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来刚做完爱是不适合做饭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杜峰自己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晚上这顿饭虽然还算丰盛,但味道却不及以前,可能是龙春几女刚刚从**的余感中没有振奋过来的原因,当然这种微小的差别只有杜峰这种厨艺达到一定程度的大师级人物才能品尝出来的,而小雪众女却依然吃得是津津有味。

    谢雨婷早早就去休息,杜峰也很自觉的跟在后面,从后面一把将谢雨婷抱起来,还没等谢雨婷叫出声,杜峰已经砰的一声关上自家的房门,再将谢雨婷往大床上一扔,嘿嘿的笑逼了过去。

    杜峰的样子真的有点色,而且不是一般的色,但在谢雨婷眼里却一点也没有威慑力,谢雨婷倚在床头,笑嗔道:“色狼!”

    没劲!

    杜峰一屁股坐到床上,笑道:“我哪里色了?”

    “还说不色?不色你把我抱到你房间来干嘛?”谢雨婷一边开始脱衣服,就当着杜峰的面开始脱,一点也不顾忌杜峰**裸的目光,这让杜峰很郁闷,难道我不是男人?或者说我以前太君子了?她就不怕我**了她?

    哇哈哈,不会是想通了,想要提前将身体献给我了吧?杜峰开始色眯眯的笑了起来,心里更是无限的YY起来。

    “喂喂,口水啊,快要流出来了,小心砸伤脚啊!”谢雨婷脱得精光,转过头一看,杜峰的口水真顺着嘴角往下掉了。

    丢人了。

    尽管杜峰的脸皮已经达到了相当的厚度,但现在他还是忍不住有点脸红。

    “老婆,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呢!”想要抱住谢雨婷,没想到后者却直接往一边的浴室溜了进去,杜峰一边飞快的脱去衣服,一边追了上来:“喂喂,老婆,等等我,我帮你搓背吧,我手艺很好的,你放心,真的很舒服的!”

    “砰”的一声,浴室的门关了起来。

    杜峰驻足在门口,望着自己下面已经挺立起来的小兄弟,郁闷得想要哭,天啦,太残忍啦!

    “喂,老婆,开开门啊,让我也来洗洗吧,我这身上也好脏啦!”杜峰开始求情。

    “嘿嘿,那你到隔壁婉婷房间去洗吧!”谢雨婷嘻嘻一笑。

    “现在不方便啊,我都脱得精光了,让我进来吧,老婆,求你了!”杜峰现在像是被遗弃的孤儿,可怜巴巴的隔着浴室的门求情。

    “哈哈,那你自己进来就是了啊!”

    杜峰好话说尽,可谢雨婷却是无动于衷,杜峰怒了,***,惹毛了,我还真就撞门了,大不了明天再换一扇门罢了,不过这门还真有点贵。

    “你开不开门?”杜峰开始下最后通谍了。

    谢雨婷只是笑,不回答。

    “最后数三声,如果再不开门,我可要撞门了!”杜峰已经做好撞门的准备了。

    谢雨婷还是只是笑,依然不回答。

    “一!”

    “二!”

    “二点五!”

    “开不开?”

    谢雨婷笑得更厉害了。

    “三!”

    三声过后门没有开,杜峰感觉还真是没面子,现在话说满了,这门倒底是撞还是不撞呢?杜峰开始为难了。要撞,那可是自家要掏钱的,虽然现在有几个钱,但也不能这样浪费不是?可要是不撞,那以后在谢雨婷面前自己哪还有什么威性啊?

    算了,做做过场吧,撞两下吧,不过力道把握准一点,不能撞坏了门,到时候就说这门太结实我撞不开!

    杜峰终于想好办法了,第一次得省点力气,试个深浅。

    “我真撞了!?”杜峰道。

    这次里面有声音了。

    “你要撞就撞啊,问我干嘛!”

    “咣”的一声,门应声而开,杜峰还在奇怪,这门怎么这么不结实,人已经跌进了正对门的浴缸,水溅得老高,回过头,门没有坏,放下心来。

    浴室真大,不过这专门订做,准备十多个女人一起泡澡用的浴缸更大,抛开水深,这简直像个小型游泳池啊,整个浴室里面几乎有一大半都被这浴缸给占了,现在谢雨婷就靠在浴缸的另外一边,盯着杜峰呵呵笑个不停。

    杜峰明白了,敢情谢雨婷丫根儿就没有锁门啊,害得自己在外面瞎叫了半天,原来刚才她叫自己进来是真叫啊。

    “啊呀,原来老婆是有心跟老公洗个鸳鸯浴的啊,那还这么戏弄我,不行,今天我要家法侍候以振夫纲!”杜峰爬到谢雨婷旁边,将谢雨婷抱在怀里。

    “那老公准备怎么样惩罚我呢?”谢雨婷又开始施展媚功了,哇哈哈,杜峰感觉自己的鼻血都快要下来了,天啦,不愧是男人们公认的女神级偶像啊,这发起嗲来让俺怎么受得了啊!

    杜峰一把将谢雨婷的一对**抓在手上,已经堵上了谢雨婷转过来的小嘴,不顾谢雨婷从喉咙深处发出的诱人的呻吟,杜峰的一双魔手开始不停的摸捏,而谢雨婷从未被其它男人污指过的一对**此时却在杜峰的手掌内变幻着不同的形状。

    两人也不管现在身在浴缸里了,先是疯狂的接吻,在是互相的抚摸,直到杜峰真要准备将谢雨婷就地正法的时候,谢雨婷才回过神来,拼命的将杜峰推了开来,在杜峰郁闷至极的眼光中,谢雨婷只好为杜峰来了一出“玉女吹箫”,直到杜峰在爽快的耸动中汹涌的喷射开来,谢雨婷这才将头抬了起来,两人都躺在浴缸外面的地板上,杜峰是一脸的满足,而谢雨婷则是一脸的压抑。

    玉手在嘴角抹了一把,又舔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差点让杜峰雄风再振,不过知道今天这戏已经到此结束了,再想有什么过份的想法那是不可能了,当然,杜峰明白,如果今天自己非要吃了谢雨婷,估计事后她也不会真的怨恨自己,但那样势必会让谢雨婷心里一辈子都有点疙瘩,因为杜峰是答应过她要等到彻底征服了冷如冰才能将身体彻底献给杜峰的。

    看来真得将冷如冰的事情提上议程了!不过这女人有点变态,要不是有点个性,加上人也长得不错,本少爷还真不想碰她,嘎嘎!

    其实杜峰猜得很准,如果抛开冷如冰,谢雨婷还真是现在就想跟杜峰真正的来一段鱼水情,但想起那个从小就跟自己一块儿长大的姐妹现在还因为自己卧床不起,她就不可能有心情真正的放开心怀将自己献给杜峰,所以实际上她现在也是忍得极为辛苦。

    “好舒服!谢谢你,老婆!”杜峰轻轻的吻了一口谢雨婷的额头,后者也是满足的回敬了一吻。

    既然杜峰也已经爽过了,那正事还是要办的,两人开始洗澡,不过本来洗个澡最多也就十分钟时间,现在两人却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没有办法,两个年轻气盛的男女一起洗澡,真正的**相对,你说要是不互相揩点油,不互相摸摸擦擦那可能吗?当然不可能!

    别看谢雨婷在外面是一副圣洁无比的女神形象,但在杜峰这里却是一个十足的小女人,明星也是人,而且只要是个人,对七情六欲那就是避免不了的,谢雨婷也不例外。

    两人躺在床上,谢雨婷倚靠在杜峰的怀里,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这个时候全世界都只剩下两人了,所以两人都不想打破这种暂时的宁静和温馨。

    谢雨婷现在感觉真的很幸福,不过心里却又想着冷如冰的事情;杜峰也觉得很幸福,但却又想起珍姐,想起这个累了一天现在却说不定还在酒会上折腾的女强人。

    “老公,今天我这么累,你是不是要好好奖励我一下?”谢雨婷终于说话了。

    “我刚才要奖励你,你又不愿意呢。”杜峰摸了摸谢雨婷胸前的蓓蕾,感觉到那两粒鲜红的娇小蓓蕾现在已经变大了不少,而且开始挺立起来。

    “坏蛋,我不是说过了吗,等你搞定如冰以后,我们一起侍候你,我可是听说了,某人好像特别喜欢玩些变态的游戏哦。”谢雨婷眨巴眨巴眼睛笑道,她开始诱惑杜峰了。

    哇,一个是大明星,一个是大警花,两个美人儿一起侍候那感觉肯定比较爽,不过这冷如冰可是人如其名,那是冷得太过了一点的,所以杜峰想起这个女人,又不由自主的感觉到有点失落,好像要搞定冷如冰真没什么好办法,关键是现在自己对她也没有多少感情啊,虽然是美女,虽然对她有那么一点好感,可那性格可真是要人命的。

    “什么叫变态的游戏啊,这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嘿嘿,一家人嘛,大家要做什么快乐的事情,就在一起做,这才叫真正的快乐,你说对不对?”杜峰真够无耻的,居然还能这么辩解。

    “就你会扯,别给我打马虎眼,你说,该怎么奖励我?我这次到SH来,可是放下了手头上好多工作的,你知道我现在一天可是要损失很多钱的,而且我都答应要加入你的公司了,回头还要赔偿我原来的经纪公司好大一笔钱呢!”谢雨婷当然不看重钱,她看重的是杜峰的人。

    “好吧,那你说说,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我一定答应你!”杜峰真觉得这次谢雨婷付出了不少,大方的道。

    “不管什么要求都可以?”谢雨婷眼睛一亮。

    “当然不是,比如说逛街!”杜峰赶紧补充一句,如果真要让他去逛街,那他可真要拒绝了,陪谢雨婷逛街?看起来对别人绝对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可对于杜峰来说,还真是最害怕的事情。

    “除了逛街其它的都可以是吧?你是男人,说话可要算数的!”谢雨婷强调道。

    杜峰想了想,好像自己除了怕逛街就只是怕女人哭了吧?还有什么害怕的?好像一时想不起来了。

    “那当然,你老公我可是真正的男人,男人中的男人,这一点是无须致疑的,你也应该深有体会才是。”杜峰色眯眯的笑了起来,下面往谢雨婷的大腿上顶了两下,以示自己男人的本钱。

    “色狼!”谢雨婷嗔道,又认真起来:“好,你既然答应了,我就提个要求吧,过两天,你陪我回家一趟!”

    “就这事儿啊?我以为什么事儿呢,放心吧,没事,我也好久就想见见老丈人了!”杜峰松了口气,正好去给当军区司令员的老丈人打声招呼,因为天龙会过段时间可能会扩展到南京,到时候有军区大院做保障,那还真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死相,什么叫老丈人?我现在还没打算嫁给你呢!”谢雨婷就看不惯杜峰现在那副趾高气扬的表情,泼冷水道。

    “那没事,下次去我就不叫他伯父了,直接称他谢司令!”杜峰笑道。

    “你敢!”谢雨婷眼一瞪。

    “其实我倒不是想去看老爸,你上次治好了他的腿,他现在身体好着呢!”谢雨婷幽幽的道。

    “那就不用回去了嘛,呵呵。”杜峰不以为然的道。咱是谁啊?神龙医典的继承者,神龙山庄的庄主,天下有谁比咱医术更好的?哇哈哈。

    “我主要是让你陪我去看如冰的!”谢雨婷一边说一边盯着杜峰的眼神。

    “不会吧?!”杜峰狂晕,又要见那个女人了,杜峰现在终于知道自己真正怕什么了,一是女人哭,二是陪女人逛街,三是见冷如冰。

    “你是不是男人?刚才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谢雨婷理直气壮的道。

    “这跟是不是男人没有什么关系吧?”杜峰艰难的道,他想耍赖了。

    “你想耍赖是吧?”谢雨婷脸色一变。

    杜峰讪讪的笑道:“不是,那个,那个可不可以换个要求啊,你知道,公司这么忙,我也挺忙的,厕所的马桶还要换,海媚的妈妈又生病住院——”

    “可以啊,那你就承认自己不是男人了是吧?那我一会儿叫小雪拿把剪刀来,把你这个东西割下来扔了!”谢雨婷一把抓住杜峰下面的东西,用力一捏,杜峰哇的一声叫了起来:“老婆饶命,老婆大人饶命啊,这可是咱的命根子啊,你总不想我杜家断子绝孙吧,再说你老公我没了这个东西,你也要后悔啊!”

    “那你答不答应?”谢雨婷一点也没有要放松的意思。

    “答应,我能不答应吗?老婆提的要求我哪次没答应啊,你看上次连逛街我都陪你了呢!”

    谢雨婷这才放开,杜峰擦了擦冷汗,天啦,以后睡觉要小心了,不要真的哪天睡醒发现身上少了最重要的零件,那可不好办啊,自己医术再好,好像也配不到这种零件吧。

    “海媚是谁?”谢雨婷眼睛一瞪,突然问道。

    “啊?你怎么知道的?”杜峰一惊。

    天啦,完了,自己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分割线——

    珍姐晚上一直忙到半夜十一点才开车回家,没想到车开到离家不远的一条巷子里却被前面一辆抛锚的大卡车给堵住了,这巷子本来并不宽,如今不知道是哪位发了神经的司机居然开这么大一辆卡车来把这路堵了起来。

    珍姐倒车,一直倒到巷子口才发现后面也堵了一辆奥迪,车灯是开着的,但里面坐着的那个司机却像是睡着了一样,任珍姐猛按喇叭可他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没有办法,珍姐只得下车,敲了敲后面的奥迪车车窗,玻璃慢慢的降了下来,一张色眯眯的脸露了出来,珍姐知道不妙,正要退回到车上,刚刚转身却发现面前多了两个男人,两个穿得有些张扬的年青人。

    “你,你们要干什么?让开,再不让开我可要喊人了!”珍姐强自镇定道。

    奥迪车门被人打开,里面的男人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点了根烟,笑眯眯的盯着珍姐的身体看个不停。

    “你是刘婕珍小姐对吧?”中年男人色色的盯着珍姐的胸脯,这让珍姐极度恶心,感觉到胃一阵翻涌,差点吐了出来。

    “你们认识我?说,谁派你们来的?他们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就是了,你们大半也是求财,没必要进局子里面呆吧?”珍姐以为对面的男人是想求财,破财免灾,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对于钱财,珍姐一点也不看在眼里,她现在开始后悔走这条小路赶时间了,其实家里面又没有其它人,完全犯不着赶时间啊。

    “当然认识,现在全SH或是全国谁不知道你啊,盛华集团的副总,今天的庆典你就是主持人嘛,小妞,看得我真是受不了,所以哥哥我就提前来这里等你了!”看来这中年人是看上珍姐了,不过他可不知道珍姐现在已经三十好几了,在他看来珍姐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岁,刻意打扮了一番的珍姐现在确实看起来年轻又漂亮,特别是那种成熟女人的气质,完全不能在一般的年轻女孩子身上看到。

    “既然认识我,那你就应该知道我跟纪局长可是朋友,你们就不怕被抓进大牢吗?说吧,你们倒底想要干嘛?”珍姐的声音突然变大了,她是想吸引附近的人注意,可惜现在都十一点多了,这巷子又偏僻,哪里还有人从这附近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