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半夜三更突然遇到这种事情,珍姐的心里又开始砰砰直跳起来,依然在第一时间想起给杜峰打电话,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随手和包扔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这可怎么好?难道是小偷进来了!?

    珍姐现在躲在厕所里面,门被她一下子反锁上了。还好,暂时应该是安全的。

    “咳咳!”珍姐故意咳嗽,她想用这种方式提醒外面的人,如果真是小偷也许会因此就悄悄溜出去了吧?珍姐等了一会儿,外面果然没有什么声音传过来了,耳朵竖在门后面,外面静悄悄的,偶尔有车子通过下面的马路,喇叭声在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异常的清脆。

    悄悄的抓了浴巾将身上的水汗擦干净,将浴袍穿好扎紧,再左右望了望,终于找到一根断裂的水管,拿在手上掂了掂,还好份量正好合适,简直是理想的武器。

    再次将耳朵竖在门后面听了听,外面确实没有声音,珍姐悄悄将门打开一条缝,客厅的灯果然熄了,不过还好,浴室的灯光穿透出去,让本来就并不怎么黑漆的客厅变得亮了一些,基本上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客厅的一切了。

    自己的包和手机依然放在沙发上,门好像是关着的,珍姐想要看看门口的鞋架有没有动过,结果却未能如愿,因为光线还不是特别亮,她的视力也没有好到这种程度,再怎么说这浴室门口到客厅的门口都还是有一段不近的距离的。

    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左右看了看,没人,珍姐的心砰砰的直跳。

    “谁?快点出来,我要报警了!”珍姐颤抖着道,右手紧握着水管放在背后。事实上她只是想试试看家里是不是真的来了贼,如果没有声音可能刚才就真是小偷进来了,现在说不定已经被刚才自己的声音给吓走了。

    没人吭声,珍姐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下,一步一步走到客厅转角处,他的精神并没有因此就完全松懈下来,反而是越接近客厅,心里反而是提高了警惕,她现在心中有了计较,当务之急第一步是打开客厅的灯,第二步就是抓起手机,然后再回到浴室去给杜峰打电话,太吓人了,今天遇到的事情足可让她晚上睡不着觉了。

    叭的一声,客厅的灯再次亮了起来,珍姐快速的向四周扫视了一圈,确实没人,家里的摆设依旧,不过门口却多了一双男人的皮鞋,珍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她不敢乱叫,因为客厅她已经看了一圈了,确实没有任何人,因为客厅的面积并不是特别大,而且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现在那个没有离开的人大半已经躲在一楼厨房、厕所或者是那一间客房了,当然也有可能躲到二楼去了。

    珍姐一步一步往沙发上走去,她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发现门口多的那双鞋子,她现在只想快点拿到沙发上的包,然后再退到浴室给杜峰打电话,可这个过程中她绝对不能让暗中藏着的人看出来她心里的紧张。

    镇定,镇定!珍姐自己给自己打气,可惜一双腿却依然颤抖得不行,她甚至感觉到一双腿像是突然间没了力气一般,都快挪不开了,但她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是最关键的时候,自己能否得救就完全要看是否可以顺利的拿到手机再退回到浴室,所以这一步一步她走得是异常的艰难。

    终于将包抓在手上了,珍姐快速的冲向浴室,很奇怪,暗中的人并没有出来阻止她,这让本身已经准备用手中的水管杀开一条血路的珍姐有点诧异,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珍姐一边开门一边往后盯,生怕后面有人追上来。

    后面没有人,但珍姐打开门却被浴室里面的人抱了个满怀。

    “啊!”珍姐只来得及惊叫了半声,就被来人一下吻住了小嘴,浴室的灯光突然熄了,不过仅管这样,窗外的街灯的余光还是顺着浴室的窗口丝丝穿透进来,如果认真看,还是能够看清楚这浴室的状况的。

    可现在的情况是对方似乎很怕珍姐看到什么,一只手把珍姐压在墙上,另外一只手却将珍姐的眼睛蒙了起来,嘴巴却堵上珍姐的小嘴。珍姐什么也看不到,拼命的挣扎起来,刚刚挣扎了半响就突然停了下来,甚至还配合起眼前的男人来,一只舌头开始在男人的嘴里面乱搅。

    男人奇怪的脱离开珍姐的小嘴,难道眼前的女人一直以来都在演戏?难道她生性也就淫荡?否则怎么可能没看到眼前的男人是谁就主动的配合上来。

    “老公!放开我吧,我知道是你!”珍姐突然笑了。

    男人终于放开了珍姐,在墙上的开关上一按,浴室一下子亮堂起来。

    杜峰本来是想来逗逗珍姐的,现在却被珍姐一下子识破了,顿时有种失败的感觉,郁闷的道:“老婆,你怎么知道是我?你都没有看到我!”杜峰是真的挺好奇的,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你猜猜!”珍姐手中的水管早就被杜峰扔到一边了,包和手机也掉在地上,但珍姐现在可没有去捡这些东西,而是一下子扑在杜峰的怀里,有些调皮的道。

    现在她才真正的放下心来,只有在杜峰的身边,她才会有这种安全的感觉,好像就算现在天塌下来,她也没有一点惧意,甚至她还真想如今就是世界的末日,那她就可以跟杜峰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了。

    “我猜猜看啊——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看到我门口的鞋子了是吧?”杜峰自以为很聪明,将珍姐抱在怀里,顺手将珍姐的浴袍给解了,立即一具光滑的玉体粘了上来,刚才进来得太急了,珍姐身上什么也没有穿。

    “色狼,错了,你那鞋子满大街的男人都穿,你让我怎么认得出来!再说了,如果真认出来,我还会跑到浴室来给你打电话吗?你这个笨蛋!”珍姐突然觉得有点委屈起来,粉拳拼命的在杜峰的怀里捶个不停,一边娇声嗔道。

    “那我就真猜不出来了!”杜峰无奈的认输,女人心,海底针,哪有那么好猜,难道是女人的第六感?

    珍姐气道:“你根本就没认真猜过,哼,你哪里关心过我心里想什么啊!”珍姐像是个吃醋的小女孩一样,这让杜峰一时有点手足无措了,珍姐一向都是以大姐姐的形象出现的,今天突然变成了小妹妹,这让杜峰有点不适应了。

    “老婆,你这是什么话呢,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你啊,你看,我见你白天太累了,所以就跑过来陪你了嘛,嘿嘿,好像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嘿咻了是吧?一会儿老公让你爽个够!”杜峰心里叹了口气,不过嘴上还是如此的油腔滑调,他不想让珍姐看出他现在心底的想法。

    “你个流氓,你个坏蛋,呜呜!”珍姐突然哭了起来,想起今天晚上在小巷子里面要不是有神秘的黑衣人相救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的,现在回了家又被杜峰吓了这么一大跳,越想越是委屈。

    头大!珍姐怎么说哭就哭上了?难道不知道我最怕的就是这个了吗?

    “老婆,你怎么还哭上了,别哭了,快点别哭了,再哭可就真的不乖了!”杜峰开始求饶。

    可惜杜峰的求饶并没能让珍姐的情绪稳定下来,反而更让她哭得欢了,从来没有如此发泄过,珍姐这次是真的想发泄个够了,而女人的发泄方式一般也有限,比如大哭一场,比如逛街疯狂购物,比如大吃特吃一番。

    杜峰皱起眉头,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自己半夜三更偷偷的溜出来陪她,居然还真给我哭上来,这不是破坏我这好心情了吗?

    “别哭了,再哭我可要走了!”杜峰郁闷的道,这句话他本来不想说的,但现在可能也只有这句话能让珍姐停下来了。

    果然,听到这句话珍姐一下子就没再哭了,不过眼泪却依然掉个不停,可怜兮兮的望着杜峰,现在她还哪里像是小雪的妈妈啊,简直就是小雪的姐姐嘛,那样子让杜峰忍不住想上前安抚一番。

    “老公不要走,555!”珍姐一把抱住杜峰,随着他一边抽噎,胸前的两个大肉团也随之一起颤动,这让杜峰的**又起来了,晚上在家的时候谢雨婷已经让他爽过一次了,尽管没有真枪实弹的大战,但他可是交过货了,可如今一见了珍姐这诱人的身躯,想想珍姐下面的名器的刺激,杜峰身体的某个部位马上发生了反应。

    “老公不走,老公当然不走了,老公就是吓吓你罢了,呵呵,别哭了啊,乖!”杜峰嘿嘿笑了起来,一把将珍姐抱在怀里,在珍姐的额头亲了一口这才放开。

    珍姐突然闭上了眼睛,望着杜峰,小嘴凑了上来,好久没跟杜峰疯狂过了,感觉到杜峰下面紧紧的抵在自己的大腿根部,珍姐也想要了。

    对于送上门来的艳福杜峰是不会放弃的,这是他的习惯,上面跟珍姐开始疯狂的接吻,下面一双魔手也开始在珍姐的屁股和大腿上摸个不停。珍姐三下五去二将杜峰的衬衫扯掉,皮带也被她熟练的解开,才刚刚触碰到杜峰的大腿根部,杜峰已经忍不住在喉咙里面吼叫了一声,舍开珍姐的小嘴,而是将进攻的重点转到了珍姐的胸前。

    “嗯。”珍姐配合的发出诱人的娇啼,杜峰并不就此放过珍姐,将她放在地上,附身而上,没想到却被珍姐反搂住了脖子,再一个翻身将杜峰压在了身下,小嘴开始在杜峰的身上到处舔了开来,从脸上到脖子,从胸脯到小腹,终于进攻到杜峰的要害部位。

    “啊!”杜峰叫出声来,虽然没有真正跟珍姐合体,但现在他才刚刚进入珍姐的温热的小嘴就禁不住呻吟出声,一双手紧紧的按住了珍姐的头,屁股也不由自主的往上顶去。

    “咳咳!咳咳!”珍姐赶紧抬起头,转到一边咳起嗽来,没办法,这杜峰的本钱也太雄厚了。

    浴室不只是可以洗澡,**其实更好。

    这是杜峰现在的真实想法,与在房间里面相比,在浴室里面**至少可以让他提前五分钟发泄出来,他确信这一点。两人一番大战,最终是以珍姐的溃败结束,杜峰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硬是搞到自己发泄出来这才作罢。

    依然是用了阴阳互补之术,杜峰早就习惯如此了,他现在还不想要小孩,所以用这种方法不但可以让身边的女人不用这么早为他怀小孩,更可以因为让她们的身体的经脉得到修补和锻炼,而这无疑是件好事。

    “老公,你真是,啊,别动!”珍姐一把将杜峰抱住,不再让杜峰动了。

    “老婆,谢谢你!”杜峰突然异常感动的说了一句。

    “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老公,你知道吗?其实能为你做些事情,我也是最开心的,也只有在公司为你工作的时候,我才会有自信,一旦面对婉婷她们,我马上就变得很自卑了,这一点你是知道的,所以我才一直不愿意搬过去住!”珍姐这话并不全是真话,在肖婉婷等人面前,珍姐确实自卑过,但她更多的则是想成全小雪,她知道迟早有一天小雪会成为杜峰的女人,而这一切都还要等到她找个合适的机会将小雪的身世告诉杜峰,否则杜峰可能很难迈出这一步,而就算两人真的在一起,没有珍姐的帮忙,杜峰也会一辈子觉得愧对珍姐或小雪,因为到现在为止,珍姐跟小雪依然是母女,而母女同侍一夫,虽然确实刺激,但那可是**,不但社会不会接受,可能杜峰这个当事人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知道珍姐到现在依然没有将自己年龄的包袱丢掉,杜峰也明白凭自己的劝告和安慰根本就没有用,只能吻向珍姐的小嘴,然后抬头道:“可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啊!要知道,你要是太累了,老公心里会不安的。”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为你工作我真的不累!”爱情的力量真的伟大,珍姐的身体虽然异常的惫倦,但心里却依然是兴奋和激动不已。

    杜峰不再说什么,将珍姐抱到外面的房间里,可能是歇了这么一会儿,两人望向对方的眼睛时又都带了一丝**。杜峰自然不会让珍姐失望了,有了本钱就不怕多来几次,一下子将珍姐压在身下,两人再次滚在一起,只一会儿功夫,两人又开始疯狂的缠绵起来,一时房间春色无比,房门大开之下,两人的淫声浪语更是传到客厅和整套房间,好在现在房间里面没有别人,两人倒也不怕别人听到。

    事毕,杜峰将珍姐搂在怀里,珍姐满足的倚靠在杜峰的胸膛上,兴奋得睡不着觉,因为现在她实在是太幸福了,她巴不得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老婆,你刚才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是我的呢?”杜峰突然又想起这挡子事,好奇的道。

    “你真想知道?”珍姐调皮的笑道。

    “当然想知道啊。”杜峰哈哈笑道。

    “那你亲我一下!”珍姐将小嘴凑了上来,调皮得像个小女孩。

    杜峰听话的亲了一口,这才好奇的盯着珍姐,他还真想知道这个答案。

    珍姐笑道:“那我告诉你,一会儿你还要——”珍姐的脸终于还是红了,不过抵不过**时的刺激的诱惑,她还是提出了这个很香艳的要求。

    “没问题啊,只要你想要,老公随时可以满足你的!”杜峰慷慨的答应。

    “其实,每一个女人都有第六感,这个你知道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杜峰笑道,难道真是凭第六感就知道是我?这也太妙了吧,都快赶上我这精神力了。

    “每一个女人都能闻出身边男人味道,而每一个男人的味道又大不一样,我刚才也就是凭着嗅觉就闻出你的味道了!”珍姐揭出秘底。

    “就这么简单?”杜峰觉得真不可思异。

    “就这么简单!”珍姐点了点头。

    “那我是什么味道的?”

    “臭臭的!”珍姐嗔笑道。

    “啊!色狼老公,你又要干嘛?”杜峰一下子将珍姐翻身压在身下,一双魔手再次袭向珍姐的双胸,搞得珍姐惊叫出声。

    “啊,老婆刚才不是说还要的吗?那不要是吧?好吧,那我起来!”杜峰试着爬起来结束自己的这次色狼行动。

    “不要!”

    珍姐一双手将杜峰的脖子抓得牢牢实实的,双腿更是将杜峰的屁股夹住,拼命的往下拉去。

    一时,室内又是一场春戏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