,我们都是自愿的!”站在最前面的女孩子虽然跟其它女孩子一样,听了杜峰的话脸色有一丝变化,但她还是坚定的道。

    “是啊,少主,春姐说得对,我们都是自愿的!”冬儿也接口道,她现在开始真的有点不明白杜峰的心思了,在她看来只要是少主喜欢的,就算是天上的月亮,她也要与姐妹们一起去摘下来给杜峰,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决定了她们现在的思想,在她们心里,杜峰就是天,杜峰远比她们自己重要。

    “对,少主请不要自责,我们都是自愿的!”其它几女也齐声道。

    “嘘!”杜峰赶紧让大家小声点,这事情要是让二楼的众女听到了,那今天晚上的事情可就大条了,首先叶梦和小雪就不可能放过自己,而其它几女也肯定是要伤心的。

    “少主,你是不是在为难怎么安置我们?”还是龙春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杜峰的想法,难怪年龄跟其它女孩子相仿,她却能当大姐。

    杜峰点了点头,深深的盯了龙春一眼,这女孩子挺聪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