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何家有自己的医生,而且医术还相当高明,所以仅仅两天时间杜峰脸上那点伤就完全愈合了,一点没有伤过伤的样子。

    有人说,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

    杜峰觉得这句话用在自己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因为仅仅跟曹灵分手不过几天,自己就完全被小欣所吸引住了,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这小妮子了?

    独自一个人坐在别墅客厅喝了杯茶,杜峰摇了摇头。何府不愧是何府,随便招呼客人的都是极品普洱。这茶他还是能喝出来的,上半年在老家他做的就是茶叶生意,最后不但弄了个血本无归,还将女朋友都赔进去了。

    “呜呜……大哥哥……”小欣一边哭一边直接往他怀里冲过来。

    “怎么啦?小欣乖,别哭!”将小欣拥在怀里安慰道。

    软香在怀,杜峰深吸了一口气,还真香!不过眼角看到何富民夫妇站在二楼转角处苦笑,尴尬地将美人扶坐在身边的沙发上。

    “先别哭,告诉大哥哥发生什么事啦?是谁又得罪我们小欣啦?”看到小欣完全没有止住哭声的意思,他不禁头有点大。

    “刚才…刚才我告诉妈妈说我要嫁给大哥哥…做老婆,妈妈…骂我了!还说小欣太小,以后长大了…再说!”小欣怨尤的盯着杜峰道,抽噎得更加厉害了。

    汗!杜峰苦笑不得。没想到自己随意一句玩笑,这小妮子居然记得这么牢,竟然真的告诉她妈妈了,这下完蛋了。

    转头朝二楼楼梯口望了一眼,还好,何富民夫妇已经不在了。

    “小欣乖,小欣不哭了,以前是大哥哥跟你开玩笑的呢,你别当真了!以后等小欣长大了,自然会有个骑白马的王子来接小欣的!”杜峰恶心的安慰道。嘎嘎,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最好来的是唐僧!

    “不嘛,不嘛,小欣只要嫁给大哥哥,你骗我,呜呜,爷爷,我要爷爷……”敢情平时何爱国最疼爱这个孙女,所以现在小欣居然搬出他来了。

    “停!不准哭了,再哭大哥哥就不喜欢你了!”没办法,只好拿出杀手锏,杜峰故意把脸转到一边。

    果然,听到这句话,小欣马上停了下来,不过抿紧小嘴,却仍然禁不住抽噎,眼泪还哗哗的往下淌,眼巴巴的盯着杜峰,一脸的憋屈。

    看到她这个样子,杜峰又忍不住心疼起来。自己怎么老是对她狠不下心来?难道是真的爱上她了?

    暗骂了一句:痴心妄想!

    转过身来大胆的将小欣搂在杯里,将下颌抵在她头上,轻声安慰道:“小欣乖,小欣不哭就最乖了,大哥哥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小欣紧绷的小脸松驰下来,朝杜峰怀里挤了挤,转过头来盯着杜峰的眼睛,柔柔地道:

    “大哥哥,小欣只听你的话,小欣不哭了,大哥哥不要不喜欢小欣了好吗?”

    “只要小欣听话,大哥哥肯定喜欢你的!”杜峰信誓旦旦的道。

    “嗯,那等小欣长大了,大哥哥就娶小欣好不好?”小欣一副不死心的样子。

    “咳,好…好吧!”杜峰敷衍道。

    “叭”的朝杜峰的脸上亲了一口,小欣有点兴奋:“那大哥哥不准再骗小欣了,也不准再向妈妈那样凶我了,好不好?”

    “好!”杜峰摸着脸木然的道。

    妈的,又搞突然袭击,下次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搞得都没时间品味。

    看来女人不管正不正常,都一样难对付,比如都会哭着撒娇,都会用KISS来安慰男人。

    透过窗帘看到这一幕的刘静宜夫妇都皱起眉头。他们现在有点后悔那天没有狠下心不带杜峰回来了。

    “你看这事怎么办?”刘静宜转过头对丈夫道。

    “能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何富民双手一摊,他现在的确比较头疼。

    按理讲,有人喜欢自己女儿这是好事,而且自己女儿还属于不正常人一类,放在平常家庭估计早就烧高香了。可问题是自己家根本就不是平常人家,甚至家里发生一点事情都可能在全国的报纸上出现。

    “你不是调查过了吗,要不就观察一下?”刘静宜还是心疼女儿,试着问道。

    “我也想啊。虽然他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人品也应该不会很坏,但这事情还要慎重,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头子一直想在军中给她找个归宿!”轻轻拍拍妻子的肩膀,何富民无奈道。

    昨天晚上杜峰向他辞行时,断然拒绝了他100万的报巨额报酬,按他的调查,杜峰现在应该很需要这笔钱。

    “爸爸那里有我去讲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只要人好!”何爱国虽然不怎么买儿子的帐,不过对儿媳妇还是比较疼惜的。

    “再看看吧,虽然我们不是那种势利的人,也不要求门当户对,不过现在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小欣我们还不知道呢,虽然小欣长得漂亮,不过,哎…”何富民叹了口气。

    “小欣怎么啦?早晚有一天我们要将她治好!不过凭我的观察,他还是真的比较疼爱小欣,虽然这其中不乏夹杂着怜悯。”

    “明天他就要离开了,要不晚上你去探探他的口风?不过论如何,我也希望这事不急,一是小欣的年龄也还小,二是我们还要多考察一下,再说这事也得等老头子旅游回来商量一下。”何富民被说得有点心动。

    “好吧,我晚上去问问他!”刘静宜转头朝外面望去。

    “听张伯说,老头子下个星期一到家!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机场接一下!”何富民将妻子搂在怀里。

    “嗯。”刘静宜脑子很混乱。

    晚上该如何去问呢?

    带着小欣来到后花园,杜峰坐在亭子里,早有下人将茶水送到。端起桌上的茶杯浅饮了一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股离愁却涌上心头。

    明天就要离开了,不知道自己走了以后小欣会不会哭着找自己,但愿她能慢慢将自己忘了吧。

    想想自己的身份,再想想小欣的家世,杜峰苦笑起来。

    何家花园有个巨大的花圃,里面种着满满一园白菊花,此时小欣穿着一套黄色连衣裙像一只欢快的蝴蝶围着花圃边跑边跳,不时的采摘几枝握在手上向杜峰招手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