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本来是准备跟燕子在家一起吃过晚饭再出去的,没想到才刚刚下午五点,珍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对于珍姐的话,杜峰不敢不听,更怕小雪那个恶魔再打电话过来催自己,所以挂了电话只能硬着头皮换衣服出门,留下一脸失落的燕子倚在门口。

    看到一桌的美味,杜峰毫不客气的坐下来,因为知道他晚上要陪小雪出去,所以珍姐没拿什么酒出来。

    看得出来,今天为了这顿晚餐,珍姐绝对是颇为用心的。看到妈妈最近的脸色似乎比以前好得多,偶尔甚至会坐在客厅傻笑,早熟的小雪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缘因,调皮的对着杜峰眨巴眨巴眼睛,后者完全无视她的存在,不过心里却有点忍不住有点发毛,不知道这小恶魔又想到什么坏主意了。

    “妈妈姐姐,你怎么老盯着杜大哥看啊?”将手在刘婕珍的眼前晃了晃,小雪调皮的问道。

    看到杜峰的味口大好,珍姐正暗自高兴和满足,看到眼前这个弟弟成熟而英俊的样子,更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诱人气质,她有点发愣和陶醉,根本没听到女儿对自己说了些什么。

    “你说什么?”被小雪的手挡住了自己的视线,珍姐这才回过神来,满脸通红。

    “哎,我看啊,有人有了心上人就不疼我了。”小雪一副失落的样子,小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瞟了杜峰一眼。

    “谁说我不疼你了?!”听到女儿的话,珍姐下意识的道,话一出口才意识到上了这小丫头的当了,看到小雪一脸惊讶的向自己看过来,更是窘得不行,赶紧将目光转向另一边,哪想到正好与杜峰的目光相遇,两人都很有默契的同时低头。

    “看来,不久的将来我就将有个新爸爸了!”小雪开始摇头晃脑,满脸鬼笑,看到妈妈将头低了下去,将小嘴凑到杜峰的脸上快速亲了一口,更在他耳边轻声道:“老公,雪儿对你好吧?”

    “我上下洗手间!”杜峰受不了,直接冲进厕所。

    要爆炸了,这小丫头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在妈妈面前勾引爸爸了,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她后爸爸了?不过这感觉还真***刺激啊,嘿嘿!

    等杜峰再回到餐桌时,大家一时无语,匆匆吃过晚饭,珍姐赶紧开始收拾碗筷,而小雪却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

    “老公,走吧,我穿这身好看吗?”都说女人打扮的时间比较长,看来这句话只是指一般的女人,对于小雪和珍姐这种美女就绝对不适用。

    杜峰屁股还没坐热,就被眼前的美女吓了一跳。看到小雪上身是一套绒毛外套,下面时尚的冬裙搭配上厚厚的长袜和靴子,就能既有风度又有温度,像一个冬天的精灵,调皮而可爱,又显出青春的气息。

    小雪跟珍姐几乎是一样的美丽,但让人看了又会觉得两人有着巨大的差异,前者透出机灵、调皮、可爱,而后者却是温柔,贤淑,高贵,同样的美丽却又是不同的类型,杜峰除了暗叹造物主的神奇之外,实在已经无话可说,想想小雪昨天的挑逗,杜峰的心里不禁又开始花花起来,母女同侍一夫?嘿嘿,好像是个挺诱惑的想法,小雪的计划挺好!!

    “挺好!挺好!”傻傻的呢喃了一句,杜峰完全没有从刚才的想法中脱离出来。

    小雪自然没想到自己新找的这个“男朋友”现在内心的龌龊想法,不过即使想到,可能她也不会说什么,否则她就不是小魔女了。

    两人跟珍姐打了声招呼,这才出了门,本来按小雪的想法自然是开母亲的宝马出去才威风,但杜峰却死活要打的。并不是他不会开车,而是觉得这宝马k1200r虽然只是200多万的身价,但用来去小酒吧参加一群不良少女的生日聚会,似乎太奢侈和太张扬了。

    车子在“鱼人酒吧”的门口停下,下了车杜峰一眼便看到酒吧门口几个穿着时尚的女孩子向自己这边招手,虽然时间才七点多,光线也还不是很暗,但酒吧外面的彩灯已经早就亮起来了,透过层层炫丽的彩灯,一副露骨低俗的广告牌时隐时现。

    杜峰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杜峰不是没去过酒吧,而是不太愿意去酒吧,他觉得这种本就是一种藏污纳垢的地方,现在官场上不是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忙碌的公仆在包厢里,重要的工作在宴会上……

    看到姐妹几个都向自己招手了,小雪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而杜峰也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

    “哟,幺妹,什么时候都配上保镖了?”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子首先给小雪打招呼,看到对方羽绒服的拉链都没有拉上,露出里面性感的低胸毛衣,而再透过低胸毛衣,居然隐约能看到里面低低的乳沟,看过太多的美女,也见识过不少性感尤物,杜峰自然不会因此而动容,更何况对方长相也不出众,满头的卷发更是染成了杜峰最为讨厌的红棕色,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古惑妹一样。

    “三姐,你也太没眼光了,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保镖啊,不过你还别说,他身手绝对这个!”将后面的杜峰拉了上来,竖起左手大拇指,小雪不无得意的道。

    “小魔女,你可别告诉我这是你的男人啊!”站在最前面那个女孩子出声道,满脸的不信任。不知道是年龄不大还是发育严重失调,个头最高的那个女孩子虽然身材不错,脸蛋也还可以,但胸前却是平平,一头竖立的短发再配上一身黑皮风衣,如果再配上一副墨镜,那还真称得上“神秘男保镖”五个指,记住了,是男保镖,前提还是别出声。

    “哈哈,不愧是大姐头,果然有眼光,他就是我的男——男人!”小雪说完得意洋洋的盯着对面几个姐妹。

    “不会吧,小魔女,我们可知道你一般是不近男色的啊,上次有个家伙想吃你豆腐你还将别人折魔得半死呢!”

    “就是,你可别骗我们啊,什么叫男人你知道吗?除非跟你睡过觉了,否则可不算的!”

    “帅哥,我看你还是做我男人算了,一会儿我们就去开房间!”

    “喂喂,你们都闪开一点,谁说我没跟他睡过觉?老公,你说是吧?”看到几个姐妹都色色的将眼睛盯在杜峰身上,小雪赶紧上前一步将后者挡在身后。

    “我说你们闹够了没有?你们当我是什么?鸭子还是什么?你们不是过来玩的吗?这大冷天的站在外面很舒服吗?”杜峰看到几人吵吵嚷嚷,终于从小雪的话语中回过神来。

    “那你到底是不是小魔女的男人?”小雪称为三姐的小丫头似平还不死心。

    虽然被小雪的任性好强气得哭笑不得,此时杜峰却不能不站出来为她辩护。

    “我,我当然是她的男朋友!”不敢将话说得太满了,而且这种话可不能乱讲,万一别人告到派出所,可别被当成诱奸未成年人再抓进了。现在自己跟公安局可是有仇啊,想到前几天那个准备折魔自己的冷如冰的眼光,杜峰不禁内心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