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外面客厅的墙壁和地板被龙二等几个变态平时练功的时候轰得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坑,幸亏这别墅不是传说中的豆腐做的,居然如此遭罪也没有塌下来。

    这别墅虽然被几个龙卫折磨得不成样子,外面大厅和其它一些房间也都是标准的兽男住所,又脏又乱,不过龙一住的这房间却跟外面完全像是两个世界,干净,明亮还略带了一点龙一身上特有的体香味。这里除了一架大床之外,还有个衣橱,里面全是龙一的衣服,清一色的黑色,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为杜峰准备的睡衣,另外房间角落有只孤零零的旅行包,这是龙一出门的唯一行囊,整个房间显得有点空旷。

    打开灯,关上窗,杜峰要龙一去洗澡,没想到以前非常听话的龙一今天却有点反常的摇了摇头,脸也有点红,杜峰虽然奇怪,还是笑嘿嘿的先进了浴室。洗

    不了鸳鸯浴也没有关系,一会儿在床上好好爽爽也行。

    杜峰从浴室出来,龙一已经躺下了,看到杜峰光着身子出来,龙一倒也没有显得不好意思,就那么盯着杜峰。

    飞身扑了上去,杜峰今天已经憋得够久了。

    除了在床上之外,龙一说话做事都很有男人的味道,可惜不管她如何的彪悍,她终久还是一个女人,而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那每个月就总会有那么几天不方便的时候,而倒霉的杜峰现在正好就遇到龙一不方便的日子了。

    所以杜峰感觉到特别郁闷,跑这么远来这里,却是只能看看摸摸却不能真的吃了龙一,这让他开始后悔了,早知道她就直接回家去睡了,家里的条件可是比这里强得多啊。

    其实杜峰如果真的想要发泄还是有办法的,至少龙一身上就还有两个地方可供他发泄,而且龙一都已经主动提出来了,可杜峰还是拒绝了。杜峰还没有变态到龙二那种程度,所以整个晚上他都是搂着龙一在睡,到后来他连在龙一胸前使坏的手也停了下来,紧闭着眼睛,看起来是睡着,其实却是闭着眼睛在练精神力,没办法,如果不用这种方法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觉得真有点受不了——

    传说中的分割线——谢谢订阅——17K.com首发——

    海湾别墅区座落在SH市西南区,近年已经成为SH,甚至是全国有名的富人区。海湾别墅区的外围是一堵高高的围栏,的确,开革开放这么多年,国家的经济正在飞速地向前发展,然而,先富起来的人似乎并未带动后富起来的人,而是先富起来的人要先住起来,还要用一道高高的围墙,割断和后者的联系。

    海湾别墅区里面的别墅面积都不是特别大,但每栋独体别墅都拥有自己的游泳池,保龄球馆,健身房等等,而且别看这别墅区处于郊区,但其房价绝对比市区最贵的地方还要贵得多,在这里买房住的人都是Z国真正的富人,而且这些富人往往还颇有身份和社会威望。

    于是许许多多手上有些钱的人都开始往这个地方涌,可惜当他们向开发商咨询过后大半是摇头叹气,因为就算他们手上有钱可别人看你没身份没地位还不卖给你,因为就算他们手上有钱可后续的管理费也太贵了,这就相当于买个名贵的跑车一样,可能买得起,但后续的保养费太贵了,养不起啊。

    海湾别墅区最中央有一栋特殊的别墅,说这栋别墅特殊有三个原因,第一,这栋别墅的风格跟其它别墅有些差别,其它别墅都是以中式风格为主,而这栋别墅却是以欧式风格为主,远远的看去不像是别墅,倒像是教堂;第二,这栋别墅比其它别墅都高了一层,其它别墅最高也只有三层,但这栋别墅却有四层,站在这栋别墅的楼顶可以相当清楚的将整个海湾别墅收归眼底;第三,这栋别墅的主人可是Z国最有名的三大家族之一的王氏家族。

    王远山,Z国商界比较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个人,二十多年前从M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获博士学位,同年回国,以10万美元的原始资本开始了创业,二十年后成为Z国最有影响力的商界奇人,而王远山本人也一度登上M国时代周刊的封面。

    王氏集团的资本据说近百亿美元,早在十五年前,王氏集团主要是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但后来公司却成功实现产业多元化的过渡,往后这十年王氏集团不只是成为了Z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更在餐饮,娱乐,服装,旅游等行业取得了让世人瞩目的成绩。

    不过近些年来,王氏集团的发展却不再像原来那样迅猛了,国内商界也不再是一家独大的局面,后面的陈氏集团和张氏集团已经慢慢与王氏集团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架式,再后来就出现了已经隐隐超过了这三大集团的神龙集团。

    王远山有一儿一女,大儿子名叫王坤,据说挺好色,小女儿名叫王凌影,从小在M国长大,性格倔将。

    王家别墅的四楼有一间相当大的画室,现在王坤蓄着长发坐在凳子上正画着一副水彩画,神情专注,这是他的专长,只不过这个专长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且他这个最大的爱好也被王远山说成是不务正业,在王远山看来,王坤如此聪明的人,本来就应该继承他的事业,将王氏企业发展得更好才对,哪曾想到自己从小当成宝贝看待的王坤越是长大了,反而不听他的话了,不但老是带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更是对家族的企业一点兴趣也没有。

    曾经,王坤被王远山安排到王氏集团下属的一家分公司做总经理,意在锻炼他一下,没想到王坤只做了三个月,就差点将这家公司搞得倒闭破产了,最后还是总公司拔了三千万才将这家公司救活,于是王坤与王远山大吵一架,打死也不在再公司了,天天就在外面喝喝酒,泡泡妞,然后就是带女人回家睡觉,空了的时候就到这画室来画画,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有意思。

    其实王坤倒并不是不懂得管理,王远山也深知这一点,试问一个不懂管理的人可能获得M国哈佛商学院的博士学位?M国哈佛商学院可是王远山的母校,他也曾经是这个学院的博士,所以他非常清楚,在这个学院中不存在人情或是其它猫腻,没有真本事那是肯定不可能获得毕业的,更不用说拿到博士学位了。

    也正因为王远山知道儿子是个人才,所以他才更恼火,他就不明白以前还乖巧听话的儿子,为什么在两年就变了这么多了,变得他都有点不能相信,最后王远山只能将这一切抛在脑后,前些年他还经常在国外去旅游什么的,现在好了,生意忙得他都没有时间回家了。

    刚刚从背窝里爬起来,王坤却充满了创作的灵感,全神贯注之下一个漂亮而又忧郁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画板上,望着画板上的女人,王坤的脸色不断的变幻着,一会和高兴一会儿悲伤。

    有人敲门,保姆小兰抱着一个小孩进来了,小孩现在还哭得厉害。扔下笔,王坤赶紧抱过小孩,说来也怪,这小孩一看到王坤立即就不哭了。

    “思伊乖啊,思伊快点睡觉啦!”原来是个小女孩。

    王坤一头长发,现在却笑嘻嘻的开始逗弄怀里这个小孩,看在小兰的眼中有点怪异,在她眼中,这个少爷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温柔过,哦,不对,以前曹灵小姐在的时候她也是这么温柔的,可惜,哎!小兰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是曹小姐在这里就好了,少爷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落魄和破罐子破摔了。

    怀里的小女孩估计才几个月大,长得异常的漂亮,一双大眼睛盯着王坤嘿嘿直笑,这个时候的王坤完全没了那种痞子相,看起来是那么的慈爱和善良。

    “思伊睡着了,少爷,我抱她下去休息吧!”小兰在旁边提醒现在还在唱着摇篮曲的王坤。

    王坤一看,怀里的小孩真的睡着了,睡梦中还在笑,而且脸上有着两个漂亮的小酒窝。

    长得真像她!王坤的笑容不见了,脸上出现一丝悲伤,将小孩递给小兰,又嘱咐道:“记得中午给她喂奶,还有,以后不要老是让我听到她哭,否则可能你就要准备走路了,你来我们家已经好几年了,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我也不想你离开!”

    小兰心里一惊,在王坤家当保姆已经好几年了,她每一年的工资可不比一些高级白领拿得少啊,这份工作她可是非常看重的,现在听到一向比较关心自己的少爷都这样扳着脸说话,她小心的接过思伊,生怕这睡梦中的小宝贝再哭出一声。

    “坤哥,看,我给你泡了你最爱喝的咖啡!”小兰刚刚出去,门口就出现一个漂亮的女人,长得可不比那画板上的女人差,脸上更是多了一股媚态。

    “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昨天晚上刚刚破身,你可要注意休息!”王坤接过女人手中的咖啡,一边往窗口的方向走去一边道,虽然在关心这女人,却怎么也看不出他的诚意。

    “你还说呢,坤哥,你昨天晚上可真狠心啊,人家还是第一次,你就这么凶!”女人发起嗲来让王坤的脸色有点不悦,不过他没有回头,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大门口,一辆法拉利正好从门外驶了进来,那是昨天刚刚从M国回来的妹妹所开的车。

    “哇,这女人是谁啊?坤哥,你太让我伤心了,昨天晚上才要了人家,一大早却到这里来想你的小情人了!”这女人吃起醋来还真有一套,见个女人就给别人加上个小情人的头衔。

    “你说什么?”王坤的脸色一变,转过脸冷冷的盯着这女人。

    可惜这女人却还没转过脸来,依然看着眼前的这些画板,还在那发嗲呢。

    “哼,坤哥,你们男人啊,还真是色,想你的小情人也就算了吧,还要画出来,还要画这么多,哇,你看,这都有十多幅了,我就看不出来她比我长得好看在哪里了——啊!”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坤已经一巴掌将她煽得跌了出去,转过头来看到王坤现在嘴唇哆嗦,眼中凶光毕现的样子,这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倒底做错了什么,一时蒙在地上,只顾摸着自己已经肿起来的脸,泪水却是叭哒叭哒的往下掉。

    的确,昨天晚上刚刚被王坤破了处的她,一时还真有点委屈起来,在她看来她不过就是发了几句嗲,说了几句吃醋的话而己,其实她心里一点也不介意王坤到底有多少女人,好不容易攀上王坤这个大少,她当然知道这些富贵人家的子弟哪一个没有几个情人,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成为王坤最爱的那个女人,只要能做王坤的情人,她就心满意足了。

    “坤哥——”女人开始用起眼泪攻势了,心里面却是悔死了,看到王坤冷冰冰的样子,她都恨不得将自己这张臭嘴给撕下来。

    “滚,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知道后果!”王坤恶狠狠的道。

    “坤哥,我错了,求你不要赶我走!”女人爬起来跪行到王坤面前,抓住王坤的裤管求情道。

    “我叫你滚你没听到?”王坤摔掉女人,退了几步。

    “坤哥,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吃醋了,你要找什么女人我也绝不说什么,只求坤哥不要赶我走啊,坤哥,我是真的爱你啊,我现在什么都给了你,我离开了你,你让我怎么活啊,你还不如杀了我算了!”女人还想打动王坤,没想到王坤几步走到一边的书柜前,拉开抽屉还真找了把手枪出来。

    顶住女人的头,看到女人已经吓得惨白的脸,感受到女人颤抖的身子,王坤再一次吼道:“你走不走?哦,你说你离开我就活不下去是吧?那我就送你下地狱好不好?我替你解脱!”

    女人哆哆嗦嗦的把身子往后缩,颤颤惊惊的道:“坤哥…饶…饶命…我…我这就走!”

    “滚!”一颗子弹擦着女人的身边而过,打在一边的墙上,火星四射,这墙还真是不错,不愧是王氏集团自己盖的,质量就是过硬。

    女人正跑着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股液体已经从睡裙内流了出来,她可不敢停留,又没有力气跑,只得一步一步爬了出去。

    “叭!”关上房门王坤抓起一边桌子上的咖啡一下子砸了过去,水花四溅。

    王坤抽出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就咳嗽不止。门在这个时候敲响了,王坤抓住手枪,跑了过去,打开门一枪指在门外的女人额头,还好,没有开枪,门外站着两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前面的是妹妹王陵影,后面的是张氏集团的千金张婧,两个女孩子都吓得花容失色。

    “对不起!”王坤收起枪,深吸了口气,叹道。

    “哥,你这是怎么了,我带婧姐来看你,你居然还拿枪指着我的头,你不会是想连你亲妹妹也一枪给崩了吧?”王陵影顿足道。

    “呵呵,我怎么舍得崩了我这么漂亮可爱的亲妹子啊,快进来吧,看我画得怎么样?”尽管心里面很痛,但王坤却还是像没看到后面的张婧一样,将妹妹拉到一边欣赏那十几张水彩画,这可是他最近几个月的心血啊。

    张婧脸色变了,不过她却是咬着牙跟了进来,其实她可是上初中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王坤的,后来大学的时候王坤远在M国,几年下来她也没变心过。再后来王坤回国,两人就好上了,却没想到后面却出现了曹灵,于是王坤和张婧的关系出现了裂缝,王坤老是躲着张婧,他觉得愧对张婧,因为她的心里现在已经被另一个女人占据了,但张婧却是他的未婚妻,两人早就订过婚的,这让他更觉得愧疚和为难。

    “哥,婧姐来了你怎么也不跟她打个招呼啊?你这人可真是的,太不给妹妹面子了吧?”王陵影嗔道。

    “张婧,你,你来了?”没办法,在这个妹妹面前,王坤没有一点花样好耍,他跟王陵影从小就关系特别好,因为王远山的老婆中年得病去逝了,那个时候王坤才10岁,而王陵影才8岁,后来王远山因为打击过重所以全身心投入事业中,虽然也有些红颜知己,却从不答应娶她们,更不用说带回家了。

    “嗯。”北大的才女张婧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绝对的美女,而且张氏集团的千金配上王氏集团的少爷,可谓是门当户对。

    “哥,曹灵姐姐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你就不要再伤心了,抓住眼前的才最重要!”王陵影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