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因为到医院输过水,所以第二天燕子已经完好如初,杜峰不敢大意,一一教会她使用空调、微波炉等电器,这才放心做其它事情。

    杜峰的生活又慢慢变得规律起来,依然是上午跑人才市场,早上练功,下午在家上网,晚上陪燕子看看电视、逛逛街,有烟、有酒、有女人的日子让他相当爽,如果哪天心情好了也会进厨房去给燕子露两手,却发现每次他下厨做的饭菜绝对吃得精光,没办法,谁叫他厨艺这么好呢?不过站在银行的取款机前,看到帐户上的数字越变越少的时候,杜峰才会有一种紧张的感觉,谁叫他是男人呢,男人嘛,总不能天天就这么混着过日子不是。

    可能因为是女人,又因为一直以来都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所以燕子也觉得这样的生活挺不错,一般都不用她考虑柴米油盐,偶尔操心一下也会被杜峰几句大话给忽悠过去,后来干脆就不问了。洗衣服有洗衣机,做饭有电炒锅,平时看看电视,偶尔跟杜峰出去逛逛街,所以燕子就觉得这生活挺好。其实不只是燕子,这样的日子对于绝大多数传统女人来讲,都是比较具有诱惑力的。

    每个周末杜峰也会按时到珍姐家去为小雪辅导功课,这种小差事对杜峰这个大专生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小雪其实相当聪明,甚至可以算是半个天才,现在想要改邪归正,在学习上自然是没有半点问题的,经过杜峰近一个月的辅导,成绩已经开始有所提高,据她讲这次期末考试她会交给杜峰一张满意的答卷。

    其实小雪现在已经完全被杜峰迷住了,基本上是杜峰让她做的事情她一定做到,没让她做的也会主动去做,可这小魔女一主动,杜峰就受不了了。

    比如珍姐不在家的时候,她会主动爬到杜峰的怀里;比如等杜峰不在意的时候,偶尔会主动走点光;比如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她会主动在桌子下面做点小动作,当然主动帮杜峰泡自己妈妈这种事情更成了家常便饭……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杜峰跟珍姐的关系也是更加亲蜜,除了没有捅破那层纸外,两人基本上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一个是主动要当地下情人,一个是决心要将对方收入家中,这就如同干柴与烈火,差的只是那么一丁点火星而己,所以两人背着小雪也就时常会暗送点秋波。

    可惜不管是珍姐还是小雪虽然极尽挑逗,杜峰却只是“无意中”对珍姐吃点豆腐,真正要他做点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他却还是不会的,犹其是对小雪,更是又爱又怕,常常是敬而远之,有时上完课完全不管珍姐的挽留,直接逃跑,这也难怪,被小雪骚挠了这么长时间,没干坏事已经说明他的忍耐力和毅力不是一般的强悍了。

    其实也不是杜峰不愿意跟珍姐干点什么好事,只是他觉得时机没到,自己事业没有多大成绩的时候,他不敢随便真正接纳什么女性,因为那样他会觉得自己不够负责。

    眼看着春节就要到了,小雪的期末考试虽然都已经过去了一周,但这个星期杜峰还是按时到珍姐家去为小雪补课,因为这是他的工作。珍姐已经提前将这个月的薪水发给他了,而且另外给了杜峰2000元的红包,说是因为工作特别有成效,想想家里面现在可是要养活两个闲人,杜峰也没客气,直接就收下了。其实珍姐也知道杜峰的处境,她内心甚至愿意将自己跟自己公司全交给杜峰,但他不会这样做,她知道男人都是有自尊心的,如果这样做不但得不到杜峰的心,更会让杜峰受到伤害,会感觉自己成了她的包养对象一般,珍姐久经商场,这点道理自然想得通。

    最近珍姐心情也不错,女儿虽然还是那么调皮,但已经不再跟那些不良少女混在一起,而且成绩似乎也有提高。看到女儿终于悬崖勒马,珍姐干脆将保姆辞掉,自己做起家务来,她现在自然不愿意再将精力全放在生意上,其实到现在她才明白,钱对于女人来讲并不是最重要的,钱也不能给她或者女儿想要的生活,只有爱和关心才是最重要的。

    平时珍姐也经常会烧些好菜,叫杜峰晚上过来,但自从燕子上次生病以后,杜峰就尽量晚上不出门了,所以对于珍姐的邀请,他虽然很想欣然前往,但却每每因为不放心燕子而作罢。

    这天又是周末,杜峰按时到了珍姐家,看到珍姐今天气色似乎特别好,小雪也出奇的没有上来骚挠他,而是跟着珍姐一起在厨房忙进忙出,杜峰就知道今天肯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看什么看?没见过好吃的啊?快来帮忙!”看到杜峰完全被满满一桌子好菜吸引住了,小雪一边将生日蛋糕摆上桌一边没好气的道。

    “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完了,我不知道啊,所以没给你买生日礼物呢,怎么办?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杜峰看到生日蛋糕都摆上来了,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谁说是我生日了?是妈妈姐姐的生日,你这个老公爸爸是怎么当的?!”对着杜峰的额头直接就是一招一阳指,不过看到珍姐正从厨房端最后一道红烧狮子头出来,最后这半句话声音一下子就小了下去,还好珍姐也没听到。

    “那你更应该提前告诉我啊!”杜峰现在感觉有点不自在,参加别人生日却不带礼物,这总不太好。

    “是我让她别告诉你的,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再说我都35岁的人了,过一岁就少一岁了,要不是这死丫头一定要让我叫你一起过来,我还真不太想过,我都快把自己生日忘了。”想到自己今天一过完就35岁了,珍姐虽然还是那样年轻漂亮,但心里却难免有点失落,她现在对小雪叫她妈妈姐姐似乎也不太排斥,好像这样叫真能让她感觉自己还很年轻一样。其实女人就是这样的,有时候难免有点虚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