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大年三十,杜峰破例起了个大早,到厨房做好早点,又将燕子从背窝里拖起来。

    “哥,这么早叫我起床干嘛?让我再睡会儿吧!”燕子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又打了个呵欠,揉揉朦胧的睡眼,颇为不满的抗议。

    “今天过年了,快点起来打扫卫生啦!”

    “也不用这么早吧?不行,我得再睡会儿!”燕子不甘心的扑通一下又躺下去,刚才正做美梦的她,还想要再来个“回笼觉”。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我们得早点跨到年那边去啊!”看到燕子居然又躺了下去,杜峰一边唠叨一边再一次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虽然大冬天,但因为屋子里开着空调,燕子此时只穿了一件睡衣而己,胸前因为杜峰的拉扯,钮扣也不知道什以时候松开了两颗,露出里面性感的黑色胸罩又哪里罩得住她诱人的春光。看到燕子嘟着小嘴开始穿衣服,杜峰又贪婪的盯了燕子几眼,这才紧忙退了出去。

    原来在杜峰的老家,每当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要起个大早,简单的吃过早餐,将房前屋后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以迎接第二天前来拜年的客人,然后就要开始早早的准备午饭,谁先吃过午饭,就算是从旧年跨到了新年,也就是所谓的从年这边跨到了年那边。

    虽然SH这边的企业和公司大年三十都还照常上班,但杜峰还是按照老家的习惯起了个大早,至于午饭已经定好在珍姐家团年了。

    其实珍姐身世也跟燕子差不了多少,也从小就是孤儿,只不过珍姐的父母是因为车祸去世的,珍姐从小5岁就被姑姑接到了上海,却并没得到姑姑一家多少照顾和爱护,特别是珍姐跟丈夫离婚以后,姑姑一家更是不再与珍姐来往了。

    等燕子洗漱完毕,杜峰已经吃完早饭开始收拾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清洁卫生了,燕子赶紧吃过饭,也加入到清洁队伍中来,但杜峰却是相当的不仗义,硬是将厕所与厨房的卫生承包给了燕子,好在燕子对此也并不在意。

    两人将房间里里外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又分别洗了个澡,杜峰开始在阳台打起太极,而燕子则开始收拾两人换下的衣服放进洗衣机。

    最近杜峰感觉到武功似乎又遇到了瓶颈,不过他也不强求,虽然神龙诀进展非常缓慢,但因为24小时都会自动修炼,所以他也就只是每天早上起来打一趟太极,而每一次打完拳他都会感觉到神清气爽,对心性上的影响也似乎颇大,所以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

    等杜峰打完拳,燕子已经开始将刚洗的衣服晾晒出来,看到燕子换上了前几天刚买回来的新衣服,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更加漂亮了,特别是那根价值8万多元的项链此时硬是将她的气质提升了几个档次,现在看起来哪还像是刚从农村出来的姑娘,活脱脱一时尚都市丽人嘛,所以杜峰几乎看得痴了。

    燕子刚刚将衣服挂好,回头却看到杜峰一副傻相的盯着自己,芳心虽然暗暗欣喜,不过小脸也不禁变得微红,娇柔的白了他一眼。

    “哥,看什么呢?有你这么看人的吗?”

    看到燕子轻跺莲足,娇嗔连连,杜峰嘻嘻一笑:“别出声,我正在看美女!嘿嘿,燕子,真看不出来,穿上这套衣服,你还真是漂亮啊!”

    “这么说来,我平时就不漂亮了?”燕子粉面变色,已经开始逼了上来,在杜峰的宠溺下,现在已经知道扯他耳朵了。

    “哪里哪里,燕子平时就很漂亮,现在更加漂亮了,哇,都快到九点了,走走走,我们快点出发吧,要不珍姐要等不及了。”看到燕子神色不对,心知嘴巴说错话了,杜峰话一出口,人早就向大门逃去。

    “哼,算你识相!喂,哥,等等我啊!”燕子急忙追了出去。

    如果是在杜峰老家,今天大年三十想要打个的,绝对不容易,但SH似乎完全不受春节的影响,各行各业都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因为杜峰也不是第一次在SH过年,所以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打车来到珍姐所在的小区,两人都开始沉默,心里也同时有点打鼓。杜峰早就将珍姐的情况跟燕子说得很清楚,却不敢说自己喜欢珍姐。不过燕子却也从中听出一些端详,再说她也不是瞎子,每次杜峰谈到珍姐时那炽热的眼神都被她看在眼里,哪还不明白杜峰的心思,不过想到自己从小是孤儿,如今还在杜峰家白吃白住,而珍姐却是千万富婆,还是杜峰的衣食父母,她哪里还敢表现出半分不满意,而且内心深处她还有点自卑和担心。

    燕子对这个潜意识中的情敌其实并不是很排斥,反正杜峰已经答应只要自己一直爱他,就会照顾疼爱自己一生一世,所以虽然心中微微有点吃醋,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不自信,担心自己不能得到珍姐的肯定和接受,而且想想杜峰谈及变色的小魔女小雪,心里就更加惴惴不安。

    杜峰虽然平时已经做够了珍姐跟燕子的工作,但今天真正要让两女见面,心里也不是很踏实,一方面担心两女不能彼此接受和好好相处,另一方面又担心小雪从中作梗,她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女朋友”啊,虽然能够接受自己的“老公”同时爱上妈妈,却不一定能接受燕子。不过尽管心里不平静,但看到燕子此时的紧张相,杜峰还是紧紧握住她的小手,鼓励了她一眼这才按响门铃。

    “啊,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啊,都等你们好久了!”一看到杜峰,珍姐就忍不住埋怨道。

    看到他旁边站着一个美女正紧紧抓住杜峰的手,知道这就是杜峰平时常给她提起的燕子,虽然心里也有一股子腊劲,但想想自己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燕子又比自己先认识杜峰,自己反正也只是想要做个杜峰的地下情人而己,又何必与她争风吃醋。所以不待杜峰回话,又热情的将燕子拉进门,一边还不忘夸奖。

    “你就是燕子妹妹吧?哎呀,妹妹长得可真是漂亮,比姐姐年轻漂亮多了,哎,某些人以后可有福了!”说完又转头瞟了一眼杜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