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向窗户的位置再移了一下,宁馨无意间朝车窗这边一望却发现杜峰正盯着她看,,她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马上将头低了下去,芳心大乱,她早到了思春的年龄,因为她一向眼光较高,所以至今也没有谈朋友。

    自己这是怎么了?这臭男人色色的盯着我,我居然没生气?怎么会心里还有点甜蜜的味道?

    宁馨其实很想跟杜峰聊几句的,可平时一向大胆火爆的她此时却完全不知如何开口。

    杜峰现在看起来脸庞光滑而白净,不但轮廓分明而且完全不会因为皮肤太白净而缺乏男人的气概,相反还很自然的流露出一股英武之气;而他的眼睛却比一般人更加清彻而深邃,特别是那股气质让人禁不住想要亲近,所以宁馨立即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杜峰此时也暗暗被宁馨的美丽所折服,宁馨现在穿着一件白色体衫,下面穿一条绵织牛仔裙,不但将那股学生的清纯气表露无遗,更是浑身散发出一股活泼的青春气息。自从见过小欣以后,一般的美女都似乎难以入得他的法眼。

    当然宁馨肯定不算是一般美女,不但有着毫不逊色于小欣的长相,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泼辣的个性,除了没有小欣所特有的童真之外,两女几乎可以说是平分秋色,各有千秋。

    如果说杜峰喜欢小欣是因为小欣的童真和单纯满足了他的“萝莉”情节,那宁馨却让一向钟爱川中辣妹子的他有了在异乡遇老乡的错觉,让他也禁不住对宁馨自然产生出好感。

    杜峰虽然喜欢看美女,但还没有色到见到美女就主动搭讪的程度,而宁馨倒是想要跟杜峰搭讪却苦于杜峰一直将头转向窗外所以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再说中间还隔着眼镜这个大灯泡。现在两人其实都有点后悔让眼镜挡在中间了。

    眼镜一点也不自觉的跟宁馨聊天,一会儿问在上海干嘛,一会儿又问年龄,反正他现在是完全被眼前的美色所迷惑住了,也不再管什么是女人的**,只差没有直接开口问宁馨的三围和电话。而且他色迷迷的眼睛还老是向宁馨的裙子下面和胸前盯着看。

    宁馨现在其实非常生气,有心叫眼镜离开,但刚才都答应别人了现在倒也不好反悔。不过她虽然是一般的工薪家庭出身,但脾气也还是非常火爆的。要是在平时,她早就痛斥叫骂或者直接一个耳光甩过去了,现在却因为怕在杜峰面前失了风度只能选择在心里暗暗的将眼镜全家问候了个遍,然后将脸直接转向过道另一边不再搭理身边这个讨厌的电灯泡了。

    眼镜看到宁馨不愿再理他,只得怏怏地闭上嘴,贼眼一转,又坏坏的打起了身边这个美女学生妹的主意。

    “流氓,你干嘛?!”随着一声娇呼,眼镜的脸上已经多了五条手指印。

    眼镜心中大感冤枉,原本是想把手从下面悄悄摸到宁馨大腿上去的,估计是看R国的电车之狼太多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碰到宁馨裙子就被对方一巴掌扇了过来。

    “喂,你这人怎么啦?长得漂亮也不能随便打人啊!”眼镜硬着头皮顶了一句,不过语气却没那么强硬。其实他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虽然还没有实质上侵犯上眼前的美女,不过毕竟是做贼心虚,所以难免心怯。

    “色狼,你还有理了你!”毫不客气的又甩手给了眼镜一耳光,宁馨差点爆走,这还得了,堂堂跆拳道高手却被色狼非理,要是传到同学们耳朵里,哪还有脸见人。现在她哪里还有刚开初的淑女样子,美则美亦,却让全车厢的人心寒,都不禁在心里为她的未来男朋友默哀。

    宁馨又习惯性的扬起玉手准备继续施暴,眼镜却识趣却吓得捂住脸急忙往后退去,却正好踩到杜峰的脚上。

    “滚!”杜峰其实一直在偷偷瞧着宁馨,所以刚才眼镜那一幕自然也落在他眼中。本来想要出手教训一下,没想到宁馨比他动作还快。此时自然毫不客气的对着眼镜骂了一句,虽然没有动手,不过因为神龙诀的缘故,此时杜峰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让眼镜心里颤抖了一下。看到杜峰那吃人的眼光以及周围人鄙视的神色,眼镜慌忙蹿出这节车厢。

    因为杜峰已经开口,宁馨自然没有再为难眼镜,任她从自己眼前窜过。从暴走的边缘回过神来,看到杜峰对自己微微一笑,不禁俏脸微红。完了,这下自己这火暴的脾气被他看到了。她心里有点紧张,生怕杜峰将她归入到野蛮女友那一类去。

    四周的人看到没什么热闹可瞧,也都慢慢坐回原处。宁馨撩起裙子慢慢傍着杜峰坐了下来,虽然她已经很小心的做着淑女的动作,不过看在杜峰眼中却异常的别扭。

    往左边挤了挤,看到杜峰此时正盯着自己看,宁馨赶紧朝他呵呵一笑,还不忘伸出舌头朝他做了个鬼脸。杜峰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又想起刚才的火爆场面,不禁越发的喜欢对面的这个女孩了。

    “刚才…谢…谢你!”宁馨暗骂自己,怎么这么紧张,居然关键时候口吃起来。

    “没什么!”杜峰微微一笑。

    因为眼镜,两人不管是身体距离还是心理的距离都明显近了不少。宁馨慢慢开始跟杜峰闲聊起来,而后者对美女自然是来者不拒。这年头像宁馨这样有性格的女孩子是越来越少了。

    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不知不觉宁馨就到站了。短短几个小时,两人关系却迅速升温,现在简直像多年好友一样亲蜜。

    因为宁馨这次回家提着两大包东西,所以杜峰自然充当了苦力的角色。拍拍手,向窗外的宁馨挥了挥手,杜峰这才坐了下来。

    宁馨走了几步又赶紧跑了回来,原来因为两人聊得开心,居然忘记了向杜峰要电话号码。拨通杜峰的手机,直到杜峰将号码存好,宁馨又一个劲的要求杜峰回到SH一定要给她打电话。

    当列车再次启动的时候,两人都有点依依不舍起来。跟杜峰慢慢挥手告别的宁馨甚至有点想哭的冲动,难道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杜峰很快回过神,自己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被感情的事情所绕,小欣跟自己也认识在先,虽然自己现在还没有答应要娶小欣,但他认为这只是迟早的事情,现在自己对宁馨如此依恋,是不是对小欣不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