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阿彪酒吧位于静安寺附近的一条僻静的街道,当然,所谓的的僻静也是指大白天,一到了晚上八点过后,这里就成了静安区最热闹的街道之一,整条街两旁都会停下各式各样的好车,其中不乏一些政府部门的专车,没有办法,这里是义和帮的地盘,而阿彪酒吧的老板就是义和帮的现任帮主吴彪,不管是政府部门的人还是商界名流,到静安区玩都喜欢来这里,因为这里不但服务种类齐全,更是安全可靠,不仅在房间存有暗室和地下通道,更有阿彪这个静安区的地头蛇作为保障,所以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现在才下午两点,离晚上还早,酒吧还没开门,自然是没有客人的,不过义和帮和金凤帮的许多兄弟都聚在这里,两帮人各自围坐在一起,大厅里是座无虚席,估计了一下大概有一百多号兄弟在这里,这一百多号兄弟中义和帮占了三分之二,聚在南边,金凤帮的几十个兄弟则聚在北边,两伙人各喝各的酒,喝酒猜拳的声音异常的嘈杂,却又各不相干。

    阿彪酒吧一楼是舞池和酒座,二楼是KTV,三楼则是贵宾包间。

    三楼的一间贵宾包间门口站着两男两女,女的是金凤帮的人,而男的则是义和帮的兄弟,四人守在门口,里面坐的是义和帮和金凤帮的几个首脑人物。

    金凤是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脖子下方纹了一条巨大的毒蜘蛛,透过开领的衬衫不仅能看到她波涛汹涌的乳沟,还能看到蜘蛛的几条腿,常人看到都会不自觉的产生出一种想要征服她的**,纹着毒蜘蛛的美女,充满着危险,但男人不就是喜欢冒险吗?越是这种女人反而对男人有着巨大的诱惑和征服**。

    金凤的左右分别坐着两个女人,大概都是二十岁左右,吴彪认识她们,这就是金凤的前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给金凤找来的保镖,身手异常厉害。金凤的背后站着两个彪悍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长得并不怎么凶恶,但一看就知道这两人也不是好惹的主,特别是偶尔露出的一双手掌都布满了老茧,显示出强大的力量,这两人不仅仅是身手好,据说枪法也不错,两人裤兜里面鼓鼓的,估计也就是藏着枪吧。

    吴彪坐在金凤对面,身边坐着猴子、鄂鱼、毒蛇,后面也站着两个打手,不过他这两个打手可不像对面金凤身后的两人,这么热的天气,对面的两个保镖还穿着黑西装,里面是白衬衫加领带,戴着墨镜颇有一股子气势,而吴彪身后的两人也是义和帮的金牌打手,个头比对面的两人高出一大截不说,**的双臂更是青筋暴露,一看就是力量男。

    吴彪现在眉头微微皱起,嘴里含着一百多美金一根的极品雪茄却似乎忘了抽,手上端的82年的红酒也没喝,直盯着对面埋头沉思的金凤,刚才她已经跟金凤提出了要两帮人合在一起对付天龙会的要求,现在就等金凤的意思了,虽然他与金凤的关系一直不错,而且金凤也知道他吴彪一直对她有那么点意思,但金凤可是个精明的女人,没有好处的事情她可不一定答应的。

    “彪哥,按理说,我们的交情也有这么多年了,你这次有难,我是该全力出手帮忙的,不过,你也知道,前段时间我的兄弟跟嘉定区的刘大年火拼了几场,损失严重啊,好多兄弟现在都还住在医院,而且现在条子好像也抓得比较严,所以,这件事情我还要好好考虑一下!”金凤的把红酒端到嘴前,思考了一会儿,这才慢吞吞的道。

    “凤姐,你也知道我们交情不浅,我刚才也给你说清楚了,天龙会的人一旦把我们静安区吞并了,可能下一个要灭的估计就是你们长宁区的金凤帮了吧?我知道,金凤姐背后有人撑腰,但就怕到时候你背后的人也作不了主啊,如果拿不出足够的钱,估计黑盟也不会买你的帐吧?”吴彪还真不愿意跟金凤把脸面撕破,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他还是暗中有些喜欢的,虽然他只是暗中喜欢,绝对不敢轻易碰她。

    金凤脸一沉,冷冷的道:“吴彪,我告诉你,少拿那个人出来说事儿,我说过了,我金凤只要跟他离婚了就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了,我是我,他是他,我金凤帮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不劳你们义和帮的关心,更用不着他来帮忙!”

    金凤最讨厌的就是提起她前夫,这让她想起许多伤心的往事,那个人从她高二就开始包养她,一直到她大学毕业,她也深爱着他,结果为了他,金凤自己心甘情愿的进入黑道,从一个弱女子一步一步成为黑道的枭雄,这个过程她并不喜欢,甚至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她依然并不喜欢这种黑道的日子,她是女人,跟所有的女人一样,她希望陪着所爱的男人平平安安,平平淡淡生活一辈子,可结果却是她前夫为了进入黑盟,跟青帮的一名高层的女儿混在了一起,虽然对她不薄,但她却充满了恨意,她知道她没办法惩罚她那个花心和爱慕虚荣的前夫,所以她一直在等一个机会,她是一个精明的女人,这种心思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表面上她还要接受前夫给她的一些补偿,但同样是因为女人,她却不愿意任何人提起她的前夫。

    猴子一看好像这样谈下去会谈崩啊,赶紧出来当和事佬笑道:“金凤姐,你先别生气,其实彪哥不是有意提起你前夫的,彪哥的意思是说,唇亡齿寒啊,今天你帮我们一起对付天龙会,实际上也是为了你们金凤帮的利益,现在天龙会实力不一般,只有我们两帮人合在一起才有必胜的把握啊!”

    猴子这个人,金凤还是有几分欣赏的,见他出来打圆场,也就卖了份面子给他。

    “猴子,你了解我的为人,我这是真的有困难才这么说的,要不再等一段时间如何?”金凤打起哈哈来,其实她暗中也在调查天龙会,她知道天龙会并不像现在吴彪讲的那那样,绝对不是杨天威聚集的兄弟刚刚创立那么简单,背后一定有强大的财团和势力在支持,所以她现在不但不会帮着义和帮对付天龙会,他更会由此来考验天龙会,密切关注天龙会的一举一动,如果天龙会真的有能力帮她报仇,她倒不介意暗中帮天龙会一把,或者是直接找到天龙会的幕后老大,谈谈交易。

    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却如此不买自己的帐,吴彪心头苦笑,嘴上却还要继续争取道:“凤姐,现在的情况是分则输,合则赢,所以我希望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现在不是我们义和帮找天龙会的麻烦,而是天龙会主动找上我们了,如果我们再不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真的再等上一段时间,可能天龙会就真不是我们可以应付得了的了,你看看天龙会这段时间的发展有多么惊人!”

    金凤冷笑道:“彪哥,好像据我所知,你们和天龙会的矛盾好像是你主动挑起的吧,别人吞并徐汇区以后可是给你们打过招呼的,结果呢,你们自己跑到别人的场子里面去卖药丸,否则别人怎么会主动找上你们的麻烦?”

    吴彪脸色一变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金凤喝了口酒,又抽出根女士香烟,身后的保镖马上帮她点着。

    “哈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四眼仔干下的这些事情,现在都在道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了,你以为现在还有谁不知道呢?”

    吴彪沉声道:“这都是天龙会的一面之辞,他们想要找麻烦,自然要载脏陷害了!”

    金凤笑道:“那你为什么又要秘密将四眼仔杀了呢?你以为你这手段很高明吗?”

    吴彪是有苦说不出,昨天不知道是谁送了一封信给他,将四眼仔在徐汇区做的事情全部清清楚楚的告诉了他,他叫来四眼仔一诈,果然情况属实,但事实已经到这个情况了,他也没打算处罚四眼仔,就算要处罚也要等到跟天龙会这一战过后啊,可问题是昨天晚上四眼仔却被天龙会派来的杀手给杀了,而且杀了以后尸体送到吴彪的卧室外面。

    吴彪虽然知道这四眼仔一定是给天龙会的人杀了的,但他却没有一点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情,而且从送尸体到他卧室这件事情也能看出来,天龙会的杀手非常高明和可怕,他的卧室外面的八个保镖全部被杀,而且是毫无声息的被秒杀,搞得今天早上鄂鱼来找他的时候还以为是他杀的。

    这还不是最恼火的事情,最恼火的是天龙会的人在将四眼仔到徐汇区卖药丸的事情一夜之间在道上传了开来,这让吴彪在与天龙会的这一战上完全没了道理,你到别人场子里卖毒品,别人砍你的人是活该,灭了你没什么大不了,谁叫你要做这些没道义的事情,在道上,难保没有几个帮派碰毒品,但就算是碰也绝对做得很隐秘,一旦有人要将你这事情揭露出来,或是因此找你麻烦,那在道上你就一定处于不利的位置了,至少舆论不会为你说话,更不会有人轻易的来帮你。

    “哎,看来这件事情要瞒也瞒不了啊,好吧,我承认,四眼仔确实去徐汇区干了这种事情,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这件事情与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这纯属他的个人行为,而且四眼仔也不是我们杀的,是天龙会的杀手杀的,同时我的八个保镖昨天晚上也一起被他们派来的杀手杀了,这件事情也是我今天早上才发现的。”吴彪苦笑道。

    金凤心里一动,看来天龙会还真有几分本事,这样一来自己更不能趟这份浑水了。

    “彪哥,你看现在这个情况也是你们单方面造成的,我们跟天龙会没有任何关系和牵连,你说的那些道理我也懂,可我是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啊,我犯不着帮你们把我们自己搭进去了啊,你也知道我们金凤帮可是还有一群小女人啊,你就忍心让她们去送死?”

    吴彪心道:“妈的,谁不知道你金凤帮有十八金花,虽然长得并不像是金花,可出手都狠得不行了,还小女人,**!”

    叹了口气,想了一会儿,吴彪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好吧,我也打开窗子说亮话,这次就算你们金凤帮不帮忙,我也要与天龙会决一死战,让你们帮忙其实也是为了让我们的胜算更高,倒不是没了你们,我们就不能成功,现在我给你一句话,如果帮了我们,徐家汇的场子我们一人一半,你给句痛快话,倒底帮还是不帮?”

    金凤精明异常,如何会被吴彪这纸上的大饼给忽悠了,到时候不要没吃到羊肉倒还惹得一身的臊可就不划算了,也故意想了想才回答道:“实在对不起,我们金凤帮是无能为力了!”

    “金凤,你这是什么意思?妈的,彪哥这几年可没亏待过你,当初要不是彪哥,你金凤有那个能耐吃下长宁区这么大一个区的地盘?不要过河拆桥!哼!”毒蛇是个急性子,现在看到金凤居然一点也不买吴彪的帐,急了,站起来指着金凤的鼻子骂道。

    “忘恩负义的家伙,快滚吧!”鄂鱼也骂道。

    “住口!”

    “别说了!”

    吴彪跟猴子同时开口制止道,可惜还是慢了一点,金凤旁边的两个女人已经风一般的冲了过去,分别捏住毒蛇跟鄂鱼的喉咙,而金凤身后的两名保镖也在第一时间掏出手枪对准了吴彪跟猴子两人,当然吴彪身后的两名打手动作也不慢,急忙准备朝抓住毒蛇跟鄂鱼的两名女人进攻,结果还没碰到对方,已经被两个女人一脚一个踢到一边。

    “金凤,给我个面子,放了我的两个兄弟,在我的地盘上,如果真要斗起来,你是讨不了好去的,再说我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犯不着斗起来,你说是吧?”吴彪现在心里可真是吓了一跳,看来金凤帮的实力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弱啊,只凭这几个保镖就身手就能看出金凤帮的实力并不弱啊,可这金姐为什么有这么横的实力却不扩张自己的地盘呢?

    “好,我就给你一个面子,他们骂我,我就当是还你这几年对我照顾的人情吧,以后你可要管好你的手下,千万不要乱往我们长宁区乱跑,特别是卖摇头丸这种事情,我,一样是生恶痛绝的。”

    金凤带着四个手下扬长而去,吴彪喝了一杯酒,将酒杯摔得粉碎,狠狠的盯着两个兄弟,骂道:“你们就不能给老子注意一点吗?现在好了吧?不但帮手没找到,倒是结了个强敌,你们不是自以为很能打吗?怎么了,被两个小娘们捏住就动不了了?**!”

    毒蛇跟鄂鱼现在还摸着发痛的喉咙说不出话,脸上也是直冒冷汗,就算能说话他们也不敢说了,这吴彪不发火则罢,一旦动了真怒,谁要敢顶嘴谁就真是找死了。

    “猴子,把下面的兄弟们都召集起来,晚上就动手,妈的,这次咱们拼了!”吴彪狠狠的摔上房门,他现在要去找个女人,砍人之前要先找个女人泄火,这是他的规矩——

    分割线——谢谢订阅————————————————————

    “你说什么?晚上有人要来砸我们场子?”杜峰乐了,这义和帮还真逗啊,自己还没有找他们麻烦,他们倒还想来个先下手为强啊,却不知道李铁军的探子早就把他们的动向探听了个一清二楚,甚至几点动手,人手的安排全都了解清楚了,要说起来,这李铁军还真是个人才啊。

    李铁军笑呵呵的道:“峰哥,你看今天晚上,是不是——”

    杜峰骂道:“妈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要吞吞吐吐的!”

    “我是说,你能不能给威哥说个情,让我也带兄弟们去砍架啊?你看良哥现在多威风啊,下面那么多小弟跟他一起砍架!”

    杜峰笑道:“你手下不是也有小弟吗,你羡慕个什么劲?”

    “我那些小弟个个精灵古怪,打探消息可以,要打架可是菜得没边了!”李铁军郁闷的道。

    “各有所长嘛,哈哈!”杜峰又朝一边的杨天威笑道:“怎么说?他想要去砍架你是怎么考虑的?”

    杨天威讪讪的道:“我是怕他担误了情报工作,呵呵,现在全帮上下的情报全是他一个人负责,要是他出点什么事,我们这工作可就不好开展了啊!”

    杜峰点点头道:“嗯,你说得有道理,呵呵,没事,我说了你全权负责自然就是你说了算,就听你的,今天晚上砍架铁军还是不要去了!”

    “峰哥,威哥!”李铁军都快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