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再一次踏上SH这片土地,杜峰内心异常激动。

    到处人流窜动,火车站广场、地铁通道口、甚至地下商场的入口处都被即将乘车的旅客挤满了,或直接躺着睡觉,或席地坐下聊天。

    先给几个哥们打了个电话,杜峰才开始到火车站旁边的永兴路开始寻找房源,他得找个地方住下来。据他了解,永兴路这条街无疑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离市区最近,房价又最便宜,当然这所谓的便宜也只是相对的,对于郊区来说,这里的价格仍然是天价。

    上次朱志辉给的钱他只带了5万,所以租房子的时候也只找了个2室一厅。杜峰也算是老SH了,不知道到底是杜峰太黑还是房东太黑,又或者是女房东被杜峰的美色打动,最终签定合同的时候,房租也从最开初的3000元直接下降到1800元。

    将满脸春色的房东送走,杜峰这才好好打量了一番现在这个新家,转了一圈,杜峰点了点头,还不错,除了被褥之外所有家具和厨房用品都一应俱全。

    看看天色还早,杜峰又花了4000元在电脑城配了一台便宜的笔记本,因为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学的是计算机应用,自然就特别钟爱这门学问,后来出来参加工作虽然一直只是公司的一个电脑管理员,这也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去钻研一些计算机技术,几年下来虽然收入没多少增加,技术却有了飞速的发展,现在他的水平绝对比很多自以为专家的人厉害得多。

    其实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前年国庆节将五星红旗放上日本安全部网站上的“灭日二人组”中的一员,网名“屠夫”。而自前年“红旗事件”后,“屠夫”和“千刀”就成为国内黑客界的一大神话。

    到百货城买了套被褥,过小区门口的超市,杜峰又进去买了一些蔬菜和日用品带回家,将一些食品一一放进冰箱这才开始做起晚餐。因为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围在锅边转,所以杜峰的厨艺绝对没得说,虽然赶不上专业大师,不过也比一般小饭店的厨师烧得好吃得多。

    吃过饭,有点迫不急待的打开电脑,因为老家无法上网,自己都近两个月没有上过网了。邮箱里几十封未读邮件,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千刀”发过来的问候信,找他准备什么时候再大干一场,随便回复了一封,他没有刻意的去隐瞒自己的IP,因为他和“千刀”都有着很好的职业道德,又都有着惊人的默契,绝对不问对方的来历,所以两人虽然都交往了好几年,而且彼此之间都有着深厚的友谊,却还完全不知对方是男是女。

    随便在网上看了看股票信息和时事新闻,杜峰开始寻找起最近的人才交流会信息。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找份工作,而且他现在有点看不上以前的那份工作,如果再去干个小电脑管理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杜峰早早乘车赶到万体馆,眼前所见让他简直有点傻眼了。可能是好久没到过这种地方了,他一时完全不能适应。

    四个能够到达二层招聘台的入口处,拉起了警戒线,不少的保安和工作人员手拿扩音器在现场维持秩序,而旁边的音箱里却不断的重复着同一句话。

    “请各位求职者手持简介,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排队依次进入,没有简介的请到咨询处领取空白简历,谢谢配合!”

    杜峰听话的到咨询台花一元钱买来一张空白的履历表,没时间填写了,先排进队伍再仔细看起履历表上面的内容,一边随着人流往前移动一边在心里结合自己的情况填写。到后来越填越没劲,甚至有点心灰意冷起来。

    好不容易排好队进入二层看台,看到二层的人更是比一层的人多了无数倍,杜峰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满为患”。

    望着下面依然蜿蜒排列的人流长龙,杜峰倚在旁边的铁栏杆处却不敢加入那些求职的队伍。他并不以为自己没用,相反他对自己的能力相当有自信。

    可惜,怀才就跟怀孕一样,要经过一段时间才能被人知道。

    而现在他要面对的却是陌生的企业和陌生的人,而这些人也只是凡人,就算有千里马在他们面前,也不一定能识别得出来。

    所以上海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闲散人才最多,而市场人才需求量也最大,许多的企业因招不到人才而头疼,而更多的人才因为没人赏识而苦恼。

    像每周六万体馆这种固定人才招聘会就成了企业与就业者之间交流的平台,在这里绝对不会缺少人才,当然这里所谓的人才仅仅是指具有高学历的人,而能够顺利就业,让企业和就业者双方都满意而归的就真是凤毛粼角了,而对于应聘者来说这面竞争之激烈,无疑是比以前高考时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想自己一个不知名的大学的普通的大专生,又没有工作经验(原来那三年电脑管理员的经验说出来好像连自己都觉得丢脸),论特长好像除了编程或是入侵别人的电脑自己也没什么拿得出手了,难道要去做程序员?现在都是讲资历的,自己一没学历二没项目经验,谁会相信自己?难道直接告诉对方,我就是网络神话中的“屠夫”?那样别人不骂自己是神经病才怪!

    人人都说上海是机会之城,只要努力都会成功,其实这并不完全对。机会自然多多,但这也预示着竞争更加残酷。

    看到一层的人流越来越少,二层的人流却愈来愈多,杜峰实在忍不住了。妈的,豁出去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大不了后天再到中山西路人才市场去看看。

    迅速的填好简历,完全不再看手中的简历,到二楼的服务台连续复印了二十张,兴冲冲的混入了人流中,大有英雄一去不回头的架势。

    可惜现实是很残酷的,有些时候并不是态度就真的能决定一切,而勤奋在某此时候也不一定真的能成功。

    将最后一份简历递出去后杜峰又得到同样一句:“好的,你的简历我们会留下来的,有消息我们会尽快通知你的。”看到对方的表情几乎都跟前面那些主考官一模一样,杜峰简直有揍人的冲动。

    操,不录取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老子不需要你们考虑我的面子!

    狠狠的在心里骂了一句,准备第三次去服务台复印简历时才发现二层的人已经散了七七八八,而没走的人也大多在收拾展台了,这才明白今天已经到此为止了。

    高职不如高薪,高薪不如高寿,高寿不如高兴。

    尽管今天受了些打击,但杜峰还是乐观的安慰了自己一句,杜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还别说都大半天没吃东西,肚子还真饿了。

    今天晚上吃什么?辣子鸡还是回锅肉?

    好像两个都是自己的最爱,行,就是这两个了!

    对了,还得买几瓶啤酒,有句俗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有菜没酒不算席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