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龙春郑重的道:“少主完全不用为这件事为难,我刚才说了,我们都是自愿献身给少主的,我们不需要任何名份,从小老主人就告诉我们,我们的一切都是少主的,我们终生都要侍奉在少主身边,如果少主不喜欢我们跟在你身边,或者说少主非要难为自己给我们名份,我们马上离开少主,永远不再出现!”

    杜峰一愣:“那你们离开以后又到哪里去?”

    龙春还没说话,冬儿已经沮丧的道:“死!”

    “什么?”杜峰吓了一跳,这朱志辉还真是狠毒啊,居然定下这么变态的规矩,自己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美人儿去死啊,再说,她们看起来还没有一个超过二十岁的,这么年轻就去死,那多可惜啊。

    “按老主人的吩咐,如果少主不让我们侍奉在你身边,又或者少主不喜欢我们,我们都只有这条路好走了!少主,你不要抛下我们好不好?我们都是真的喜欢少主的,我们什么也不求,只求能天天看到少主,只求少主偶尔来看看我们,我们就心满意足了!”冬儿已经快要哭了,其它几女也是一脸的戚然,在她们看来,杜峰好像并不是太喜欢她们,她们不怕死,但她们也有自尊,杜峰这个样子好像太伤她们的心了。

    “我什么时候说了不喜欢你们?什么时候说要抛弃你们了?”杜峰笑道:“好吧,反正在我心里面,你们从今天晚上开始,就是我的女人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爱上你们的,至于其它的身份什么的,既然你们不在乎,我也就不为难你们了,不过我保证,对你们的关心和照顾,我会像对她们一样的!”

    杜峰终于放下心来,这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了吧!

    早上杜峰起床的时候冬儿等人已经做好早餐了,谁也看不出来昨天晚上这几个丫头跟杜峰发生过一些事情,当然龙一要除外,按她的功力,昨天晚上一楼的动静她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但可能她万万没有想到昨天晚上冬儿差点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看到冬儿的时候,龙一的眼光中闪过一丝别样的神情,只不过后者并没有察觉。

    看到几个女人都有点怨幽的目光,杜峰心里连呼冤枉,老婆们啊,不是我不宠幸你们,而是我不知道先宠幸谁啊,哎,看来女人多了也有点麻烦,可能改天还得像是韦小宝那样买套骰子来,让几个女人自己来决定这件麻烦的事情了,或者干脆就来个大被同眠,这个杜峰非常有兴趣,而且他都已经订做好大床做好一切准备了。

    吃过早饭,冬儿和几个丫头一起打扫房间,昨天晚上几女自己已经分配好任务了,春、夏、秋、冬四女负责屋内的打扫和烧饭这些事情,而梅、竹、菊、兰四女则负责屋外花草的维护,当然整幢别墅的安全是八个丫头一起负责,可别小看这几女的身手,看起来娇柔漂亮的她们如果联手起来,有朱志辉传下来的阵法帮忙,那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强,绝对不亚于任何一名龙卫的威力。

    早上八点杜峰开车带着珍姐一起到公司上班,反正闲着没事,杜峰除了呆在家里也只好到公司去,在开业庆典之前,杜峰是没办法不去上班了,如果闲着也不去上班,那封承天肯定又要唠叨半天了,而且杜峰也想去看看昨天应聘的段海媚。

    到了公司,珍姐去忙她的工作,珍姐在家是个贤惠的女人,但一到了公司那马上就变成了女强人,为了工作她甚至常常忙得午饭都忘掉吃,这是杜峰最佩服也是最头痛的。

    坐在办公室里,杜峰自己泡了杯茶,看看时间都过了十分钟了,段海媚还没到,第一天迟到,不是个好现象,杜峰皱起眉头,一会儿得好好问问段海媚是怎么回事。

    段海媚终于来了,带着个黑眼圈,而且连门都没敲就直接冲了进来,赶到杜峰桌前,才注意到杜峰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赶紧红着脸道:“对不起,对不起!杜总,我,我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下次我再也不会了,我,我——”

    既然段海媚都这么说了,杜峰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笑道:“没事没事,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段海媚没动,杜峰愣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现在坐哪啊?”

    杜峰指着门旁边那张办公桌道:“就坐那吧!”

    话说这段海媚还真是没有经验,坐在那里就坐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点啥,不过反正这也是个闲差,杜峰不忙她自然也就没事可做。

    杜峰有点郁闷,这女孩子咋就这么不灵光呢,没事给我倒杯开水也好啊,或者去外面帮我拿点报纸也行,实在无聊你也可以坐在那里打打连连看游戏或者陪自己聊聊天也成啊,总比现在坐在那里发呆的强吧?好像上次刘市长那秘书就喜欢打游泳来着。

    “嗯,小段。”杜峰实在无聊,这样干坐在这里的感觉真是不爽,难怪那么多有钱的老板都要出去旅游度假啥的,天天呆在办公室里还真不是一般的枯燥。

    段海媚没有一点反应,依然托着腮坐在那里发呆,手里的茶杯举到嘴边几次又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是时而轻松时而难过,看来她走神走得不是一般的厉害。

    “段秘书!”杜峰将声音提高了一倍。

    “哦,杜总,你叫我吗?”段海媚回过神来,有点吃惊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你看这里还有别人在吗?”杜峰巨汗,这女人还不是一般的没经验啊,简直是有点小白。

    “哦,有什么事吗?”

    “那个,没什么事。”本来杜峰是想叫段海媚去外面帮自己拿份报纸的,老板就要有个老板的样子,虽然报纸上面的新闻远远没有网上的新闻那么具有时效性,但拿份报纸翘个二黄腿好像还真的有点派头,似乎电视中的大老板都是那个打头。

    “哦,你妈妈转院的事情办好了吗?”杜峰见段海媚似乎又要陷入沉思中,赶紧又没话找话,心里已经打定注意回头得让珍姐教教她这个干妹妹才行,要不请个秘书一点用都没有,连唠唠嗑好像都不行。

    “谢谢杜总,有珍姐帮忙,我妈妈已经顺利的转了过来,只是——”段海媚的神色有点黯然。

    杜峰一惊,道:“只是什么?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告诉我们,我们都会帮你的!”

    感激的盯了杜峰一眼,段海媚笑了一下,不过那笑容看起来却有一丝苦涩。

    “没什么,只是好像病情有点严重了,一晚上都昏迷了好几次,要不是我一直在旁边守着,真不知道——呜——”段海媚可能又想起了妈妈的病情,眼圈一红,眼泪都掉了两滴下来。

    “给,吃了午饭,带我去医院看看你妈妈吧!”杜峰走过来递了张纸巾给段海媚,现在的段海媚看起来真有点让杜峰心酸,原本非常漂亮的她现在看起来异常的疲惫和憔悴。

    段海媚的心情是杜峰给逗坏了的,所以整个上午杜峰都在为他的话作一些补偿,现在他几乎都成了段海媚的专职秘书了,不但要负责给她安慰,同时还要开导她,给她递纸巾,给她倒开水,尽管心里非常的郁闷和不甘心,可杜峰还真不敢再惹段海媚了,开玩笑,这女孩子绝对是水做的,而且是纯水,杜峰一点也没吃到她的豆腐,反而还陪着她落了几滴泪。

    幸亏杜峰看过的笑话不少,所以在他用连续二十多个笑话的连番轰炸下,段海媚终于绽开了今天上午的第一个笑脸,可能也是暂时忘了母亲的病情,看得出来段海媚现在是真的在笑,杜峰看在心里也是喜上眉梢,他真的觉得自己这一个上午的努力没有白费。

    (很久没要鲜花了,封推的时候,大家有鲜花的都投来吧,谢谢了!)

    本来公司是有工作餐可以吃的,餐厅还在二楼,但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注意,杜峰还是选择了出去吃。带着段海媚找了家饭店,点了几个特色的菜点,吃完又给她妈妈带了一份甲鱼汤。晚期尿毒症病人食欲减退,加之每次透析都不可避免要丢失少量血液和蛋白质,病人随其存活时间的延长,营养状况逐年恶化,并发症和死亡率也随之增高。甲鱼汤虽然价格不菲,但只要是对病人有益的,杜峰还是无所谓这点小钱的。

    杜峰是第一次到盛华医院,可一路转下来他还是暗暗点头,看来封承天还真是个人才,这么快的速度就可以把一个二流的医院收购改造成一流的医院,而且来来往往的病人还不是一般的多,这也可以看出这医院一天的收入是相当可观的。

    要是问这个社会什么行当最赚钱,那医院无疑是肯定要入榜的,随便什么病,就算你是普通的感冒,只要你敢上医院来,医生也能给你当绝症给你治,那钱自然是哗哗的从病人手里流到医院的帐户上,对此,没人不知道,可也没人敢不上医院来,因为人,都是怕死的。

    所以现在的人们都说医院是什么?医院是病人的家,当然前提是你交了足够的钱,那你就可以住进相当于星级酒店般的特护病房;医院就是黑店,如果你没钱,请不要住进来;医院就是屠宰场,识相的别得罪医生,否则让你死个不明不白。

    盛华医院无疑是非常赚钱的,日进斗金的盛华医院虽然只是盛华集团下面的私营医院,却有着不亚于国内最好的国营医院的一切条件,前段时间医院不但从国外进口来了一大批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同时也从国内各大医院挖来了不少的专家,不管这些专家是不是真正的名副其实,但为医院招来了大批顾客,这却是事实,同时也为医院带来了惊人的收入,这也是事实。

    段海媚的母亲也姓段,叫段喜凤,名字挺好,这是杜峰的第一个印象,紧接着他想的就是这段喜凤是不是以前跟丈夫关系不太好,要不干嘛两个孩子全都跟自己姓?

    杜峰跟着段海媚一起走进特护病房,这里的条件自然没话可说,连进进出出的护士都是异常的水灵。见到自己女儿带着一个英俊的后生走了进来,刚刚搬进这特护病房不久的段喜凤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却被女儿拦住了。

    “妈,你身体弱,干嘛非要坐起来啊,有什么事情不是让你按这床头的开关了吗?到时候自然有护士进来帮你的!”将母亲的被子盖好,有空调的感觉就是好,这病房四季如春,床头还摆着两束鲜花,其中一束估计是珍姐买来的,另外一束却是医院每天换上去的,看还剩下一个空位,杜峰将手中的花插到床头,这才跟段喜凤打招呼:“伯母你好,我是,呵呵,我是段海媚的同事。”

    段海媚这才想起身后还跟着杜峰,连忙招呼杜峰道:“杜总,来,您这边请坐!”

    杜峰笑着坐下,段喜凤哆哆嗦嗦的指着杜峰对女儿道:“海媚啊,这个就是,就是你现在的老板?”

    见到女儿跟杜峰都一起点头答应,段喜凤又紧盯着杜峰看了几眼,这才转头对女儿道:“海媚,你说我们能转院到这么好的医院,还完全是免费的,都是你们老板的意思对吧?”

    “不是免费,只是,这钱会从我工资里面慢慢扣掉的!”虽然自己也不相信杜峰这种话,但段海媚却不想母亲误会,可惜红着脸的她反而让段喜凤更加心生怀疑了。

    “你们,你们——”尽管对于杜峰,段喜凤并没有看出一点点不好的地方,特别是杜峰的眼睛里面那股真诚让她确实有点放心,但出于对女儿的关心,她还是关心的道:“你们要好好相处!”

    杜峰跟段海媚都是一阵巨汗,段海媚都羞得低下了头:“妈,你说什么呢,我只是杜总的秘——助手而己,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啦!”

    杜峰也忙着开口解释道:“伯母,你别误会,我帮海媚啊全是因为她的一片孝心打动了我,老实说我家里以前条件也不太好,我老爸就是去年因为恶性贫血而过世的,哎,不说了,反正我跟海媚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这——”段喜凤在两人脸上来回的察看,想要找出两人说谎的破绽,可惜她看到的却是两人满脸的诚恳,虽然心里有点失落,却也没有办法:“哎,杜总啊,谢谢您帮了我们,只是我这病我也知道,住在这里也是白花了你的钱,我看我还是回家吧,海媚啊,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但妈妈不能这么自私啊,我这病我问过医生了,他们告诉我至少也要上百万的费用才有可能治好,不要说我们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就算能拿出这么多钱,我也不愿意你们为我花这么多钱啊,你弟弟还在读大学,我不能给你们添这么多麻烦,我心里难受。”

    “妈,你别说了,你是我妈,作为你的女儿,我有义务和责任治好你的病,如果你真疼我们,你就乖乖的在医院呆着,积极的配合医院治疗,我相信老天爷一定会开眼的,你辛苦了大半辈子,都还没来得及享半天福,我不允许你说这样的丧气话,妈,你明白吗?”段海媚的眼睛里又开始有泪水打转了,但在母亲的面前,她还是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愿,而且还勉强绽放了一丝笑容,说起话来却是坚定无比。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杜峰突然好受感动,他想到远在四川的母亲,看来自己得抽时间接老人家来SH一起住了,以前是没有条件,现在有条件了一定要早早的多尽点孝,否则将来可能自己想要尽孝也不一定有机会了。

    杜峰疑重的道:“伯母,你放心吧,你儿子读大学的所有费用,我们公司都全包了,而且将来如果毕业了,他可以选择来我们公司工作!”不顾段海媚惊奇的眼光,杜峰先将老人家的顾虑打消了,又接着道:“伯母,你不要担心你冶疗的费用,这医院就是我公司开的,我知道这病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可要是你真不配合我们治疗,那可真是要花不少的冤枉钱啊,你也不想让我花这冤枉钱吧?所以啊,你还是乖乖的配合医生治疗吧。”

    “这,这,那我该如何谢谢你啊,杜总,你真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啊!”段喜凤思索半天也没有找出更好的办法,其实就她现在这身子骨,不要说不配合,就算是想要悄悄离开也不可能,所以她现在除了含泪答应女儿和杜峰的请求外,好像也别无办法。

    杜峰笑道:“没事,伯母不用客气,我对中医还有点研究,要不让我给伯母号号脉吧,然后开副中药你先吃着,要说起来,这西医虽然效果快一点,但却是治标不治本啊,还是中医好使。”

    段海媚跟母亲一脸的惊奇,她们万万没有想到杜峰居然还会医术,而且听他说话的口气,好像还颇精此道,段海媚的眼光中闪过一丝异彩。

    三根手指搭在段喜凤的脉门上,杜峰仅仅用了不到半分钟就将段喜凤的病情完全摸清楚了,按响了床头的应急铃,一个漂亮的护士妹妹进来问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