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坐9路公交车直接到火车站下车,先到附近的提款机上面取出卡里最后的一千块钱,然后到售票厅买了张晚上十二点到SC的车票。

    现在国庆长假刚过,来往的旅客还很多,好不容易挤出售票大厅,长长的叹了口气,杜峰不禁感叹起来。真羡慕那些有钱人啊,近的开车,远的坐飞机,哪像自己近的坐公交车,远的坐火车。

    看看时间还早,杜峰穿过地下通道直接来到北广场。他知道北广场的人最多,也最是热闹。

    有人说,要想污染一个地方,要么用钱,要么用拉圾。

    SH虽然是Z国最大的国际化大都市,可仍旧遗留下一些比较难以解决的市容问题,而火车站就是最典型的所在。这里只能用脏、乱、差三个字来形容。

    倒卖火车票的黄牛、卖假中华烟的烟贩、卖黄色光碟的、卖玉米棒子的、卖哈蜜瓜的、卖大饼的到外可见。而靠着候车室的那条街就是驰名SH的“算命街”,因为这条街全是算命的“江湖人士”,足足有二三十个。而其中不乏一些穿着茅山道士装的道士,穿僧衣戴僧帽的和尚。

    杜峰找了个地方蹲下来。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他只是冷眼旁观。各类小贩扯着嗓门吆喝着;一些急着回家的旅客和黄牛们讨还着价钱;还有一些穿着道貌岸然的中年人偷偷摸摸的在一些角落挑选那些怀抱小孩的妇女从内衣里掏出的碟片。

    杜峰的心里有点悲哀,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些碌碌人群中的一员,有时候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一些问题,自然能够将一切看得更加通透,却也常常能将自己的心情搞得很落寞和无奈。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蹲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头有点昏,他想要去找个厕所,早点离开这里。

    因为他感觉有人一直盯着他在看,而且还不止一个。被人盯着看的滋味让他很难受,就像是在厕所里大便的时候,有人却站在自己面前一样。

    更让杜峰感觉沮丧的是,自己居然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他只能凭着自己一向比较灵敏的第六感。

    北广场挨着长途汽车站,而汽车站旁边就配置了一个免费厕所,其实所谓的免费也只是征对小便而言,而大便就要收取1元钱的便纸费,并且这种相对的免费也只是征对男性而言,如果是女性,对不起,那是不论如何都要收1元钱的。

    尽管如此,因为广场的人流量实在太大,所以厕所里面从早到晚基本上都是暴满,有耐心就就排队。除此之外,你还可以选择另外的一个厕所,真正免费的,没人执班,更没有便纸提供,而且要走大概200米再转弯前行50米。

    因为离得远,所以相对而言去那边上厕所的人就少得多了。可能也只有那种憋急了的人或是实在舍不得花钱的人才去那边。杜峰根本不是这两类人,但他还是宁愿走这250米的距离,因为他想要逃离那些暗中关注着自己的眼神。

    杜峰本来就不是非常想要上厕所,为了不让自己白跑这么远,他还是好呆在里面蹲了五分钟才勉强完成任务。

    妈的,是谁说的大便的时候千万要留一半,免得一会儿饿得慌,说得太精典了。

    杜峰自己幽了一默,这才悠闲的往回走,可刚刚出了厕所就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

    三个男人,将一个大概20多岁的**堵在墙角,那**右肩挎着个包,脚下面还拖着个行李箱,左边怀里却抱着个小孩,小孩估计只有几个月大。

    女人穿着一身很普通的绵织红色体衫,脸色有点菜,头发扎起个马尾,因为惊慌所以她本来就长得不怎么样的脸此时更加难看。

    杜峰现在心里有点生气,他是有一些正义感的,从前几天救小欣的事情也可以看出这一点。但这并不是说他一见不平的事情就会挺身而出,相反,他会权衡再三才会考虑倒底要不要出头,否则现在社会上那么多的事情他想管也管不过来,就是有那么多精力估计也早就被人踩死了。

    有能力管闲事那叫见义勇为,没有能力管闲事就叫自讨苦吃。

    做坏人没有错,但也应该有底线,就跟做强盗一样,盗亦有道。

    像眼前这三个年轻人做的事情杜峰就很不屑,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事情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但看情形也知道不会是见色起意,肯定是想要敲炸别人的钱,可别人大半也是为了省那1元钱才跑这么远来上厕所,所以身上估计也没几个钱。

    如果仅仅是见财起意或是见色起意杜峰都能够容忍,但他不能容忍他们打这种要长相没长相,要钱财没钱财的打工妹的主意,最重要的是别人还是抱着个小孩。

    英雄救美?看来不像那么回事。但杜峰还是决定上去问问,否则他良心难安。虽然知道自己不是这三个男人的对手,不过想想自己的短跑速度一向还不错,如果真不行,撒腿跑路估计还没有问题。

    “放开她!”杜峰大喝一声。

    那**一见有人替她出头,不禁心中松了一口气。其实她心里挺冤,她也是要搭今天晚上的火车回老家,她也的确是为了省那1元钱的入厕费才抱着孩子拖着箱子跑这么远来上厕所,没想到厕所还没上却遇到眼前三个流氓。她也没见自己碰到对方,可中间那个染了黄发的男人却硬说她的行李箱压着他脚了,非让她拿200元的医药费。

    她身上除了火车票外就只余下50多块钱了,那还是她准备下了火车坐汽车回家的车费,所以她哪肯拿出来。

    这三个男人就只好把她逼进墙角,正准备搜身却被杜峰这么一吼,倒是真被吓了一跳,以为是警察,可警察不是一向都对自己视而不见的吗?转过头一看,见杜峰一个人站在面前,都不禁笑了起来。

    他们本来是火车站这一带一个叫“东星”的帮派中的人,平时这种事就是他们的主要职业,虽然东星的实力并不是很雄厚,但因为下面还有两千多号人的,所以在火车站还是很能吃得开的。

    平时只要报上东星的名字哪个还敢惹他们,所以这也养成了他们不可一世的性格,以为整个上海就他们东星最大了。

    事实上一些大的帮派是看不上火车站这个小地方的,因为这里娱乐场所又不是特多,即使有几个也不是很上档次,所以大帮派自然是懒得来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