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杜峰最后还是不得不带着谢雨婷打车来到外滩。

    黄浦江沿岸的夜景确实不错,而且由于季节和时间的原因,现在外滩的游客很少,不过偶尔也能看到几对情侣倚在护栏上对着两岸的***低声叮咛。

    这样的环境和气氛其实非常适合谈情说爱,至少杜峰跟谢雨婷现在就几乎沉迷其中。

    “好美啊!”

    谢雨婷站在杜峰旁边喃喃的道。

    “我看不见得啊!”

    杜峰有点大煞风景的点燃一根烟,不以为然的道。

    “哼,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好不容易有点感觉了,被你一说又没了。”谢雨婷转过头白了杜峰一眼。

    “我的意思是说,这景色再美也没有你美啊!”

    听到杜峰油腔滑调,谢雨婷娇嗔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啊,就知道贫!”

    杜峰耸耸肩,没说话。

    “要是以后我心爱的人能经常陪我来这里吹吹风就好了。”谢雨婷一边憧憬一边盯了杜峰一眼。

    “你傻啊,这种场景只适合拍拍电影啥的,生活中偶尔来一次是浪漫,要是每天晚上顶着寒风来这里,那就不是情调,也不是**,那是傻冒!”

    杜峰瘪瘪嘴。

    “你——”

    谢雨婷索性不理他,自顾欣赏起沿岸的风景,而杜峰也不说话,也自己欣赏起来,当然他不是欣赏风景,而是欣赏谢雨婷,有美女在身边,哪还看什么景色啊?除非这男人有病!

    似乎感觉这样还不够尽兴,谢雨婷又将帽子掀了起来,双手高举,闭上眼睛,任一头长发随着夜风飘起。

    感觉到江边的寒意,杜峰体贴的将身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谢雨婷身上。

    “谢谢!”

    谢雨婷转过头嫣然一笑。

    杜峰猛抽了一口香烟,却差点呛了起来,谢雨婷也不吭声,转过头偷笑。

    突然,杜峰似乎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临近自己身边,急忙转头四顾,可透过薄雾中的街灯,什么也没看到。

    “怎么了?”

    谢雨婷奇怪的问。

    “没什么!”杜峰暗暗奇怪,却还是潜意识的往谢雨婷身边靠了靠。

    “啊,小心!”

    看到谢雨婷惊恐的样子,杜峰马上又感觉到了刚才那股危险的气息,这次似乎更加近了,立即转身将谢雨婷护在身后,雷霆般的一拳击了出去。

    这一拳虽然是仓促间使出,但杜峰清楚,就算是吕良,也可能会被这一拳击飞出去,可惜结果却让杜峰大吃一惊,对面的黑衣人只是仅仅退后了几步而己,而自己的右臂却似乎己麻木了,胸口更是气血翻涌不己。

    杜峰不敢表现出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却看到对面的黑衣人的右手似乎还在微微颤抖,心中稍定。

    飞速的运转神龙诀,杜峰只用了两秒钟就感觉已经恢复了正常,但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面的黑衣人身后却似乎凭空多了三个人出来,一样的穿着,一样的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感觉到对方散发出来的强烈的杀机,杜峰心里又不禁有点紧张起来,坦白的讲,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手,如果论单兵作战,这四人的实力绝对不会比昨天晚上遇到的雄兵稍差,而四个人加起来的实力那就更是强大了。

    看来要想办法先干倒一个人或两个才有机会逃走了,自己一个人完全不用怕这些,可关键是现在自己身后还有个谢雨婷,自己受点伤事小,如果让她受了伤或是被抓走了,那自己是万万不能忍受的,不过看起来这些人都是冲着谢雨婷来的啊。

    感觉到谢雨婷的牙齿似乎都在打颤,杜峰心念急转,微微一皱眉,稍稍转首对谢雨婷打了个眼色,示意她找机会打电话求援。

    看到杜峰的破绽终于不小心露了出来,四个黑衣人都很有默契的一起突然发动了攻击,可惜这些都是在杜峰的预料之中。

    “啊”的一声,刚才那个偷袭不成的家伙这次被杜峰的反偷袭给直接一拳击出了两米,当然这是杜峰运用了太极中借力的技巧了,那个家伙倒在地上就再也没能站起来了,因为杜峰是蓄意而为,所以黑衣人的膝盖完全被击得粉碎,知道自己的后半生可能要在轮椅上渡过了,那个家伙仇视着杜峰,脸上汗水直冒却硬是没有吭一声。

    杜峰现在没空理会他,因为他还要应对其余三人的攻击,全神贯注的将太极拳的精髓使将出来,对面三人不但没有因为合击而占到便宜反而处处受制,只是三十多招就分别被杜峰打倒在地。

    至始至终双方都没有交谈一句,其实在这种生死考验面前,说什么都没用,只有先将对方置于死地才是最有用的。

    “不要!”杜峰刚刚转头拍拍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谢雨婷惊恐的大叫起来,而且人也禁不住往自己身上扑了过来,杜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自己身后有危险了,急忙将头往后一望,不禁心胆俱寒,最开初倒在地上那家伙正握着一支黑漆漆的手枪向自己瞄准,而且手已经开始扣动扳机,杜峰在异能的帮助下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了粒子弹正高速旋转的向自己射来。

    杜峰一把将自己身上的谢雨婷推倒在地,人也一下子扑了上去。

    “啊”!

    杜峰只感到后背一麻,一股巨痛由左胸传来,人也跟着晕了过去。

    “杜峰,杜峰,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看到几个黑夜从暗处一下子冒了出来,谢雨婷此时已经顾不上别的了,将杜峰从身上抱起来,却感觉到入手处一片湿滑,一看满手的鲜血,再也忍不住,也一下子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