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笑道:“去请你们院长过来一下吧,我有事跟他商量一下!”

    杜峰笑起来的确比较富有杀伤力,这护士MM马上就被他给电到了,也没问杜峰是谁,就那么迷迷糊糊的跑去叫院长,直到院长训斥她,这才明白过来今天干了一件多么小白的事情。不过想想也是,如果谁来了都可以将院长呼来唤去,那又成何体统啊?

    “对不起,这位先生,你找我们院长有什么事吗?如果有事,你可以直接去院长办公室,他现在很忙,可能不方便过来。”护士MM蹬蹬蹬的跑了回来,再见到杜峰时,她努力让自己的心境恢复自然,想想刚才就是因为一时着迷被院长训了一通,这次她可再不敢多看杜峰了,在她看来杜峰像是浑身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又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她芳心暗颤。

    杜峰拍拍脑袋,笑道:“他不来?好吧,那我打电话给他!”

    你有他电话还让我去挨训干嘛?这护士MM还正奇怪呢,杜峰已经拔通了电话,不过杜峰可不是拔的院长电话,实际上他连院长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又从哪里去知道别人的电话。

    “封总,我是杜峰啊,我现在在盛华医院,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生病做院了,我想找……”杜峰挂完电话,冲漂亮的护士MM点点头,后者红着脸赶紧低下脑袋,本来她是没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出去的,可她却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

    “杜总,这是不是太麻烦你了啊?”段海媚有点不好意思。

    杜峰笑道:“其实我叫他们院长过来主要是想就伯母的病情跟他作一点吩咐和关照,你知道医院对于一般病人,都是按照常规的治疗方案在进行,但伯母的病有点特殊,所以我必须得对他讲一下,以免耽误了病情。”

    正说话,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急匆匆的进来了,戴着老花眼镜的他一看就是一位老医生了,杜峰估计他起码也应该是个什么专家吧。

    “是哪位找我?”院长的确是一位老中医,在国内也相当有名气,被重金挖到盛华医院其实倒并不全因为他的名气,而是因为他的医术也的确算是高明。刚才正在研究一个病例,结果被这护士MM一搅合,气头上将这护士MM骂了一通,还没等他回过神,就接到了封承天的电话。

    这院长虽然在医院具有无上的权威,可他自己也清楚,在封承天面前,他什么也不是,对封承天这位衣食父母他可是半点也不敢怠慢,一听说公司的真正老总已经在某间特护病房等候自己,这院长可是吓了一跳,扔下手头的事情就过来了。

    “院长,刚才就是这位先生找你!”护士MM指着杜峰弱弱的道,估计这老院长平时对人也够严厉的,所以这护士MM心里还是有点畏惧的。

    “您是杜总对吧?”老院长笑起来一点也不好看,皱纹太多了,皱在一起都可以当土豆丝。

    杜峰点点头,指着一边的座位道:“来来,你就是这里的院长吧,快请坐,快请坐。”

    “杜总您坐,我就不坐了,杜总亲自视察,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啊,我也好来接您啊!”这老院长虽然已经半个身子入了土,但仍然不能免俗,阿谀奉承的话说起来一点也不脸红。

    “小王啊,(感情这护士MM姓王啊)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是杜总找我啊,你看,还让封总亲自打电话来,哎,下次办事可要机灵一点了,有什么事情可要说清楚啊!”

    杜峰皱了皱眉头,这老院长不知道医术如何,但就这人品,杜峰还真看不上眼,嘿嘿一笑道:“院长你就不要再扯这些没用的了!”

    老院长见杜峰虽然在笑,但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但还是很小心的应声道:“是是是!”

    “我今天来呢,主要是关照你一下,这位病人是我的一个亲戚,你们一定要照顾好了!另外我刚才替她号过脉了,你带笔了吗?我给你开张药方,你吩咐专人对她进行护理,就按我的药方给她进行中医治疗,哦,记住了,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特别是用药的份量,切记一定要准,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

    “好好好!”老院长自己也是中医,随身带笔带处方薄已经成了他的一个习惯,所以很方便的从白大褂里拿出递给杜峰,一边却转过头对小王道:“小王,以后你就专门负责这位病人的护理,记住了,不能有半点差池,否则,你就自己卷起铺盖卷走人吧!”

    老院长的话有点重,吓得小王粉脸变色,她可是知道的,这间特护病房的病人可是尿毒症晚期啊,这种病能治好的机率可不大,除非可以尽快的寻到匹配的肾脏,否则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昨天晚上病人就已经昏迷过好几次了,在她看来,段喜凤的最多也就几天好活。

    不过杜峰接下来的话让小王又好受了一点,至少不像刚才那么绝望了。

    将手上的处方递给老院长,杜峰慎重的道:“这个药方你不要外传,我看抓药的事情还是你自己来吧,顺便你也好好琢磨一下这处方,看样子你也是个中医,可能对你还有点好处!如果你按我说的来治疗,至少可以稳住病人的病情,一定可以保证三年没任何危险,当然了,你们也要积极的给她寻找匹配的肾脏,这才是治本的方法,至于她的所有费用,就全部免了,如果你这边不好处理,就将帐先记起来,我到时候来跟你结帐!”

    老院长赶紧摆手道:“好处理,好处理的!我们对一些特殊病例或是经济条件确实非常困难的病人,我们都有这种全免费或部分免费的制度!”

    “那就好!”杜峰放下心来。

    本来对自己的医术还非常有信心的老院长,在看完杜峰那张处方后,立即大惊失色,低头想了足足有两分钟,这才抬起头来,惊喜的赞叹道:“妙啊,太妙了!杜总啊,我王治刚研究中医几十年,还真没佩服过谁,但今天一见杜总这张处方才明白,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哎,这配方之妙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得出来的啊,特别是用药的份量简直是太神了,真没想到杜总对中医居然还有这么高的造诣,看来我王治刚选择来盛华医院是最明智的选择了!”

    老院长这句话绝对是发自肺腑,杜峰能听出来,小王能听出来,连段喜凤母女也一样可以听出来。几个女人都一起盯着杜峰,眼光中无不是敬佩有加,别人的话她们可能不信,但王治刚可是国内鼎鼎大名的中医权威啊,既然连王治刚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了,那杜峰的医术该到了一个什么境界啊?段喜凤母女不是这个行当的,自然不明白,但小王可是知道的,所以现在再看向杜峰的时候,她心里已经开始产生出一丝异样的情愫,更不再担心因为对病人照顾不周而被炒了鱿鱼了,她可是院里护士中长相最漂亮,服务最周到的,如果她都服侍不好,还有谁能服侍得好?

    老院长说的是实话,但也等于是变相的拍了杜峰一个马屁,但这种马屁杜峰一点也不排斥,相反心里还被拍得挺爽的,摆摆手笑道:“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王治刚王教授啊,我可是早就如雷贯耳了!”

    两人又是好一番客气,接着老院长又就一些中医方面的疑难杂症向杜峰请教,这王治刚在为杜峰工作,杜峰自然不会对他藏私,而且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中医高手,杜峰也就有问必答,而且还都答得妙答得好,这让老院长更加佩服了,到最后简直把杜峰当成了神。

    如果不是杜峰突然接到电话离开,可能两人还不知道要罗嗦到什么时候,老院长一直将杜峰送到医院外面,而杜峰临走的时候也吩咐段海媚,让她下午就不用去上班了,回家睡个觉养好精神,第二天直接去跟珍姐报答吧,他最近几天都不想去公司了,太无聊,而且真要让他天天面对一个对工作完全不懂的美女,那也是一种折磨。

    杜峰走了,段喜凤仍旧输着水,护士小王临走的时候给段喜凤换好药,那热情的态度让段喜凤母女都有点不好意思,特别是小王望向段海媚的时候那种羡慕的眼光,让后者满脸通红,很显然在小王看来,段海媚肯定跟杜峰的关系不一般,要么是情侣关系,要么就是情人关系。

    见小王也走了,段海凤感叹道:“有钱有势的人就是不一样!不过杜总可真是好人啊!不但没有一点架子,而且还对我们这么好,哎!”

    段海媚坐到母亲旁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从一边的桌上端过来甲鱼汤,汤还是热的,一勺一勺的喂给母亲喝,段海媚现在是真的轻松多了。

    甲鱼汤还真是好喝,满满一大桶几乎全被段喜凤喝了个精光,当然这也可能是心情好了一些而导致食欲大增吧,不过这样让段海媚更加高兴。

    “海媚啊,你过来坐下!”段喜凤闭着眼睛道。

    段海媚乖巧的坐在段喜凤面前,睁开双眼,慈详的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段喜凤笑道:“海媚啊,妈想问你些话,你可要老实回答我!”

    段海媚心里一抖,奇怪的道:“妈,你问吧!咱们母女俩难道还有什么要隐瞒的吗?”

    段喜凤突然表情凝重的道:“你老实告诉妈,你跟杜总倒底是什么关系?我们有没有——”这话段喜凤还真问不出口。

    段海媚的脸一下子变得绯红,低着头道:“妈,你说什么啊?我不是都给你说了吗?我跟杜总真的是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今天才是第二次见面,而且你也听他说过了,别人是有女朋友的,怎么可能跟你女儿有什么关系啊!你就别乱猜疑了!”

    “真没有什么关系?”

    “真没有!”

    段喜凤见女儿好像没有说谎,叹了口气道:“哎,其实我倒是真想你们有点什么,妈看得出来,你喜欢杜总,女儿啊,其实我们女人有些事情还是要看开一点,只要你能得到幸福,妈就满足了!”

    段海媚有点不明白段喜凤的话了,不过她还是红着脸低声道:“就算我喜欢他,可人家年少多金,又这么有本事,又怎么会看上我啊!”段海媚的声音很低,低得差点自己都没听清,但段喜凤却听到了。

    “爱情是要自己争取的,我看啊你们杜总人就不错,而且也挺喜欢你的,就算他有女朋友又怎么样?就算他结了婚又怎么样?只要他对你好,那不就行了吗,有些时候名份并不是那么重要,关键是你得找准人,千万别像我这样!”

    段海媚被母亲这种惊人之语雷到了,惊讶的盯着母亲,好像不认识一样。段喜凤看在眼里,叹了口气道:“女儿啊,我们欠杜总太多了,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他了!”

    段海媚明白了,终于明白过来的她对母亲却没有一点怨恨,因为她现在真的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杜峰了,就算是做个情人,好像自己心里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排斥和不能接受——

    传说中的分割线——谢谢订阅——17K.com首发——

    接到珍姐的电话,杜峰简直可以说是马不停蹄的赶到机场,他不知道今天要接的是谁,但他知道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好好打理了一些自己的衣着,还好,因为上午要到公司上班,他穿得还算是正统,特别是一身订做的西服,更是将他的气质展现无疑。

    机场外面人真多,简直是人山人海,杜峰就将车停在马路对面。

    现在有钱人可真是不少,全***坐飞机了,看来改天也得学学别人华威英,搞架私人飞机玩玩,可能按自己现在的身份,搞一架私人飞机在SH上空跑一圈一定会雷到许多人吧,只是可别被人当TW过来的间谍用导弹给轰下来了!杜峰点上一根烟,自己YY了一通。

    不对,这些人在叫谁的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哦,还拉着横幅,啊,“雨婷,我爱你!”老天爷不会吧,难道是谢雨婷又回来了,算算时间现在离开业庆典还有好几天啊,她工作那么紧,真是可能一秒赚的钱都是别人一年都赚不到的,怎么可能有空提前到SH来?

    杜峰打开窗户,还真没错,这些人还真是在叫着谢雨婷的名字,现在杜峰明白了,原来这么多人全***是粉丝啊,可恶的粉丝!杜峰想想第一次给谢雨婷做保镖的事就有点头大,别看这些粉丝基本都是弱不惊风,但人多啊,这人一多那力量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啊,基本上是遇神杀神,遇佛诛佛啊,那一人吐口啖估计也能淹死人了。

    看来珍姐让我来接的人就是谢雨婷了。

    不敢过去,看看时间,珍姐说下午五点半神秘客人,也就是谢雨婷的飞机会降落在虹桥机场,可现在都快六点了还不见她出来,看来现在不只是火车晚点,飞机也是经常晚点嘛,还是自己开车爽,想快点快,想慢就慢!

    突然,几千粉丝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而且人潮开始汹涌起来,杜峰知道谢雨婷多半要出来了,从后面靠了几辆车上来,停在杜峰的屁股后面,一个男人拿了一大束玫瑰花,看起来长得还算不错,至少倚在奥迪车外面还是颇有那么一股子绅士的味道,绝对的吸引女孩子。

    哦也,看来这帅哥也是来接人啊,不会是来接谢雨婷吧?难道是传说中的情敌出现了?杜峰嘿嘿一笑:想跟老子抢女人,来吧,真正是肉包子打狗,让你有来无回,呸呸呸,看我这张臭嘴,我啥时候成狗了?

    谢雨婷跟戚曼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杜峰已经拉上玻璃,他倒要看看谢雨婷一会儿的反应,男人都有这个臭毛病,捉奸要捉双不是?

    SH是大都市,但粉丝却跟其它地方完全是一样的疯狂,人群挤了上去,一边早就准备好的摄像机和照相机又开始啪啪的闪个不停,一群拿着麦克风的男女记者也是疯涌而上,这年头,连狗仔也是竞争激烈啊!

    不过还好,谢雨婷和戚曼的周围有十多个身手一流的保镖围成一个***将她们护在中间,签了几个名,然后又回答了几个媒体的问题,谢雨婷连声给媒体和粉丝摆手示意,如此疯狂的场面她太正常不过了,只要新到一个地方,只要从机场出来,或是一到公众场合露面,那场面都是一样的疯狂和轰动。

    杜峰真有点佩服谢雨婷,可能要说起来,她的号召力绝对不亚于M国总统了,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话,反正粉丝们都在原来的位置不动了,全都**的唱起专门为谢雨婷所作的歌,杜峰记得那首歌好像以前她在谢雨婷的官方网站上看过,听说是雨婷歌迷会的会歌。

    谢雨婷跟戚曼竟然朝杜峰这个方向走来了,两人都笑异常的甜美,杜峰侧头一看,后面捧着花的男人已经笑了起来,杜峰心里一股酸味冒了出来,他的宝马车外面可是看不到里面的,所以很显然谢雨婷跟戚曼的目标不会是自己,杜峰现在开始后悔了,早知道自己也去买一大束玫瑰花,然后也站在车外,不知道效果又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