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杜峰终于醒了过来,慢慢睁开眼睛,入眼处一片雪白。

    雪白的床单,雪白的被子,雪白的墙壁,雪白的……

    晕,这是什么世界?天堂还是地狱?努力了半天,杜峰终于弄明白了,这是医院!

    老子还没死?哈哈!

    杜峰一得意忘形根本没注意自己手上还打着吊针,左手才举起一半,就开始哎哟叫出声来。

    “喂,你终于醒啦?”

    杜峰万万没想到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不是谢雨婷,反而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冷如冰,虽然后者的态度似乎比以前好得多了,他还是有点别扭。

    “雨婷呢?她没事吧?哎哟!”

    突然想起昏迷前的事情,杜峰急忙想爬起来,却不想胸前传来一阵巨痛,低头一看,胸口还缠着厚厚的纱布。

    “喂,你别乱动啊,出了事我可不管!”

    看到杜峰疼得咧嘴呼痛,冷如冰从一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过来帮忙,但终于还是没有过来,不过还是忍不住皱眉道:“别叫得这么亲热了,她早就走了!”

    “哦,我晕迷了多久?昨天晚上后来怎么样了?”听到谢雨婷走了,杜峰心里微微有点失落。

    “还说,要不是你带她出去也不会出这种事了,你就是活该,我也是接到雨婷的电话才赶来的,不过我来的时候那些RB人都被几个神秘人杀了!”

    听到冷如冰的话,杜峰虽然有点不高兴,但因为答应了谢雨婷以后还要追这个魔女,虽然他并没有真的打算追她,但知道了她的经历之后也不再忍心跟她争吵拌嘴了。

    “你怎么知道是RB人?你还没说我晕迷了多久呢?”

    “那些RB人就是我们这次一直追查的,蓄意来绑架和伤害雨婷的家伙,哼,幸亏他们死得早,否则我非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哦,你也就晕迷了半天而己,不过你的命还真是大,子弹就擦着心脏旁边打过,居然没打死你,哼,看来祸害活千年还真有道理。”

    看到冷如冰咬牙切齿的样子,杜峰忍不住替那些死去的RB人感到庆幸。

    “能不能替我通知一下我的家人?”

    “就是上次在酒店救的那个燕子是吧?已经通知了,估计一会和就来了吧!哦,既然你醒了,我也就完成任务了,回头我会给雨婷打电话的,告诉你,要不是有她给我说情,你好歹又救了她,我才不会在这里陪你!我走了!”

    看到冷如冰说走就走,杜峰急道:“喂,你能不能帮我叫个护士啊?”

    冷如冰头也不回的道:“这是特护病房,你床头上有呼叫铃,你按一下就会有人过来。”

    杜峰将脑袋转了一下,这才看到床头果然有个红色按钮,艰难的伸出右手按了一下,片刻工夫,就见一个白色的影子冲了进来,语气急促地问:“怎么了?”

    杜峰目瞪口呆了半天,最后红着脸说:“没——没事!”

    杜峰怎么可能不脸红呢?你说来的是个年轻女孩的也就算了,偏偏她又那么漂亮!漂亮的女孩多了,可她却又是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女孩,况且她是个发育娇好的女孩,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让人怦然心动也罢了,可她因为跑得太急,胸前的白大褂上面的两颗钮扣不小心就解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低胸羊毛衫,颈部下面那条白嫩的乳沟与披着的白大褂交相辉映,构成的这副绝美的画面就直接导致了杜峰的舌头开始打起转来。

    “你醒啦?”护士MM走过来直接拉开杜峰的被子,将一支温度计插入他腋下。

    “哎哟!”

    听到杜峰的痛叫,护士MM赶紧缩回手道:“怎么了,怎么了?我弄痛你了吗?”

    看到护士MM着急的样子,杜峰哪里还在乎那点痛,眼珠子都差点转不开了。

    奶奶个熊,老子最近咋老是遇到美女啊,而且似乎一个比一个漂亮似的,哎呀,完了,下面又有抬头的倾向了。

    看到杜峰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又忽然红着脸将眼睛闭上,叶梦暗暗一笑,哼,看来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嘛,生病了都不老实,活该!一边却也稍稍有点欣喜,女人都这样,可以容忍你色色的调戏,却不能容忍你忽视她们的美丽。

    “喂,你刚才按铃是不是有事情?”

    “没事,没事。”杜峰其实是想撒尿,但刚才冷如冰在他自然没法说出口,现在护士倒是来了,可对着这天仙似的美女,他却怎么样也说不出口。

    “那我先去给隔壁病房换药了,一会儿过来看你!”

    看到叶梦就这样从自己眼前走了,杜峰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特别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人最容易生出孤独的感觉。

    杜峰的心里暗暗有点着急了,因为下面好像有点憋不住了,可连身都不能翻动又该怎么解决这个天大的问题呢?难道真要等燕子跟珍姐们来了再解决?可一样说不出口啊!

    算了,豁出去了,还是叫护士MM吧,哦,刚才那个漂亮护士不是说到隔壁换药吗,那现在叫说不定就进来个老大姐了,一个医院不会全是这种极品护士吧?

    再次按下床头的按钮,叶梦风一般的冲了进来。

    “怎么啦?又怎么啦?”

    看到叶梦着急的样子,杜峰苦着脸道:“没事,没事。”

    “喂,你倒底有什么事啊?虽然这是特护病房,但你也不能这么调戏人不是?”

    叶梦似乎有点生气了,小嘴嘟得老高,但还是负责任的将温度计从杜峰怀里拿出来甩了两甩,仔细看了看,又在一边的本子上记录着。

    “那个,不是的,我——我——”

    看到杜峰的窘迫样子,叶梦似乎都给逗笑了。

    “你什么你,你就是欺负人!”

    “我哪舍得啊?”杜峰索性低声嘀咕了一句。

    没想到杜峰的声低够低了,但叶梦的听力更好。

    “你说什么,小色狼!”叶梦的脸稍稍有点红,不过心里却并不生气,其实被杜峰这种帅哥嘴上吃点豆腐,是个女人都不会真的生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