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谢雨婷对杜峰还是挺仁慈的,至少没有真的让他睡地板。

    不过杜峰的计划也完全落空了,虽然好话说尽,可最后除了对谢雨婷搂搂抱抱,摸摸捏捏之外,别的非份的要求一个也没能获得批准。

    所以实际上,也可以说谢雨婷是相当的不够意思,因为这样让杜峰憋着实在是对杜峰最大的考验和最残酷的折磨。

    其实后半夜杜峰就想偷偷溜出去的,隔壁就睡着肖婉婷,杜峰知道随便什么时候,其它人都可能拒绝自己不收留自己,但表妹不会。可惜杜峰的这个计划一直到天亮也没能实现,如此诱人的想法只能胎死腹中,对杜峰来说还真是郁闷。

    可也没有办法,这谢雨婷像个八爪鱼一样将杜峰搂得紧紧的,不要说悄悄溜走,杜峰只要稍稍一动,谢雨婷都会下意识的将杜峰抓牢,杜峰这个时候有点怀疑,谢雨婷八成是属章鱼的。

    早上醒来大家都惊奇的看到全家就杜峰一个人拖着个黑眼圈,而且不断的甩手捶胸,大家有点怀疑杜峰昨天晚上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以致于累到现在这个样子,可看谢雨婷一点事儿也没有,精神是好得不得了,大家就更奇怪了,难道杜峰现在还干不过谢雨婷这个弱不禁风的美女了?她们打死也不会相信这种猜测,因为她们都太了解杜峰的厉害了,特别是冬儿八个丫头,她们对此是最有发言权的,杜峰可是夜战八女还精神抖擞呢。

    今天杜峰没有去上班,留下龙一带着小百合在家玩,小百合这几天也不再粘着杜峰了,因为她发现别墅后面的那片花圃实在是个好去处。原来杜峰叫人从延平百合花基地移植了一大片百合花,品种比较多,大概有二十多种,其中以乳白色为主,因为杜峰知道这种颜色是小百合最喜欢的。

    百合花不只是一种观赏花,更是一种常见的药材,一株株硕大的百合花,清秀而飘逸,挺直的箭杆,轮生的碧叶,一组组、一层层依山叠成了一幅幅“山花奇胜”的美丽景观,这自然能吸引小百合的玩兴了。没事的时候有龙一这个阿姨陪着,她能在这个地方坐上半天,当然她那张全家福照片也是她必然要带上的,偶尔她还会对着照片自言自语,她在跟天堂中的父母聊天喃,她的表情常常是欢快的,可就是这种欢快的表情却让冷若冰霜的龙一都忍不住心里难过。

    杜峰是不知道小百合这一切的,这两天她都带着谢雨婷在外面瞎逛,既然谢雨婷都放下手头的工作专门过来陪自己几天,杜峰当然不会放弃这个跟佳人交流感情的机会。其实感情这东西并不如人们常常想的或是讲的那样纯洁和牢不可破,再是真诚的感情,要是不常常交流和巩固也会渐渐淡如止水,杜峰是懂得这个道理的。所以他才会常常在闲暇时候给王江,张格等人打电话,后来又让王江请张格和向旺到自己的公司来上班,在他看来,这种朋友间的纯友谊很是珍贵,他舍不得让时间将彼此的感情冲谈。

    尽管天天出去都得化妆,但谢雨婷依然每天乐此不疲,倒是杜峰,被谢雨婷好几天的折磨,他现在已经越来越害怕跟谢雨婷一起出去了,犹其害怕陪着她一起逛街。要不是偶尔谢雨婷晚上还会给她一点额外的奖励,他真的有可能会拒绝再跟着谢雨婷一起出去了,那逛街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啊。

    谢雨婷像是专业的采购一样,天天让杜峰开着车子带着她到SH的大街小巷转悠,偶尔遇到小流氓她还会主动的上去揽事儿,当然最后每次都还得杜峰替她擦屁股,别看她在银屏上飞天入地无所不能,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真见了流氓混混,要不是有杜峰在旁边,估计她自己的腿都要先软下来了。

    淮海路,南京路,澳门路,长寿路,七浦路,徐家汇等等,只要杜峰叫得出名字的地方,谢雨婷全去过了,到了后来又缠着杜峰载着她随意乱转,比如每天出发前,先拿出几个纸团,每个里面分别写上东西南北四个字,然后抓阉,抓到哪一个就往哪个方向走,她都不知道要到哪里去逛,不过好在SH确实是个大都市,从杜峰的别墅出来,不管是往哪个方向走,总能找到小镇或是什么什么步行街之类的地方。

    她依然是见什么买什么,也不讨价还价,更不知道试一下,几天下来谢雨婷不只是为别墅的每一位成员购买了一大批的衣食住行用的东西,更是把自己的房间都在原来的基础上重新布置了一番,最让杜峰不可思异的是,谢雨婷这个大红大紫的大明星居然跟她的爱好一样,屋子里面装修得也跟杜峰差不多,简直成了情侣套间。

    当然,得了她好处的众女跟她的关系还是处得很融洽的,每天让她独自霸占着杜峰,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其实想想也真不该有什么意见,谢雨婷一年到头大多时间都在外面飞来飞去的忙着拍电影开演唱会,哪有多少时间在家陪杜峰啊,所以现在好不容易趁参加开业庆典的机会来SH玩几天,大家索性做个顺水人情让杜峰天天陪着她,反正吃苦受累的全是杜峰一个人而己。

    再过几天就是盛华集团开业的日子了,这天谢雨婷没再出去逛,对于杜峰来说,这也是难得的一个休息天,睡了个懒觉,谢雨婷依然如八爪鱼一般抱着自己,杜峰坐了起来,看看时间都快十点了,哎呀,不逛街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

    “老婆,快点起床了,太阳都快晒到屁股了!”杜峰将谢雨婷硬从身上扳开,后者闭着眼睛哼哼道:“老公,不要嘛,让我再睡一会儿吧,人家正做美梦呢!”

    杜峰也不理她,抽出根烟点上,这几天忙着跟谢雨婷一起逛街,他一直没问冷如冰的事情,现在空下来他终于忍不住了。

    拍拍谢雨婷的屁股,杜峰笑道:“喂,老婆,快点起来,老公有事问你呢!”

    谢雨婷才不管杜峰,哼哼两声又睡着了,杜峰再拍,她再哼哼,再拍,再哼,再拍,终于醒了。

    “老公,你干嘛啊?硬是将人家的美梦都吵醒了,真讨厌!”哎呀呀,这谢雨婷原来也会发嗲啊,而且发起嗲来那个真叫肉麻啊,杜峰都快感觉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别啊,老婆,你还是正常点跟我说话吧,你本来的声音多好听啊!别跟SH人学,你听听你这声音,啊——”杜峰呼痛,又被谢雨婷揪了一把,真痛,这丫头唱歌演戏一流,连折磨人都这么有特色,动作比叶梦文雅,后果却比叶梦的严重。

    “难道我的声音很难听吗?你要知道,外面好多人想让我这么给他发嗲我还不愿意呢,你还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嗔怒的骂了杜峰一句,谢雨婷开始穿被杜峰剥下来扔在一边的睡衣,杜峰这床真大,随便乱扔也没将睡衣扔到地上。

    “谁说咱家老婆声音不好听了?谁说了?谁说我跟谁急去!咱家雨婷老婆的声音多好听啊,呵呵!”杜峰笑得比哭还难看。

    谢雨婷也学着杜峰的样子倚靠在床头,一边往后梳理头发,一边笑道:“老公,这才乖嘛,来,亲一个!”果然亲了杜峰一口,又道:“哦,你说有事问我,什么事啊?你说吧,我听着呢!”

    杜峰正经的道:“就是,就是那个冷大魔女最近没有再纠缠你了吧?”

    谢雨婷的表情一下子黯然起来,叹了口气才道:“哎,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杜峰一愣道:“怎么,她出事了吗?”

    杜峰心里有点吃惊,自己可是答应过冷如平的,要照顾他这个妹妹。虽然变态了一点,但杜峰其实还真没有在心里过份排斥冷如冰这个女人,甚至有时候还会觉得她也蛮可怜的。

    “原来她还一直纠缠着我,虽然我一直不太搭理她,但毕竟是一块儿长大的姐妹,我也不忍心真的伤害到她,可也实在是让我太烦了,所以我后来才给你打电话。

    自从你派来的人接替了我原来几个保镖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纠缠着我,不过我估计她是好几次在你派来的那两个保镖的手上吃了大亏才会安份吧,我原来以为她从此可能知难而退不再纠缠上我了,可我又担心她会对你不利,但前几天我打电话回家才知道,如冰这丫头最近生了场大病,现在还在家里面躺着呢,哎,我看,老公,我们什么时候有空回去看看她好吗?再怎么说,我跟她也是一块儿长大的,而且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也有着间接的责任啊!”

    看到谢雨婷都开始有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了,杜峰心情也难免有点不安,现在这个当口,他除了答应谢雨婷的这个请求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传说中的分割线——谢谢订阅——17K.com首发——

    陈家别墅的一间书房。

    陈云背着手闭着眼站在那里,面前是一堵墙,墙上有他九岁的时候写的一副书法,当时被他自己裱起来挂在这里了,这一挂就是十四年,现在自己都已经21岁了,但他依然保持着这个良好的习惯,一有空的时候他就站在这个“忍”字的下面闭上眼思考问题。

    忍文化,中国传统文化重要部分,忍的意义、价值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概念。中国忍文化,对国民影响力极大,个人成败与国家兴亡,无不讲一个“忍”字。

    “要做人,先学忍”,惩忿窒欲、自我克制,能忍人所不能忍,是修身养性的一种精神境界,这是个人生存之道。“能忍耻者安,能忍辱者存”,延伸到治国之道,有了忍才有和谐稳定,这是国家生存之道。

    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正因为陈云从小就深深的懂得了这个忍字的深刻含义,才会让他这块金子到现在才慢慢发出光芒来。世人都只知道陈家大少爷陈华聪明伶俐,却少有人知道陈家二少爷高中毕业没参加高考就回到家里完全是因为他在高中三年就将大学几年的课程全部修完了,而且当时他曾经拿到过一份北大经济管理学博士生毕业考试题目,原本要求两个小时完成的题目他只用了五十分钟,而且事后自己与标准答案对照了一下,居然是满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不再对上学有半点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如何爬到别人的头上,如何一步一步成为枭雄,就算这个过程需要牺牲他也在所不惜。

    陈华死了,法医说是自杀,陈家宝除了狠狠的盯着陈云骂了一通,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陈家宝再也控制不住羽冀已丰的陈云,所以仅仅半个月时间,陈云就在铁鹰队的帮助下顺利的夺得了陈氏的实权,当然在外面他只是从一个小小的经理变成了总经理,而他的父亲陈家宝却依然还是名义上的董事长

    当然了,他一不小心让他的父亲生病住院了,而且这病还挺严重,据说是一辈子都躺在轮椅上,也就是传说中的植物人儿。陈云觉得自己还是很孝顺的,至少没有让父亲也一不小心自杀了,还专门请了专职护士对陈家宝进行无微不至的护理。

    “少爷!”鹰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陈云的身后低声叫唤了一句。

    陈云没有动,依然闭着眼,不过眉头却皱了起来,沉声道:“出去,再敲门!”

    鹰眼吓了一跳,这才想起陈云可是一向讨厌别人不敲门就乱闯进他这书房的,暗暗感激陈云没有借此要了他的小命,他可是知道陈云的厉害,私下陈云可是找他切磋过的,想要杀了鹰眼,陈云不需要十招。

    乖乖的说了声对不起,鹰眼忙着退了出去,再敲门。

    “进来吧!”陈云已经转过头来坐到书桌前,开始磨墨,上好的宣纸就放在书桌上,从小就喜欢写字的他现在又要开始练字了。

    “老头子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吧?还有公司的管理层对现在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反弹?”陈云一边提笔一边轻松的道,好像刚才那个阴沉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他发出来的。

    鹰眼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右眼戴了个眼罩,作为铁鹰队的队长,他的身手是肯定不会弱的,但他最厉害的并不是武功,而是追踪术,据说他曾经为了追杀一个陈家宝在生意上的敌人,硬是绕着地球跑了大半圈,最后还是在非洲的一个丛林中将对方杀死了,同时杀死的还有十名被高薪请来保护死者的国际雇佣兵,那可全是金三角训练出来的变态杀手啊,结果全被他一一格杀了,由此也可以看出他的强悍。

    鹰眼不敢看陈云的脸,低头道:“回禀少爷,没什么问题,公司除了一位经理对老爷的病有所怀疑外,并没有任何人有什么反常的现象,而那位经理也是老爷的心腹,不过少爷放心,他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出现在这个世上了。”

    陈云连手都没有抖一下,继续问道:“我让你查的杜峰的情况呢,他可是杀我哥哥的凶手,不管怎么说,我是答应过老头子的,我陈云说过的话,能做到的一定做到,做不到的更是想办法也要做到!”

    鹰眼心里对这位少爷还是有点佩服的,垂首道:“回禀少爷,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杜峰,二十六岁,四川巴中人,现为盛华集团幕后老板,手下有封承天、周不道等商界出了名的天才型助手,好像杜峰跟神龙山庄也走得比较近,据情报显示,现在盛华集团旗下的保安公司的人马大半就是神龙山庄原来的班底,神龙集团昨天突然放弃了医药方面的生意,而医药方面正好又是盛华集团的主打业务,所以我怀疑两个公司有一定的关系,而且还有一个消息。”

    陈云终于停了下来,脸色有点凝重的道:“什么消息?”

    “杜峰跟神龙集团的执行总裁白若云好像关系非浅,有人看到两人曾经一起吃过饭,而杜峰在去年还是神龙集团下属保安公司的一名员工,后来杜峰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受伤住院,白若云还专诚去看望过!同时去看望过他的还有何爱国和市委一班人。”

    “什么?何爱国也去了?”陈云吃了一惊。

    “是的,少爷!”

    陈云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没有说话,不过脸沉得有点可怕。这个杜峰,倒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跟何老爷子也扯上了关系。

    “少爷!”

    “嗯?”陈云抬起头,对鹰眼笑了一下,不过这笑也并没有让鹰眼感觉到轻松。

    “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