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珍姐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因为神龙集团突然介入医药行业,让本来业绩就只能勉强维持发展的新华医药公司更是雪上加霜。

    公司虽然在医药代理方面不怎么样,但以前好歹还代理着两款品牌的性保健品,也就是相当于伟哥一类的壮阳药,在保健品市场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没想到那两家M国的医药公司现在居然准备中途毁约,让神龙集团下面的医药新公司来代理他们的产品。

    虽然新华医药公司可能得到一笔不小的违约金,但对于公司的发展却是致命的,总不能靠着这几百万违约金度日吧?所以珍姐最近在联系几家欧洲的医药公司希望能做他们在亚洲地区的代理,但情况却不容乐观,现在找到的几家要么是产品的影响力不够,要么就是别人要求首批进货量太大或代理费太高,公司跟本就不合适。

    工作上的事情本来就让珍姐很累了,可偏偏生活上也出了问题,这也让她常常感觉很累很累。

    原来公司的副总经理吴华暗暗喜欢上了珍姐,其实这在公司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了,但吴华却从来没有向珍姐表白过,珍姐也就假装不知道了。

    要说起这个吴华,还真的是个人才,25岁留洋归来,跟着珍姐一起创立了这家医药公司,虽然他并没入股,但整整十年,吴华一直将公司当成自己的家,与珍姐齐心协力将公司由一个小医药门市发展成现在的资金几千万的大公司,可以说公司能有今天,吴华是居功至伟的。

    珍姐一直有心将公司股份送一些给吴华的,可惜吴华一直坚决不要,对此珍姐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一般珍姐都放心的将公司的一切都交给他。

    整整十年了,吴华一直没有找女朋友,原先珍姐还不知道,以为是他眼光太高,还好心的给他介绍过几个,可最后就慢慢发现他似乎对自己倒是颇有情意。

    自从五年前珍姐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就一直委婉的向他表示自己现在无心组建家庭,可吴华却一条道走到黑,虽然没有明确说什么,但那意思很明显,这辈子,俺就赖定你了!所以珍姐后来虽然一样的信任他,却也注意与他保持着距离。

    其实这事情要是在五年以前说清楚也就罢了,可偏偏又拖了五年,拖了五年也就罢了,可珍姐又偏偏喜欢上了杜峰,喜欢上杜峰也就罢了,可偏偏她又常常走神傻笑,于是就被敏感的吴华注意到了,这个世界哪有不透风的墙,仔细一打听,吴华就自然知道了与珍姐姐弟相称的杜峰了。

    于是吴华担心了,觉得事不宜迟,于是开始对珍姐穷打猛追起来,可能是没有谈过恋爱吧,这家伙除了天天送花,经常请珍姐吃饭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刚才说这事如果五年前或是十年前发生都还好办,可现在吴华已经从25岁变成了30岁,再从30岁变成了35岁,苦恋自己十年,这让珍姐相当为难。

    出自内心来讲,如果不是遇到杜峰,她还真的可能被吴华这种恒心打动,因为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吴华都确实是个好男人,帅气,能干,专情。

    可问题是她遇到了杜峰了,那么吴华的这番情意自然要付诸东流了。可就是因为这样,珍姐才对吴华有了一种近乎可怜和内疚的感情,她认为是自己亏欠了吴华,让吴华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青春,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对她来讲更重要的是,如此拖下去她感觉对不起杜峰,所以她就觉得左右为难。

    处理完一摊公务,珍姐靠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最近真的太忙太累了,而一旦松驰闲下来,她又会想起杜峰,想起吴华的事,这让她似乎比上班更累更烦。

    看到秘书小刘体贴的给自己泡来一杯咖啡,珍姐微笑着接过来,却看到小刘右手从背后拿出一束红玫瑰来,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又是他送的?”

    吴华低声道:“珍姐,我知道你不喜欢吴副总,不过你看他都这么执著了,你也许可以给他一次机会吧!”

    珍姐叹了口气,拍拍这位一直以来就视若姐妹的秘书道:“小刘,你不明白的,爱情其实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可能你苦心追求一辈子都不能让对方爱上你,但爱情来了却又变得很莫明其妙,很不可思异,就是那么一眼,就爱上了!”

    珍姐喝了口咖啡,皱了皱眉头,咖啡太苦,可她喜欢。自从杜峰走后,她就喜欢上了这种苦苦的味道,跟等候杜峰的爱一样苦。

    “其实很多夫妻都不是因为相爱而结婚,至少不是因为彼此深爱而结婚的,而更多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在追忆自己的初恋或是梦中情人,那个人有可能是自己认识的,有可能只是偶尔街头遇到过,但却会记住他们一辈子,珍姐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没有爱的婚姻,不想再次去过那种没有爱的日子了,所以我跟刘华跟本就不可能的!”

    看到珍姐虽然语气很平淡,但却自有一股坚决的味道,小刘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等小刘出去了,珍姐拿出手机打开一张相片,画面中杜峰正坐上一两红色的宝马,后面跟着的是龙一,其实杜峰走的那天,她一直在家里,只是她不想出来,她不想经历那种分别的痛苦,虽然她不知道杜峰有什么事情,但她似乎能预感到此次分别会很久,很久。

    飞快的拔出一组电话,话筒里传来的还是那句:“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微笑着挂掉电话,珍姐似乎下定了决心,匆匆坐到桌前,拿出一张辞工单来,慎重的填写了起来。

    看看时间不早了,珍姐让小刘进来,将手中的辞工单递给她,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吩咐道:“小刘,明天就是国庆长假了,你将这个交给刘华,让他办理一下手续,人事部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亏待他的,另外事情办好以后让财务部往他的工资卡里面打200万!”

    小刘似乎对此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只是皱眉道:“珍姐,我们现在帐上的活动资金已经不多了,200万是不是太多了点?”

    珍姐头也不回的道:“你就照这个办吧,如果公司真有钱,就是2000万,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他!毕竟他是我们公司的大功臣!”

    出了公司的大门,珍姐将手机关机,将车子从车库开出来的时候,她满脸笑意。

    明天就是国庆了,自己得去买点好菜去,可能今天晚上小雪跟燕子都要回来了吧。

    这里得补充一下,小雪已经升入高中,开始住校,本来她是可以不住校的,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非要住校。而燕子通过自学考试,再加上珍姐的帮忙终于进了华东师大。

    其实珍姐回到家才五点不到,她开始收拾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好好收拾过的房间,因为工作和刘华的原因,她最怕的就是回家,因为面对空荡荡的家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杜峰,想起以前欢快热闹的情形,可现在燕子不在了,小雪不在了,更重要的是杜峰也不在了!

    女人在困惑和劳累的时候最想的就是靠在心爱的男人怀里美美的睡上一觉了,所以珍姐回了家就会感觉孤单,感觉无助,而正是这样又让她更加思念杜峰,虽然杜峰现在并没有什么能力帮到自己,可在她心里,只要有杜峰在,似乎什么困难都无所谓了,就算公司跨了又如何?凭公司现在的资产和这些年的积蓄也够自己跟杜峰快乐的过一辈子了吧?虽然珍姐也知道杜峰不会愿意跟着她过一辈子,但她还是忍不住常常这样梦想。

    今天珍姐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因为她觉得自己刚刚解决了一个大难题,终于彻底摆脱了刘华这个大情痴,这让她为自己的决定而感到高兴,有时候女人做出一个决定也是能感觉到成就感的。

    虽然开着空调,但收拾完房间珍姐也累得流了一身的臭汗,赶紧洗了个澡才开始做饭,刚才小雪已经打了电话说马上到家了,而燕子也说了,先回杜峰原来住的地方收拾一下房间就赶紧过来吃晚饭。

    刚刚把菜洗好,小雪已经大叫着回来了,把包往沙发上一放,冲进厨房抱着珍姐就啵了一口。

    “妈,想死我了!”紧紧的抱住珍姐的腰,小雪这半年来似乎又长高了,个子都有一米六五了吧,居然快赶上珍姐了。

    其实小雪每个星期都要回来的,不过虽然才短短一个礼拜,珍姐也是颇为想念的,摸了摸小雪的头,骂道:“滚远一点,还不快去洗澡!一身臭汗,脏死了!”

    虽然嘴上在骂,不过小雪也能看得出来珍姐那满眼的溺爱,乖乖的洗澡去了。

    等小雪从浴室出来,珍姐已经将饭菜端上桌了,小雪从盘子里抓了块鸡肉放进嘴里,被珍姐笑着打了一巴掌在手上,还犹自笑嘻嘻的蹦到沙发上看电视。

    珍姐破例拿了瓶红酒出来,将杯子放好,这才坐了过来,两人开始等燕子回来好开工吃饭了。

    门铃响了,珍姐跟小雪同时跑去开门,不过打开房门却愣住了,燕子居然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而且这个女孩子还相当美,明明样子看起来特别质朴、清纯、可爱,却又美得有点柔媚、性感、成熟,而本来两种互相矛盾的气质却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和谐的统一。