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宁馨的情绪一直比较低落。

    上次杜峰从陈华手上将她救了出来不久,学校就有传闻说陈华被神秘势力打成了植物人,再后来又听到陈华在医院死了。当然了这些传闻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相信,甚至相信的人还不多,陈华是谁?陈氏集团的大公子,又是学校跆拳社的社长,家势雄厚且又身手高强,哪有那么容易死掉?可宁馨却知道陈华是真的死了,因为上次她与陈华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陈华就已经被杜峰折磨得奄奄一息了。

    只不过在宁馨看来,陈华是被杜峰弄死的,她一辈子都想不到真正让陈华死的会是陈华自己一向看不起的陈云干的。

    坐在篮球场的围栏边,宁馨一个人发愣。操场上一群学生正拼抢得火热,都想在美女面前露个脸。自从陈华从人们视线中消失以后,不少男学生就开始打起宁馨的主意了,可宁馨的脾气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火爆,又一向对不熟悉的男生少有搭讪,所以私下男生们组成了一个宁馨的粉丝团,每个成员交50块钱,两百多名铁杆粉丝一共就凑了近一万多块,然后下了赌注,如果谁先获得宁馨的芳心,粉丝团也就立即解散,而这会费自然也就落到这个获胜者的手里,算作是奖励。

    对于这些每个月还要靠家长供济的学生来说,这一万多块钱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两百多名宁馨的铁杆粉丝,还有那些没入会粉丝,至少超过了四百的男人团开始打起宁馨的主意来。可宁馨的身手大家是知道的,那可是相当强悍的,再加上一副牛脾气,一般的男生哪里敢打宁馨的主意,所以绝大多数男生照了照镜子,再身了身自己单薄的身板,理智的选择了在一旁默默的观注,单相思总比挨揍强多了。

    可依然有一些自以为长得高大帅气,又或者自以为家世不错的学生想要真正的赢得这份赌约,当然他们大多不是为了那一万多块钱的奖励,比起赢得宁馨这个美女来说,那一万多块钱可真是什么也算不上。

    以前学校篮球队的队长是陈华,那个时候他可是出尽了风头,可现在陈华却不在了,几年下来宁馨似乎已经习惯陈华老是死缠着自己,现在看不到陈华,宁馨还真有点不习惯。

    宁馨当然不是对陈华还有好感或是还想着她,按一般人的思维宁馨倒应该恨陈华才对,因为如果不是杜峰及时救了她,她的贞操就要坏在陈华这个伪君子手上了。但宁馨现在却并不怎么恨陈华,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恨的呢?都说人死如灯灭,再大的罪孽也应该随着生命的终结而被抹去,宁馨还真就是这么想的,由这一点来看,宁馨的确比较善良。

    覃文娟跑到宁磬旁边,对于宁馨这个好友兼室友,覃文娟还是颇有感情的,几年同学下来,她已经非常了解宁馨了,知道宁馨这人除了嘴上不饶人之外,脾气火爆点之外,对朋友,对她们这些同学,那可是真当姐妹在看。

    所以看到宁馨现在这副样子,覃文娟还是很心疼的,她的外号叫“鸭子”,取得还真是有占贴切,现在她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宁馨,你知道吗?过几天就是盛华集团的开业庆典了,听说谢雨婷也会到现场捧场哦,还有帅哥李仁华哦,喂,宁馨,帮帮忙吧?”

    以前一听到谢雨婷的名字,宁馨肯定是会兴奋得跳起来的,没想到今天却有点反常,宁馨不但没有跳起来,居然对这样的话题都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啊?”覃文娟气道。

    “听到了!”宁馨头也没转一下,一直盯着球场上的篮球上下纷飞,不料她的目光却让某个男人RP爆发,以为自己已经被宁馨看上了,这男生可真够YY的,几个男人一合计,在其它几个同学的怂恿下,那男生还真就朝宁馨走了过来。

    宁馨的眼光依然没有变,还是盯着那边,那男生开始还有点犹犹豫豫的,现在却慢慢显得有些信心十足了,瞧吧,人长得帅实在没办法,想当初陈华连追几年都追不到手,我就来篮球场打打球,就赢得美女的关注了。

    “那你倒底帮不帮啊?”覃文娟硬是将宁馨的脑袋搬了过来。

    “你要干嘛?”宁馨无奈的道。

    “我想要雨婷的签名专辑,你看,刚刚去音响店买的,好几十块呢!”覃文娟兴奋的扬了扬手中的CD:“看吧,雨婷的最新专辑《唯爱》!”

    宁馨奇怪的道:“你要找她要签名,你自己去找啊!”

    覃文娟突然诌笑道:“你知道,这次别人盛华集团开业庆典,据说来了好多各行各业的精英,你想想这几天看到的铺天盖地的广告就知道有多隆重了,我昨天刚去徐家汇广场附近看了一下,开业庆典定在明天,但现场已经有不少盛华保安公司的人巡逻了,你想想明天肯定是人山人海啊,估计我们这种没什么身份的学生肯定是挤不进去了,所以才要找你嘛,嘿嘿。”

    “有什么就说吧!”宁馨不耐烦的道,她现在正烦着呢,可没什么心情去要什么签名,比起杜峰来,谢雨婷可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可问题是现在杜峰跟她的关系却出现了问题,这让她非常难受,当天杜峰来救她的时候她就是忍了好久才控制住扑进杜峰怀里的冲动。

    “你以前那个男朋友现在跟你关系怎么样?”覃文娟呵呵笑道。

    “谁啊?”宁馨一愣。

    “杜峰啊!”覃文娟接着道:“我不知道你们前段时间出了什么问题,但现在陈华也不来纠缠着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传闻说的那样成了植物人,但你不正好趁这个时机与杜峰重归于好吗?杜峰可比陈华强多了!”覃文娟虽然心里并不这么认为,但现在为了签名,她得先这样诳诳宁馨。

    “你问这个干嘛?”宁馨的脸色突然变得相当难看,可惜覃文娟现在却没有注意到,犹自在那YY呢:“我的意思是说,杜峰以前不是做过谢雨婷的保镖嘛,他肯定跟谢雨婷有些交情,要不你把CD交给杜峰,让他找谢雨婷签好再带给我?”

    “免谈,以后记住,再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杜峰的名字!”宁馨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突然变得有点暴躁起来,她有一种想要揍人的冲动。

    “你——宁馨咱们再商量商量好不好?”为了得到偶像的签名,覃文娟厚着脸皮道。

    这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宁馨正想凑人,免费的沙袋就来了。

    刚才蓝球场上那名RP爆发的男生刚好走到宁馨面前,看起来这家伙还是有点紧张,满脸涨得通红,不过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看起来比较大方的道:“你好,宁馨,我是XX系三年级学生,我叫XXX,我很想跟你交个朋友,可以吗?”

    宁馨破口大骂:“你***有病呀?谁想跟你交朋友,给姑奶奶滚远点,否则小心揍你得你满地找牙!”

    覃文娟愣住了,这个勇敢的XXX也愣住了,一边正打篮球的学生们都愣住了,包括正好路过的学生都被大嗓门的宁馨吸引住了,顿时不少学生站在远处静观其变,甚至有些胆大的学生开始喝起道彩,或是鼓起掌来。

    “你,你说什么?你怎么了?”这男生开始口吃起来,脸也涨得更红了,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出丑,他还真有点老脸挂不住的感觉。

    “我说你***有病啊?给姑奶奶滚远点,否则要揍得你满地找牙!”宁馨狠狠的瞪了这男生一眼,可就是这一眼,在男生看来却另有一股味道。

    不少学生又开始喝起倒采来,这男生终于忍不住了,但他还是忍住了,被美女骂两句事小,可别真被揍得满地找牙那就太没面子了,一面往回走,心里后悔得要死,更是将刚才怂恿自己的那几个同伴咒了个遍,嘴上还犹自嘴硬的回骂了一句:“疯女人!”

    这男生的声音其实真的不大,外面好多学生都没有听到,但恰恰却被宁馨听到了,这可惹毛了火爆的宁馨,正想揍人呢,这男生还真敢骂!?

    冲过去就是一个侧踢,这男学生一个饿狗抢屎,就那么摔了跟斗,正好,两颗门牙被水泥地板给敲了下来。

    “你,你个臭婆娘,你敢打人!?”这男人也来火了,爬起来抹了一把满嘴的鲜血,将两颗血牙吐出老远,就想冲过去跟宁馨比划比划。

    这男人真笨!这么多宁馨的仰慕者在旁边围着,他居然敢骂宁馨是“臭婆娘”,这不但惹怒了宁馨本人,同时也将一圈人给得罪了。

    “打得好,打得好,宁馨我们支持你!”天啦,一帮学生开始挥起手叫了起来,好像这男生刚才骂了他们老妈一样,那个群情激愤的场面啊,看得一边的覃文娟一愣一愣的。

    “姑奶奶今天要不把你揍得满地找牙,我就不叫宁馨!”宁馨冲过去就跟这男生打了起来,这男生本身还是有两小子的,至少体格还是挺健壮,可惜比起宁馨来他又差得太远了。一会儿功夫,那男生原本还有些帅气的脸被宁馨打得肿起老高,嘴里又吐出几颗碎牙,一个劲的护住脑袋跟脸,可发起飚来的宁馨实在是太可怕了,一边用脚踢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叫唤的男生,一边还犹自骂道:“疯女人,臭婆娘,做朋友,死色狼,混帐东西,花心鬼……”

    汗,这都哪跟哪啊?——

    传说中的分割线——谢谢支持订阅——

    经过两天的整顿,徐汇区终于全部落入天龙会的手里,魏兵成了天龙会的军师,而其它原四海帮的成员也被编入天龙会的龙堂和谍堂,至于影堂和刑堂根本不需要这些人,龙十三手上现在有特别行动队的成员就足够了。

    徐汇区的各大娱乐场所同时接到通知,以后保护费由天龙会来收取,不过对于这些老板来说,谁来当徐汇区的老大,跟他们基本没什么关系,反正保护费都是少不了的。

    以前康四海在的时候,四海帮并没有非常积极的去争取地盘或是生意,所以徐汇区经常会有其它区的混混过来找食,比如在四海帮下面的场子里卖卖摇头丸之类的事情他们可没少干,只要不太过份,四海帮倒也不去管他们。

    但现在不一样了,魏兵跟了天龙会,马上就给杨天威建议给邻里的卢湾区、闵行区、静安区、长宁区的老大打个个招呼,让他们多管束一下手下的小弟,千万不要找食过了界,否则到时候天龙会可不会客气,如此强势的招呼其实也是给这些区的老大们提个醒,现在天龙会可不是四海帮那种二流帮会,以后不要小看了天龙会。

    天龙会有强势的资本,跟四海帮一战,第二天就震惊了SH的整个黑道,谁都知道天龙会以500多人对上四海帮的1500多人,大获全胜,不但砍翻了四海帮一半的小弟,还收编了整个四海帮,而天龙会的损失才仅仅两百多人。

    在道上混的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再加上天龙会下面的战龙小组和特别行动组当日的表现太过耀眼,在道上都被传得神了,谁还敢跟天龙会公然叫板啊,所以现在各大区的老大都私下在考虑,要不要过几天派个人与天龙会交涉一下,能做盟友最好,要是做不了盟友互通一下交往总会好一点,当然,还有一部分自以为势力出众的大帮派,私下已经开始打起天龙会的主意来。

    天龙会两天之内,实力大增,吸收了四海帮所有的精锐,虽然前两天拼斗的时候挂了一部分兄弟,但加上这两天慕名加入的小弟,现在天龙会的小弟已经快突破两千了,真正的成为了SH滩上的一流帮会,当然在人数上比起青帮等大帮派还差得很远,但实力却已经不容小觑了。

    按照杜峰的吩咐,天龙会这几天的最大任务就是在暗处配合公安维护盛华集团的开业庆典,明里有公安的维护不会出现大的事情,但暗地里却还是要天龙会来维护一下,要知道在SH,或者在任何城市,公安跟黑帮都基本是河水不犯井水,却又各有各的社会职责。

    明天就是开业庆典的日子了,今天晚上杨天威准备招待一些小头目喝酒,其中自然也抱括前四海帮的一些元老,这样的事情当然要问一下杜峰。

    杜峰欣然前往,考虑到自己怎么说也是天龙会的老大,要是不跟这些手下打成一片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再说这几天忙都没来得及给原四海帮的一群兄弟们接风,当时杜峰可是答应过康四海的,要好好照顾他的这些兄弟。

    天鹰酒吧只是徐汇区一个普通的酒吧,也是天龙会下面的一个普通场子,杨天威就挑重了这里。

    来到酒吧的时候,正好是晚上八点,现在大厅还没有多少客人,酒吧里面的人也不多。

    杜峰没有带什么人,杨天威带着一行头目迎了出来,杜峰哈哈大笑着坐下,大家也纷纷落坐,这里的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子,长得挺有福气的,看到杜峰来了,赶紧过来打招呼。

    “叫峰哥!”杨天威给胖子介绍。

    “峰哥好!”胖子笑容可掬。

    “胖子,去,把你仓库里面的啤酒搬他二十件过来,咱们兄弟今天晚上要多喝点。”杜峰手一挥。

    “峰哥,要不你们到二楼去吧,二楼位置好,一会儿这一楼人多了闹哄哄的,我怕影响了你们喝酒的兴致!”胖子小心的笑道。

    “喂,我说胖子,你怎么跟咱们峰哥说话的呢?!叫你拿酒就拿酒,废这么多话干嘛!你不会是怕我们影响了你的生意吧?”魏兵旁边的一个兄弟吼道。

    “哪里哪里,不敢不敢,那峰哥您先坐着,我这就叫人去搬酒来!”

    “算了,我们就到二楼吧,不要影响了老板的生意,咱们现在可是合作关系,生意好了,咱们的保费费也好收嘛,你们记住了,以后看场子可不要太难为老板,要合谐,哈哈,合谐才能生财嘛!”杜峰第一个往二楼走。

    大家当然也一起跟着了,一起哄笑。

    “对对,合作,现在国家也在讲和谐社会嘛,咱们也要讲和谐!”李铁军嘻嘻笑道,这小子偶尔整那么一句,还真有点道理。

    胖子赶紧给杜峰道谢,笑得那叫一个甜啊。

    杜峰走到楼梯口,又转过头对胖子笑道:“哦,胖子,一会儿再拿几瓶上好的红酒来,什么最贵拿什么,你放心,今天晚上咱们不会让你打折的,也不欠帐,该多少付多少!”

    刚刚坐下,门口就进来几个小弟,开始东张西望,正好看到从二楼下来的胖子,一个小弟叫道:“胖子,过来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