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接下来一段时间杜峰的生活都过得比较充实,虽然赵平说了他不用随时到公司,但考虑到自己刚刚做队长没几天,如果经常不到公司,实在不利于跟兄弟搞好关系,所以平时都是早出晚归,甚至还经常晚上一起跟兄弟一起去酒吧喝酒。

    虽然这样做招来了燕子的不满,但其效果也很明显,只不过两个星期的时间,杜峰已经真正跟下面的兄弟打成一片了,特别是那个叫李铁军的老乡,简直把杜峰当成了心目中的偶像。

    现在小雪已经开学了,本来按杜峰的意思是不想每周再去给小雪辅导了,因为小雪实在是太聪明,功课方面一点也不用杜峰操心。但珍姐与小雪都一致不肯放过杜峰,虽然明知道小雪之所以这么热衷于周末自己的辅导,其实只不过是想找机会“非礼”自己,但为了珍姐杜峰也只能忍了。

    宁馨过完年就早早回到学校,打电话想过来看看杜峰,但杜峰都推说上班太忙没时间去接她,更没有时间陪她,这丫头其实心思很简单的,虽然很想来见见杜峰,但既然杜峰工作忙,她又不知道杜峰的住址,也只好作罢,对杜峰她倒是一点也没有怀疑。

    这天杜峰照例早早来到公司,拳击场上大家都练得特别卖力,近段时间因为有杜峰这个高手当陪练,大家都忍不住想要来跟杜峰对练几招,这样其实也不错,至少在大家进步的同时,杜峰也将太极运用得更加熟练了。

    “老大,早!”众兄弟看到杜峰进来,纷纷热情的跟他打招呼。

    “兄弟们早,呵呵。”杜峰笑着点头。

    杜峰坐到一旁的休息椅上悠休的喝茶,他知道等不了多久那李铁军一定会跑来跟自己吹吹牛,毕竟是老乡,杜峰就感觉跟这小子一起吹牛超爽!

    看到杜峰坐在一边休息,李铁军果然扔下手中的杠铃跑了过来,不过这次他可没跟杜峰吹牛。

    “杜哥,我发现点事情!”李铁军凑到杜峰耳边。

    “去去去,别他妈离我太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玻璃呢!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对这个李铁军,杜峰算是掌握他的脾气了,这小子越是对他客气,他越是看不起你,越是对他不客气,那铁定把你看得比啥都重要。

    瘪了瘪嘴,李铁军怨尤的盯了杜峰一眼,看到杜峰苦着脸似乎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这才说道:“杜哥,我看吕队今天又没来,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怎么,他今天又没有来上班吗?”杜峰心里也一紧。

    因为吕良比较耿直,又是副队长,平时杜峰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最多,陪他练拳的时间也最多,这段时间杜峰除了跟李铁军这个老乡关系最铁之外,就数跟吕良这个副队长处得最火热了。

    不过前几天开始吕良似乎就不怎么爱说话了,成天苦着张脸,有时候甚至还叹气,杜峰看在眼里,知道他可能遇到什么难事了,可问他他又不说。本来杜峰准备抽时间去让赵平查查吕良的住址,到他家去看看,但因为这几天太忙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所以一听到李铁军的话,就有点担心的问道。

    “是啊,昨天见他没来上班,我就打过电话了,可电话他不接,我当时也给你讲了啊!今天我又打,电话居然关机了!所以我怀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他到A队这几年可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事情啊!”看来吕良平时与大家的关系处得也不错,要不这关键时刻也不会有人记得他了。

    “你了不了解他家的情况?”杜峰问李铁军。

    “整个A队就没有人了解啊,连他住的地方都没有人知道,估计也只有赵哥才知道了,不过我似乎听赵哥以前讲过,吕良的老婆身体一直不太好!要不我们现在一起去找赵哥?”

    看到李铁军焦急的样子,杜峰也很着急,急忙站了起来,一边往赵平的办公室而去一边对着李铁军道:“你就不用管了,我一个人去办就是了,好好上你的班吧!”

    赵平不在,杜峰找秘书直接查到吕良的住址,才赶紧打车按着纸条上的地址寻去,他有一种预感,吕良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吕良这几天确实遇到问题了,老婆刘翠红身体一直不太好,而且因为患有一种严重肾病综合症,不能生育,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虽然吕良也想有个孩子,但一向疼爱老婆的他又怎么会让老婆去冒这种生命危险。

    为此刘翠红一直闷闷不乐,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女人都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那样生活或许会增加不少欢乐;另一方面看到丈夫如此心疼爱护自己,而且尽管自己的病不太容易治好,但吕良从来没有放弃过治疗,这么多年来都一直对自己不离不弃,想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她又怎么舍得自己心爱的丈夫?所以这让他在心疼的同时考虑到没有为吕良留下一儿半女又万分愧疚。

    本来吕良当队长的时候虽然工资没有杜峰拿得这么多,但每个月3万块钱还是有的,不过这些钱全部用来给老婆看病了,这让小两口的生活反而过得紧巴巴的。

    两天前刘翠红突然病重,到医院一检查,居然发现病情加重,要么马上换肾,要么可能就只能有半年好活了。可换个肾要好几十万,而且还不一定有合适的器官,这让本来就缺钱的吕良心里万分难过,先在医院做了常规治疗,就将老婆接回租住的那间不足15平方米的小屋,自己则开始愁眉不展。

    昨天在家发了一天的呆,实在想不出办法的吕良除了眼巴巴的看着老婆躺在床上流泪之外,也只能将那劣质的香烟一根接一根的抽,这让本就不会抽烟的他咳嗽个不停,最后甚至发现喉咙都开始发炎了,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有点沙哑。

    “良子,我们还是离婚吧,你让我回娘家去!”刘翠红再一次恳求道,她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了,看到丈夫痛苦的样子,她的心如刀绞,感觉自己真的成了罪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个铁铮铮的汉子每个月3万的高薪怎么会如此落魄啊。

    “老婆,你别再说了,不管如何我是不可能抛弃自己老婆的,我要是这样做了我还是个爷们儿吗?”吕良一下子从凳子上蹦了起来,这句话他已经听了一天多了,可每次听了还是扎得他心痛万分。

    “良子,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不配啊!你越是对我好,我越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罪人一样,你说我那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啊!?你要是不想让我死,你就跟我离了吧,让我自己坐车回娘家,死了也不会麻烦你的,乘现在我还能动。”虽然知道良子不会抛弃自己,但刘翠红还是尽可能的想要劝通丈夫的思想。

    “老婆,你别说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去找钱来治好你的病,等你病好了我还要你给我生儿子呢!”良子坐到床沿,粗糙的大手抚摸在刘翠红的脸上,眼眶中似乎有泪要流下来,不过又被他强行忍了回去。

    “良子,你——别这样,我难——受!”感觉丈夫的手在自己脸上都有点发颤,刘翠红的心里甜蜜得心痛!自己真的好想给他生个儿子啊,哪怕是舍了这条命,可他就是不同意自己为他怀个孩子。

    “放心吧,会好起来的,我一会儿就去借钱去,你安心在家歇着,我吕良这辈子还没求过谁,但为了老婆你,就算是死我也要先治好你的病!”吕良坚定的说,看来只好向赵哥开口了,哎!

    想想自己这几年来虽然日子过得很艰辛,但从来没告诉过兄弟,甚至没有人知道自己虽然每个月的工资都比他们多1万块,住的却是不足300块房租的民房吧!吕良在心底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从来不想欠人情的他,此时有一种被逼无奈的苦楚,但看着此时已经躺在自己怀里的刘翠红,他又觉得很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