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想看一下时间,才意识到手机已经被收缴上去了。黑屋里除了一张椅子什么也没有,自感并没什么过错,所以杜峰感觉很轻松,因为这屋子虽然漆黑一片,不过对于自己却没有什么影响,经过几分钟的适应,他甚至能够看到不知道是哪位前辈在墙上留下的符号。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仍然没有人进来,想想明天中午之前要是自己还出不去,那家教的工作估计又要泡汤了,这让杜峰不禁焦急起来。

    突然听到隔壁似乎有叫喊的声音,虽然屋子的隔音效果做得还不错,但因为身具内功,杜峰现在的六识已经异于常人,所以仔细将耳朵贴在墙上还是能够清晰听到王虎的叫声。只是他不明白那位冰警官究竟采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王虎这样凶悍的人物都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

    杜峰坐在椅子上无聊的开始练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天才还是笨蛋,神龙诀又被他练得无一点进展了,虽然明显感觉功力比以前精进得多了,但现在确实是没有进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峰感觉铁门“咣膛”一声被人打开,小屋的大门正对着一扇窗户,一股强烈的光线立即穿了进来,让杜峰在短时间内有点炫晕的感觉。

    “杜峰,快出来,临时提审!”威严之中夹杂着粗鲁的声音传了过来。

    走出小屋,杜峰终于适应下来,估计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伸了个懒腰才被刚才开门的警察带向另一间房。

    “进去吧,祝你好运!”刚才那个五大三粗的胖警察打开铁门对杜峰冷笑道。

    “谢谢。”不痛不痒的回了一句,杜峰后脚刚进,后面的铁门便被“咣”的一声关上。

    这个房间比前面那间好太多了,至少有灯,虽然那灯像是聚光灯一样正对着屋子正中间的凳子上。向右手看了看,三张桌子摆放在那里,后面三个警察紧挨着靠门的墙壁坐着,那个冷警官赫然坐在中间。

    “还磨蹭什么!快去坐下吧!”靠左边的那位男警官粗鲁的道。

    “咳,我们又见面了啊,高手!昨天晚上我忙着接待东星那些垃圾,没来得及接待你,真是对不住了!”冷如冰站了起来,虽然是满面笑容,不过给杜峰的感觉却很恐怖,她眼中闪过的兴奋好像是饿狼看到猎物一般让精神高度紧张,本能的退后一步。

    “别紧张,别紧张,哈哈,时间还很充足的!快请坐吧。”似乎感觉这样逗着面前这个小白脸很解狠,冷如冰兴奋的继续刺激杜峰的神经。

    “不紧张,不紧张,嘿嘿!”快步走到小屋中间坐了下来,可能是远离了女魔头的缘故,杜峰感到一阵轻松。

    屋子里除了杜峰头上的聚光灯外,就只剩下冷如冰面前的台灯了,不过这也足以让杜峰相当开心和感觉轻松了,四周观望了一阵,舒适的翘起二郎腿,这才将目光转向对面。

    “开始吧。”对着左首的男警官吩咐了一声,又关照另一侧的女警员开始记录,冷如冰端起桌上的茶杯开始喝茶。

    “姓名!?”

    “杜峰。”

    “年龄!?”

    “25!”

    “性别?!”

    “…”

    “性别!”

    “…”

    “请你配合我们,知道我们的政策吗?需不需要我给你解释一下?!”看杜峰不吭声,男警官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沉声吼道。冷如冰此时柳眉倒竖,抓住茶杯的手更是青筋暴露,很显然她也被气得不轻。

    “警官先生,难道我长得很像人妖吗?还是你们眼神不太好使,连男女都分不清楚了,如果分不清楚,你们可以去查查昨天晚上被你们收去的身份证啊,那上面写得很清楚的。”杜峰站起来双手一摊,头疼啊,老子这一辈子再也不想进警局了,太折磨人了。

    “砰”的一声,冷如冰终于忍不住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站起来与杜峰对峙起来。

    “看来你是真不了解我们的政策啊!”

    “谁说我不了解啊,不就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嘛!——哦,说错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戏弄了对方一把,杜峰感觉很解气。

    “坐下!”冷如冰什么话也不说,突然变得异常冷静,脸上甚至开始出现了笑意。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虽然不知道这女魔头究竟打着什么鬼主意,不过看到她突然笑起来,杜峰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而冷如冰的两位同事此时都下意识的往门口望了一眼,他们都了解自己这位美女上司,身为刑警队长的她平常总是一副冷如冰霜的样子,只要是男同事别想她会给你一点好的颜色,连张局长她都一样不买帐,所以背地里大家都叫她“冰美人”。

    别看她长得如花似玉,却是朵带刺玫瑰,同事对她自然是避而远之,更不敢乱打她什么主意。不过曾经也有几位市里出了名的二世主正正经经来追求她,不过都被她折魔得现在看到她就溜得远远的,更有甚者被她打得在医院躺了两个月,因为得罪了权贵,所以同事暗暗为她担心,不过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她不得一点事情也没有,事后被打的那家伙还乖乖跟着父母来局里给她道歉了,所以大家都怀疑这“冰美人”身份绝对不简单。

    看到“冰美人”有发飚的前兆,旁边的两名年轻警员同时将目光落在杜峰身上,那种怜悯的眼神让杜峰的触觉更加灵敏的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叮铃铃……”皱了皱眉头,看看是局长的电话,只好接通。

    “冷队长,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记住,是马上!”张局长的语气强硬,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是!”冷如冰“啪”的一个立正,虽然万般不情愿,但局长平时可是叫她“如冰”的,看来是有急事,所以冷如冰转身朝门口快步走去。

    “你们继续审,我去去就来!”到门口她还不忘回头恨恨的瞪了杜峰一眼,小样,等会儿回来才收拾你。

    准确的收到对方传递来的信息,杜峰冷汗刷的流了下来,同时心里暗暗奇怪,妈的,我不就自卫了一下吗,用得着这么恨我啊?

    “什么,你让我放了那个小白脸?!不行!”听了局长的话,冷如冰大声反抗道。

    “如冰,要听话,那个杜峰也没犯什么事,属于正当防卫,人家还见义勇为了呢,你就放了他吧!”张局长可算是苦口婆心了,要不是因为你这丫头家老头子跟我交情非浅,我才懒得这样给你说好话。

    “哦,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有后台是吧?没事,有事我担着,实在不行不是有我家老头子嘛!”似乎感觉自己很聪明,冷如冰无所谓的道。

    “你以为你那个南京军区政委就是天下最大的官啦?哼,这次别说他没犯什么事,就算犯了点小事情,你也得马上放人,记住以后不要随便找他的麻烦,这小子背后的人不是你老子或者我惹得起的!”张局长的语气也严厉起来,对老战友的孩子他觉得没什么好客气的。

    “我——”冷如冰感觉特别委屈,想想杜峰那嚣张样子,又偏偏长得那么帅,她就恨得牙痒痒。

    “如冰啊,快去吧,连市委谢书记都打了两次电话了,要是再不放人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人家交待了。”可能自己也觉得刚才的话太重了一点,张局长走过来拍拍冷如冰的肩膀,后者却立却闪开快步走出办公室,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张局长的手还伸在半空。

    一路上冷如冰把杜峰骂了个半死,一脚把小屋的门踹开,将一个包东西扔在桌子上,气呼呼地道:“算你运气好,这次有人出面保你,拿着你的东西,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旁边那个男警察马上走过来给杜峰打开手拷。

    慢吞吞的拿回自己的手机和身份证等物品,杜峰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

    “我朋友小燕呢?”

    “昨天晚上就放了!”转过身来对着杜峰又咬牙切齿起来。

    “哼,下次不要再犯在我手上,否则,哼哼!”

    后面的话虽然还没说出来,但杜峰已经落荒而逃。

    走出派出所的大门,看到王江几人带着小燕迎了上来,杜峰不禁双手举起欢呼起来。啊,上帝啊,我又自由了!世界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