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因为现在家里有燕子包揽一切家务,所以杜峰接下来几天都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家里阳台原来那个小花圃,现在被他整理出来,每天早上就在这里打打拳。

    上午依然是奔波与各种人才市场,中午回家吃过燕子做的饭菜,下午上上网跟“千刀”聊聊天,晚上一边喝喝自己泡出来的切夫茶一边陪燕子看看韩剧,那茶具还是他前几天从旧货市场淘回来的,质地不错,但因为杜峰是内行,所以价格仅仅只花了1000元,虽然不能跟何富民家那套价值几十万的茶具相提并论,杜峰却已经很满足了。

    转眼周末就到了,因为约好了晚上到刘婕珍家吃饭,所以杜峰下午早早的收拾起来,想到珍姐美丽的身材和高雅的气质,一边洗澡一边意淫的杜峰差点想要来段《十八摸》,不过想想家里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妹妹,所以最后只能将自己想要高歌一曲的冲动强行压下。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在镜子中自己臭美了一番,跟燕子打了声招呼让她晚上不用等自己吃饭,想想一会儿就能见到珍姐,杜峰有点迫不及待的出了门。

    刘婕珍就住在长寿路的“胡堤春晓”小区,因为这里处于市中心寸土皆金的地段,所以这一片是不会有别墅区出现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能住进这片小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没有上千万资产根本不用想在这里住,不要想租在这里,因为高昂的租金会让你有一种租房不如买房的感慨,也绝不会有人肯将房出租。

    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杜峰很顺利的找到刘婕珍的家,这是幢30层的高层,而刘婕珍就住在18层。实际上从她所居住的地方能够清楚看到对面新华大厦同样位于18层的新华医药公司的一举一动。

    对于杜峰的如约而至,看得出来珍姐相当高兴。关上门后,珍姐一边擦了擦手,帮杜峰倒杯茶又急忙道:“哦,我还在做饭,小峰你先坐下看看电视,一会儿就开饭了。”

    “珍姐,你天天工作那么忙,怎么不请个保姆啊?”见刘婕珍家里好像没有什么人了,杜峰不禁奇怪的道。

    “哦,我请了钟点工,今天因为你要来,所以我索性放了她一天假,由我亲自下厨。”珍姐一边在厨房炒菜,一边回答。其实她本就烧得一手好菜,只是平时没有时间施展。

    女人如果特别在乎自己的容貌,那大半是想要给喜欢自己的男人看,这叫“女为悦己者容”;而女人如果非常认真的做一顿饭,那大半也是想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吃,这叫“想要留住男人的心先要留住男人的胃。”

    生活就是这样,你有时候想要向左,它可能偏偏想向右。

    对于刘婕珍来说,她现在的寂寞都是因为曾经的错爱所致,所以遇到杜峰她不愿意因为害怕错爱而再继续寂寞。

    但她明白两人有着巨大的差距,虽然自己内心非常喜欢杜峰,甚至这几天非常渴望见到他,但前途困难重重,她不敢奢望什么,她只想自己偷偷的爱着对方,随时想想他,梦里见见他,再做饭给她吃。

    其实女人就是一种单纯而感性的动物,她们的很多行为根本就不能用常理去理解,但这往往成为让男人着迷的地方。

    “珍姐我来帮你吧!”杜峰现在只想看美女,哪里有心情看电视。

    “不用了不用了,这厨房哪里是你们男人该进的地方啊,就快好了,你只管一会儿享用就好了,可别说珍姐做得不好吃啊!”对着杜峰做了个鬼脸,看到杜峰想要进厨房来,赶紧将他拒之门外,对于女人来说,这厨房的意义可是非同小可的,哪能容许自己喜欢的男人插足进来。

    “老观念!男人怎么就不能进厨房了?我在家就经常进!我可告诉你,我烧菜可是一流的,一会儿要是烧得不好吃我可不干!”看到珍姐调皮的样子,杜峰心里有点痒起来,没想到她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看来自己还要多多了解才行啊!

    “啊!你在家经常烧饭?那你女朋友呢?”问完话珍姐将耳朵竖了起来,心里有点紧张。

    “我这种人哪里有什么女朋友啊,珍姐要不你做我女朋友算了!”杜峰呵呵一笑,继续挑逗。

    “瞎说什么呢,你看我的年龄都可以当你妈了,珍姐又老又丑,不过如果珍姐再年轻十岁,一定答应你,呵呵。”听到杜峰现在还是单身,虽然心里有点暗暗欣喜,但一听到杜峰的玩笑话,再想想自己的年龄,却难免心里有点失落。

    “珍姐才不老呢,要是往大街上一站,绝对比一般20岁的小姑娘还水灵漂亮,你要是都丑的话,那天下就没有美女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可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美的了!而且珍姐你还有一种一般女孩子没有的成熟和气质!”看出珍姐的失落,杜峰不禁连声安慰,不过说的这些话到是出自真心,绝对没有一点虚假的成份。

    “呵呵,小峰你今天是不是吃了蜜糖了,嘴巴怎么这么甜啊,虽然知道你是安慰我,不过珍姐还是高兴的!”珍姐现在非常开心,对于自己的容貌和气质,她一向有着很高的自信。而且女人都这样,只要是夸奖她的话,绝对百听不厌,即使明知道对方是故意夸大,也绝不会因此而生气。

    “天地良心,我可是真心话啊,珍姐!我发誓——”杜峰高举右手,真的准备发誓。

    “乱发什么誓啊,真是的!”现在菜全都烧好了,刚刚用香皂洗完手,见杜峰真要发誓,珍姐赶紧跑过来一下子捂住他的嘴,嗔怪道。

    “啊,死小峰,竟敢吃珍姐的豆腐!”感觉到杜峰的舌头在自己手心乱舔,珍姐赶紧一下子跳开,虽然满脸通红的笑骂,芳心却是惊喜得乱颤,浑身更是发烧。

    “哇,好香啊!没办法是你主动让我亲的啊!”杜峰无赖的闭上眼睛,似乎还陶醉在刚才的刺激当中。

    “妈妈,你们在干嘛?”小雪的小脑袋从杜峰的身后伸出来盯着珍姐调皮的笑道。

    “啊,小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吭一声?”看到女儿撞破了自己的好事,珍姐心里异常的慌乱,虽然说母女俩平时经常见不到一面,不过俩人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平时经常也会被女儿调笑要自己去找个爸爸,可现在当着杜峰的面被女儿如此盯着调笑,还是让她异常羞涩。

    本来按杜峰现在的功力,小雪走到他身后几米远就应该被他感觉到的,不过因为刚刚对珍姐一亲芳泽所以自己已经完全陶醉在那种刺激与兴奋当中,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也没有运起体内的功力,自然也就让小丫头有机可趁。

    “啊!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