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叶梦取下手上套着的塑胶手套,露出白玉般的纤纤玉指,舀起一勺汤,拿到嘴边吹了吹,然后喂到杜峰的嘴里。

    其实这鸡汤一点也不烫了,可是她这细微的动作,却让杜峰差点忍不住热泪盈眶。

    看到杜峰嘴角流了点鸡汤出来,叶梦从衣兜里掏出纸巾,帮她轻轻地擦拭干净。

    “谢谢你,姐姐!”杜峰有点颤抖的道。

    看到杜峰真挚的眼神中不含半点**,叶梦也有点感触,看来男人也不全是那样好色嘛!

    “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哼,现在我帮了你,今后姐姐要是有什么地方要你帮忙的,你可别给我打马虎眼啊!”

    “SIR,长官!”杜峰举起右手敬了个礼,又忍不住正经的道:“为了姐姐,上刀山,下火海,弟弟也在所不辞!”说完自己却哈哈笑了起来。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叶梦走了,这病房一下子显得空荡荡的,让杜峰倍感孤独。

    谢雨婷现在在干嘛?她有没有想起我?杜峰稍稍想翻个身,却将胸前的伤口扯得生痛,手刚触到呼叫铃才记起叶梦已经去吃饭了,只好放下。

    “你咋这么快回来了!”

    看到叶梦突然开门进来,杜峰有点惊喜的问。

    “我这不是考虑到你这个弟弟在这里受苦嘛,我就直接把饭端过来了。”一边将手中的餐盘向杜峰示意了一下,叶梦关上房门,走到床前。

    “你就吃这?咋没点荦菜!”杜峰伸起脖子看了一眼,盘子里全是青菜、豆腐一类的。

    “我正在减肥!”一边打开柜子,叶梦一边回答。

    “姐,你身材这么完美了还减什么肥啊!”

    杜峰无可奈何的道,这女人就这样,永远都觉得自己的身材离完美还少一点,永远都觉得自己的容貌离漂亮差一步。

    “你不明白了,来吃药吧!”

    杜峰这才发现叶梦手心有几颗药丸,感情刚才是在给自己拿药啊!

    “我不吃药,我宁可打针输液!”杜峰皱眉道,不是他怕,而是现在的药制得假了,本来说明书上要求一次一粒的,而真正吃药的时候你最少要服两颗,否则很难见到效果,所以慢慢的他就对西药没有一点信心,甚至变得有点低触了。

    “不吃药怎么行,又不是小孩子了,来,乖,听话!”

    看到叶梦像对付小孩子一样对付自己,杜峰几欲晕倒,不过他最终还是乖乖的就范。

    “来,吃点菜濑濑口!”叶梦夹起一块豆腐放进杜峰的嘴里。

    杜峰咧嘴一笑,味道不错,男人就喜欢吃豆腐,不过如果能吃吃你的豆腐就更好了哈哈!

    “哼,还挺亲热的嘛!”

    看到燕子、珍姐和小雪三女一起出现在门口,叶梦奇怪的望了她们几眼,又看到杜峰的眼神似乎不太对,于是识趣的站了起来道:“我还要到其它病房巡查一下,先走了!”

    看到叶梦端着盘子善意的对自己一方笑了一下才走出去,小雪犹自哼了一声。

    看到叶梦出去了,燕子已经冲到杜峰床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焦急的询问:“哥,你怎么样了?你倒底怎么样了?”

    “哎哟!”

    看到杜峰疼得都说不出话来,燕子才知道自己不小心碰到杜峰的伤口了,赶紧将手收了回来,却在床前急得眼睛直流。

    “燕子妹妹,来你先坐下,你哥不是没事嘛,你还哭干嘛,要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啊!有的人,让他再逞英雄去,我们不要管他!”

    珍姐试图将燕子扶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却怎么也拖不走她,没办法,向小雪一使眼色,这丫头倒也机灵,端了把椅子过来放在床前,燕子这才慢慢坐了下来。

    听到珍姐话虽然说得重,但眼睛里却也有泪花闪动,满脸更是焦急异常,杜峰感动得差点哭出来,哎,看来越是在困难危急的时候越能考验一个人,越能检验一段感情啊!

    “小雪,你咋没上课呢!?”看到小雪站在一边,杜峰笑着问道。

    “不愿理你!”小雪将头一甩,杜峰却清晰的看到小丫头小嘴一瘪,似乎要哭。

    “还不是因为你中了枪!她就非要来看你!”珍姐狠狠的盯了杜峰一眼,却又忍不住坐在床边关心的问:“还痛不痛?”

    “不痛了,不痛了,你们来了我就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了,燕子,不准再哭了,再哭哥可要打你了!”

    “就要哭,就要哭,你是坏哥哥,你是坏哥哥!”没想到杜峰笑着的一句话却让燕子哭得更厉害了,举着拳头就要落到杜峰身上,不过看到他手上缠着的绑带拳头却久久没有落下。

    看到燕子终于没再哭了,杜峰奇怪的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中了枪?”

    珍姐道:“一个女孩子打电话过来说的,她也没说清楚,只说你中了枪伤在这个医院,没想到我们到了这所医院到处问,医生却矢口否认有人受过枪伤,我们就只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了,所以这么晚才来,你不会怪我们吧?”

    “怎么会呢!呵呵!”

    于是杜峰将昨天晚上的事情捡能说的说了,几女又将杜峰狠狠数落了一顿,又非逼着杜峰答应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先顾忌自身安危才作罢。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燕子要回去给杜峰炖鸡,珍姐也跟着回去了,于是病房就只留下小雪一个人。

    “老公,你吓死我了!”

    看到珍姐跟燕子出门离开,小雪一下子跳到杜峰床边坐下,小嘴一瘪硬是挤出一串眼泪出来,小脑袋更是夸张的靠在杜峰的大腿根部,压在杜峰的命根子上面。

    杜峰顿时头痛起来,女人哭起来从来都是他的软肋,而像小雪这种妖精哭起来更可以要了他的命啊!

    “小雪别哭啊,快别哭了!”杜峰只能用现在唯一能动的右手拍拍小雪的脑袋,眉头却早皱成了一团。

    可能小雪真的还是个小孩,所以哭起来快,收起来更快。

    “老公,你又不老实了!”

    感觉到脸蛋似乎碰到了一个**的家伙,小雪破天荒的羞涩起来,小脸更是通红。

    不愧是魔女!不愧是妖精啊!这翻脸得咋比翻书还快喃,刚才还是瓢泼大雨,现在却是艳阳高照了!不要脸啊,明明是你给我哈气哈大了的,咋还怪我不老实呢?什么?别人不会?不会才怪,告诉你,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哈谁谁都不会老实!

    “喂喂,快点起来坐好啦,一会儿护士要进来换药了!看到多不好意思啊!”看到小雪一点也没有起来的意思,杜峰继续拍打她的小脑袋,心里却急了,这还得了,要是我姐进来看到这一幕,还不把我当色狼看待啊?

    这一提护士,小雪倒是起来了,不过却又狠狠的用手抓了杜峰现在正斗志昂扬的小弟弟一把,痛得后者哇哇大叫。

    “死丫头,你要谋杀啊?!”

    看到杜峰狠狠的瞪过来,小丫头却笑嘻嘻的道:“我谋杀谁也不会谋杀你啊,我知道,在古代,谋杀亲夫可是重罪啊!”

    “你——”杜峰不敢再跟她争辩了,反正自己从来就没有争赢过,今天索性当回缩头乌龟,我忍!

    “我什么我?我还没问你呢,你快告诉我,刚才那个护士姐姐跟你又是咋回事?你最近非常不老实啊,总是跟一些不明不白的漂亮女孩子走得很近!老实交待吧,不要逼我对你动粗!”

    什么?跟我动粗?杜峰正准备千年雄一回,顺着小雪的目光才清楚一件事实,那就是现在自己可是重病号,基本上是个人都能掐死自己,于是乖乖的回答:“刚才那个护士姐姐呢叫叶梦,是我新认的姐姐,当然你是要叫阿姨的了!”

    “呸!我凭什么叫阿姨?我实话告诉你吧,现在的燕子姐姐,以后只要是你的女人,我都是背着妈妈叫姐姐,当着妈妈叫阿姨,嘿嘿,想把我甩开,门儿都没有!还有,我得再提醒你件事实,我以后就是正宫娘娘,当然我妈妈呢就是太上皇了!”

    看到燕子洋洋自得的样子,杜峰忍不住出口提醒道:“太上皇的意思你不明白吗?我要是皇帝,太上皇就是我妈了!”

    没想到燕子恼羞怒了。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除了我妈之外,所有的女人都得乖乖听我的!”

    杜峰不理她了,这丫头,疯了!

    看杜峰不理自己,小雪也不急,就在杜峰身边转来转去做一些小动作,或是舔舔他的脸,或是亲亲他的嘴,甚至又像刚才那样爬在她腿上哈哈气,反正现在杜峰是病号,所以小雪玩得相当尽兴!

    小雪尽了兴,杜峰却难受了,想躲躲不了,想叫不敢叫,特别是小雪的哈气功似乎对自己的小兄弟特别有效,反正十秒,只需要十秒小兄弟就立即向她敬礼致敬了,而且还可以长期保持着一样的动作丝毫不动,这让杜峰又舒服又是难受。

    总结一句就是:小雪尽兴了,杜峰兴起了,小雪够爽了,杜峰没爽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