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哦,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有点事就先走了,大家继续努力,再过几天你们可能就要出任务了。”白若水说完又盯了一眼杜峰,匆匆向外面走去,龙五自然跟随在后面,赵平左右望了一眼,也终于跟了出去。

    回到自己办公室,白若云没有让龙五退下去,自己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一口气饮了下去,又忍不住开始咳嗽,龙五欲言又止,终于没有劝阻她。

    白若云心里现在特别难受,她是乘兴而去,却是败兴而归,本来想要去找杜峰的麻烦的,可看到龙五轻松的把杜峰打败之后竟然发现自己远不如预想的那么开心,自己难道不是想要打破义父在自己心中留下的关于他的印象吗?可看到他在兄弟们面前丢脸自己怎么会忍不住想要哭?

    “你知道他是谁吗?”白若云没有抬头。

    “他就是义父说的那个人,也就是我命运中的那个男人,也是你未来的主人!”看到龙五没有吭声,白若云又自言自语道。

    龙五终于明白了,他知道老主人的相术绝对天下无双,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坚信,但老主人真的快到大限了吗?

    看到白若云闷闷的离去,A队的兄弟齐唰唰的围过来,得知杜峰确实没有受伤,这些人这才作罢,又安慰了杜峰几句,这才开始继续练习起来。

    “吴大哥,我先回去了!”看着吴良跟李铁军依旧坐在自己旁边一句话也不说,杜峰觉得这气氛真他妈难受,看看时间差不多快要下班了,干脆准备出去逛逛。

    出了神龙大厦,杜峰才感觉轻松了一点,不过心里仍然有点闷闷不乐,想起自己从被曹灵抛弃和父亲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以后,原以为学了武功又得到众女的欢心自己已经站起来了,没想到今天却被别人一拳飞,别人甚至都没有出全力,这让他万分沮丧。

    逛得实在无聊,杜峰找了一家饭店吃了点东西,天已经黑了下来。看到酒店隔壁居然是一间规模不大的酒吧,透过外面“一夜欢”招牌上的灯光,杜峰似乎看到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从来就不太喜欢去酒吧的杜峰居然鬼使神差的钻了进去。

    酒吧确实不大,不过却是功能齐全,有酒、有小姐、有K粉、二楼还有客房,看到现在虽然时间还不到八点,但已经有一些欲求不满的男女一起钻进二楼,杜峰暗自摇头,找了个比较靠墙的角落坐下。

    暗自四周望了一眼,刚才那个像极了曹灵身影并没出现在自己视线中,暗怪自己眼花,如果真是曹灵,估计那王坤也会陪着吧,可刚才明明看到的是个单身女人。

    促销小姐傍着杜峰坐了下来,将手伸到杜峰的大腿上,嗲声嗲气的道:“帅哥,喝什么酒啊?请妹妹我喝一杯吧!”

    “两打百威吧!”促销小姐的动作让杜峰忍不住怀疑她倒底是要卖酒还是卖肉,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手拉开,虽然他很饥渴,但家里美女多的是,真要想做点啥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自然不会被这些长相不足,热情有余的女人打动。

    酒很快上来了,那促销小姐虽然不介意跟杜峰结一场露水姻缘,只可惜杜峰实在没这心情,所以他也没再打扰杜峰的兴致。不过所谓金子就是掉在茅坑里仍然会发光,形如杜峰这类帅哥就算已经藏在角落里了,却依然引来成群结队的小姐。

    等杜峰将这些脸皮跟皮肤一样粗糙厚实的女人一一打发了,自己叫的两打百威居然已经没有了,今天晚上杜峰没有运功抵抗酒力,所以现在已经稍有点醉意了。

    不过那促销小姐今天晚上似乎还舍不得让步这只白嫩的糕羊就此逃脱,不愧是促销小姐啊,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硬是让杜峰又叫来两打碑酒跟一瓶红酒,当然这其中也有杜峰故意买醉的原因。

    那促销小姐听话的走开,杜峰又喝了一打啤酒,真的醉得有点厉害了,不过他并不打算就此收手。已经上了几次厕所了,不想再喝啤酒,打开红酒自己斟满一杯,哎,这酒咋就这么苦喃?

    此时又走过来两个小姐,想想自己这大半年来的经历,杜峰就忍不住想要喝醉,不可否认的是这大半年来他真的生活得比较辛苦。

    既然杜峰已经醉了,对自动送上门来的两女自然也不客气,跟着两女干了两杯,再被两女反吃了点豆腐,也被摸得有了几丝**。

    可就在这关键时刻,杜峰却似乎看到一个女人过来将他面前的两女拔到一边,然后自己就被她挽扶到了一个房间,现在杜峰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但因为红酒的酒力开始发作,刚才又被两个小姐挑拔得欲火中烧,所以看到眼前朦胧中有个女人,就直接将对方抱住了。

    尽管是醉得厉害,但杜峰的力气却一点不比平时小多少,很快就将尽力挣扎的女人脱了个精光,但在最关键的时候却遇到了最激烈的抵抗。

    “小灵,小灵,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杜峰本能的想起刚刚门口遇到的那个熟悉的背影,想到自己以前跟曹灵是如何的恩爱,没想到现在却被她抛弃了!

    怀里的女人突然停了下来,杜峰乘这个时候立即直抵要害。

    随着“啊”的一声,杜峰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异常温湿的地方,于是开始用力驰骋起来,小屋一片春色。

    第二天早上杜峰才悠悠醒了过来,摇了摇头,杜峰感觉自己的功力似乎又有所精进了,虽然不及上次的进步,但也算难能可贵了。

    刚刚下床就发现自己居然不是在自己家,于是一些关于昨晚的片断慢慢在脑海中形成,急忙往床上一看,却是空空如野,哪里还有什么女人。

    难道自己是做梦?可不会这么真实吧,再说这功力怎么会又有进步呢?

    走出房间,杜峰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果然还在酒店,打开手机却发现好多的未接来电,一看全是燕子的,赶紧打车往家赶,一边在想该怎么给她交待,另一边却在想,昨晚那个女的倒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