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最终没能跟燕子成其好事,尽管燕子的表情有点幽怨,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杜峰不敢冒险,既然小雪发了狠话,他还真怕把这小魔女惹毛了,否则明天在网上看到自己与燕子的**写真可就不好玩了。

    叶梦接到医院的电话,临时有事走了。

    没什么事情做了,杜峰又开始打起坏主意,跑到自己房间翻箱倒柜找朴克,可惜以前用过的朴克好像早就扔掉了,好不容易找来一副,却缺了好几张,没办法,杜峰只得亲自开车去附近的小镇买,而且一次性的买了好大一箱,这可是好东西啊,以后用到这朴克的时间肯定不会少。

    在杜峰的提议下,客厅立即变成了赌场,前些年两副牌斗地主就在SH开始流行,时隔几年后的今天,只要是在SH呆的人,不管是不是本地人,实在很难找到一个不会玩这个的。

    反正平时给这些女孩子的零花钱也不少,小赌一下也不伤大雅,四个人斗地主,小百合是不懂的,所以只好坐在杜峰旁边看。

    对于赌博,杜峰已经不是外行,而且有了精神力的帮忙,那还不是想赢多少就赢多少啊,几圈下来,小雪就输了好几千,眼看着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就快被杜峰榨干了,再看肖婉婷跟燕子面前,似乎却并没有损失多少,小雪明白自己是上了杜峰的当了。

    “不玩了,你耍诈!”小雪气呼呼的把朴克往桌上一甩,就要抢杜峰面前的红红绿绿的一大把钞票,没想到手还没有伸到位,杜峰早就双手一拦,牢牢的把钱遮了起来,嘿嘿笑道:“喂喂,你可是小百合的大姐,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肖婉婷跟燕子现在也明白杜峰今天是征对小雪,互相笑着盯了一眼,肖婉婷笑道:“是啊,小雪,这输都输了怎么可以再要回去啊?要不,我把我这个月的零花钱再分给你一半怎么样?”

    小雪是什么性格的人,怎么会要肖婉婷的钱,她宁可一个月不用一分钱也绝不可能丢了面子,这就是小雪。

    “婉婷阿姨,他耍赖!”小雪可不敢跟肖婉婷耍横,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怎么耍赖了?你有什么证据啊?”杜峰笑呵呵的道,那样子真是得意,搞得小雪更加郁闷了。

    “还说不是耍赖,那为什么四个人打牌,就我一个人输啊!?哼,你肯定出老千了!”小雪理直气壮的道。

    杜峰点燃一根烟,笑道:“喂,小雪,你这话可就难以服众了,四个人打牌,总是有输有赢嘛,再说你看你婉婷阿姨和燕子阿姨不都输钱了吗?”

    燕子赶紧出声道:“是啊是啊!”刚才小雪坏了她跟杜峰的好事,她现在心里正郁闷呢,自然要帮着杜峰说话了。

    “你也输钱了?你输了多少?”小雪开始替燕子点数,刚才拿出的钱大家可都看着呢,燕子一共也就拿了一千块钱出来。

    “哼,九百五十块,你只是输了五十块钱而己,这也算输钱?你看我一千块输光,又拿出一千块都没了!”这一比较起来,小雪就更加确认今天上了杜峰的当了。

    “咳咳,这个,这个,五十块钱也算输啊!”燕子讪讪的道,五十块钱一番,打了这么久就输了五十块钱,要说起来还真不好意思说输钱了。

    “你,你们,你们合伙欺负我!”小雪这次是觉得真委屈了,都快要气哭了。

    杜峰脸色一正,严肃道:“小雪,你可是大姑娘了,不要动不动就哭,既然要参加这游戏,就要懂得和遵守游戏规则,愿赌服输这话你总听说过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啊,这样吧,你的钱我也不会退还给你,不过我先借给你一千块,然后我不玩了,让小百合替我打,她现在还不怎么会哦,你要是这样都赢不回去,那可怪不得我了!”

    “谁,谁哭了,我才不会哭,不过,你说的话算不算数?”输钱的人心理就是这样的,有一点机会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绝对舍不得放弃的,却往往因为这最后的一点机会陷得更深,以致于最后落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地步,当然小雪这情况又不一样。

    “当然了,男子汉大丈夫,说过的话肯定算数啊,来来来,小百合你来帮叔叔打,你放心,输了钱算我的!”杜峰真数了一千块钱给小雪,又从身上拿了五千块钱扔在桌子上。

    “叔叔,我,我还不怎么会呢!”小百合还真有点担心,不过刚刚在旁边看了几把,她已经大体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渴望也去赌一把的。

    “别怕,反正是叔叔给你钱的,你输了就输了呗,谁刚开始玩这个的时候不输点钱啊,不过你可不能耍赖啊,输了就是输了,切不可学你雪姐姐那样!”杜峰故意认真的道。

    “你废话还真是多喃,百合,来,别理他,我们玩我们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赢光你的,再说赢光了也没什么,我是你老大,你没钱的时候我自然会给你钱花啊!”小雪又开始故示大方了,很明显她和杜峰不一样,杜峰现在是准备好输钱了,而小雪则是准备好赢钱了,不过两人目的各不相同,倒也皆大欢喜。

    四人再战,杜峰坐在旁边倒真没有给小百合指挥,就算是小百合回过头要求杜峰给点什么意见,杜峰也绝不开口帮忙,而且还反过来把小百合训一通,让她自己做主。

    小雪现在可开心死了,才一圈而己她已经赢回了两百块钱,好像自从小百合上场她就真的开始转运了,小百合愁成一团,杜峰在旁边不停的安慰,这才让她重拾了信心继续洗牌再战。

    谁说女孩子不喜欢赌博,这丫根儿就是扯淡——现在杜峰在心里笑起来了,看到眼前四人那个认真的劲头,似乎早就将他这个挑事的人给忘得一干二净。

    “我去上个厕所,你们继续玩!”丢下这句话,杜峰飘然而去,不过杜峰可不是真的上厕所,因为他走的是厨房的门啊。

    厨房里面的菜已经被冬儿等人洗好了,只等着一会时间到了做饭就成,现在厨房里面根本没有人,杜峰悄悄退出来,再到冬儿房间,依然没人。

    “这丫头跑哪去了?”杜峰是打定了主意要干点坏事的,刚才已经憋了很久了,现在他是真想要发泄一番,既然小雪坏了他的好事,他自然要将主意打到冬儿这几个丫头身上了,也真难为了他,为了成其好事,他居然跑那么远去镇上买朴克,又花那么多的心思将外面几女吸引到牌局中去。

    来到龙春的房间,冬儿果然在这里,当然同时在场的还有龙秋和龙夏,春、夏、秋、冬四个丫头全到齐了,这反而让杜峰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了。

    “少主!”四个丫头一起恭敬的向杜峰行礼。

    “哇,都在啊!”杜峰摸摸头坐到龙春的床上,他还真不好意思开口了,难道直接给四个丫头说:脱了衣服跟少主我**吧!

    杜峰不吭声,就那么傻笑着盯住几个丫头的胸脯,色眯眯的眼光很清楚的暴露出他此刻的狼子野心,几个丫头红着脸互相盯了几眼,她们当然知道杜峰现在想的什么了。

    还是冬儿最大方,轻声的道:“少主,你是不是想——”冬儿贴到杜峰旁边坐下,小嘴凑到杜峰的耳朵边小声的嘀咕道。

    哇,这冬儿真是体贴和了解我的心思啊!感觉到冬儿薄薄的衣衫里面一团丰满的嫩肉现在就紧贴着自己的胳膊,杜峰的下面瞬间开始抬头,哇哈哈,俺受不了了。

    “什么啊?”杜峰故意装傻,不过当君子的感觉太难受了。

    “少主,我,我想要!”冬儿没有办法,知道杜峰爱面子,干脆自己主动贴了上来,这次手已经摸到了杜峰的大腿,就快接触到杜峰的关键部位了。

    “冬儿!”杜峰终于不用再当君子了,去***君子吧,反正老子就是色狼,我色我自己的女人,别人也管不着,再说别人想骂我也骂不着啊,谁知道我杜峰私下有这么多漂亮的丫头啊,哇哈哈,估计说出去别人都不会相信,毕竟,这可是二十一世纪了,谁能有我杜峰这种艳福啊?

    杜峰一下子吻上了已经贴了过来的冬儿的小嘴,双手一伸将冬儿搂进自己怀里,一双魔手从冬儿后面衣衫中伸了进去,熟练的卸去冬儿里面的胸罩,右手抽出来,顺着冬儿的下襟伸进去,将一个诱人的情趣内衣放在鼻子上吻了吻,羞得刚刚被杜峰放开的冬儿脸瞬时间变得通红。

    “少主,脏!”冬儿娇声道。

    “脏吗?我咋觉得这么香啊,哇,冬儿,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内衣的啊,真是有品味,嗯,不错不错,以后都穿这种吧,真是太漂亮了!”杜峰索性不要脸了,现在的样子跟痞子没啥两样。

    龙春等三女早就羞红了脸,不过也一起坐到床上,围住杜峰开始在杜峰的背上,胳膊上摩擦个不停,这让杜峰的**腾的从小腹的部位升起,一手抱住冬儿,魔手爬上已经被他推高衣衫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对**上面,只用力的一捏,两颗蓓蕾马上变硬挺立起来,冬儿也随着啊的一声全身颤抖起来,2P确实没有5P刺激。

    突然,杜峰后颈感觉到了一片温软,才一转头,一粒红嫩的蓓蕾已经送到杜峰的嘴边,龙夏的眼睛微微眯起,气喘吁吁的抱着杜峰的脑袋,当杜峰的嘴才刚刚含住,她已经嗯嗯的呻吟起来。

    如此的香艳情景,作者实在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了,反正杜峰也不是什么君子,上次半晕迷中已经跟这四女一一交过手了,这次清醒状态下更是大展神威将四女侍候的舒舒服服的,当然,这种侍候也是双向的,他也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

    杜峰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四女强忍住疲疲的感觉,满足的慢慢爬了起来,杏眼含春的各自望了一眼,在龙春的示意下,大家慢慢退了出去,只留下冬儿一人照顾杜峰,其它三人进厨房做饭了。

    客厅里面的四女依然地主斗得是激烈刺激,小百合的钱已经输了三千不止了,不过因为杜峰给她留的底金实在是太充足了,现在倒也没有全部输完,不过其它三人面前的赌资已经增加了不少,特别是小雪,足足赢了快两千了,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把本钱全赢回来了,不过她可不满足,她的目标是要将小百合的钱全部赢光光。

    小百合无所谓,她是第一次玩这个,输钱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反正每一把她总是要付钱出来,她习惯了,到最后,她唯一的乐趣就是抓地主了,有时候其它三女想当一把地主,小百合也是在后面求情要她们让给她当,所以打到后来,就成了一定的规律,如果不是拿到四大天王,几女都很有默契的让给小百合来当地主,后者也乐得呵呵直笑。

    其实龙春早就通知四女准备开饭了,可小雪现在玩得正起劲,所以老是推推推,到了晚上八点,小雪也没有完成自己要赢光小百合的目标,在后者的赌资还留下不足五百的时候,谢雨婷回来了,包往沙发上一扔,倒在沙发上就不想起来了。

    “雨婷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要参加晚上的庆功酒会吗?”肖婉婷示意小雪收起朴克,看看时间都这么晚了,今天的这游戏玩得有点过份了。

    “哎,别提了,下午的时候被歌迷堵住签名就签了两个小时,都要累死了,阿峰又不陪我,晚上酒会上我只是露了个脸就推说身体不适回来了,哼,阿峰呢?他不是下午就溜回来了吗?小百合,来来来,帮阿姨捏捏肩吧,可累死我了!”谢雨婷双眼无神的瞪着天花板开始埋怨起杜峰来。

    小百合乖巧的站到谢雨婷后面帮她捏肩敲背,小百合的功夫是有两下子的,只是两分钟不到,谢雨婷已经舒服得哼哼起来,眼睛也眯了起来。

    “百合,你叔叔人呢?”小雪这才发现杜峰好像下午就溜得没了踪影。

    “啊,在这里呢,小雪,找我有事吗?”杜峰洋洋得意的从龙春的房间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满脸绯红,春光耀眼的冬儿。

    “你,你,你们怎么从春姐姐的房间出来的?”小雪指着杜峰,想想下午杜峰那么热心的去买朴克,现在她终于明白杜峰的险恶用心了,自己千小心万提防,最终却还是没有防住杜峰这个色狼的诡计。看来,再狡猾的狐狸也有被人下套的时候啊。

    “哦,下午看你们打牌打得太起劲,我觉得太困了,就到她房间睡了一觉,怎么,有问题吗?”杜峰坐到谢雨婷身边。

    “哼,有的人好像下午说去上厕所来着,怎么这厕所上都上到春姐姐房间去了,又不是小孩子难道还要冬儿姐姐帮你擦屁股?”小魔女不愧是小魔女,说话还真毒。

    “你——”杜峰气得说不出话来,不过转脸一笑:“嘿嘿,你管得着吗?我喜欢到春儿房间上厕所怎么了?我就进去睡觉了怎么样?哇,我好怕你啊,你怎么忘了开门进来帮我拍几套写真啦?”杜峰反唇相讥。

    冬儿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其实她还是将自己当成一个丫环在看待,所以杜峰跟小雪闹得再凶,她也觉得自己没有道理和资格去插话的,尽管她对小雪这种说法很有看法,她也依然没有说话。

    小雪还要开口,谢雨婷已经开口了:“小百合乖,你坐过来休息吧!”

    “咳咳,我说阿峰,我今天这么辛苦,你说,你是不是该好好报答我一下?”谢雨婷盯着杜峰。

    “当然,当然,你有什么要求我一定答应的!”杜峰哪敢说半个不字啊,他当然知道谢雨婷今天是真的挺辛苦的,从早上出门到现在,估计一整天都在为杜峰的事情忙。

    “好吧,那先来给我捏捏腿吧!”谢雨婷将腿往沙发上一搁。

    对这种香艳的请求,杜峰当然是求之不得的,马上将一双魔手伸到谢雨婷的双腿上捏个不停,用上了神龙诀的劲道,穴位又认得奇准,不到半分钟,谢雨婷已经满脸通红,心里更是无端的升起一股**。

    “嗯!”谢雨婷终于舒服得呻吟出声,可一看众女紧盯着自己,马上羞红了脸,一把推开杜峰,蹬蹬蹬的往厨房跑去。

    “喂,你干嘛?”杜峰在后面大声喊道。

    “我上厕所!”

    MYGOD!众人狂晕,谢雨婷脑子坏了?上厕所往厨房跑去干嘛?

    “你走错门了!”大家一齐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