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好你个吕良,有困难也不给兄弟我说,你说,你还把我当兄弟没?”

    杜峰虽然话说得很冲,但语气却一点也凶不起来,在门外听了半天,他大概也弄明白了吕良的情况,他现在觉得心里好难受,甚至自己都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其实最感人的爱情,不是海誓山盟,不是浪漫无边,这种爱情也并不像电视剧中那样难寻,在生活中,只要我们多留心一点,就随处可见了。

    “老大!你怎么来了?”

    对于杜峰的突然造访,吕良被惊得几乎呆在当场,而紧接着而来的却是感动和难堪。

    虽然他比杜峰大几岁,杜峰又抢了他的队长位置,但他从来都没有因此而小瞧了杜峰,更没产生过埋怨的心理,对于杜峰能亲自跑来家里,至少证明这个老大还是很关心自己的。不过形如吕良这类粗人,虽然憨厚耿直,却往往不太愿意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在别人面前。

    “嫂子,我是吕大哥的同事,我叫杜峰,你叫我小峰就可以了!”杜峰没理吕良,直接走到床前对着现在还满脸憔悴的刘翠红亲热的道。

    “哦,快请坐吧,你看我这病把良子拖累得够呛,哎,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他也不会过得现在这个样子!”一边招呼杜峰坐下,刘翠红一边自责的道,对于自己的丈夫,她肯定是比别人了解得更深。

    “老婆,你当着老大的面说这些干嘛?我又从来没有怨过你,再说你这病又不是治不好!”吕良给杜峰搬来一张凳子,一边从茶壶里倒了杯开水给杜峰,一边数落妻子。

    “嫂子,你就别说了,你们的事我都清楚了,说吧,要把病治好需要多少钱?”吕良拿过的杯子虽然被他洗了几次,茶壶里面的污垢却无法避免的被冲到杯子里,但这似乎对杜峰没有丝毫的影响,一口气将一杯热茶喝了个精光,其实他并不太渴,不过有时候虽然只是一杯白开水,代表的情谊似乎却比极品大红袍还来得真切。

    “你要借钱给我?”吕良眼睛一亮,如果能从这位老大身上借到钱,自己倒也懒得开口向别人借。

    “什么叫借啊?我们是不是兄弟?”看到吕良使劲的点了一下头,杜峰又接着道:“既然是兄弟,那我的钱还不是你的,你说吧,需要多少?”

    “杜兄弟,你千万别这样,我这病我知道的,没有50万根本就治不好的,你也刚上班,哪来这么多钱啊?!”虽然急忙摆了摆手,刘翠红却难掩眼中的喜色,谁都不想死,而且她似乎更有活下去的理由,因为她还想要给吕良留条根,但她现在却没有勇气再让良子因此背上一身的债。

    “50万?嗯,虽然数目不小,不过好在兄弟我前段时间刚好发了点小财,给,这张卡里面还有30万,你先拿着!我明天上班再给你20万!”杜峰将公司给办的工资卡递了过来。

    吕良强忍住内心的渴望没有去接那张卡,而是慎重的道:“老大,虽然我很想要这钱,但做人还是要讲清楚的好,我是借是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难道送你就不要了?难道我不要你还,你就不治嫂子的病了?”杜峰现在有点生气了,妈的,老子都不心疼这钱,你咋还这么计较,倒底你是傻冒还是我是白痴啊?

    “你嫂子的病我肯定是要给她治好,但如果不是借我绝对不要你这钱,我自己再去想办法!”吕良很认真的说。

    “得了,算我服了你了,算借行了吧!”了解吕良的脾气,杜峰只好妥协。

    吕良这才接过卡,又找来笔立了个字据让杜峰放好,后者随手放进口袋里面。

    刘翠红居然从眼角滚下一滴泪,更是激动得连连给杜峰道谢,

    杜峰站起来向四处望了一圈,又走到吕良身边,紧闭着嘴拍拍他肩膀,他心里感觉特别沉。

    “吕大哥,哎,没想到你的生活如此困难,不过男子汉大丈夫,这没有什么了不起,我相信生活总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吕良刚刚解决了老婆的医药费问题,此时心里尽管心里比较兴奋,但一听杜峰说这话,虽然不失的点头,却又不禁将眉头皱了起来。

    想想自己好像除了能打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了,但原来当了A队队长的他每个月还有好几万,现在杜峰来了他的工资无形中被降了5000下来,虽然生性耿直的他对于杜峰夺去自己的队长位置并没有嫉恨,但要说心里面没有一点失落那肯定是骗人。

    看到吕良皱起眉头,杜峰稍稍一想就明白了。

    “吕大哥,我知道我来A队有点对不起你,但我向你保证,有我杜峰一口吃的就绝不会让你跟嫂子饿肚子,我曾经的生活可能还赶不上你们现在,但不都挺过来了嘛!”

    刘翠红看了丈夫一眼,将吕良拉到床沿坐下来,握住丈夫的手又紧了紧,鼓励的对着丈夫点了点头。

    看到老婆鼓励的眼神,吕良盯着杜峰,长出了一口气道:“老大,不管以前怎么样,你总是我们的大恩人,从今天开始,你杜峰就是我的老大,一辈子的老大,以后我就跟着老大你干了,上刀山下火海也决不皱一下眉头!”

    “得了,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搞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黑社会头子喃,再说难道你这段时间都没把我当老大吗?当老大的帮帮兄弟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不是——我——我不是——”

    看到吕良脸得涨得通红,又说不明白,杜峰也不为难他,哈哈一笑道:“嫂子,你看吕大哥这样子,我真是怀疑他是不是山东大汉了,我可是听说山东人都挺直爽的,没他这么婆婆妈妈的!”

    “良子,我看杜兄弟也是个直爽人,他帮了咱们,我们心存感激就行了,不需要说出来了,以后杜兄弟要是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你可一定要跑快一点啊!”刘翠红看到丈夫窘迫的样子,赶紧帮他说道。

    “对对对,还是俺老婆会讲话,一句话,我良子这条命就交到老大你手上了!”吕良笑呵呵的拍着胸脯。

    “算我怕了你行了吧,嫂子,我可肚子饿了,中午就在你们家蹭饭吃了,不过你放心,中午我亲自下厨,给你们露一手!”看到再这样下去实在不行,杜峰赶紧主动请缨,还别说,早上就喝了瓶牛奶的他,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那怎么行,你可是我们的贵客,怎么能让你动手!”刘翠红笑着对丈夫催道:“良子,你到菜市场去买几个好菜,记得多买点酒回来,我知道你们喝酒都很厉害!”

    (现在有吃草的挤出的是奶,吃辣椒的挤出的是青春豆,相信我吃了你们的花,一定可以挤点好章节出来,投花吧!)

    吕良答应一声,关照杜峰先在家等着,自己就准备到菜市场去买菜了,杜峰怎么会独自留在这里,赶紧站起来与他一道出去。

    中午杜峰炒了几个下酒的好菜,又特意为刘翠红炖了滋补的鸡汤。刘翠红似乎好了一些,也陪坐在一旁,杜峰见她的眼中充满了喜悦和感动,也暗暗替她高兴。

    今天杜峰倒是没有喝多少,在这种场合他实在不愿意运功来跟吕良拼酒,那种事情干出来似乎还真是有点大煞风景,也是对兄弟情谊的一种亵渎,不过好在自从练了神龙诀以后,自己的酒量似乎也有大幅度的增加,至少现在他就可以不用运功也能干个一斤二锅头了。

    一边吃饭杜峰才知道原来昨天吕良实在不愿意让同事知道自己家的困难,所以一直不接大家电话,而今天正好手机没电关机了,他也没曾注意过。

    杜峰干脆放了吕良一个星期的假,说好第二天让吕良抓紧将刘翠红送到医院,自己也会及时把钱送过去,杜峰这才准备告辞,夫妻两人自然是热情的将他送出胡同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