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你好,我是吕良,以后多多指教!不知道杜兄弟是从什么部队出来的?”吕良走过来,面无表情的向杜峰伸出右手。

    “幸会,幸会,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嘛,没当过兵呢,念书的时候跟着老师学了几手,呵呵。”看到对方手上的老茧,杜峰更加肯定了刚才的猜想,这人绝对是个苦练出来的高手啊,杜峰知道对方是想向自己来个下马威,又看到众人听到他没当过兵后那一脸轻视的嘲笑,心里暗暗一笑,也伸出右手。

    两人一握手,赵平偷偷一笑,旁边的两百多名队员更是一副解气的神情看着杜峰,都等着杜峰后面的出丑。

    吕良一手铁砂掌可不是盖的,在猎豹特种队的时候就是靠这双手赢得了“赛吕布”的称号。后来在一次全军大比武中,看到自己的一个关系很铁的兄弟被对方意外打断了,所以一气之下将那个号称“拼命三郎”的家伙打得残废,本来这种结果是很严重的,但考虑到他在以前的任务中屡立战功,为人又极讲义气,所以部认就只是让他退伍了,否则可能现在还在猎豹特种队当队长吧。

    后来吕良回了山东老家结了婚,又因为一气之下打伤了一个县长,这事情后来还是军区的朋友帮助处理了,后来那个朋友又让他带着老婆到了SH,又介绍他进了神龙集团,没想到在这里他又遇到了那么多的特种部队退伍回来的军人,里面甚至还有几个自己曾经的战友,这不禁让他欣喜异常。

    凭着自己的功夫和义气,很快吕良就当上了队长,也深深的折服了下面这些野兵,吕良把他们当兄弟看,他们自然也会把吕良当大哥看,这就是军人的特质,义气为先,为了兄弟这些人可能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昨天接到赵平通知,说今天会空降一个队长过来,而吕良则被降成了副队长,大家更是义愤填膺,那里能忍得下这口气,所以都打定主意今天不会让杜峰好过的,因为A队有一个传统:谁的拳头最硬谁就是老大!那意思就是说,谁要是看不惯队长,可以随时挑战,打赢了你来做队长,打不赢也没有关系,全当是练功切磋,否则你以为这里搭个拳击擂台干嘛?不过谁要是输了还好意思天天找别人单挑吗?肯定没有!

    吕良握上杜峰的手,面不改色的盯着杜峰,手上却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杜峰自然也不会主动放开,他明白后面吕良就要发力了。

    果然,看到杜峰微微点了一下头,吕良开始发力,吕良八岁练功,现在三十岁,二十多年的苦练确实不同凡想,杜峰的双手立即感到像被烧红的铁剪夹住了一样,又痛又烫,脸不禁微微有点红了。

    下面的兄弟看到杜峰的脸一下子变得有点红,不禁开始吹起口哨,有的甚至叫起好来,就算是比较含蓄的,也是满脸好笑的看戏表情。

    不过很快这些人就笑不出来了,吕良其实看到杜峰脸色发红,心里还暗暗奇怪,难道上面给我们招了个绣花枕头?他为人耿直,既然试出杜峰没多大力气,自然也不会欺人太甚,正准备松手,却不料杜峰一下子开始发力了,正处于要泄力的端口,立即感觉对方的力气似乎比自己还大得多。吕良也是好胜之人,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气,于是鼓足勇气再次发力,没想到杜峰的功力似乎跟着自己涨一样,自己用三分,他就用四分,自己用四分,他就用五分,总是比自己强那么一点点,到最后吕良的脖子开始变红,脸上开始掉汗,看到自己用尽了全力,对方仍然如刚开初那份悠闲的样子,甚至连脸色都恢复了正常,吕良知道自己在力气上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于是一下子将所有力气全部泄去,杜峰自然是见好就收,马上也泄去力道松手。

    “杜老弟好功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恢复了一下心跳,吕良由衷的笑道。

    “哪里哪里,是吕大哥承认了!”杜峰客气的道,其实他心里对眼前这个大汉倒是心生好感,从刚才的比试中他也知道对方人品还不错。

    “不过,杜老弟可否再赐教几招啊?”吕良现在不禁有点手痒,平时跟这些兄弟们较量的时候,因为他的功力最深,力气最大,所了总是打得不够过瘾,现在遇到一个力气比他还大的,他自然想要到擂台上去比试比试!他倒不是想要夺回自己的队长位置,而是真的想要打上一架。

    “对,吕大哥,擂台上见真章,你当队长,我们一定支持!”不知道是谁带头吼一句,大家纷纷给吕良加油。

    看到杜峰疑惑的皱眉向自己望过来,赵平过来无奈的对杜峰道:“没有办法,这是A队的传统,谁要是认为自己够厉害,都可以向队长挑战,谁厉害就谁当队长!呵呵,不好意思都怪我没有提前给你讲清楚,不过你放心,不论胜负如何,你的合同都有效,待遇也不会因此降低!”

    老狐狸!这么重要的传统居然忘了说,骗鬼去吧!!!

    吕良看到杜峰的脸色不太好,也觉得很难堪,以为杜峰误会了自己,忙出来澄清道:“鬼叫什么?!我本来就不是杜老弟的对手,叫他出来跟我比试也是因为手痒,你们还以为我为了那个队长位置才与他比试啊?有谁再鬼叫,看我怎么收拾他!”

    看到众人都不再起哄,吕良又转过来对杜峰道:“杜老弟,你别介意,我是一粗人,要是你觉得这里不方便,我们私下再比试也行的。”

    其实吕良真是粗人一个,并没有想多少花花肠子,话一说出来听在别人耳朵中却完全不是那个味了,现在杜峰哪里还能拒绝,如果拒绝就证明要么自己很在意队长的位置,要么就说明自己害怕输给吕良,杜峰刚进入公司,自然也想驯服这些野兵,所以无奈的道:“既然吕大哥这么有兴致,小弟肯定要奉陪了!”

    “对,这才像汉子!”旁边有人接口道,立即迎来了众人的应合,吕良跟赵平也笑起来,不过前者是憨憨的笑,而后者则是一副小人得志的诡笑,杜峰暗暗恼怒,不过话都说出了口,看到吕良当先纵起跳上拳击擂台,也只好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