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在家已经呆了已经快1个月了……

    表妹早就到学校了,除了周末会过来以外,平时是看不到人影的,毕竟是毕业班的学生了,学业还是更重要,为了早日实现心中的目标,尽管她希望天天守着表哥,不过好在她也算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取舍。

    天天除了练功还是练功,这让杜峰觉得很是憋闷。经过这段时间的锤炼,他感觉自己神龙诀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丹田的气团也变得大了不少,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却再也难有寸进,这使他万分沮丧。

    其实他不知道,他有着九阳绝脉的体质,能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将神龙诀修炼到现在的第二层已经算是奇迹了,而当初朱志辉也仅仅是传授了他神龙诀的上卷。

    杜峰所在的镇实际上已经处于这座城市的边缘了。这天早上,照例将练了一个小时的功,感觉神清气爽,浑身好似有使不完的劲一般。

    现在姐姐一家都回岳家去了,将中药煎好,再看着肖明秀喝下去。杜峰正准备开始做饭,却听到外面传来“吱”的一声刹车声音,打开门一看,一辆奥迪停在自家门口,车上同时走下几个人。

    “请问,你们找谁?”除了镇上刘镇长之外杜峰完全不认识这些人。

    “哦,你是杜峰吧?你好,你好,我是周治刚,这位是郑先生。”左边那位红光满面的中年人笑哈哈的自我介绍。

    看到杜峰面上没有一点变化,走在后面的刘镇长赶紧走到前面来。“杜峰是吧?这位是市里的周市长,这次是专诚来你们家看望你们的。”一边指着周治刚一边急急的给杜峰打眼色。

    “原来是周市长,我就说怎么名字这么熟悉呢,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我长年不在家,对政府也不太注意,所以刚才没能认出来,实在抱歉!快请进吧!”杜峰本来就对当官的没什么好感,所以仅仅是普通的客套了一句。

    一起进屋,肖明月此时坐在客厅,一见众人马上站了起来,满脸激动的道:“郑先生,周市长您们怎么又来了啊?哎,你们工作这么忙,还来看望我们一家,我实在是…峰儿,快去泡茶去,来,您们快请坐,快请坐!”

    杜峰一边泡茶一边嘀咕,原来不是第一次啊!

    “老人家,您客气啦,应该的应该的!”郑先生抢先过来扶肖明秀坐下,这才在旁边坐了下来。

    “您看,上次杜大哥去世,我因为有急事回上海了,也没来得及送送他,哎!”郑先生一边喝茶一边感慨。虽然茶真的是粗茶,不过他也喝得那么自然,再转眼看镇长及周市长就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杜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难怪几人要围着郑先生转,只凭这一点就不是一般人能及的。

    “峰儿,这就是我给你提过的郑先生,你爸爸住院和下葬的钱都是郑先生拿的,你一定要记住,将来要把这钱还给郑先生,而且要好好报答他!”肖明秀郑重的道,眼圈却有点红红的,可能想起丈夫,又勾起了内心的伤痛。

    “原来是郑先生,谢谢您!”杜峰站了起来,走到郑先生面前很认真的鞠了一躬,虽然郑先生急忙想要阻止,却哪里阻止得了。

    “杜峰啊,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其实我也只是受人之托,这钱也不是我的,你完全不用谢我,也不用提还钱或是报答的话。再说如果我早日知道杜大哥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不幸了。一切事情都有缘由,今日的果都缘于昨日的因啊!”郑先生心内暗暗吃惊,其实他虽然才30多岁,不过也是个练家子,刚才杜峰凭借内力硬是鞠躬他能感觉得出来,暗赞一声,真是英雄出少年,原来还是深藏不露,看来这条信息要及时传上去才行。

    “郑先生客气了,虽然您说得很有道理,不过做人不能忘本,虽然父亲去世了,但这一切都与您无关,相反您还是真正的帮了我们。我也不多讲,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钱我也会慢慢还给您的,不管你是受何人受托,都请您转告我的谢意。”杜峰很诚恳,这些话完全出自内心,其实他这人很简单,有怨报怨,有恩报恩!

    “你们就都别客气来客气去的了,杜峰啊,这是我们市委的一点意思,你们家条件不太好,以前我们关心得不够,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周市长将一个鼓鼓的信封拿出来递给杜峰。

    “对对,以前我们镇里也没有关心到,以后我们一定会按照周市长的指示办,照顾好你们一家。”镇长刘铁心赶紧也从口袋里面掏出钱夹子,随手抽出了叠钞票,望了一眼周市长的信封,似乎觉得自己太小气了点,又从里面抽出一叠,一起递了过来,还不忘拍了周市长一下马屁。

    “什么叫我的指示?难道没有我的指示你们就不帮助他们啦?”周市长被拍得不太舒服,禁不住盯着镇长道。

    “是,是,是我不会说话,不管怎么样,照顾好贫困家庭是我们政府应尽的责任!”看到周市长缓和的脸色,刘镇长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以后拍马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了。

    “不,不,不,我们现在不需要钱,而且这次峰儿回来也带了好几万块,我们都存了起来还没用呢,就不用您们费心了。”肖明秀急忙摇手示意,并向杜峰递了个眼色。

    “谢谢镇长和市长的好意思,父亲去世我欠你们的情还没来得及还呢,你们就不用这样了,好意思我就心领了。这钱我是绝对不会收的!”杜峰有点冷淡。

    看到对方拒绝,周市长和刘镇长的脸色都有点难堪,手伸在半空,进退两难,想递出去吧,对方又明确表态不会收,想退回来吧,这老脸好像也不好看。

    点了点头,郑先生出来打圆场了。

    “周市长,刘镇长,我看两位就把钱收起来吧,看得出来杜峰性子比较直,他既然都说了不收了,我看你们递多长时间他也不会收的!反正你们也是父母官嘛,平时多照顾着点也就是了!”

    “是是是,郑先生说得对,我们一定照办!”周市长连连点头。

    咳了一声,郑先生脸色似乎不太好,不过却打起哈哈。“周市长真是幽默,我只是一介商人,干嘛按我的照办?”

    周市长与刘镇长也一起哈哈笑起来,不过笑得都很勉强。

    “哦,郑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受何人受托啊?我也好以后报答有门啊!”看到几人的情形,杜峰明白这郑先生实在不简单,能让周市长如此听从,一定是大有来头。

    “实在抱歉,这是秘密!呵呵,不过等你到了上海也许有机会知道的。”郑先生神秘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