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一众人喝酒,野狼跑到一楼,招呼了几个小弟,将四眼仔叫到二楼,当然四眼仔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后面还跟着七八个兄弟,看起来是一起过来的,当着杜峰等人的面,野狼的样子有点可怕,恶声道:“把药交出来!”

    “什么药?”四眼仔装糊涂,盯了一边的杜峰等人一眼,可惜一个都不认识,正好魏兵和康健、刀疤三人背对着他,看杜峰这边的人对他们好像看也没看一眼,这四眼仔可就有点胆气了。

    “别以为老子不知道,敢到咱们天龙会的场子里面来卖摇头丸,看来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别他妈以为有义和帮罩你,老子就不敢动你,今天要是不乖乖的先将药交出来,就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了!”野狼冷笑着将拳头捏得辟噼啪怕直响,看这架式是想揍人了,他可是十五岁就跟着街头的混混一起打架斗殴,这揍起人来那可真算得上是专家了。

    四眼仔本来以为认识野狼,总不致于将事情闹得太大,但现在看野狼这口气今天还非得交出药丸事情才可能摆得平了,他仗着身后有几个兄弟,倒也没把野狼放在眼里,嘿嘿笑道:“我说野狼,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卖点药怎么了?卖点药怎么了?来你们四海帮的场子里卖药丸那是看得起你,四爷不是清高嘛,不碰这些东西嘛,难道不准你们碰还能管得了我们?要管我们也行,你报警来抓我们啊!**!”

    这四眼仔一口一个四海帮,一口一个四爷叫得杜峰眉头直皱,魏兵跟康健与刀疤三人也有点不自然,还好野狼现在发话了:“四眼仔,你***搞清楚一点,徐汇区现在没有四海帮了,只有天龙会,以前四爷没管你们那是以前的事,现在咱们老大说过了,不准卖这种东西,而且前几天也给你们打过招呼了,哼,既然你们不听,那也没办法,说吧,你倒底是交还是不交?”

    “哟嗬,你们四海帮的人可真是有出息啊,老大被人逼得退出江湖,你们这些当小弟的还一个劲的替别人卖命,你们真***强啊,佩服佩服,实话对你说吧,咱们是卖药丸了,也确实收到你们的招呼了,彪哥也确实说了让我们暂时别来这边卖,可我四眼仔还就不信这个邪,怎么着,今天还真想跟我四眼仔耍横还是咋的?”四眼仔嚣张得没边,身后的几个兄弟也一起嘿嘿笑了起来,他们就欺负野狼现在身边就六个人,比较了一下,自己多两个人,而且对自己打架的本事也有点信心,所以自然就敢说敢骂了。

    野狼手下这几个人可不全是四海帮的旧部,但现在一听到四眼仔如此羞辱野狼,也自然气愤难当,再怎么说现在他们也跟着野狼呢,叫一声大哥那自然要替野狼出头的了,人人都圆睁着双目,拳头捏得紧紧的,只等着野狼一声令下就要冲上去将这几个义和帮的小弟揍得半死,他们五个小弟全是前几天那场大战中活过来的,能打敢拼,而且其中的两个当时还挂了小彩。

    “好,你***不交是吧,那你今天就别想轻松的走出这酒吧的大门了,兄弟们给老子争点气,把这几个杂碎给老子往死里打,死了人有我野狼抵命!”野狼首先抓起桌上的一瓶啤酒,冲过去对准四眼仔当头就是一下,这四眼虽然戴着近视眼镜,看起来也文质彬彬的样子,但动作可是非常灵活的,一个闪身就让了开去,反身就是一脚踹了过来。

    野狼让了一下,再冲过去,这次四眼仔没挨上,倒是义和帮的一个小弟挨了个正着,啤酒瓶在他头上开了个花儿,碑酒和着鲜血顺着额头直往下流,而再看他本人,早就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野狼后面的兄弟也一起冲了过去,这个时候可就显出战斗力的强弱了,其中三个小弟是以前四海帮的,虽然也算能打,但遇到对面一个高头大耳的猛男立即就有点胆怯了,但这个时候不上是不行的,冲过去对准猛男就是一脚撩阴腿,这小子真阴。可惜对手虽然人长得高大,但动作可不慢,退了一步,掀起这个四海帮旧部的脚裸,一下子就扔了出去。

    这猛男可吓了别人一跳,一个龙堂的兄弟一脚将对手踢翻在地,抓起椅子咣的一声砸在对手的脑门上,一股血流出,人也再爬不起来了。只见这个龙堂的兄弟抓起一个空酒瓶在桌上一顿,酒瓶从中间断裂,露出一头刀削般的缺口,快速的冲到猛男背后,对准对方的大腿就刺了过去,这次猛男没能躲开,身后没长眼睛,前面有人盯着,他又如何避得开。

    猛男啊的一声,半跪在地上,龙堂的这个兄弟真猛,拨出来再一次刺向猛男的另外一条腿,卟的一声,一股鲜血汹涌着流了出来,猛男倒在地上才刚刚开始哀嚎,但才叫了一声,头上和身上分别挨了几张椅子的猛烈砸击,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战场的形式急转直下,野狼也是凶悍异常,手中的酒瓶被对方踢掉又抓起一张椅子往四眼仔砸去,虽然没能砸中,但四眼仔却被身后的酒桌一挡,摔在地上,眼镜不知摔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可是1000度的高度近视,这个时候立即慌了神,没了眼镜这架还怎么打啊,加上看到一边的猛男也倒在地上生死未卜,现在他开始后悔了,今天实在不该不听彪哥的吩咐跑来逞强,就算来也该多叫几个人啊,这天龙会的人真狠啊!

    趁这个时候,野狼的椅子疯狂的落在四眼仔身上,四眼仔双手护头蹲在地上不停的叫:“我投降,野狼哥,我错了,别打了,别打了!”野狼才不管他这么多,将这四眼仔打得活活晕死过去,又追到已经被打倒的其它几名义和帮的小弟面前,几椅子下去,该晕和不该晕的这次全晕了。

    “妈那个逼的,让你瞧瞧咱们天龙会的厉害!”野狼犹自不解气的骂了句,这才扶起地上的兄弟往杜峰这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