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啊,终于逃脱了小魔女的魔爪,杜峰心里却又有点空落落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阵凉风吹过来,心里面的浊闷感已经好得多了。

    对面“百仙居”茶楼两个身着旗袍的服务员安静的站在门口,透过玻璃门杜峰能够清楚的看到大堂里面稀稀落落的坐着几桌客人,这与鱼人酒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动一静之间却表现出两种迥然不同的生活态度。

    想想这群疯丫头没有两个小时肯定不会出来,自己不可能站在寒风中等候,信步走到对面的茶楼,推开玻璃门杜峰立即感觉到一股熟悉和亲切的味道。

    这当然不是因为两名迎宾异常热情和随意,而是热气腾腾的茶香沁人心肺。大厅的家具都是贵重的原木,古色古香的大厅四周垂下一些书画,仔细一瞧居然还有清明上河图在内。看了一圈,杜峰虽然明知道这里面全是赝品,却仍然对店主多了几分好感。

    杜峰本来想要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以便于随时观察对面酒吧的情形,他可不愿意在那种地方让小魔女受到什么伤害,但事与愿违,大厅虽然客人并不多,但却恰恰将三个靠窗的位置占满了。想想反正有事小魔女会打自己电话,只能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立即有服务员上前询问。

    “先生,请问您要喝什么茶?”这茶馆清一色的江南女子。

    “普洱吧!”对面的泡茶小妹虽然长得不是太出众,但难得的是与生俱来的江南气息,这是渗不得假的。

    好在刚才杜峰已经看过桌子上的价单,不错,价格还很适中,老板心还不算太黑,做过茶叶生意的他自然能从中算出茶馆的利润到底有多少。

    “好的,请先生稍候!”甜甜一笑,江南女子开始以功夫茶的方法为杜峰沏茶。

    普洱茶的喝法五花八门。这几年受功夫茶的影响,逐步纳为主流。其实,品茗不须这样死搬硬套,清人阮福在《普洱茶记》中记载:茶生银生诸山,采无时,杂椒姜烹而饮之。可想茶还可以象烹调菜肴一样调配,民间喝法之多无法计数,或煮、或煨、或泡、或大碗、或小盏,一概因人而异、因地、因时而异。

    江南女子一边沏茶一边小声为杜峰介绍普洱茶的一些知识,杜峰是此类行家自然偶尔接口,并且往往讲出些典故来让人惊服不已,于是慢慢的就变成了杜峰在为江南女子讲茶道了,不知不觉间时间就慢慢溜走。

    酒吧内几个丫头此时更是玩得兴高采烈,因为没有杜峰这个大帅哥在旁边,几女更是完全发挥出调皮的天性,居然学男人玩起划酒拳来,这自然是大大吸引了酒吧里面很多人的注意。

    小雪其实一直还惦记着自己那个新认的“老公爸爸”,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建议离开。大姐头拿出手机看了看,知道确实比较晚了,这些丫头虽然平时在外面混荡惯了,但平时也从没玩得这么晚,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担心家里面的人着急,于是到柜台买完单,几人这才一起走出酒吧。

    “凤姐,我正找你呢!”对面一个猥猝的年青男人一边跟大姐头打招呼一边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原来大姐头叫凤姐。

    “你混哪的啊?我不认识你吧?”几女酒量确实不错,居然没有喝醉,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我是九哥的小弟,他让我叫你过去一下!”猥猝男指了指一边的胡同。

    “九纹龙?”凤姐厌恶的问了一声,其实她已经看到那边胡同口那个男人确实是自己曾经的男朋友,也就是东星的九纹龙。

    “对对,就是九哥。”猥猝男连连点头。

    “他还找我干嘛?”凤姐喃喃自语,原来几个月前九纹龙在学校门口遇到她,于是慢慢两人竟然恋爱了,当时凤姐也是年青好奇,只看到对面全身的纹身感觉非常酷,没想到才相交两个月对方居然差点**了她,于是她正式提出分手,没想到今天居然又找上门来。

    “你想请你帮个忙,他说了找你有正经事情,不会再纠缠你的感情!只求你看在曾经恋爱的分上过去见她一面。”猥猝男正经的拍着胸膛说。

    凤姐回头看了几个姐妹一眼,这才答应道:“好吧,这是最后一次!不过我的姐妹们可不可以跟我一起过去?”

    毕竟还是个小女孩,还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受到欺负,多几个人终会多点保障。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猥猝男心内笑开了花,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

    几人一起走到胡同口站定,还是凤姐站在前面。

    “喂,你还找我干嘛?”可能想到对方终久还是自己以前的男朋友,所以凤姐看对方没有转过身,首先打招呼问道。

    “小凤,我是想请你帮我个忙!”九纹龙这才转过身来。

    “什么忙?要钱我可没有了,以前我看在我们曾经的关系可是给过你不少钱,现在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你别再打这种主意了!”凤姐一听口气就知道对方又要问自己要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凤,这是最后一次,看在我们曾经的关系上,你这次再给我5万,我以后绝不再找你!”九纹龙满脸诚恳地踏上一步。

    “什么?5万块?你当老娘是印钞机啊?没有!!”凤姐大声道,疯了,疯了,这小子胃口越来越大了!

    “再帮我一次吧,小凤,我借了别人的高利贷,这次你要是不救我,我就死定了!”九纹龙现在也不再讲究面子了,其实对他这种人本来就没什么面子可讲的。

    “神经病!我们走!”凤姐气得要死,这种话她已经听得太多了,每次都这样,哪能再打得动她的心。

    “走,往哪里走?”看到凤姐是铁了心不给他钱了,九纹龙也不再客气,阴狠的道。

    “你们想干什么?”凤姐刚刚转过头就看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五个年青人,看到几人手里都提着砍刀,心知不妙,立即转过头来盯着九纹龙厉声道。

    其实凤姐现在内心已经怕得要命,虽然自己平时带着几个丫头在学校横行霸道,那都是仗着自己家里面有钱而己,出了什么事情学校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但哪里真正跟人动刀动枪过,所以一看到对方手上寒光闪闪的砍刀,脚都有点打颤,声音更是忍不住有点发抖,但身为大姐头,自己却又不得不站出来,心里却把自己骂了个半死,早知道自己就不过来了。

    “干什么?进去你就知道了!”使了一个眼色,几个年青人都围了上来。

    几个丫头现在也是慌成一团,都将眼光往凤姐这边瞟,看到后者也跟自己一样发抖了,不禁内心一片灰色,暗道,这下完蛋了。

    九纹龙带着刚才那个猥猝男直接走进胡同里面,而几女却在后面几个男人的示意下一步一步跟了进去。

    “臭婊子,刚才跟你好说你怎么就是不听呢?非要我跟你动粗才行。一句话,今天晚上必须拿出5万块钱来!”回过头来站定,抽出支中华,猥猝男急忙上前给他点上。

    “可,我们身上真的没这么多钱啊!”凤姐现在哪里还有大姐大的派头,几女也是缩挤成一团。

    “有多少钱全拿出来!”

    听到九纹龙恶狠狠的话,几个丫头急忙将身上的钱全都拿了出来交到凤姐手上。

    “就只有这两万块了,真的没有了!”凤姐弱弱的盯着九纹龙。

    “什么?就这么一点,哼,没钱?那就脱衣服!”九纹龙色色的盯着眼前的几个丫头,妈的,还是几个雏,虽然天气有点凉,不过这种大煞风景的事情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