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因为杜峰明天要离开,所以晚餐异常丰盛,而且连张伯都被拉到了桌上。

    看到那些传说中的菜肴就摆在自己面前,杜峰暗暗的吞了吞口水。

    可能是经常吃这些的缘故,小欣对满桌的美味却显得兴致缺缺。看到何静宜向她招手,马上琼鼻皱,冷哼一声紧挨着杜峰坐下。

    “小欣,到妈妈这坐吧!”何静宜还不死心。

    “哼,你坏,我才不跟你一块儿坐,我要跟大哥哥一块儿坐!大哥哥说了,等我再长大一些就可以娶我做老婆了!”小欣是一点也不买妈妈的面子。左手搂着杜峰的胳膊,右手拿着筷子给他挟菜。

    “小欣,怎么可以这么跟妈妈说话!”何富民狠狠的盯了女儿一眼,心里却只能无奈的苦笑,自从杜峰出现以后,好像女儿跟爸爸妈妈完全没有以前亲热了,难道男人是有了男婆忘了娘,女人也是有了心上人忘了妈?

    一看老爸发话了,小欣好像很怕他似的,赶紧吐了吐舌头扮可爱,直逗得刘静宜笑了起来,何富民也无奈的向妻子摊了摊手。

    “看吧,咱们千疼万疼的宝贝女儿,怎么跟我们一点也不亲啊?!”

    “呸,说什么呢,谁说咱们小欣跟咱不亲了?不亲也是与你不亲!”刘静宜嗔骂道。

    “咳咳——”杜峰满脸涨得通红,刚刚喝了一小口饮料却立即被呛了出来。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大哥哥,你怎么啦?”小欣赶紧抽出纸巾递给杜峰,左手还不住的帮他拍背。

    “没什么,咳咳——没什么!大家随便吃菜!”手忙脚乱的擦擦嘴,杜峰连声道。

    张伯一直看着这一家人微笑着。

    他能得到何家这么尊敬,一方面是因为他是何爱国的老部下,而且早年在战壕里拜过把子,还救过何爱国的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其实原本出自少林,而且一身功夫也远非寻常人所能望及项背。

    后来因为淡泊名利,所以原本应该是位居高位的他最后却早早退了下来只做了何家的管家,虽然名义上是管家,不过他平常只在何家专门给他建的独门小院里看看书,打打拳,偶尔也陪何爱国打打拳,陪老战友喝喝酒,小日子倒也安逸。

    因为闲着没事,就慢慢爱上了《易经》,经过几十年的研究,还真让他研究出了一些皮毛,虽然不至于上知天命不过也比普通的算命师强上不少。

    “小杜,你是不是家里有人生病?”张伯盯着杜峰道。

    “是啊,张伯你怎么知道?”杜峰一惊,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何家允许自己住进来,不会不查查自由的底细吧!

    “你别多意,我是猜的,老头子我比较喜欢研究《易经》,刚才看你面相,觉得你最近可能遇到一些变故和挫折。不过看你面相也是大富大贵之人,想来你坚持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张伯慈祥地道。

    杜峰淡淡一笑,也不在意,他从不相信这些算命之说,他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何富民夫妇互相望了一眼,也没说话。

    饭后一家人又开始聊天,小欣在杜峰旁边打瞌睡。虽然是在睡梦中,却仍然将杜峰的胳膊搂得紧紧的,不知道是不是又梦到什么美事了,反正一脸的笑意。

    看看时间不早了,刘静宜夫妇站了起来。

    “明天你就要走了,也早点休息吧!一会儿将小欣安顿好了,到二楼的书房来一下,我有话想问问你!”刘静宜走到楼梯口转过头对杜峰道。

    杜峰点头答应。

    与用人一起将小欣带到卧室,小欣早就醒了过来。

    杜峰照例开始唱歌哄她睡觉。这是他每天晚上必做的工作,而且小欣好像现在也已经习惯在他的歌声中入睡了。

    可能是刚才已经睡着的缘故,这次杜峰并没唱多久就完成了任务。

    自嘲的一笑:哈哈,看来要是长期住在这里,以后说不定自己都成歌唱家了。

    站起身来,杜峰准备到二楼书房去见刘静宜,刚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盯着小欣看了几分钟,又走回床边,鼓足勇气在小欣的额头亲亲的吻了一下。

    他知道明天一走,自己与小欣再见的机会就不多了。

    慨然一叹,毅然的走了出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得生活方式,不管你是贫富贵贱,大家都可以很开心快乐的活着。

    来到二楼的书房,何静宜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却没见到何富民。

    杜峰没有问,只按何静宜的要求坐了下来。

    “你先坐,我帮你泡杯茶!”何静宜拿起桌上的茶具开始熟练的泡起功夫茶来。

    其实杜峰对泡茶也颇有研究,虽然自认为泡普洱自己比很多人都泡得好,不过此时却不得不承认比起刘静宜自己就差远了,先不说手法的纯熟,只论优雅这一条他就万万不及。

    功夫茶其实是一项比较花时间的事情,经过繁锁的工序将茶泡好,却只能端起比大拇指略大的小杯喝个8分满。

    看到杜峰一副享受的样子,何静宜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的年轻人能有如此耐心的喝茶确实比较难得。

    “你好像很喜欢喝茶?会泡吗?”提起茶壶为杜峰续上一杯,何静宜笑着道。

    “比较喜欢吧,会泡是真,不过比起阿姨来那就相差太远了!”杜峰谦虚的说,手上却没停,端起面前的小杯又喝了下去。

    “你喜欢小欣吗?”何静宜突然道。

    “喜欢——不——”看到何静宜坐在对面满脸的笑容,杜峰觉得自己落入了对方精心设置的圈套,不禁皱了皱眉。

    “你不要介意,我不过随便问问,男欢女爱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用如此紧张!”何静宜又恢复了那副荣辱不惊的样子,一副女强人的风范。

    “是,我是喜欢小欣。”杜峰坦然的道。反正明天自己就要离开,以后再重逢的机会也不多了,他索性想说个清楚,免得老憋在心里。

    “你喜欢她什么?仅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吗?你知道她头受过伤,现在还没好!”心里暗暗的点了点头,她有点欣赏杜峰,至少他比许多男人有勇气,敢站在自己面前承认这件事。

    “当然,漂亮是原因之一,不过我更喜欢她的天真,可爱,而且毫无心机,感觉跟她在一起自己很轻松,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我总觉得我跟她很投缘,说不定我跟她上辈子就认识。”

    两个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用心一想,好像两人还真似前世的冤家一样,偶然的相遇却发展成现在这样,特别是小欣的表现完全出乎刘静宜夫妇的意料。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我总觉得你们以前就认识,要不小欣不会对你这么依恋,自从她受伤以后,对陌生人,特别是陌生男人就特别警惕和排斥,唯独对你却完全不设防。”说着刘静宜疑惑的望着杜峰。

    “我也不知道。”杜峰双手一摊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我们家里人都同意,你愿意马上娶小欣吗?”刘静宜有点紧张的问。

    “不会!”杜峰断然道。

    “为什么?”刘静宜疑惑的说。

    “原因有三个,第一,我现在还不确定对小欣的感情是爱还是喜欢,我需要一段时间来确认!第二,你们何家也不会愿意将小欣嫁给像我这样的平凡人,所以我就算爱上她我也会努力去做一番事情,直到我认为配得上她的时候我再来向你们提亲;第三点是最重要的,小欣现在还小,我要想办法将小欣的病治好,让她完完全全正常下来再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做出选择,因为她现在的想法跟小孩子的想法完全没有两样,还不成熟!”杜峰慢慢分析道,说完话自己也觉得轻松多了。

    其实轻松的不仅仅是他,刘静宜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至少他有这份决心去做一番事!

    “虽然我们何家并非是那种势利人,也并不看重家世,但你也知道我们家的一举一动都受太多人的关注,所以你说的那些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