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女人有时候思想单纯一点,头脑简单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不会像聪明女人那么累。

    宁馨无疑是那种简单的女人,这种女人一旦选择一条路势将走到头;认准一个理也将扭到底;而喜欢上一个人,也肯定是死心踏地奋不顾身,属于那种典型的被男人卖了还会高兴的帮着数钱的女人。

    对于杜峰电话中屡次抱怨太忙,没时间陪她玩,宁馨是一直是深信不疑的,甚至在心里还替他打过抱不平。

    这次正愁着搞不到谢雨婷演唱会的票,杜峰却打电话来了,并第一次约她到香格里拉大酒店见面,这让她雀跃中又有点不安。

    对于杜峰上次出手阔绰的为她买项链一事,她一直是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心上人肯为自己大手花钱买首饰,担忧的是杜峰倒底是干什么的,居然会如此阔绰。这本就让工人家庭出身的她有点担心了,可这次杜峰又约她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见面,这更就让她有点吃不消了,她虽然从没进出过五星级酒店,但香格里拉的名字她还是知道的。

    “喂,宁馨,陈华在下面叫你呢!”向春兰从外面风一般的冲进宿舍,满脸喜色的对宁馨喊道。

    “他叫就让他叫呗,管我什么事呀!?”宁馨正在头疼的挑衣服,一会儿就要去约会了,她不知道穿哪一件更合适,对向春兰的话好像一点都没什么反应,虽然陈华这段时间还是一如继往的那么执著,每天守在楼下,不过现在一门心思都落在杜峰身上的宁馨可不会管他那么多。

    “喂,好消息啊,他搞了几张谢雨婷的演唱会门票呢,还是靠前的好位置,不过可惜啊,你如果不一起去,他也就不去了,所以我们能不能得到他的票就全看你的了!”听到宁馨的话,向春兰有点沮丧的说,对于宁馨的性格她是很清楚的,这妮子认准的事情,除了她自己改变,否则就是八匹,不,十六匹马也拉不回呀!

    “这么好的事情啊?那宁馨你就快点答应下来吧,反正咱们也就为去看看谢雨婷而己,他跟着就让他跟着吧,反正你又不喜欢他,怕什么?现在谁要是带我去看谢雨婷的演唱会,我宁可以身相许的,OH,雨婷,我爱死你了!”覃文娟听到有这种好事,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这个快嘴的家伙,虽然她不会真的为了一张谢雨婷的一张门票而出卖贞操,不过偶像的诱惑也让她忍不住想马上替宁馨答应下来。

    “别烦了,帮我挑衣服吧,我现在要去约会去了,哈哈,谢雨婷的演唱会虽然我也想去,但我还是觉得杜峰更重要,再说了,谁叫我们都是穷人喃,否则也不会现在苦苦去买普通门票都买不到了,正因为我不喜欢陈华,所以我更不可能接受他的赠票,你们谁爱去谁去找他去,当然鸭子你要以身相许我也是大力支持的!”宁馨挑出一件红色毛衣在身上比了比。

    “你们说这件怎么样?红色代表火红的热情,呵呵!”

    “你还别说,这件还真适合你,我觉得跟你火爆的脾气差不多,这单纯的红就跟你单纯的性格一样,简单,直接!哈哈!”向春兰在旁边打趣道。

    “好了,那就是这一件了!”宁馨终于拍板下来。

    “告诉你们吧,本小姐曾经对陈华还真有几分喜欢,不过那是在见到杜峰之前,自从见了杜峰以后,我就决定这辈子认定杜峰了,至少也要找个跟他差不多的!”覃文娟自从上次见过杜峰之后,就将以前天天在宿舍念叨陈华的那套热情转移到了杜峰身上。

    (朋友,有花吗?收藏了吗?)

    “得,杜峰好谁不知道啊,可别人都名草有主了,我是指望不上了,我看鸭子你也省省心吧,降底点标准,否则这个世界上又要多个老**了!你这辈子肯定是指定嫁不出去了!”向春兰对覃文娟的打击从来就没有停过。

    “再说了,你要是真敢打杜峰主意,不说别人不会看上你,我就不服气,你看你哪点长得有我好看,你看我这嘴长得,你再看看我这眼皮,看到了吧?双眼皮!你再看看你,单眼皮,难看死了,平时说大姐脸上痘痘多,你没照照镜子啊?最近我发现你脸上的痘痘也开始相思成灾了,嘿嘿!”

    “切,我没你长得漂亮?笑话,你懂什么?我这单眼皮有多吸引人你还不知道吧?上次那个谁谁谁给我写的情书都说我这眼皮长得最漂亮,配合着我这对明亮的大眼镜,再对男人放一电,那杀伤力啊,就甭提了!”对于向春兰的打击,覃文娟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关系好了就这样,随便你说什么话都可以无视,不过她也明白一个道理:一报还一报,以前经常这么打击大姐,现在好了,天天被向春兰打击,这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向春兰正嘿嘿一笑道:“哈哈,我现在真算见识到你的漂亮了,那就是脸长得特别丰满啊,当然,这是比较好听的说法,我实际上要表达的意思是说,你的脸皮真是太厚啦,有你这么瞎吹的吗?哦,我现在也知道你嘴唇为什么那么薄了,原来是吹牛吹得多的缘故啊,给磨的!”

    覃文娟还想再反攻过去,不过宁馨已经找好衣服了,从两人面前一晃,打开宿舍门径直往外面走去。到了门口,又转过头道:“咋不吵啦?被本小姐的美丽惊呆了吧?哈哈,我现在就去约会了!”

    “宁馨,要不带我一起去吧,我也想杜峰了!”覃文娟故意露出一副楚楚相思的苦相,为的就是打击打击这个思想单纯,头脑简单,却偏偏又性格火爆的美女室友。

    宁馨果然柳眉一皱,威胁道:“嘿嘿,想打我心上人的主意,那要先通过我这一关再说,如果不怕我一脚将你从这楼上踹下去,你最好还是死了这份心,或者等你加入我们跆拳道练几年,等能打得过我了再说吧!”

    “哼,你真粗鲁,真搞不明白杜峰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野蛮人!就凭你长得比我好看那么一点点?看杜峰也不像是这么肤浅的人嘛!”覃文娟退后几步,做出一副苦苦思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