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刚刚躺下没多久,天就隐隐约约亮了,虽然他很想再眯一会儿,不过一个接一个的拜年电话让他的美梦彻底破碎。

    干脆在客厅耍了一通太极,看几女还是没有起床的迹象,杜峰泡杯茶开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何家别墅今天可能还是要跟往年一样繁忙,因为每年的大年初一,这里都会迎来数不清的贵客。

    不过何家可不会为这些前来拜年的客人设下什么宴席,因为不论你开的车有多么牛逼,不论你现在如何富有,更不论你官做得有多大,到了这里,都要注意两个问题。

    一是千万别带礼品,因为带了礼品也会被人给扔出来,而且第二年你就别想再进来了;二是千万别指望主人会留你吃顿饭,当然如果你能被留下来喝杯茶那就证明你在Z国基本上是属于人尽皆知,人尽服之的人了。

    虽然何家一向地位尊崇,不过倒也不显势利,不招待这些前来拜年的人,实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一是来的人太多,二是来的人地位都不低,三是主人确实嫌麻烦。

    “你收到杜峰发来的短信了?”坐在上位的何爱国皱眉道。

    “是的,爸爸!”看到公公似乎也比较关心这个杜峰,何静宜有点忐忑不安。

    “小军,那个杜峰真的会功夫?而且功夫还不错!?”何爱国又转过头向坐在下首的小军问道。

    “是的,爷爷。而且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能打的,估计连张爷爷也不一定能打得过,因为我亲身见他将东星帮的王虎一群几十个小弟只用了十多秒就全部打趴下了,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没有用上真功夫!”小军虽然口中称何爱国为爷爷,不过还是无法完全适应老头子的气势,立即站了起来一个立正。

    “哦?那我什么时候倒是要见识见识。”张伯听到这里,眉头稍稍皱了一下,听到小军将杜峰夸得如此厉害,也无端的生出一股豪气,他的身手比上飞鹰特种部队的教官那是只高不低啊,而且他又练有正宗少林内功。

    何爱国示意小军坐下,后者这才坐了回去。

    “小军,杜峰那小子现在跟一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何爱国又问道。

    “是的,不过好像是他新认的妹妹,是个孤儿,就是上次从东星王虎手上救出的那个女孩子!”

    “哦,这么看起来这小子还有点正义感嘛,不过,你还是要盯紧了,继续观察,我现在倒是对他越来越好奇了!”

    何爱国突然笑了起来,除了张伯不动声色之外,何富民夫妇和小军都松了一口气。

    “哦,老张,你不是在研究《周易》吗,你怎以看这个杜峰?”何爱国又转过头来对张伯问了一句,不过对这位跟自己一起出生如死几十年的老弟,他的语气可温柔得多了。

    “上次我看过这个杜峰,这孩子一生根骨奇佳,品性也不错,而且一生福碌命,可以肯定的说,他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小!”其实张伯还没说这小子一生都会艳遇不断,而且自己对他将来的命运根本就看不透。

    “嗯,既然你都说他人品不错,那我就放心了。”何爱国轻轻一笑,又转过头对刘静宜道:“要不让他过来让我见见!?”

    “好的,我一会儿就打电话给他!”刘静宜看公公对杜峰似乎印象不错,心里也有点高兴,最近她也随时在关注着杜峰的近况。

    “小欣最近怎么样?”何爱国想起自己的孙女,不禁有点伤心起来,这次自己从国外回来以后就发现小欣似乎变了,变得跟正常女孩子没什么两样,变得不爱说话不爱笑,还经常一个人在别墅门口发呆,自己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可就是很难将她逗笑,这让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头痛万分,又心疼得不得了,他甚至宁愿她还像以前那样,虽然像个小孩子一样,但至少她是快乐的。

    “哎,还是那个样子,或许杜峰来了能让她开心一下吧!”刘静宜叹了口气。

    虽然是大年初一,北京西山的何家别墅在这个早晨却一点没有显得朝气蓬勃,或许是因为西山上的英灵,又或许是因为何爱国的存在,所以这里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显得那么庄严和神圣。

    在Z国的军人眼中,其实这里本来就是一种丰碑。

    此时别墅的门口站着20岁左右的美丽少女,有些单薄的身躯在瑟瑟的秋风中显得有些孤单,而且偶尔会不经意的颤抖。门口握枪的士兵仍然站得笔直,眼光中却闪过一丝怜爱。

    刘静宜快步走出大厅,将一件淡蓝色的披风轻轻披在女儿身上,怜惜的帮小欣梳理着被风吹乱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此时小欣完全没有平时的调皮可爱,光洁如玉的额头紧紧皱在一起,显得那么的忧郁和无助。杜峰走后,她哭闹了好几天,何富民夫妇自然是想尽办法想要让她忘掉一切,但效果并不理想。小欣现在不再相信刘静宜的话了,所以每天早晚她都会在门口站上许久,其余的时间只是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床上抱着布娃娃发呆,刘静宜自然每次都会陪伴在女儿身边。

    “大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小欣眨巴着眼睛对刘静宜道。

    “怎么会呢?大哥哥答应过小欣一辈子都不会不要小欣的。”刘静宜疼爱的说。

    “那他怎么还不来看小欣呢?”

    “等一会儿他办完事情就会来看小欣的,小欣这么乖,他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刘静宜将小欣搂进自己怀里。

    “可我昨天晚上梦到大哥哥了,他浑身好多血,小欣好怕!”小欣脑袋直往刘静宜怀里钻,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不会的,大哥哥不会出事的。”刘静宜心里更加难受。

    “再说,妈妈也不会让他有事的。”她抬头向二楼望去。

    此时何富民就站在窗口,眼中满是愧疚。他感觉自己特别对不起女儿。

    何爱国走了过来,拍拍何富民的肩膀,慢慢走出房间。

    别人不了解可他知道,因为他,何富民一直过得很辛苦,而现在因为小欣,他更不会好过。其实不好过的又岂止何富民,他心中的愧疚又怎么会比儿子少,只不过因为他是何爱国,所以他更要坚强。

    但人活着,难道不应该有所担待吗?对待自己残忍一点,只是因为想要对别人的爱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