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何富民一家赶到派出所时,郑雄正眼巴巴的站在大门口。

    张所长急急的向郑雄打眼色,很明显的带着询问的意思。看到郑雄躲闪的目光,他心里不禁大急,那张脸也立即变成了苦瓜脸,心想这下闯大祸了。

    这也难怪,他心里可是清楚的,以往遇到这种情况,郑雄可是坚决的贯彻了他的原则:只要进了派出所的大门,不死也要脱层皮。这本就不符合规定,拿在古代这叫私设公堂,现在叫知法犯法,尽管这种事情现在已经是屡见不鲜,也成了整个公安系统的惯例,可毕竟是不能拿出台面上说的。平时上面肯定是睁一张眼闭一只眼,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当着市委书记、市长、公安局长的面,这事可就麻烦了。

    其实不只是张所长的脸色不好看,张得鸣现在更是难受,现在这个状况可比扇他两个耳光更难受,自己的部下在自己这个公安局长的眼皮子下面知法犯法,自己这脸往哪儿放啊。看到谢军和刘天明的脸色不正,他气得向还站在门口的郑雄吼道:“还站在这里干嘛?刚才你们抓的人呢?还不快带我们进去!”

    其实杜峰现在正坐在派出所的接待室悠闲地喝着龙井,可他心情并不怎么好。

    郑雄将杜峰带到派出所后的确是贯彻了张所长的原则:两个耳光将杜峰打翻在地。看到杜峰那吃人的眼光,他更是生气。他可是一向作威作福惯了,以往进局子里面的人哪个不是好话说尽,更别说像杜峰这样一声不吭只睁着两眼好像要吃人一样的盯着他看了。

    他被杜峰看得心里有点发毛,上去又是几个耳光打得杜峰满嘴鲜血,看到杜峰那轻蔑的眼光,他准备换种残忍的方式继续“审问”了。还幸亏张所长的电话来得及时,不但救了杜峰也变相的救了他。

    知道市委的人马上要来接杜峰,郑雄想死的心都有了。心想,这下闯的祸可大了,不知道胖子回来要怎么折磨自己,虽然自己只是个办事的,而办的事也是胖子授意的,可他清楚胖子的德性,一会儿肯定是一切罪过都要让自己来扛。心里骂了几句,赶紧将杜峰的手拷打开,将杜峰迎到接待室,又亲自泡了龙井给杜峰谢罪,直说现在情况调查清楚了,一会儿就可以走了。说完赶紧走到门口等着市委这一班子人。

    一行人到接待室看到杜峰的脸两边都肿了起来,各人表情心态又各不一样。何富民一家自然是内疚,谢军和刘天明也很感难堪。张所长将郑雄训斥了一顿将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又马上向杜峰道歉。

    “大哥哥,你怎么了?我还以为你不要小欣了!呜呜”此时小欣一下子扑到杜峰怀里捧着他的脸哭了起来。

    何富民夫妻也赶紧上前道谢并对杜峰的遭遇道歉,其实他们倒是诚心的。想想也是,别人救了自己女儿反而被派出所一顿毒打,摊在任何人身上估计都会怨恨连天。不过看到女儿跟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亲蜜却微微有些不满。

    谢军和刘天明对张得鸣责问了几句,要求他一定要严办此事,以后也绝不允许再发生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了。接着又上前查看杜峰伤势并道歉。

    杜峰一看到谢军和刘天明就认出来了,他到SH市已经五年,平时唯一还看看的也就是电视新闻节目,自然对这两位SH市的父母官再熟悉不过。

    本来还准备要他们代自己向派出所讨回公道,但看到小欣那双哭红的眼睛,又看到这些谢军跟刘天明也都做足了功夫,也就作罢了。

    何富民夫妇要带杜峰上医院,得到众人的纷纷应合。杜峰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本不想麻烦,但受不了张所长那张献媚的脸,想想他在旅馆那副样子,马上答应下来,他怕再呆在这里一会儿自己忍不住会吐出来。

    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此时天刚刚放亮。医院现在静悄悄的,除了执班的护士之外,门诊部外的坐椅上还坐着几个输液的病人。

    医院的办事效率的确很高,两分钟不到,几个主任医师和护士全从被窝里赶来给杜峰检查处理。杜峰看得心心里暗暗叹气,哎,有权有势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看到秃了半边头的院长也开车赶来看望自己时,他忍不住想笑,可刚刚才有了笑意马上又感觉到嘴角被扯得生痛,只得乖乖闭上嘴。

    其实杜峰的伤也没有什么要处理的,只要擦点药水就可以了。可医院又是拍片,又是照光的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算完。

    看一切事情都已办好,谢军才带着一行人离开。小欣因为实在犯困,被刘静宜拉到车上睡着了。

    杜峰看到医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知道到了上班时间。被一群人送出医院,此时何富民的司机开车停到他们面前。杜峰想要告辞离开,自己来上海办的事也办完了,虽然心里一时还有点放不开,但想到家里父亲还住在医院需要他照顾,他想要尽快赶回去。

    何富民哪里肯放他走,非要邀请他到家里去休息一天。本来邀请杜峰到他家去他也有些犹豫,他们何家的大门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并非是他不愿意带朋友进去,而是因为老头子地位太特殊又太敏感,所以一般人是进不去的,更别说去作客留宿了。但想到自己宝贝女儿一会儿醒了要是见不到这位大哥哥,肯定又要哭闹,天大地大自己的女儿最大,所以他也就放开了心怀,真诚的邀请起杜峰来。

    杜峰想要拒绝,可看了一眼小欣,又鬼使神差的答应了。而他的这个小小的动作也让何富民看在了眼里,不禁心里暗暗有了决定!

    杜峰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对小欣就是狠不下心来,昨天晚上如此,今天又是如此。难道自己喜欢上她了?按道理不可能啊,自己刚刚才结束了一段感情,怎么会这么快又陷入另一段感情?可自己心里又怎么不舍得走呢?他又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他觉得像小欣如此单纯的女孩,自己偷偷喜欢她都是一种罪过。

    何家住在SH市的最西面,一幢独立的别墅背靠西山,西山上就是这座城市很有名的西山烈士陵园,那里埋葬着3000多个革命英烈。

    别墅很大,也很古朴,给人一种沧桑而厚重的感觉。

    这里的守卫并不比中南海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到门口几个端着枪站得笔直的军人向何富民所乘坐的豪华吉普车行礼,杜峰突然产生出一种崇敬的情感。刚才在路上何富民已经坦白的向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家庭,一点也没有隐瞒,当然他这样做也是有他的用意的。

    杜峰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随便捡个美女居然会是何爱国的孙女。

    何爱国何许人也?Z国硕果仅存的一位大将了,虽然前些年从军委退了下来,但现在Z国七大军区就有五大军区的一把手都是他以前的嫡系部下,又因为建国后兼做了几年NJ军事学院的院长,所以他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每逢过节,他家门口都停满了各款专车,这些车虽然没有宝马、法拉利的名气大,但都属于部队首长专用车,普通的武器想要破坏这车也是妄想,要是行内的人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些车的车牌号太牛逼了,大半是以00001结尾的。就算是中央的几位头头们有什么重大决策都还要来咨询一下他的意思,虽然这样做也仅仅是走个过场以示尊重而己,但Z国除了何爱民还有谁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可能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尽管已经年近八旬,可因为他常年练太极的缘因,如今还健壮得如同60岁的人。也幸亏他正好前段时间到欧州旅游散心去了,否则要是知道孙女走失的消息,那估计SH市委的几位头头都要被上面叫去谈话了。

    杜峰知道这些军人之所以站得那么直,那么严肃而又庄严的朝他们行礼,其实都是因为何爱国,在他们心里何爱国就是他们的骄傲,更是他们的偶像。

    何富民带着杜峰将别墅走了个遍,并挨次做了详细的说明,叫佣人将杜峰安排进客房休息后何富民走进书房打了个电话。刘静宜将小欣安排睡下也走进了书房。

    “你怀疑他?”刘静宜将刚刚亲手泡好的茶递给坐在椅子上沉思的何富民,然后站在他背后为他捏着肩膀。

    在外面风光无限的她,此时却做着一个普通小女人最常做的事,温柔而体贴。

    “是的。”何富民浅酌了一口,放下茶杯,然后转过头来,望着眼前漂亮的妻子。

    “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小欣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你放心,将来我一定会医好她。”何富民眼中透出一股坚毅。

    “其实我从没怪过你!”刘静宜将何富民的头紧紧搂着噙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