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其实我跟如冰从小就是好朋友,在一个军区大院里面长大,从小学到高中我们都是最要好的同学,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情——哦,你知道我跟如冰的家世吗?”

    “只知道你们父辈好像都是南京军区大院中的重要人物吧。”杜峰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才缓缓开口道。

    “是的,其实我们都是从南京军区出来的,她爸爸是参谋长,我爸爸是司令员。小的时候我们性格跟所有小孩子一样天真活泼,我们每天都是一起被接送,后来我们一起上了初中,那个时候她16岁,我15岁。”

    谢雨婷再次停了下来,看得出来她的情绪慢慢变得悲伤起来,杜峰也没有讲话,只是倚在椅子上,默默的当好自己的听众。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星期六,我们一起参加学校的兴趣班,傍晚回家的时候走过那个公园的绿化道,突然就冲出来几个人将我们捂住嘴,把我们拉到旁边的树林里,那个时候虽然我比如冰小一岁,但却发育得比她好,于是那几个流氓试图拔我的衣服——”

    谢雨婷的突然盯着杜峰,似乎又陷入了那个恶梦之中,眼睛里满是痛苦和恐惧,杜峰听到这里也是紧张万分,看到谢雨婷的样子,杜峰赶紧坐到她身边,握住她那双正拼命寻找依靠的双手,紧紧的握住。

    谢雨婷终于回过神来,不过泪水却不由滚落了下来。

    “别怕,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现在谢雨婷在杜峰的眼中似乎成了表妹的影子,那个从小就依托在自己庇护下的小丫头。

    谢雨婷缓缓点了点头,抽回双手,从杜峰手中接过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眼睛,看到杜峰依然坐在自己身边,心情稍安,又接着讲诉。

    “就在这个最危险的时候,如冰从两个流氓的手中挣脱开来,扑上来拉扯那个试图拔我衣服的坏蛋,可惜这样做反而激起了几个流氓的凶性,他们拿出一个人看着我,另外三个人一起将如冰扑在地上,拔光了她的衣服,我们那个时候还都是小女孩,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我都吓得不知所措了,甚至不知道挣扎和叫喊了!”

    “如冰也吓呆了,她恐惧的大声叫喊着我的名字,幸亏这个时候她哥哥及时赶到,但他却一气之下将几个流氓都杀了,她哥哥也因此从师长职务上撒了下来,还坐了一年的牢,她哥哥那个时候是最年轻的师长,是军区内定的接班人,现在却只是做了一个小小的作战参谋。”

    “如冰虽然也逃过了被**的命运,她却始终忘不了那些流氓曾经在她身上摸过的脏手,而且内心深处觉得对不起她哥哥,于是她的性格慢慢变了,变得对男人非常憎恨,特别是长得帅气的男人!”

    “砰”的一声,一只茶杯应声破碎,看到杜峰气得浑身颤抖的样子,谢雨婷感动莫明。

    “该杀,杀得好,对这种垃圾就是要杀而后快,她哥哥是条汉子,好样的,有机会我一定要请他喝酒!”

    看到杜峰将桌子一拍,火气冲天的样子,谢雨婷吓得不敢说话,杜峰才知道自己刚才太激动了,微微脸红的道:“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又重新拿过一只茶杯倒满,杜峰一边喝茶一边道:“你继续讲下去!”

    谢雨婷默默的点了点头,这才接着道:“后来如冰变得不爱说话,更不爱与男人沟通,除了我之外,她似乎谁都无法相信,最后高中的时候她毅然去读了军校,而我则到了国外读书。”

    “后来如冰就成了流氓闻名丧胆的铁血警花,而我则走进了演艺圈,几年前我从国外回来,发现如冰特别依恋我,甚至发现她居然有同性恋和受虐趋向,我不同意,她就以死来威胁我,我一方面觉得当初她的事我也有责任,另一方面我又担心我这唯一的好朋友真的干了傻事,没想到这事就一直拖到现在,直到你昨天晚上——”

    “哦,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其实她也蛮可怜的!”看到谢雨婷停了下来,杜峰微微点头道。

    “其实可怜的又岂止是她,我这些年也受够了,虽然,虽然每次与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偶尔也会有些兴奋,但我是个正常女人,我更不希望一辈子这样,我也想获得一份正常的爱,你明白吗?”

    谢雨婷盯着杜峰,神情有些复杂的道。

    看到谢雨婷的目光中似乎别有意味,杜峰故意将头转到一边道:“你给我讲这些肯定还有什么要求吧。?”

    “是的,我想让你帮我!”

    “你是怕我讲出去了影响你们的声誉是吗?其实我杜峰讲过的话肯定是算数的,我说了我昨天晚上什么也没看见,就一定不会告诉别人,再说明天你就要离开了,以后大家见面的时间也不多的,你说是吗?”

    “不!杜峰,你误会我了,难道你不想再跟我做朋友了吗?”谢雨婷可怜的盯着杜峰,又一把拉过他的手。

    “咳咳,我当然想跟你做朋友啊,我是说实话嘛,本来明天你走了以后大家再遇到的时间就不多了嘛,说真的,你是大明星,我是小保安,我们还真的是差距挺大的,做朋友是可以,但也挺难的!”

    谢雨婷急了,又开始流泪。

    “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作朋友了?你是不是昨天晚上看到我那样就瞧不起我了?其实我也不想那样的,我是被逼的!呜呜!”

    “别哭啊,你别哭啊,我没有看不起你,真的,我昨天晚上都看得流鼻血了,我——”

    看到谢雨婷又哭起来,而且死拽着自己胳膊不放,杜峰慌了神,哎,咋天下的女人都会这一套啊!?

    谢雨婷不管那么多,只是一个劲的流泪,而且嘴里还自喃喃的道:“我真的不想那样,我真的不想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