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最近国内商界一片哗然,SH商业圈更是一片恐慌。

    四月月上旬神秘的神龙集团董事长助理兼执行总裁白若云突然常驻集团总部办公;

    5月中旬神龙集团在全国范围内收购了二十多家二流企业和工厂;

    6上旬神龙集团总部及子公司在全国范围内举行声势浩大的招聘活动,7月初集团进行了重大的人事调整;

    8月中旬内部消息显示神龙集团一向比白若云更加神秘莫测的董事长将90%的股份转到一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名下,而包括白若云、魏明忠等高层都分到了剩余的10%的股份。

    9月上旬,神龙集团总裁白若云招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集团将进军医药行业。

    神龙集团在业内频频做出大动作,让一些暗中关注集团发展的人有点惊心。

    现在位于28层的总裁办公室,白若云正独自一个人发呆。

    在小吴的眼中,白若云依然是她的偶像,因为白若云年轻、漂亮、能干、特别是那种高贵的气质更是让SH市多少富家少爷或是**夜夜难眠。其实她虽然长得没有白若云漂亮,倒也算得上是个美人,但因为天天呆在白若云旁边,却只能成为白若云的陪衬,看到天天有人送花送请贴进来,白若云都一律让她当垃圾处理,她不禁暗暗羡慕。

    白若云暗暗的叹了口气,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义父,也不知道杜峰什么时候才能再回上海,她不是没有问过,可朱志辉却什么也不肯透露,只安排下这些事情以后就飘然而去了。

    端着咖啡浅饮了一小口,白若云强打精神想要继续批阅桌上的文件,却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杜峰的影子,甩了甩头,她走到窗口。

    此时门铃声响起。

    “请进。”白若云头也没抬一下。

    “白总,朝日集团董事长李骏峰先生请您明天晚上前往金茂大厦50层参加他的个人生日宴会。”虽然公司上下都知道在白若云上面还有一个神秘的董事长,但实际上白若云现在就是神龙集团的一把手,所以小吴与其它员工一样称呼白若云为“白总”。

    “找个理由推掉。还有没有事?”白若云不耐烦地道。她最近正为这些事情烦恼,以前自己还可以常常溜出去偷懒,现在常驻集团办公第一件麻烦事就是每天必须抽出时间来处理这些无聊的请帖和那些追随者的鲜花。

    “西门集团总经理西门鹏飞先生想邀请您明晚共进晚餐。”小吴有点羡慕的继续道。西门家可是当世少有的几个大家族之一,而西门鹏飞所在的西门集团更是全球500强企业,虽然比不上神龙集团,但已经隐隐直追陈、王、张三大家族了。

    “推掉!”白若云转过头继续道:“小吴,麻烦你以后遇到这种事情,直接替我挡掉,如果实在不好推辞的,你找魏经理商量,如果有必要就让他代我前往吧。哦,我上次不是都这样跟你说过了吗?”

    看到白若水皱眉的样子,小吴犹豫了一下才道:“白总,可西门集团一直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啊,我怕……”

    “推掉!!!”

    看到白若云有点生气了,小吴赶紧点头出去。

    白若云这才开始继续工作。

    下午又见了几个客户,白若云感觉有点累,躺在办公桌上又愁眉苦脸起来。

    “叮铃铃…”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白若云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可以直接拨她直线的,集团也只有同在38层上班的魏明忠,所以唯一可能打电话给自己的也就只有魏明忠了。

    “喂,若云,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吧!”魏明忠在电话里温柔的道。

    “魏经理,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改天吧!”白若云为难的道。

    “是吗?你不会是推托吧?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你最近好像都变了个人似的,我们好像都三个月没在一起吃过饭了吧?”

    “魏经理,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我确实身体不舒服,再说下班后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说完这话,白若云直接就将电话挂了。脸上已经是绯红一片。

    自己真的变了吗?好像自己是有很久没跟跟魏明忠一起吃过饭了。

    以前还不觉得,可自从义父告诉自己那番话以后,现在一接到魏明忠的电话她就无端的觉得面红耳赤。怎么会觉得心里愧对那个人?怎么像是背着他被人勾引一样?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人了?

    杜若云不禁在心里笑骂自己花痴。

    而此时魏明忠那张英俊的脸却有点扭曲,看到秘书朝自己看过来,他马上恢复了正常。而且立即微笑着说:“小刘,我有点事,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代我处理一下。”

    刘燕此时完全没有一丝自觉,而且心里甜滋滋的,呵呵,天啦,魏经理居然对我笑了,还叫我小刘呢,以前可都是叫我刘秘书的,看来自己有戏了。

    她喜欢魏明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其实魏明忠现在手上虽然只握着集团1%的股票,但可别小看这1%,按神龙集团如今一百多亿美元的身价,那他现在如果将股票换成现金,立即就是亿万富翁啊,又因为他的确人也长得不耐,自然在公司有不少女孩子暗暗喜欢。

    杜若云走出办公室,看到魏明忠走进门外的电梯,透过玻璃门她还看到魏明忠正在打电话。

    回到办公室,杜若云拨通了赵平的手机。

    魏明忠本来准备晚上去找个酒吧玩玩,却异外的接到李骏峰的邀请。只能打消了独自找乐子的计划驱车直奔目的地而去,魏明忠的的普通本田车在人群中倒不是特别出众,他并非买不起好车,只是他不愿意让自己引人注目。被称为“黄金手”的他总是喜欢将自己隐藏在人后,却在关键时候给对手以致命的一击。

    现在他有点郁闷,对于白若云的感情,他是认真的,正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他进入神龙集团完全是因为白若云。

    以前白若云对他的追求虽然也总是推委躲闪,但平时对于自己的邀请一般还不会拒绝的。而现在,白若云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客气,如果不是公司毫不犹豫的分给了他1%的股份,他甚至会怀疑是不是白若云现在有意想要将自己踢出集团内部了。

    如果不是为了白若云,他相信无论到哪他都一样能闯出一片天地。“黄金手”并非浪得虚名,从其它大财团不时的向自己伸出橄榄枝就可以说明。

    按照车上的导航系统,好不容易找到2046酒吧,这是位于长寿路附近的一条相对比较幽静的街道。

    在门口保安的引导下停好车,魏明忠抬头看了一下招牌,招牌不太显眼,暗暗点了点头才踱进大厅。

    没想到门里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金碧辉煌的装修尽显奢华,漂亮可人的服务小姐马上上前问好,看了看墙上的价格单和小姐对酒吧的服务项目介绍。魏明忠现在心里有点兴奋,这个酒吧不错,普通的招牌里面却另有乾坤,非常符合他的性格。

    找了个角落,要了杯红酒坐下。

    现在虽然时间还早,一般的经营夜场的酒吧也还没有营业,但酒吧的T台上不知道从哪请来的乐队正演奏着一曲比较著名的西部乡村乐曲,魏明忠记得那首曲子叫《相思》,而另外两个估计是从泰国请来的人妖正在T台正中间骚首弄姿。

    打发了两个前来陪酒的小姐,魏明忠这才向进门时向他介绍问好的服务小姐招了招手。

    服务小姐赶紧上前,魏明忠喝了一口酒,才慢吞吞的问道:“请问我朋友在哪个包间?”

    “请问您有朋友预约了吗?先生您朋友贵姓?”小姐惊讶的道,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被人预约了还不慌不忙的坐下喝酒,这简直太不礼貌了。

    接着魏明忠却讲出让她更加惊讶的话来。

    “是的,好像叫李骏峰。”

    “什么,你是李总的客人,对不起,对不起,李总已经在1号贵宾包房等候多时了。”

    小姐连声道歉,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客人居然是自己所在酒吧的老总口中说交待的贵宾,心里不禁有点担心一会儿被老总责骂,同时心里也对魏明忠有点怨言,没想到这男人长得倒是有模有样,却如此大的架子,可害苦了自己。

    也幸亏她跟这个酒吧老板有一腿,要不也不会知道这酒吧原来隶属于朝日集团。

    看到小姐一脸惶恐,魏明忠心里暗暗一笑。站在他这个角度完全没有必要去在乎一个服务小姐的想法,不过他也不会故意去刁难别人。

    看魏明忠完全没有要进去的意思,服务小姐一边向老板汇报一边心里猜测着魏明忠的身份。

    看到李骏峰在酒吧老板的陪同下一起迎了上来,服务小姐才在酒吧老板责怪的眼色下退到了门口。

    “魏兄赏脸赴宴实在让兄弟我荣幸之极啊,刚才没有亲自到门口迎接,实在是小弟我做得不是,来来来,请里面包间里谈。”李骏峰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热情的前来与魏明忠握手。

    魏明忠也立即打起哈哈。

    “哪里哪里,能够被李兄邀请,也实在让兄弟我倍感荣幸啊!”说着热情的握住对方的手一起走向包间。

    包间里面只有一个20多岁浓妆艳抹的女孩,看到女孩子穿着暴露的样子,魏明忠心里暗笑对方品味之差。

    在魏明忠看来,漂亮的女人都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就像白若水那样,不用一点修饰仍然让人看后念念不忘,甚至为之倾倒,所以他虽然也喜欢出去找乐子,却只找那些刚从学校出来的,而且绝对不要浓妆艳抹的。

    两人一番客套,才分别坐下,因为双方都久经商场,所以酒过三旬都仍然没说什么实质性的话来。

    魏明忠何等精明的人,自然明白李骏峰今晚找他绝对是有事要说,他也不急,只慢慢跟李骏峰聊些风花雪月的事。

    李骏峰倒也耐得住性子,拍拍手掌,门口立即依次走进六位漂亮的小姐,不过哪能被魏明忠看上眼,就算是看上眼他也不会接受李骏峰的好意。在没有等到对方提出要求以前,他肯定是不会接受对方任何的东西,这是他常在在商场上学会的,而且这等找乐子的事情他也从不愿意跟别人一起,那样也有损自己在人前的光辉形象,要是传到白若水的耳中,那事情可不妙。

    连续换了五批,见魏明忠仍旧是一副荣辱不惊的独自喝酒,李骏峰知道这一招好像并不太管用。

    “魏兄果然非常人,这些可都是我精心为魏兄准备的,保证个个都是未开过苞的,嘿嘿”将脸凑近魏明忠耳旁,李骏峰一副很色的样子。

    魏明忠道:“哪里哪里,李兄应该知道小弟心有所属,自然不愿干出伤害她的事情。”

    李骏峰正色道:“是兄弟做得不对,其实魏兄对白小姐的一片深情确实让世人感动啊,再说你二人郎才女貌,想必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被李骏峰略带醋味的拍拍马屁,魏明忠虽然满脸堆笑,心里却禁不住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也知道对方也是白若水的追求者,却也不点破。

    “谢谢李兄美言,如果有朝一日小弟我得尝心愿,新婚时一定请李兄前来喝酒。”

    “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又喝了几杯,最终还是李骏峰忍不住将来意说了出来,原来李骏峰这次是听从父亲李建义的吩咐前来拉陇魏明忠,其实李建义也知道SH想要拉陇魏明忠的人很多,但以前神龙集团都是魏明忠说了算,现在以前神秘难见的白若水居然长驻集团重新掌权,还进行了一系列让世人惊心的举措,这无形中让人觉得魏明忠好像有些失宠了。所以李建义认为这是个机会,所有人都认为神龙集团实际上是魏明忠独自打拼出来的,所以只要挖走了魏明忠,不但有可能重新创造一个新的神龙集团,同时也等于斩去了白若水的一只臂膀。

    听完李骏峰开出的诱人条件,魏明忠心里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