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晚上回家杜峰真的炒了辣子鸡和回锅肉,又在小区超市抱回一箱啤酒。开着电视,人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自斟自饮。

    来上海的时候还雄心壮志要干一番事业,现在却连份工作都找不到,实在郁闷,于是啤酒一瓶一瓶的下肚,最后杜峰终于在沙发上醉得不醒人事。

    第二天中午杜峰还是被电视的声音吵醒的,看看时间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真的醉得不像话。洗了个澡,再将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习惯性的练了一个小时的功,就开始舞起太极拳来。

    这太极拳杜峰早就学会了,记得是大一暑假,一次周末杜峰心血来潮去登“望王山”。这山据说是武则天的儿子被贬巴蜀时所居住的地方,因为思念故乡,常年在山顶面向长安而立才因此而得名。山不是非常高,但相当陡峭,所以一般的人都只登到半山腰就尽兴而来败兴而归,绝少有人肯登到山顶。杜峰也是年轻气盛,居然凭着一股狠劲爬上了山顶,虽然累得瘫软在地,不过站在山顶他确实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也就是在这座山上杜峰遇到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位师傅(尽管杜峰一直不认这个师傅),那个红光满面头发银白的老头子只言与杜峰有缘,于是匆匆传授了他这套太极拳就飘然而去,再未相见。杜峰虽然学会了,而且也能感觉这拳法跟一般公园里面老头老太太打的不太一样,具体差异在什么地方,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这只是一种感觉。

    虽然学会了这套拳法,但平时他却绝少练起,就算是偶尔与人打架也从不用这拳法,因为他感觉这拳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力道。可自从练了神龙诀,特别是自从跟表妹合体以后,杜峰好像突然灵感来了,于是又开始练起这套荒废以久的太极拳来,以前打起来轻飘飘的一套拳,现在结合着内力使将出来感觉却完全两样,虽然没有实际与人过招,不过却能明显感觉到威力倍增!而且以前早就忘置脑后的太极拳的要诀都一一浮现于脑海。

    太极阴阳少人修,吞吐开合问刚柔。

    正隅收放任君走,动静变化何须愁。

    生克二发随招用,闪进全在动中求。

    轻重虚实怎的是,重里现轻勿稍留……

    一套太极拳练下来,杜峰感觉神清气爽,浑身轻飘飘的几欲飞起。洗了把脸,又开始在网上闲逛起来。

    “老大,最近怎么老是没看到你上网,打你手机也不通,前几天打电话回老家,听说你又来上海了,有时间出来一起喝酒,到时候再叫上张平和罗宏利!记得要回复啊!”

    看到王江刚刚发来的邮件,杜峰笑了笑赶紧回复并留下了手机号码。

    王江跟他是老乡,当初一起到上海,虽然学历也仅仅是个大专生,不过好在运气不错,而且为人又诚恳,所以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任营销经理,也算是个小白领了。不过对杜峰那可真是言听计从,因为个头比较小,所以从小到大,都是杜峰罩着他,所以自然而然在他心里面,杜峰也就成了他的老大。毫不夸张的讲,如果杜峰要他现在出来跟他一起去要饭,他也绝对不会讲一个不字。

    还是这些兄弟好啊!感叹了一句又开始在网上找工作,不管全职还是兼职,也不管工资待遇如何,只要是份工作他都投份简历,最后杜峰自己都感觉好像大街上散发性病广告的小贩一样贱了,这才关上电脑。

    看了看时间,天都快黑了。也不想麻烦,只将昨天晚上吃剩的饭菜从冰箱端出来热了一下,又喝了两瓶啤酒,早早熄灯休息,因为明天他还得去人才市场找工作去。

    接下来两个星期,杜峰的生活开始有了规律。

    上午奔波于各大人才市场的现场招聘会;下午在家看看《人才市场报》,有合适的就用笔划一下马上打电话过去问问;晚上自己炒两小菜喝喝小酒,偶尔兴致好的时候还来支利群;然后上上网、聊聊天、投投简历。

    天天过着重复的生活,享受着生活同样的打击,杜峰的心情一点也没变坏。其实长期受打击的人必然会产生两种结果,抗打击力低下的人就会因此对自己完全失去信心,另一种抗打击力强的人则会愈败愈勇。杜峰很明显属于第二类人,由于暂时不用为了生活所愁,所以他感觉这样的生活也相当不错。

    杜峰现在就当自己是只千里马,说不定明天伯乐就找上门来了。其实生活就看你的态度,左边看看挺累,右边看看却很惬意和满足。

    这天中午杜峰照例准备到超市买点菜回家,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

    这保险公司真是烦!

    这段时间他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就有10多家保险、金融或某皮包公司打来的面试电话,去了几家杜峰就明白这中间的问题了,所以后来也不再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这次以为又是哪个保险公司打来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挂掉,但这打电话的人却似乎与他耗上了。连续挂了三次,杜峰看对方还这么执着,只好接通。

    “喂,小姐,本人不从事保险、金融、直销、传销等工作,本人虽未入党但也不支持FL功,无宗教信仰,如无正事请挂机,谢谢!”没待对方发话,杜峰就一股脑儿的背诵出这段话,

    汗,这都什么与什么啊!?

    “喂,你是不是杜峰?”一个甜美的女声传过来,杜峰一听对方态度好似不善,马上意识到可能是误会对方了。

    “我就是,请问你是哪一位?”赶紧降低自己的声音。

    “我现在需要一个兼职家庭教师,周末上班,有兴趣吗?”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懒散。

    “有,有有有!当然有了!”开玩笑,正愁找不到工作呢,这工作虽然不怎么样,但好在是兼职,还可以慢慢再找份全职的工作嘛,这总比当鸭强吧!

    “不过,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啊,我家女儿有点…调皮的!”对方明显有点兴奋,似乎高兴起来。生怕杜峰反悔似的又接着道:“那行,就这样吧,你明天中午12点来长寿路××号新华商务大厦18层找我,我叫刘婕珍,我们再面谈一下!好了,我还忙,886!”

    这女的怎么了?愣愣的看着手机,杜峰终于回过神来,哎总算找到工作了!不行,这么好的事情得找个人出来分享一下,赶紧开始拨打电话。

    刘婕珍合上手机,满脸笑意,总算又给这小祖宗找到家教了!哎,旦愿这个杜峰能多呆一段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