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何富民脸色非常难看,胡军站在他跟前不敢吱声。别看何富民平时一脸和蔼,真正发起火来比何爱国可能更让人害怕。

    “小欣睡了?”看到刘静宜走进书房,何富民这才稍微缓和下来。

    “刚刚睡下,不过她估计明天还会闹!”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刘静宜坐在丈夫身边。

    “小军,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叫你跟着杜峰的吗?”看到胡军低头站在那里,虽然充满疑惑,她还是温和的问道。

    “我——”偷眼看了何富民一眼,胡军吞吞吐吐不敢说话。

    “下去吧!继续给我找,就是把上海给我翻个天也要找出来!”何富民声音不大,不过听在胡军的耳中却暗暗心惊。

    “看来SH黑道要慌了!”急急的闪身出来,胡军拿出手机开始拔打电话。

    “怎么回事?”刘静宜盯着丈夫,心里更加心惊。看来真的出大事了!结婚这么多年,她可是绝少看到丈夫这个样子。

    “杜峰在火车站被东星的人刺伤了!”何富民沉声道。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刘静宜一下子站了起来急声道。这还得了,要是杜峰出了什么事,她真不知道该如何给小欣一个交待。

    “你别急,事情可能还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他现在被人救走了!”何富民连忙起来将妻子扶坐下来。

    “我能不急吗?女儿闹起来你倒是可以跑书房来,责任压我头上!”刘静宜嗔道。

    何富民这才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出来。

    “东星的人是越来越放肆了,居然敢当街抢劫了!”刘静宜恨恨的道。

    “是啊,看来得让人管管才行了,要不SH非要让这些垃圾给搅乱了!不过这次也让我看到了杜峰的另外一面,确实是个不错的年青人!”何富民微笑着说。

    “我看的人,哪还有错?”刘静宜呵呵笑道。

    “不过——小军也真是的,不是让他们一直跟着杜峰的吗?怎么还会让他受伤?还被人救走!”

    “也怪不得他们,听他讲救杜峰的人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武功非常厉害,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杜峰救走,再说事发突然,也怪不得他们!我已经让他通知道上的人注意杜峰的行踪了,他们可能还在上海!”何富民替胡军说话。

    “你说救杜峰的会是谁?”何静宜喃喃的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中年人微笑着对杜峰道。“你只需要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就对了。”

    “你总不会平白无故的救我吧?有什么要我做的你尽管说,不论如何你总是救了我的命!”虽然满脑子的疑问,杜峰还是平静的问道。

    “嗯,还算镇定,没有好奇的问东问西,我喜欢,不过你就是问我也不会告诉你,嘿嘿”中年男人笑着道。

    喝了杯茶又神秘地道:“我救你当然是因为你有事要做,不过这事可不是我要求你做的,而是你的使命,天生就有的使命。”

    “我有什么使命?你能告诉我什么就一口气说完吧,免得我一句一句的问,我累你也累,呵呵。”杜峰也喝了口茶,皱了皱眉,这茶真差劲,比起何家的普洱,这龙井怎么味道差这么多。

    “好,我先问问你,你是不是最近老是头发晕,而且**很强?”中年人胸有成竹的道。

    “你怎么知道?”杜峰惊道,脸也有点火辣辣的感觉。

    “其实你是九阳绝脉。那天你被人一刀恰好剌中穴位,让你的体内经脉大乱,而所谓九阳绝脉就是指你身体内的十二条主脉先天堵塞不流通,所以要不是遇到我,你是绝对活不过25岁。”朱志辉颇为自得的捋了捋胡须。

    “什么?九阳绝脉?”杜峰一下子跳了起来,冷汗都流了出来。原来自己真是身患绝症,怪不得最近半年来老是晕倒,不过想想现在自己估计已经完全好了,又松了口气。

    “小子,刚才还夸你镇定,怎么一会儿就这个样子了?”皱了皱眉,中年人又接着道:“你就那么怕死啊?放心吧,现在我已经将你体内的经脉全部疏通了,现在你比其它人可健康多了!”

    呵呵讪笑几声,杜峰摸了摸后脑勺。

    “你现在能不能感到身上有一股气流在运行?”中年人问道。

    稍微闭目,马上睁眼,杜峰惊得连连点头。妈的,不会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吧?

    “放心啦,那是因为我在你身上流下了一小股内力,内力你不会不知道是什么吧?”中年人苦脸道。

    “知道,知道,是不是就像武侠书中写的那样,有了内力就可以成为武林高手?”杜峰连连点头,惊喜得差点跳了起来。

    “那就好,免得我给你解释!其实你说得也对,反正要成为武林高手,内力是必须的,不过如果不懂得使用内力,那也白搭!”中年人道。

    “那你教我啊”!杜峰忙道,只差马上跪下喊师傅了,他可是武侠迷,从小就梦想有一天能够像楚留香那样,行侠江湖,风流倜傥,多爽啊!

    “教不教你还不是我能够说了算的,我还得回去跟人商量一下!不过你现在体内有一些内力了,我这几天再教你一下练功的法门,你就可以先修炼起来,等我们下次再见面时,可能我才能教你更加高深的武功了!”

    “不过——你自己本身就天生带有一些能力,那可比武功厉害得多,就看你什么时候能发掘出来了!”中年人神秘一笑。

    “哇,那么厉害?你帮我发掘一下吧!”杜峰兴奋道。

    “可惜,我也不会,这只能靠你自己了!”两手一摊,中年人笑道。

    晕,什么与什么嘛!现在把人搞得兴致正高的时候却告诉自己不会,这不是逗自己开心吗?

    “那我有什么使命?”杜峰又问。

    “这个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以后有机会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中年人还是那副样子。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杜峰现在很郁闷。

    “现在先别说这些了,这张卡给你,你放好,里面有10万块钱,你用得着的,我现在教你练功的法门,一会儿我就要走了。这旅馆我已经租了一个星期,你这一个星期都在这里好好练习,等我下次找你的时候,你得跟我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中年人递给杜峰一张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