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刀哥,你来啦!”胖子比见了他亲妈还热情。

    “胖子,有没看到良哥?”这小弟是龙堂的,直属吕良的手下,其实进来的这几个小弟都是徐汇区各条街道的小头目,在外面也被人叫住大哥的,只是他们手下的兄弟可不多,最多的也就两百来号人。

    “上来吧!”吕良站在楼梯口招了招手,一行人赶紧把胖子扔在一边,蹬蹬蹬的往楼上走,看到杜峰跟吕良几人坐在这里,一些人直接先向杨天威打招呼叫“大哥”,另外一些人则直接先和魏兵打招呼。

    “兵哥,你找我们啊?”一个戴耳环的小弟笑嘻嘻的跟魏兵打招呼。

    其实进来的这七八个小弟,倒有五六个都是吕良的旧部,徐汇区十多条大的街道,这些人都被杨天威分派到各处看场子,他们平时就被吕良严训过,所以见到杨天威在场自然要先向这个老大打招呼,对于杜峰这个真正的老大他们可不知道,就算前几天晚上跟杜峰一起与四海帮对砍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机会见到杜峰的真正面目,因为杜峰当时可是戴了墨镜又化了妆的,现在看到杜峰自然是不认识了。

    “叭”的一巴掌煽在戴耳环的小弟脸上,魏兵脸色铁青的指着杜峰,然后对耳环男吼道:“还不快叫峰哥!”

    魏兵多聪明的人啊,加入天龙会虽然才两天,但这些人进来先跟自己打招呼,很明显还没有真正溶入天龙会,要是一般的小弟也就算了,可他们也算是一方的大哥了,手下多多少少还有几十或上百名的小弟,如此没有礼貌,实在是让魏兵脸上挂不住。

    “峰哥!”耳环男跟另外一个黄毛大汉一起向杜峰打招呼,又跟着向杨天威和吕良以及其它几人打招呼,一巴掌打下去,这两人有点开窍了。

    “峰哥!”天龙会的原班人马果然机灵,一看到杨天威向自己几人打眼色,没有人教就赶紧跟杜峰打招呼。

    “哈哈哈,算了,都是自家兄弟,看他们也还算机灵,这次就算了!”杜峰抽出根烟,李铁军想去帮他点上,没想到杨天威动作更快。

    “峰哥,这是阿东,阿乐,疯子,铁头,野狼,哦,还有这个耳环王,康健,刀疤,这都是我们天龙会的精英,每个人都很机灵,我让他们带小弟负责各处的场子和收保护费,还有几个因为他们负责的区域今天晚上有事情所以不能赶过来。”杨天威笑着向杜峰介绍。

    胖子正好把酒送过来了,杜峰指头一弹,几瓶百威打开放在桌子上,亲自倒了八大杯啤酒,笑道:“来来来,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干一杯!”

    见杜峰亲自为这些小弟倒酒,这可把一众人搞愣住了,还以为杜峰有什么不满意的又要发飚呢,都盯着杜峰,谁敢去端杯子喝啊。

    “喂,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我不就给他们倒杯酒?至于这么奇怪的盯着我吗?难道我脸上有花儿?还是我比那边那陪酒的女孩子长得漂亮?快点,喂喂,你们几个呢,自己拿瓶子吹,难道还要我一个一个帮你们倒酒啊?”杜峰笑骂道,自己先提起一瓶百威。

    杜峰这么一说,大家心里才松了口气,端杯的端杯,拿瓶子的拿瓶子,纷纷干了一把。

    “喂,我说这个场子是谁在负责?”杜峰笑道。

    “峰哥,这里是我负责。”野狼站出来,这家伙长得实在不咋的,不过看起来也还有几分凶狠的样子,如果是两帮人打架,倒也能吓唬吓唬人。

    “好,不错不错,铁军啊,你看看别人这身材,你也该好好练练了!你可是天龙会的三大堂主之一呢,以后可不要被这些小弟比了下去啊!”杜峰看看李铁军,再看看这野狼,两人还真是差别极大,不过别看李铁军长得并不是特别高大,但知道要是真让两个人斗斗,李铁军估计可以对付五个野狼这种打手了,绝对没有半点悬念。

    “峰哥,咱哪能跟军哥比啊,嘿嘿!军哥,来,我敬你一杯!”野狼赶紧倒了杯酒,举起来先干为尽。

    “峰哥,瞧瞧,瞧瞧,这家伙多懂规矩,哈哈,别人潘长江可是说过,浓缩的往往是精华啊,再说了,我比潘长江绝对高得不是一点半点吧?喂喂,我说野狼,你他娘的是个娘们儿还是咋的?以后记住了,跟咱们喝酒可别用杯子,那是男人用的吗?”李铁军提了三瓶酒出来往饿狼面前一放道:“先来三瓶再说!”

    这野狼倒也不客气,他以前可是出了名的酒鬼,抱着瓶子就吹开了,等他三瓶喝光,李铁军早就坐下了,面前摆着三个空瓶子笑道:“野狼啊,看来你喝酒还得再训练啊,先不说酒量,光是这喝酒的速度就太***慢了吧,就算是个女人也比你喝得快!”

    面对李铁军的彪悍,野狼虽然有酒鬼之称,但也是吓了一跳,妈的,这军哥喝酒咋跟喝水似的,而且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莫不是没喝吧?可这么多人盯着的,他一个做大哥的,肯定不至于跟我作假了,而且阿乐和陈东他们的眼色好像也正好说明这一点了。

    “军哥,咱哪能跟你比啊,以后一定多多向军哥你学习!”野狼笑起来很猥锁。

    “儒子可教也!”李铁军摸了摸还处在萌芽状态下的胡须。

    “大家先别吵了,我来说两句!”杜峰清了清嗓子,好像该自己这个老大出来讲两句话了吧,怎么说咱也算是领导了嘛。

    看大家都不吭声,规规矩矩的听自己说话,想想这些家伙平时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黑道份子,现在在自己面前却如此听话乖巧,杜峰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成就感,笑道:“咳咳,那个,能坐到这里的都算是天龙会的元老,以后不管天龙会发展得多大,你们都是最有资历的大哥了,嘿嘿,不过我可告诉你们,我不希望下次聚会时少了你们谁,做什么事情可要想清楚了,有时候成龙成蛇都在一念之间啊。”

    发现大家似乎还不太明白自己的意思,杜峰接着道:“天龙会的规矩,十三这个刑堂的堂主改日做个什么手册出来,人手一份让大家学习一下,提高一下思想觉悟嘛!”

    汗,成思想政治报告了,杜峰脸稍稍红了一点,又笑道:“总之,大家一定要听从指挥。”好像还是有点问题,不管了,接着讲。

    “别的我不多说,我们天龙会有一条最为重要的规定就是,只要是天龙会的人,就绝对不准碰毒品,有能耐的卖到小RB去,别***拿来残害自己的同胞,以后咱们的场子里绝对不允许出现毒品,不管是你们谁,还是外面的帮会,只要敢在场子里卖什么K粉,摇头丸之类的,老子可是见人杀人,见帮灭帮!”杜峰的口气有点生硬,而且说话的时候,一股冷冰冰的气势散发出来,让众人心里有点压仰。

    “峰哥,你放心吧,这些我都跟下面的弟兄们讲过了,如果他们不听话,自然有十三处罚他们!”杨天威这句话不但让天龙会的旧班人马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就算是魏兵跟耳环王,康健,刀疤三人都一样是心中害怕,原因就是这段时间以来龙十三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在今天白天,还有十多个说天龙会坏话或是碰毒品的家伙被龙十三给打残的打残,处死的处死,好像这些人在龙十三眼中,真的就什么也不是似的,他的出手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完全看不到有一丝犹豫,脸上的表情也一直是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可讲,可他的身手又是那么的骇人听闻,其中有八个小弟拿着砍刀冲上去,结果不到四秒,八个小弟的脑袋就滚出老远,这次,龙十三随手从他们手上抢了把砍刀,这刀使起来效果比较震憾。

    “呵呵,十三我当然相信了!”杜峰笑着盯了龙十三一眼,后者立即站起来对杜峰恭敬的行了一礼道:“谢少主!”

    龙十三这个时候依然叫杜峰为少主,听在众人耳中感觉可不一样,这说明什么,说明龙十三绝对是杜峰的亲信中的亲信,这是杜峰放在天龙会的一柄屠龙刀,任何人要是敢背叛杜峰或是稍有异心,这龙十三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要了这些人的命,这一点,在这段时间已经得到了证实。

    “坐下吧!”杜峰笑着让龙十三坐下,这才道:“另外,我不想让外人知道我的身份,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们都要听威子的!”

    杨天威吓了一跳,他可没想过使唤这几个家伙,他一直跟吕良和李铁军是以平级关系论处的,当然,龙十三,他就更加不敢轻易去惹了。

    “峰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杨天威一愣。

    杜峰摆摆手道:“我就是比较讨厌被别人瞩目的感觉,以后咱们天龙会肯定会一统SH滩进而一统Z国黑道,到时候如果我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我是天龙会的老大,那你说我这老大做得多没意思啊?所以啊,我就让你来替我背这个名,不过实权我也会给你的,天龙会的所有人,你都可以随意支配,当然前提是你在为会内做事,否则估计十三就不会听你的,呵呵,关于十三,可能你们也知道他的身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可以找他,十三啊,今天我说过了,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可要多听威子的话,当然,你仍然有先斩无奏的权利,这是你刑堂堂主的权力!”

    “是!”一众人纷纷点头答应。

    看大家又开始有点拘谨起来,杜峰不乐意了,自己先抓了瓶酒在手里道:“来来来,今天我就来检查一下你们的酒量,要是酒量不过关的,老子可没什么好说的,今天这单肯定就该他来买了!”

    喝酒,这些人没有谁不会的,而且估计都没有弱手。

    道上混的,一般都只佩服两种人,一种是打架的时候能砍能杀的,一种是喝酒的时候能喝能拼的,正好杜峰,或者在坐的人中绝大多数都算是这种人,比如杜峰,龙十三,李铁军,杨天威,吕良,魏兵等全是能喝酒的主,而且砍起架来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这几个人中,除了杜峰和龙十三是以神龙诀控制之外,其它人全是当兵的出身,现在的军队培养出来的都是痞子,当然偶尔也能培养几个精英,比如李铁军,杨天威和吕良这些人,不过但凡是精英的,就一定是酒囊饭袋,当然这个词儿在这里可不是贩意,说的就是这些精英的都是能吃能喝的。

    一众在外面被人叫做大哥的人,特别是素有酒鬼之称的野狼,现在终于算是遇到高手了,杜峰等人那哪里是喝酒啊,肚子都成了酒缸了,那嘴也似乎成了无底洞,再怎么填也填不满似的。

    人均喝了近两件啤酒,就逐渐显出酒量高低了。

    杜峰跟龙十三现在好像牙根儿就没喝过酒,头脑清楚,脸色如常,再看李铁军,吕良,杨天威和魏兵,这几个家伙刚才一边喝酒一边划拳,那亲热劲连杜峰看了都觉得羡慕,毕竟都是军队出来的人啊,就是有共同语言,可惜现在几人也是脸色发红,有五分醉意了。

    再往后就数野狗跟阿东了,两人都喝了有15瓶,就再也禁不住要跑厕所了,杜峰也没再让他们喝,这酒,有量就喝,没量的还是少喝点,要是真喝高了,一会儿要是有人闹事,可就少了许多乐趣。

    叫胖子端了些点心和果盘给几个小弟,杜峰则拿过一边的红酒,这可都是价格超过五位数的极品红酒啊,没想到现在落在杜峰手上就完全成了白开水,硬是让经理在什么地方找了几个大海碗,一瓶红酒只能倒一碗,还没满。

    “干了!”杜峰看起来还真豪爽。

    反正是杜峰买单,杨天威等人也不客气,平时没机会如此奢侈,就算有机会也不可能像杜峰这样牛饮一番,今天正好陪着杜峰疯一次,咕嘟咕嘟一大碗红酒就下肚了。

    原来红酒还可以这么喝的!这是几个喝酒的人现在最自豪的,估计像现在这样喝这种极品红酒的人不多吧?不过咱们的地盘自然是咱们自己做主,咱们有钱,就算要买这些极品红酒回家洗澡,别人也没资格来管。

    用红酒洗澡,有点创意。

    当然,杜峰不可能那么浪费,但就这么一口气,九万块钱就没了,一瓶红酒价格好像是一万八,五瓶正好九万。

    杜峰几人是爽了,可看得一边的疯狗等人是肉痛不己,一边拿酒碗过来的两个小妹也是睁大了眼睛,天啦,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见过有钱的,但没见过这么浪费的,见过喝酒的,但没见过像这样喝酒的,见过酒鬼,但没见过如此变态的酒鬼!

    再叫了几瓶红酒,杜峰还没开始喝,一楼的音乐声就响起来了,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酒吧生意慢慢好起来了,不断的有男男女女的涌进酒吧,SH就是这样,夜生活特别丰富,白天工作压力太大的人,都喜欢晚上来放松一下,嗑几颗药,甩几把头,再搞个什么一夜情,你还别说你不会,不会说明你就落伍了。

    就算这酒吧不怎么大,但一楼的舞台上还是有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穿着暴露的在疯狂扭动着身子,可惜那脸长得实在是不入杜峰的法眼,没办法这美女见得多了,眼光自然就高了,就算本来还算长得不错的舞女,现在在杜峰的眼中也显得异常的不爽。

    不过,你还别说,这女孩子的皮肤那还真叫一个好啊,特别是两瓣屁股在丁字形的裤叉之间翘得尤其厉害,两个**也是一抖一抖的眼看着就要甩出来了。

    舞池里的人越来越多,男男女女的挤在一起,拼命的甩头,场面也越来越疯狂。杜峰其实也想去跳跳的,可惜自己好像不太擅长这种舞啊,没办法只好干坐在位置上看着下面的一群年轻人互相揩油。

    “峰哥,要不要也下去跳跳舞?”李铁军笑道。

    “算了,我老了,跟他们有代沟。”杜峰笑着摇头。

    李铁军还没说话,却看到杜峰的脸色突然变了,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某处比较阴暗的角落,那里似乎正在进行着一些交易,联想到现在还在舞池中拼命甩头,被旁边的男孩子揩油摸来摸去也浑然不知的几个女孩,杜峰一下子明白了:有人卖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